扶養

扶養義務人為家庭主婦,因其照料家務,使其夫得專心外出就職,以獲取報酬,其獲取之報酬當為其夫妻共有,扶養義務人非不得以其中部分報酬奉養其父母,殊不得以其未外出就業而謂無能力

張貼者:2013年1月31日 下午10:00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3年1月31日 下午10:01 ]

最高法院 86年台上字第 3387 號 民事判決

直系血親相互間互負扶養之義務,又父母對於未成年之子女,有保護及教

養之權利義務,民法第一千一百十四條、第一千零八十四條分別定有明文

。此一扶養義務,除因扶養義務人負擔扶養義務而不能維持自己生活,依

同法第一千一百十八條之規定減免其義務外,並不因其有無職業而有所不

同。本件被害人許麗華於被害時為家庭主婦,雖無職業,惟其生前在其家

中照顧二名女兒,自屬盡其對未成年女兒張惠珍等二人之保護及教養義務

之方式。且因其生前照料家務,使其夫張永清得專心外出就職,以獲取報

酬,其獲取之報酬當為其夫妻共有,許麗華亦非不得以其中部分報酬奉養

其父母,殊不得以其未外出就業,而謂其無能力扶養其女及其父母。

直系血親尊親屬,如能以自己財產維持生活者,自無受扶養之權利,仍應受「不能維持生活」之限制

張貼者:2013年1月31日 下午5:32wu huang ching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97年度家訴字第72號

原      告  陳○勛

被      告  陳○任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給付扶養費用事件,本院於中華民國97年9月2

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應自民國97年9月1日起至民國98年8月31日止,按月於每月1

日給付原告新臺幣7,000元。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本判決第一項所示之扶養費,履行期已到部分,得假執行。但於

每期清償期屆至,被告得以新臺幣7,000元為原告預供擔保,免

為假執行。


    事實及理由

一、被告經合法通知,未於最後言詞辯論期日到場,亦無委任代

    理人到場,核無民事訴訟法第386條所列各款情形,爰依原

    告之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二、本件原告起訴主張:

(一)兩造係母子關係,被告自婚後即不與原告同住,原告只得

      在外租屋,房租每個月新臺幣(下同)2,000元。原告罹

      患精神分裂症,領有殘障手冊,又因左側甲狀線囊腫、左

      上肢挫傷、右大腿挫傷,因車禍長期治療,且原告尚患有

      泛性焦慮症、更年期病態、高血壓等疾病,惟被告只給予

      原告每個月3,000元之生活費,實不夠醫療費用,為此,

      爰訴請被告每月應給付原告7,000元。

(二)聲明:1、被告應自民國97年9月1日起至98年8月31日止,

      按月於每月1日給付原告7,000元。2、訴訟費用由被告負

      擔。

(三)提出戶籍謄本2份、診斷證明書影本4紙、身心障礙手冊影

      本、被告之存摺影本各1份為證。

三、被告則經合法通知,未於最後言詞辯論期日到場,亦未具狀

    為何聲明或陳述。


四、查本件原告係被告之母親,有戶籍謄本在卷可參,並為被告

    所不爭執,堪認被告對原告確負有扶養之義務,並無疑義。

    至於原告是否達不能維持生活及受扶養之程度如何,以及得

    請求之扶養金額,茲敘述本院得心證之理由如下:

