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實務專區‎ > ‎民法-扶養‎ > ‎扶養‎ > ‎

請求法院免除其扶養義務之權利,係形成權,在此之前扶養義務者之扶養義務而具體產生之債務關係,無論是公法上或私法上之債務關係,並不因變成自始或事後不存在

張貼者:2013年1月27日 上午1:28wu huang ching

最高行政法院判決                  101 年度判字第 715  號

上  訴  人  蕭俊宏                    

            蕭士騰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潘正芬  律師

            陳修君  律師

被 上訴 人  彰化縣政府              

代  表  人  卓伯源        

上列當事人間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

101年3月23日臺中高等行政法院100年度簡字第216號判決,提起

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廢棄,發回臺中高等行政法院。

    理  由

一、被上訴人以上訴人之父親蕭連華於民國100年1月11日中風出

    院後,因生活無法自理,家中亦無人可照顧,上訴人不願處

    理蕭連華其生活照顧事宜,致其生命、身體、健康遭受危難

    ,將蕭連華自100年1月11日起至100年7月11日緊急安置於欣

    和護理之家。嗣被上訴人以100年7月13日府社障字第100023

    6807號函通知上訴人繳交自100年1月11日起至100年7月11日

    止安置等相關費用共計新臺幣(下同)108,271元。上訴人

    不服,提起訴願遭決定駁回,遂提起行政訴訟,經原審以10

    0年度簡字第216號判決(下稱原判決)駁回。上訴人仍不服

    ,遂提起本件上訴。

二、上訴人起訴主張: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5條、第78條

    第1項及第79條第1、2項規定,緊急安置期間之費用,係由

    對身心障礙者有遺棄、留置無生活自理能力之身心障礙者於

    易發生危險或傷害之環境等行為之行為人償還,惟上訴人並

    無對蕭連華有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5條所指「遺棄」、

    「留置無生活自理能力之身心障礙者於易發生危險或傷害之

    環境」等行為,對此,業經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檢察署100年

    度偵字第3081號不起訴處分認定上訴人二人並無遺棄之行為

    ,而為不起訴處分,故被上訴人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

    79條之規定,要求上訴人償還安置等相關費用,顯與法不符

    。再者,上訴人之父親蕭連華與母親離婚後,從未對上訴人

    盡任何扶養義務,上訴人已依民法第1118條之1第1項、第2

    項對蕭連華提出確認扶養義務不存在之民事訴訟,業經臺灣

    彰化地方法院100年度家訴字第86號民事判決「確認被告蕭

    連華對原告蕭俊宏、蕭士騰之扶養請求權不存在」確認在案

    。是以,蕭連華從未盡到作為人父之責任及義務,被上訴人

    卻要求上訴人擔負對蕭連華之扶養責任,未免不公,被上訴

    人所為處分顯非適法等語,為此,訴請將訴願決定及原處分

    均撤銷。

三、被上訴人則以: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5條係為維護身心

    障礙者之權益而設,有一定行政目的之達成,與刑法第294

    條違背義務之遺棄罪構成要件未必一致,且臺灣彰化地方法

    院檢察署100年度偵字第3081號不起訴處分書,雖對上訴人

    之刑法遺棄罪部分不起訴,然於不起訴處分書理由中第4點

    述及:「……被告2人……迄未支付相關醫療、保護及安置

    費用……亦屬費用繳納之民事問題,應由主管機關另依法辦

    理,附此說明……。」等語,自不得據此冀求免支付安置費

    用,上訴人所訴,委無可採。另上訴人雖於100年8月12日提

    起扶養義務不存在之確認訴訟,惟依民法第1118條之1規定

    ,上訴人於訴請免除扶養義務之判決確定前,該扶養義務仍

    不因此免除;故上訴人仍應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規定,

    償還被上訴人代為支付之安置費用等語,資為抗辯。


四、原審為不利於上訴人之判決,係以:國家於扶養義務人未盡

    其扶養義務,致身心障礙者之身體、健康發生危難或生活陷

    於困境之虞時,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相關規定,依職權

    予以短期保護與安置,乃履行國家依法律所應盡之公法上緊

    急處置義務,使身心障礙者得暫時之保護,以避免危難發生

    。惟受安置身心障礙者之照護義務原應由其法定扶養義務人

    履行,故國家予以暫時性緊急保護安置所代墊之費用,依身

    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7條第2項,扣除給予補助外,由身

    心障礙者或其扶養義務人負擔。本件上訴人既為身心障礙者

    蕭連華之子,依民法第1114條第1款及第1115條第1項第1款

    之規定,均為蕭連華之法定第一順序扶養義務人,且依同法

    第1118條但書之規定,原則上不得免除其扶養義務。至於蕭

    連華是否有修正後民法第1118條之1第1項第2款所規定對負

    扶養義務者(即本件上訴人)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且情

    節重大之情形,上訴人得否免除對蕭連華之扶養義務,雖由

    上訴人於被上訴人向上訴人請求後,即檢具事證向臺灣彰化

    地方法院請求確認蕭連華對上訴人之扶養關係不存在之訴之

    判決,並已於100年11月21日確定(見原審法院卷第19頁至

    第23頁之臺灣彰化地方法院100年度家訴字第86號民事判決

    及確定證明書),然縱具備扶養義務減輕或免除之法定原因

    ,並非當然減免扶養義務,而必須由扶養義務者請求法院為

    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裁判,而法院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