(一)按「直系血親相互間互負扶養之義務」,「受扶養權利者

      ,以不能維持生活而無謀生能力者為限。前項無謀生能力

      之限制,於直系血親尊親屬不適用之」,「因負擔扶養義

      務而不能維持自己生活者,免除其義務。但受扶養權利者

      為直系血親尊親屬或配偶時,減輕其義務」,民法第1114

      條第1款、第1117條、第1118條分別定有明文。是扶養權

      利人如係年邁之父母時,扶養義務人即子女縱因不能維持

      自己之生活,依法僅可減輕其義務,而不得全予免除,蓋

      此時之扶養,為生活保持之義務民法第1117條第1項規

      定,受扶養權利者,以不能維持生活而無謀生能力者為限

      。而同條第二項僅規定,前項無謀生能力之限制,於直系

      血親尊親屬不適用之,並非規定前項之限制,於直系血親

      尊親屬不適用之是直系血親尊親屬,如能以自己財產維

      持生活者,自無受扶養之權利;易言之,直系血親尊親屬

      受扶養之權利,仍應受「不能維持生活」之限制,最高法

      院62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參照

(二)經查:原告係42年11月6日出生,現年54歲,而原告目前

      已無工作能力,且原告罹患精神分裂症,領有殘障手冊,

      又因左側甲狀線囊腫、左上肢挫傷、右大腿挫傷,因車禍

      長期治療,且原告尚患有泛性焦慮症、更年期病態、高血

      壓等疾病,又原告於96年度之給付總額為23,285元,並無

      任何財產等情,有戶籍謄本2份、診斷證明書影本4紙、身

      心障礙手冊影本1份為證,並有本院依職權調取原告之稅

      務電子閘門財產所得調件明細表1份在卷可稽,被告既經

      合法通知,未於最後言詞辯論期日到場,亦未具狀為何聲

      明或陳述,則原告主張其已無工作能力,且無其他財產,

      經濟環境不佳,已達不能維持生活乙節,洵堪認定。

(三)再查原告目前居住於嘉義市乙情,有戶籍謄本在卷可按,

      而扶養父母,必定支出食品飲料、衣著鞋襪、水電費、燃

      料動力、家庭器具設備、醫療保健、交通運輸、娛樂教育

      文化及雜項等消費支出,且上開支出有涉及親子共用(水

      電、燃料、食品、家庭設備等),無法逐一取具支出憑據

      等證據,為公眾周知之事實,而行政院主計處於95年對於

      全國各縣市家庭收支調查報告中所為「平均每人月消費支

      出(按區域別分)」之調查,乃就各種支出項目及各縣市

      產業結構、城鄉差異、貧富差異為統計調查,解釋上自可

      作為扶養費用之計算標準。而上開調查報告中,其中嘉義

      市95年度平均每人月消費支出為15,234元,有行政院主計

      處所公布嘉義市95年度平均每人月消費支出分析附卷可按

      ,故本院認原告依目前物價水準、社會經濟狀況,現時生

      活機能而言,每月所需之生活費,以15,300元(取其整數

      )為適當。

(四)又查,被告為原告之子,業如前述,依前開民法第1114條

      第1款之規定,原告請求被告給付扶養費,自屬有據。按

      「扶養之程度,應按受扶養權利者之需要,與負扶養義務

      者之經濟能力及身分定之」;「負扶養義務者有數人,而

      其親等同一時,應各依其經濟能力分擔義務」;「因負擔

      扶養義務而不能維持自己生活者,免除其義務。但受扶養

      權利者為直系血親尊親屬或配偶時,減輕其義務」,民法

      第1119條、第1115條第3項、第1118條分別定有明文。

      謂經濟能力及身分,即財力及社會上之地位,如扶養義務

      人之財力較厚、社會地位較高,即應隨之而對於扶養權利

      人為較相當之扶養;查原告除被告外,尚有一子陳○璋乙

      情,有戶籍謄本在卷可按,而原告並未舉證證明其子陳○

      璋若負擔扶養義務,而有不能維持自己生活之情,故本院

      認被告與原告之子陳○璋均為原告之扶養義務人,自應各

      依其經濟能力,分擔對原告之扶養義務。經查,被告雖無

      其他財產,且其96年度之給付總額為6,198元乙情,有本

      院依職權調取被告之稅務電子閘門財產所得調件明細表1

      份在卷可稽,惟被告既經合法通知,未於最後言詞辯論期

      日到場,亦未具狀為何聲明或陳述,復未提出因負擔原告

      之扶養義務而有不能維持自己生活之證據,自堪認被告有

      能力扶養原告,再參酌行政院主計處公布之95年度平均每

      人每月消費支出表,嘉義市95年度平均每人每月消費支出

      為15,300元,本院並斟酌目前社會經濟狀況與一般國民生

      活水準,及原告現為54歲,雖仍屬壯年,惟原告已無工作

      能力,且罹患精神分裂症,領有殘障手冊,又因左側甲狀

      線囊腫、左上肢挫傷、右大腿挫傷,因車禍長期治療,且

      原告尚患有泛性焦慮症、更年期病態、高血壓等疾病,已

      如前述,本院審酌原告目前無收入,認依上開平均每人每

      月消費支出即15,300元供其醫療費用及日常生活所需,應

      屬適當。而被告與陳○璋經濟能力相當,則被告及陳○璋

      應負擔原告扶養費之比例應為1比1為合理,則被告應負擔

      原告每月7,650元之扶養費。末考量子女對父母之扶養義

      務,係屬「生活保持義務」,此義務為父母子女身分關係

      之本質要素之一,保持對方即係保持自己,子女對於父母

      之扶養義務,既係生活保持義務,自無須斟酌扶養義務者

      之給付能力,身為扶養義務者之子女雖無餘力,亦須履行

      法定扶養義務。是以,衡量原告與子女之經濟能力、身分

      及原告醫療生活費用所需,與本件扶養費之需求係陸續發

      生,故應以分期給付為宜,併予敘明。

五、綜上所述,原告依扶養費請求權之法律關係,請求被告自97

    年9月1日起,至98年8月31日止,按月於每月1日給付原告7,

    000元,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六、末按命被告履行扶養義務之判決,就起訴前最近6個月及訴

    訟中履行期已到期者部分,法院應依職權宣告假執行,民事

    訴訟法第389條第1項2款定有明文。爰依上述規定就本件主

    文第1項已到期部分,依職權為假執行之宣告。且因本判決

    主文第1項判決被告自97年9月1日起,至98年8月31日止,按

    月給付之扶養費,已成定期給付之性質,屬民事訴訟法第42

    7條第2項第8款之「其他定期給付」,亦屬民事訴訟法第389

    條第1項第3款之範圍,爰就前開所命履行期未到期部分,應

    依職權宣告於各該給付期屆至時,各得假執行如主文第3項

    所示;並依同法第392條第2項、第3項規定,依職權宣告被

    告於執行標的物拍定、變賣或物之交付前,以7,000元為原

    告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七、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主張陳述及攻擊防禦方法對判

    決之結果不生影響,爰不一一條列審酌,附此敘明。

八、據上論結,原告之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385條1項前

    段、第78條、第389條第1項第2、3款、第392條第2項、第3

    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97    年    9     月    16    日

                  家事法庭法  官  黃仁勇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應於判決送達後20日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    97    年    9     月    16    日

                          書記官  孫靜芳

子女對於父母之扶養義務,或夫妻間之扶養義務,既係「生活保持義務」,自無須斟酌扶養義務者之給付能力

張貼者:2013年1月31日 下午5:08wu huang ching

臺灣板橋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98年度家訴字第200號

原      告  丙○○

        乙○○

            甲○○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給付扶養費事件,本院於民國99年5月26日

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乙○○應自民國98年10月起至原告死亡止,按月給付原告新

台幣伍仟元。

被告甲○○應自民國98年10月起至原告死亡止,按月給付原告新

台幣伍仟元。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等共同負擔十分之六,餘由原告負擔。

本判決所示之扶養費,關於訴訟中履行期已到部分,得假執行。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主張:被告乙○○原為中國籍人民(目前已取得台灣的

    國民身份證),與原告於民國90年3 月12日在中國結婚,婚

    後來台灣團聚生活。原告婚後獨立負擔家庭生活費,直至98

    年初因原告長期失業而無力繼續負擔,始改由被告乙○○負

    擔家庭生活費。被告目前在台北市儂○餐廳工作,月薪約新

    台幣(以下同)28000 元。詎被告乙○○於98年中取得台灣

    的國民身分證後,見原告名下無財產,竟藉故挑釁並砸毀家

    中物品後,揚言要縱火兩造的租屋處,即離家出走,拒絕履

    行夫妻同居義務及負擔家庭生活費。又原告與被告乙○○結

    婚後,即負擔被告乙○○與前夫所生之女兒即被告乙○○(

    目前仍為中國籍人民,但與台灣男子結婚而來台依親團聚)

    的生活教育費,復於92年6 月19日收養被告甲○○為養女。

    詎被告甲○○枉顧原告養育照顧之恩,不但不通知伊已與台

    灣男子結婚之事,更隱瞞伊已來台定居之事,未與原告聯絡

    ,更不盡孝道。因原告(民國○年○月○日生)年近60歲,

    且台灣目前經濟景氣不佳,致原告一直找不到工作而長期失

    業在家,最近始由政府安排短期的補貼擴大就業方案,受僱

    於輔○保全股份有限公司,擔任工地或社區警衛工作,由政

    府補貼原告薪資每月1 萬元,使原告領取月薪資2 萬3 千4

    百元,但該短期工作契約僅半年而於99年6 月到期,原告名

    下無任何財產,又積欠健保費3442 1元,積欠國民年金費8

    千多元,積欠聯邦銀行10萬元每月須清償5 千元至7 千元,

    積欠朋友李○媛6 萬元每月須清償5 千元,每月還須繳納房

    租8 千元,致原告入不敷出(原告現有薪資收入2 萬3 千元

    ,清償債務及支付房租約2 萬元,僅剩餘3 千至5 千元,根

    本不足以支付水電費及飲食費等基本開銷),依民法第1117

    條規定及最高法院78年台上字第1580號裁判要旨,原告確實

    已達不能以自己財產維持生活之法定受扶養要件。原告為此

    依民法第1114條、第1116條之1 、第1117條、第1118條規定

    ,請求被告乙○○扶養原告。被告甲○○係中國籍人民,依

    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59條規定,應適用中華

    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21條第3 項規定:「子女不履行贍養義

    務時,無勞動能力的或生活困難的父母,有要求子女給贍養

    費的權利。」,亦即被告甲○○應扶養原告。原告每月生活

    費用約16000 元,包含房租8 千元、水電費2 千元、飲食費

    6 千元,請求被告二人平均分擔,被告每人每月應給付原告

    8 千元等語。並聲明:被告乙○○應自民國98年10月1 日起

    至原告死亡止,按月給付原告扶養費8 千元,被告甲○○應

    自民國98年10月1 日起至原告死亡止,按月給付原告扶養費

    8 千元。


二、被告抗辯:

、被告乙○○方面:原告先前有賭博習慣且一直欺負被告乙○

    ○,原告已六年無工作且經常驅趕被告乙○○離家,被告乙

    ○○離家後取得台灣板橋地方法院98年度家護字第1342號通

    常保護令。原告與被告乙○○原本均在台北市儂○餐廳工作

    ,但原告與同事不合而離職,原告離職後已五年無工作,被

    告乙○○則已在儂○餐廳工作有七年,每月薪資2 萬5 千元

    ,但被告乙○○取得法院保護令後,原告不斷打電話至餐廳

    騷擾,老闆王○忠為此曾要被告乙○○暫時休息,但被告乙

    ○○目前仍在該餐廳工作。原告長期失業以來,均由被告乙

    ○○負擔房租及生活費,被告乙○○每月給原告5000元生活

    費,原告甚至每年想去中國大陸「做老大」,在中國大陸花

    費很大,有一次要去中國大陸前向被告乙○○索錢,被告乙

    ○○不給,原告就趕被告乙○○出門。原告雖收養被告乙○

    ○的女兒甲○○,但被告乙○○有支付原告金錢。被告不同

    意再給付原告任何扶養費。被告乙○○已另案起訴請求法院

    判決准與原告離婚(台灣板橋地方法院99年度婚字第519 號

    案件)等語。並聲明:請求駁回原告之訴。


、被告甲○○方面:被告甲○○不同意給付原告任何扶養費,

    被告甲○○與台灣男子結婚才2 年多且尚未生育子女,被告

    甲○○尚未取得台灣的國民身分證,被告甲○○目前無業在

    家靠丈夫工作扶養,被告甲○○自己謀生能力就有問題,故

    無法扶養原告。被告甲○○的丈夫是做工地臨時工,無固定

    工作,被告甲○○的丈夫在臺灣無不動產,目前租屋住在新

    莊市○○街,房租每月6500元。被告甲○○的翁公住在連江

    縣馬祖,被告甲○○的婆婆已與丈夫離婚等語。並聲明:請

    求駁回原告之訴。


三、按民法第1120條規定:「扶養之方法,由當事人協議定之;