    確定裁判,僅向後發生效力,並無溯及既往之效力,因此在

    請求法院裁判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前,負扶養義務者仍依

    民法規定負扶養義務。此觀與民法第1118條之1同於99年1月

    27日修正公布之刑法第294條之1第4款規定:「對於無自救

    力之人,依民法親屬編應扶助、養育或保護,因有下列情形

    之一,而不為無自救力之人生存所必要之扶助、養育或保護

    者,不罰:一、……四、無自救力之人前對其無正當理由未

    盡扶養義務持續逾二年,且情節重大者。」該條之立法理由

    第10點亦載明:依民法第1118條之1修正草案之規定,扶養

    義務之減輕或免除,須請求法院為之。法院減輕或免除扶養

    義務之確定裁判,僅向後發生效力,並無溯及既往之效力。

    因而於請求法院裁判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前,依民法規定

    仍負扶養義務。是法院依民法第1118條之1規定判決免除法

    定扶養義務人之扶養義務,其免除之效力,參酌前揭修法理

    由及說明,應自判決確定後始向後發生。本件被上訴人於10

    0年7月13日作成原處分時,當時上訴人尚未起訴取得上開民

    事判決,則上訴人對蕭連華之法定扶養義務,既尚未經普通

    法院依民法第1118條之1第2項予以免除,其法定扶養義務仍

    然存在,依前引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7條第2項規定,

    上訴人負有償還上開安置費用之義務,並無疑義。況查撤銷

    訴訟之裁判基準時,原則上係以原處分作成時之事實狀態為

    準(本院92年12月份第二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及92年度

    判字第1331號判決參照),從而被上訴人於前述時間作成原

    處分通知上訴人繳回自100年1月11日至100年7月11日止安置

    等相關費用計108,271元,並無違誤等詞,為其判斷之依據

    。


五、本院按:

(一)對於適用簡易程序之裁判提起上訴或抗告,須經最高行政法

    院之許可,此為行政訴訟法第235條第1項所明定。而同條第

    2項中所謂「訴訟事件所涉及之法律見解具有原則性者」,

    係指該事件所涉及之法律問題意義重大,而有加以闡釋之必

    要情形而言,例如第一審判決對於行政命令是否牴觸法律所

    為之判斷,或就同類事件所表示之法律見解,與其他高等行

    政法院或本院所表示之見解牴觸等情形。本件涉及主管機關

    如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7條:「(第1項)依法令或契

    約對身心障礙者有扶養義務之人,有喪失扶養能力或有違反

    第75條各款情形之一,致使身心障礙者有生命、身體之危難

    或生活陷於困境之虞者,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依本

    人、扶養義務人之申請或依職權,經調查評估後,予以適當

    安置。(第2項)前項之必要費用,除直轄市、縣(市)主管

    機關依第71條第1項第2款給予補助者外,由身心障礙者或扶

    養義務人負擔」之規定,令身心障礙者之扶養義務人繳交安

    置費用,扶養義務人不服提起行政救濟,同時取得民事法院

    依民法第1118條之1免除對身心障礙者之扶養義務之確定判

    決,是否影響主管機關命繳交安置費用行政處分之合法性。

    查老人福利法第41條:「(第1項)老人因直系血親卑親屬或

    依契約對其有扶養義務之人有疏忽、虐待、遺棄等情事,致

    有生命、身體、健康或自由之危難,直轄市、縣(市)主管

    機關得依老人申請或職權予以適當短期保護及安置。老人如

    欲對之提出告訴或請求損害賠償時,主管機關應協助之。…

    …(第3項)第1項老人保護及安置所需之費用,由直轄市、縣

    (市)主管機關先行支付者,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得

    檢具費用單據影本及計算書,通知老人之直系血親卑親屬或

    依契約有扶養義務者於30日內償還;逾期未償還者,得移送

    法院強制執行。」主管機關依此規定命老人之直系血親卑親

    屬,償還保護及安置費用,老人之直系血親卑親屬不服提起

    行政救濟,同時取得民事法院依民法第1118條之1免除對老

    人扶養義務之確定判決,是否影響主管機關命繳交保護及安

    置費用行政處分之合法性,其法律問題與本件上開涉及之法

    律問題類似。而關於老人福利法部分,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

    0年度簡字第424號判決與高雄高等行政法院100年度簡字第

    181號判決所表示見解有所歧異,是以與之類似之本件所涉

    及之法律問題,應認具法律原則性,上訴人之上訴,應予許

    可,合先敘明。

(二)民法第1118條之1:「(第1項)受扶養權利者有下列情形之

    一,由負扶養義務者負擔扶養義務顯失公平,負扶養義務者

    得請求法院減輕其扶養義務:一、對負扶養義務者、其配偶

    或直系血親故意為虐待、重大侮辱或其他身體、精神上之不

    法侵害行為。二、對負扶養義務者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

    。(第2項)受扶養權利者對負扶養義務者有前項各款行為

    之一,且情節重大者,法院得免除其扶養義務。(第3項)