    不能協議時,由親屬會議定之。但扶養費之給付,當事人不

    能協議時,由法院定之。」。所謂「扶養之方法」,稽其意

    旨應有二,一為迎養於扶養義務人之家,一為支給一定生活

    必需品或費用,後者有定期給付與不定期給付,及設定養贍

    財產而供扶養權利人使用收益等各種方法又按受扶養權利

    者,應否與負扶養義務者同居一家而受扶養,抑應彼此另居

    ,由負扶養義務者按受扶養權利者需要之時期,陸續給付生

    活資料或撥給一定財產,由受扶養權利者自行收益以資扶養

    ,係屬扶養方法之問題,依民法第1120條之規定,應由當事

    人協議定之,不能協議時,應由親屬會議定之。對於親屬會

    議之決議有所不服,或親屬會議仍不能議定時,始得向法院

    聲訴,請求法院判決定之(最高法院二十六年鄂上字第四○

    一號、四十五年台上字第三四六號判例參照)準此,關於

    扶養之方法,倘當事人不能協議時,固應由親屬會議定之,

    如未經親屬會議定之,而受扶養權利人逕向法院請求判決給

    付扶養費,其訴雖屬欠缺權利保護要件,然倘受扶養權利人

    主張請求扶養費,而扶養義務人並未主張以迎養於扶養義務

    人之家或其他扶養方法,縱對扶養費之給付金額或給付有無

    理由之要件予以爭執,仍無所謂扶養方法不能協議之問題

    本件原告主張被告等應分別按月給付扶養費供原告生活之用

    ,被告等人均表示不願扶養原告。是以堪認被告2 人並不爭

    執其等對原告的扶養方法,自無所謂扶養方法不能協議而須

    由親屬會議決定之情事,原告提起本訴,核無上開判例所示

    欠缺權利保護要件之情形,應屬合法,合先敘明。

四、次按民法第1114條第1 款規定:「下列親屬互負扶養之義務

    :一、直系血親相互相」。又民法第1116條之1 規定:「夫

    妻互負扶養之義務,其負扶養義務之順序與直系血親卑親屬

    同,其受扶養權利之順序與直系血親尊親屬同。」。又民法

    第1117條規定:「受扶養權利者,以不能維持生活而無謀生

    能力者為限。前項無謀生能力之限制,於直系血親尊親屬不

    適用之。」。又民法第1118條規定:「因負擔扶養義務而不

    能維持自己生活者,免除其義務。但受扶養權利者為直系血

    親尊親屬或配偶時,減輕其義務。」。

    依此,夫妻或父母子女間均互相負有扶養義務,且受扶養權

    利僅以「不能維持生活」之條件為足,不以「無謀生能力」

    為必要。所謂「不能維持生活」,係指不能以自己之財產維

    持生活者而言,反面言之,如能以自己之財產維持生活者(

    如以自己所有房屋出租收入之租金維持生活),自無受扶養

    之權利,最高法院著有78年台上字第1580號判決可參考

    又民法第1119條規定:「扶養之程度,應按受扶養權利者之

    需要,與負扶養義務者之經濟能力及身分定之。」。又民法

    第1115條第3 項規定:「負扶養義務者有數人,而其親等同

    一時,應各依其經濟能力,分擔義務。」。

    所謂「受扶養權利者之需要」,應係指一個人生活之全部需

    求而言,舉凡衣食住行之費用、醫療費用、休閒娛樂費等,

    均包括在內。

    所謂扶養程度又分「生活保持義務」及「生活扶助義務」,

    前者為父母子女或夫妻間之扶養義務,此義務為父母子女或

    夫妻身分關係之本質的要素之一,保持對方即係保持自己

    而後者,例如兄弟姐妹間之扶養義務,此義務係為偶然之例

    外現象,為親屬之補助的要素之一,須因一方有特殊情形不

    能維持生活者,他方始負扶助之義務。

    子女對於父母之扶養義務,或夫妻間之扶養義務,既係「生

    活保持義務」,自無須斟酌扶養義務者之給付能力,身為扶

    養義務者之子女或配偶雖無餘力,亦須犧牲自己而扶養父母

    或配偶。

    至於本件被告甲○○為中國籍人民,依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

    人民關係條例第59條規定,應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

    21條第3 項規定:「子女不履行贍養義務時,無勞動能力的

    或生活困難的父母,有要求子女給贍養費的權利。」,被告

    甲○○亦對原告負有扶養義務。

五、原告主張之前揭事實,業據原告提出原告與被告乙○○之戶

    籍謄本共2 件、原告收養被告甲○○之中國公證書影本1 件

    、原告之房租租賃契約書影本1 件、財政部台灣省北區國稅

    局出具之原告97年度綜合所得稅各類所得資料清單及財產歸

    屬資料清單2 張、財團法人法律扶助基金會板橋分會審查原

    告接受扶助之審查表及扶助律師接案通知書2 張、中央健康

    保險局對於原告紓困貸款催繳款證明1 張、聯邦銀行與原告

    之清償分期協議書影本4 張為證。被告乙○○與甲○○雖均

    拒絕扶養原告且辯稱無扶養能力云云。惟依原告提出之證據

    資料顯示,原告年已垂老且失業六年,名下無任何財產,僅

    有負債,目前靠政府補助之擴大就業方案收入亦不足以支付

    債務及日常開銷,是以原告主張其不能以自己之財產及勞力

    所得以維持自己生活而請求被告等人負擔扶養義務,應屬有

    理。

六、關於被告2人之扶養能力:

    被告乙○○為民國○年○月○日生,現年45歲,正值壯年且

    勞動能力,且在台北市儂○餐廳工作多年,月薪2 萬餘元,

    此有其戶籍謄本及被告乙○○的陳述在卷可稽。

    被告甲○○為民國○年○月○日出生,現年25歲青年且有勞

    動能力,其與台灣男子丁○○結婚後,以依親名義來台團聚

    ,目前在家擔任家庭主婦。

    依前所述,子女對於父母或夫妻間之扶養義務,係屬「生活

    保持義務」,身為扶養義務者之子女或夫妻縱無餘力,亦須

    犧牲自己而扶養父母或配偶。因此,本院衡量被告2 人之年

    齡、身分等,認由被告2 人平均分擔原告之扶養費,較為公

    平合理。

七、按扶養之程度,應按受扶養權利者之需要,與負扶養義務者

    之經濟能力及身分定之。被告應負擔之扶養程度如何始為合

    理,茲審酌如下:

、原告目前定居台北縣,參酌行政院主計處公布之台北縣地區

    97年度每人每月消費支出平均標準為18358 元,因此原告每

    月消費標準若依18358 元計算,由被告2 人平均分擔,則被

    告2 人每人每月應分擔原告之扶養費為9000元。惟被告乙○

    ○目前在餐廳工作月入僅2 萬餘元,被告甲○○目前在家擔

    任家庭主婦,其等若負擔扶養原告之扶養費用,亦將不能維

    持自己生活,故應依民法第1119條但書規定減輕其扶養義務

    至5 千元。從而,原告請求被告2 人分別自起訴時起即98年

    10月起按月各給付原告扶養費,於5000元範圍內為有理由,

    應予准許,餘此範圍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本件乃命履行扶養義務之判決,係屬民事訴訟法第389 條第

    1 項第2 款之判決,且因本判決之宣示,已成定期給付之性

    質,亦屬民事訴訟法第427 條第2 項第8 款之「其他定期給

    付」,法院均應依職權宣告假執行,爰依上開規定就前開所

    命已到期部分,依職權為假執行之宣告。

九、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第79條。

中    華    民    國    99    年    6     月    17    日

                      家事庭法  官  黃惠瑛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    99    年    6     月    17    日

                            書記官  張美玉

扶養義務屬純義務,為強制的、無償的、無對價的義務,更不許扶養權利人預為拋棄

張貼者:2013年1月27日 上午1:31wu huang ching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 98年家訴字第 119 號 民事判決

按扶養義務與親權行使本質不同,乃屬純義務,為強制的、無償的、無對

價的義務,更不許扶養權利人預為拋棄。兩造既係未成年子女之父母,且

均有工作所得,而未成年子女於成年以前亦確有受扶養之需要,從而,兩

造即有扶養照顧未成年子女之義務。又不論離婚協議書如何約定,兩造均

不許預為拋棄扶養義務。又父母之一方單獨扶養子女者,自得依民法第

179 條不當得利之規定請求他方償還代墊其應分擔之扶養費用。

請求法院免除其扶養義務之權利,係形成權,在此之前扶養義務者之扶養義務而具體產生之債務關係,無論是公法上或私法上之債務關係,並不因變成自始或事後不存在

張貼者:2013年1月27日 上午1:28wu huang ching

最高行政法院判決                  101 年度判字第 715  號

上  訴  人  蕭俊宏                    

            蕭士騰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潘正芬  律師

            陳修君  律師

被 上訴 人  彰化縣政府              

代  表  人  卓伯源        

上列當事人間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

101年3月23日臺中高等行政法院100年度簡字第216號判決,提起

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廢棄,發回臺中高等行政法院。

    理  由

一、被上訴人以上訴人之父親蕭連華於民國100年1月11日中風出

    院後,因生活無法自理,家中亦無人可照顧,上訴人不願處

    理蕭連華其生活照顧事宜,致其生命、身體、健康遭受危難

    ,將蕭連華自100年1月11日起至100年7月11日緊急安置於欣

    和護理之家。嗣被上訴人以100年7月13日府社障字第100023

    6807號函通知上訴人繳交自100年1月11日起至100年7月11日

    止安置等相關費用共計新臺幣(下同)108,271元。上訴人

    不服,提起訴願遭決定駁回,遂提起行政訴訟,經原審以10

    0年度簡字第216號判決(下稱原判決)駁回。上訴人仍不服

    ,遂提起本件上訴。

二、上訴人起訴主張: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5條、第78條

    第1項及第79條第1、2項規定,緊急安置期間之費用,係由

    對身心障礙者有遺棄、留置無生活自理能力之身心障礙者於

    易發生危險或傷害之環境等行為之行為人償還,惟上訴人並

    無對蕭連華有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5條所指「遺棄」、

    「留置無生活自理能力之身心障礙者於易發生危險或傷害之

    環境」等行為,對此,業經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檢察署100年

    度偵字第3081號不起訴處分認定上訴人二人並無遺棄之行為

    ,而為不起訴處分,故被上訴人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

    79條之規定,要求上訴人償還安置等相關費用,顯與法不符

    。再者,上訴人之父親蕭連華與母親離婚後,從未對上訴人

    盡任何扶養義務,上訴人已依民法第1118條之1第1項、第2

    項對蕭連華提出確認扶養義務不存在之民事訴訟,業經臺灣

    彰化地方法院100年度家訴字第86號民事判決「確認被告蕭

    連華對原告蕭俊宏、蕭士騰之扶養請求權不存在」確認在案

    。是以,蕭連華從未盡到作為人父之責任及義務,被上訴人

    卻要求上訴人擔負對蕭連華之扶養責任,未免不公,被上訴

    人所為處分顯非適法等語,為此,訴請將訴願決定及原處分

    均撤銷。

三、被上訴人則以: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5條係為維護身心

    障礙者之權益而設,有一定行政目的之達成,與刑法第294

    條違背義務之遺棄罪構成要件未必一致,且臺灣彰化地方法

    院檢察署100年度偵字第3081號不起訴處分書,雖對上訴人

    之刑法遺棄罪部分不起訴,然於不起訴處分書理由中第4點

    述及:「……被告2人……迄未支付相關醫療、保護及安置

    費用……亦屬費用繳納之民事問題,應由主管機關另依法辦

    理,附此說明……。」等語,自不得據此冀求免支付安置費

    用,上訴人所訴,委無可採。另上訴人雖於100年8月12日提

    起扶養義務不存在之確認訴訟,惟依民法第1118條之1規定

    ,上訴人於訴請免除扶養義務之判決確定前,該扶養義務仍

    不因此免除;故上訴人仍應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規定,

    償還被上訴人代為支付之安置費用等語,資為抗辯。


四、原審為不利於上訴人之判決,係以:國家於扶養義務人未盡

    其扶養義務,致身心障礙者之身體、健康發生危難或生活陷

    於困境之虞時,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相關規定,依職權

    予以短期保護與安置,乃履行國家依法律所應盡之公法上緊

    急處置義務,使身心障礙者得暫時之保護,以避免危難發生

    。惟受安置身心障礙者之照護義務原應由其法定扶養義務人

    履行,故國家予以暫時性緊急保護安置所代墊之費用,依身

    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7條第2項,扣除給予補助外,由身

    心障礙者或其扶養義務人負擔。本件上訴人既為身心障礙者

    蕭連華之子,依民法第1114條第1款及第1115條第1項第1款

    之規定,均為蕭連華之法定第一順序扶養義務人,且依同法

    第1118條但書之規定,原則上不得免除其扶養義務。至於蕭

    連華是否有修正後民法第1118條之1第1項第2款所規定對負

    扶養義務者(即本件上訴人)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且情

    節重大之情形,上訴人得否免除對蕭連華之扶養義務,雖由

    上訴人於被上訴人向上訴人請求後,即檢具事證向臺灣彰化

    地方法院請求確認蕭連華對上訴人之扶養關係不存在之訴之

    判決,並已於100年11月21日確定(見原審法院卷第19頁至

    第23頁之臺灣彰化地方法院100年度家訴字第86號民事判決

    及確定證明書),然縱具備扶養義務減輕或免除之法定原因

    ,並非當然減免扶養義務,而必須由扶養義務者請求法院為

    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裁判,而法院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

    確定裁判,僅向後發生效力,並無溯及既往之效力,因此在

    請求法院裁判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前,負扶養義務者仍依

    民法規定負扶養義務。此觀與民法第1118條之1同於99年1月

    27日修正公布之刑法第294條之1第4款規定:「對於無自救

    力之人,依民法親屬編應扶助、養育或保護,因有下列情形

    之一,而不為無自救力之人生存所必要之扶助、養育或保護

    者,不罰:一、……四、無自救力之人前對其無正當理由未

    盡扶養義務持續逾二年,且情節重大者。」該條之立法理由

    第10點亦載明:依民法第1118條之1修正草案之規定,扶養

    義務之減輕或免除,須請求法院為之。法院減輕或免除扶養

    義務之確定裁判,僅向後發生效力,並無溯及既往之效力。

    因而於請求法院裁判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前,依民法規定

    仍負扶養義務。是法院依民法第1118條之1規定判決免除法

    定扶養義務人之扶養義務,其免除之效力,參酌前揭修法理

    由及說明,應自判決確定後始向後發生。本件被上訴人於10

    0年7月13日作成原處分時,當時上訴人尚未起訴取得上開民

    事判決,則上訴人對蕭連華之法定扶養義務,既尚未經普通

    法院依民法第1118條之1第2項予以免除,其法定扶養義務仍

    然存在,依前引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7條第2項規定,

    上訴人負有償還上開安置費用之義務,並無疑義。況查撤銷

    訴訟之裁判基準時,原則上係以原處分作成時之事實狀態為

    準(本院92年12月份第二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及92年度

    判字第1331號判決參照),從而被上訴人於前述時間作成原

    處分通知上訴人繳回自100年1月11日至100年7月11日止安置

    等相關費用計108,271元,並無違誤等詞,為其判斷之依據

    。


五、本院按:

(一)對於適用簡易程序之裁判提起上訴或抗告,須經最高行政法

    院之許可,此為行政訴訟法第235條第1項所明定。而同條第

    2項中所謂「訴訟事件所涉及之法律見解具有原則性者」,

    係指該事件所涉及之法律問題意義重大,而有加以闡釋之必

    要情形而言,例如第一審判決對於行政命令是否牴觸法律所

    為之判斷,或就同類事件所表示之法律見解,與其他高等行

    政法院或本院所表示之見解牴觸等情形。本件涉及主管機關

    如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7條:「(第1項)依法令或契

    約對身心障礙者有扶養義務之人,有喪失扶養能力或有違反

    第75條各款情形之一,致使身心障礙者有生命、身體之危難

    或生活陷於困境之虞者,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依本

    人、扶養義務人之申請或依職權,經調查評估後,予以適當

    安置。(第2項)前項之必要費用,除直轄市、縣(市)主管

    機關依第71條第1項第2款給予補助者外,由身心障礙者或扶

    養義務人負擔」之規定,令身心障礙者之扶養義務人繳交安

    置費用,扶養義務人不服提起行政救濟,同時取得民事法院

    依民法第1118條之1免除對身心障礙者之扶養義務之確定判

    決,是否影響主管機關命繳交安置費用行政處分之合法性。

    查老人福利法第41條:「(第1項)老人因直系血親卑親屬或

    依契約對其有扶養義務之人有疏忽、虐待、遺棄等情事,致

    有生命、身體、健康或自由之危難,直轄市、縣(市)主管

    機關得依老人申請或職權予以適當短期保護及安置。老人如

    欲對之提出告訴或請求損害賠償時,主管機關應協助之。…

    …(第3項)第1項老人保護及安置所需之費用,由直轄市、縣

    (市)主管機關先行支付者,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

    檢具費用單據影本及計算書,通知老人之直系血親卑親屬或

    依契約有扶養義務者於30日內償還;逾期未償還者,得移送

    法院強制執行。」主管機關依此規定命老人之直系血親卑親

    屬,償還保護及安置費用,老人之直系血親卑親屬不服提起

    行政救濟,同時取得民事法院依民法第1118條之1免除對老

    人扶養義務之確定判決,是否影響主管機關命繳交保護及安

    置費用行政處分之合法性,其法律問題與本件上開涉及之法

    律問題類似。而關於老人福利法部分,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

    0年度簡字第424號判決與高雄高等行政法院100年度簡字第

    181號判決所表示見解有所歧異,是以與之類似之本件所涉

    及之法律問題,應認具法律原則性,上訴人之上訴,應予許

    可,合先敘明。

(二)民法第1118條之1:「(第1項)受扶養權利者有下列情形之

    一,由負扶養義務者負擔扶養義務顯失公平,負扶養義務者

    得請求法院減輕其扶養義務:一、對負扶養義務者、其配偶

    或直系血親故意為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身體、精神上之不

    法侵害行為。二、對負扶養義務者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

    。(第2項)受扶養權利者對負扶養義務者有前項各款行為

    之一,且情節重大者,法院得免除其扶養義務。(第3項)

    前二項規定,受扶養權利者為負扶養義務者之未成年直系血

    親卑親屬者,不適用之。」負扶養義務者依此條第2項規定

    ,請求法院免除其扶養義務之權利,係形成權自法院予以

    免除確定時起始發生扶養義務者對受扶養權利者免除負扶養

    義務之法律效果是以在此之前,扶養義務者因負扶養義務

    而具體產生之債務關係,無論是公法上或私法上之債務關係

    ,並不因事後法院予以免除負扶養義務而變成自始或事後不

    存在再立法院於99年1月27日修正增訂民法第1118條之1,

    同時配合修正增訂刑法第294條之1,該條第4款:「對於無

    自救力之人,依民法親屬編應扶助、養育或保護,因有下列

    情形之一,而不為無自救力之人生存所必要之扶助、養育或

    保護者,不罰:……四、無自救力之人前對其無正當理由未

    盡扶養義務持續逾2年,且情節重大者。」其立法理由為:

    「依民法第1118條之1修正草案之規定,扶養義務之減輕或

    免除,須請求法院為之。法院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確定裁

    判,僅向後發生效力,並無溯及既往之效力。因而於請求法

    院裁判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前,依民法規定仍負扶養義務

    。本條所定阻卻遺棄罪成立之事由,與民法第1118條之1修

    正草案扶養義務之減輕免除事由相同者,事由是否存在,民

    刑事案件各自認定,彼此不受拘束,併此敘明。」立法者同

    時增訂民法第1118條之1及刑法第294條之1,上開刑法第294

    條之1之立法理由中對民法第1118條之1規定之說明,可據以

    認定民法第1118條之1之立法者意思,在法院裁判免除扶養

    義務之前,依民法規定仍負扶養義務。上述扶養義務者因負

    扶養義務而具體產生之債務關係,並不因事後法院予以免除

    負扶養義務而變成自始或事後不存在,在此亦可得一佐證。

(三)本件原判決所持法院依民法第1118條之1減輕或免除扶養義

    務人之扶養義務之確定裁判,僅向後發生效力,並無溯及既

    往之效力,於請求法院裁判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前,扶養

    義務人依民法規定仍負扶養義務之抽象法律見解,固屬正確

    。惟原判決係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7條第2項認原處

    分合法,然依原判決所引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7條規定

    ,除扶養義務人喪失扶養能力之情形外,其第2項之適用,

    係以扶養義務人有違反第75條各款之情形之一為要件,該條

    規定:「對身心障礙者不得有下列行為:一、遺棄。二、身

    心虐待。三、限制其自由。四、留置無生活自理能力之身心

    障礙者於易發生危險或傷害之環境。五、利用身心障礙者行

    乞或供人參觀。六、強迫或誘騙身心障礙者結婚。七、其他

    對身心障礙者或利用身心障礙者為犯罪或不正當之行為。」

    同法第79條、第78條之適用,亦以構成第75條各款情形之一

    為前提。上訴人於原審主張其未對蕭連華有違反身心障礙者

    權益保障法第75條之遺棄、留置無生活自理能力之身心障礙

    者於易發生危險或傷害之環境等行為,原判決並未敘明上訴

    人係該當該條何款要件,而有同法第77條第2項之適用,對

    上訴人此部分之主張亦未敘明何以不可採之理由,判決已屬

    不備理由。再原處分書明載:「依據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

    第79條辦理」、「依據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9條第2項

    規定:『身心障礙者保護及安置所需之費用,由直轄市、縣

    (市)主管機關先行支付者,並檢具支出憑證影本及計算書

    ,請求身心障礙者或扶養義務人償還。』第79條第3項規定

    :『前項費用,經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以書面定10日

    以上30日以下期間催告償還,而屆期未償還者,得移送法院

    強制執行』。」查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9條正確內容為

    :「(第1項)前條之緊急安置服務,得委託相關身心障礙

    福利機構辦理。安置期間所必要之費用,由前條第1項之行

    為人支付。(第2項)前項費用,必要時由直轄市、縣(市

    )主管機關先行支付,並檢具支出憑證影本及計算書,請求

    前條第1項之行為人償還。(第3項)前項費用,經直轄市、

    縣(市)主管機關以書面定10日以上30日以下期間催告償還

    ,而屆期未償還者,得移送法院強制執行。」原處分書所引

    身心障礙者保障法第79條第2項規定內容,與此未合,與同

    法第77條第2項規定亦非相同,似非原處分書單純誤植條號

    。究被上訴人作成原處分之法律依據為何,依卷內資料未明

    ,原判決未闡明被上訴人說明,致原處分法律依據未明之疑

    義不能獲澄清,原判決未盡闡明義務,不適用行政訴訟法第

    125條規定不當。

(四)從而,原判決有不適用法規不當及判決不備理由之違背法令

    事由,並影響判決結果,上訴意旨雖未指摘及此,然原判決

    既有可議,上訴人求予廢棄,仍應認為有理由。因上訴人之

    請求是否有理由,尚須由原審法院調查事實始能判斷,自應

    由本院將原判決廢棄,發回原審法院更為審理。又本件如關

    係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7條第2項,是否應及有無扣除

    同法第71條第1項第2款之補助,原審法院更為審理時,應予

    查明,併此指明。

六、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行政訴訟法第256條第1項

    、第260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8     月    9     日

                    最高行政法院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  林  茂  權  

                              法官  楊  惠  欽  

                              法官  陳  金  圍  

                              法官  蕭  惠  芳  

                              法官  吳  東  都  

以  上  正  本  證  明  與  原  本  無  異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8     月    10    日

                              書記官  楊  子  鋒

倘負扶養義務者因負擔扶養義務而不能維持自己生活時,應免除其義務

張貼者:2013年1月27日 上午1:20wu huang ching

最高法院 20年上字第 972 號 民事判例

扶養之程度應按受扶養權利者之需要,與負扶養義務者之經濟能力及身分

定之,倘負扶養義務者因負擔扶養義務而不能維持自己生活時,應免除其

義務。

倘該直系血親卑親屬並無扶養能力,仍免除扶養義務

張貼者:2013年1月27日 上午1:16wu huang ching

最高法院 91年台上字第 1798 號 民事判例

民法第一千一百十八條規定因負擔扶養義務而不能維持自己生活者,免除

其義務。但受扶養權利者為直系血親尊親屬或配偶時,減輕其義務。依此

規定,直系血親卑親屬因負擔扶養義務而不能維持自己生活者,固僅得減

輕其義務,而不得免除之;惟此係指直系血親卑親屬有能力負擔扶養義務

而言,倘該直系血親卑親屬並無扶養能力,自無該條規定之適用。

民國 92 年 7  月 1  日經最高法院 92 年度第11  次民事庭會議決議通過

1-7 of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