    前二項規定,受扶養權利者為負扶養義務者之未成年直系血

    親卑親屬者,不適用之。」負扶養義務者依此條第2項規定

    ,請求法院免除其扶養義務之權利,係形成權自法院予以

    免除確定時起始發生扶養義務者對受扶養權利者免除負扶養

    義務之法律效果是以在此之前,扶養義務者因負扶養義務

    而具體產生之債務關係,無論是公法上或私法上之債務關係

    ,並不因事後法院予以免除負扶養義務而變成自始或事後不

    存在再立法院於99年1月27日修正增訂民法第1118條之1,

    同時配合修正增訂刑法第294條之1,該條第4款:「對於無

    自救力之人,依民法親屬編應扶助、養育或保護,因有下列

    情形之一,而不為無自救力之人生存所必要之扶助、養育或

    保護者,不罰:……四、無自救力之人前對其無正當理由未

    盡扶養義務持續逾2年,且情節重大者。」其立法理由為:

    「依民法第1118條之1修正草案之規定,扶養義務之減輕或

    免除,須請求法院為之。法院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確定裁

    判,僅向後發生效力,並無溯及既往之效力。因而於請求法

    院裁判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前,依民法規定仍負扶養義務

    。本條所定阻卻遺棄罪成立之事由,與民法第1118條之1修

    正草案扶養義務之減輕免除事由相同者,事由是否存在,民

    刑事案件各自認定,彼此不受拘束,併此敘明。」立法者同

    時增訂民法第1118條之1及刑法第294條之1,上開刑法第294

    條之1之立法理由中對民法第1118條之1規定之說明,可據以

    認定民法第1118條之1之立法者意思,在法院裁判免除扶養

    義務之前,依民法規定仍負扶養義務。上述扶養義務者因負

    扶養義務而具體產生之債務關係,並不因事後法院予以免除

    負扶養義務而變成自始或事後不存在,在此亦可得一佐證。

(三)本件原判決所持法院依民法第1118條之1減輕或免除扶養義

    務人之扶養義務之確定裁判,僅向後發生效力,並無溯及既

    往之效力,於請求法院裁判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前,扶養

    義務人依民法規定仍負扶養義務之抽象法律見解,固屬正確

    。惟原判決係依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7條第2項認原處

    分合法,然依原判決所引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7條規定

    ,除扶養義務人喪失扶養能力之情形外,其第2項之適用,

    係以扶養義務人有違反第75條各款之情形之一為要件,該條

    規定:「對身心障礙者不得有下列行為:一、遺棄。二、身

    心虐待。三、限制其自由。四、留置無生活自理能力之身心

    障礙者於易發生危險或傷害之環境。五、利用身心障礙者行

    乞或供人參觀。六、強迫或誘騙身心障礙者結婚。七、其他

    對身心障礙者或利用身心障礙者為犯罪或不正當之行為。」

    同法第79條、第78條之適用,亦以構成第75條各款情形之一

    為前提。上訴人於原審主張其未對蕭連華有違反身心障礙者

    權益保障法第75條之遺棄、留置無生活自理能力之身心障礙

    者於易發生危險或傷害之環境等行為,原判決並未敘明上訴

    人係該當該條何款要件,而有同法第77條第2項之適用,對

    上訴人此部分之主張亦未敘明何以不可採之理由,判決已屬

    不備理由。再原處分書明載:「依據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

    第79條辦理」、「依據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9條第2項

    規定:『身心障礙者保護及安置所需之費用,由直轄市、縣

    (市)主管機關先行支付者,並檢具支出憑證影本及計算書

    ,請求身心障礙者或扶養義務人償還。』第79條第3項規定

    :『前項費用,經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以書面定10日

    以上30日以下期間催告償還,而屆期未償還者,得移送法院

    強制執行』。」查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9條正確內容為

    :「(第1項)前條之緊急安置服務,得委託相關身心障礙

    福利機構辦理。安置期間所必要之費用,由前條第1項之行

    為人支付。(第2項)前項費用,必要時由直轄市、縣(市

    )主管機關先行支付,並檢具支出憑證影本及計算書,請求

    前條第1項之行為人償還。(第3項)前項費用,經直轄市、

    縣(市)主管機關以書面定10日以上30日以下期間催告償還

    ,而屆期未償還者,得移送法院強制執行。」原處分書所引

    身心障礙者保障法第79條第2項規定內容,與此未合,與同

    法第77條第2項規定亦非相同,似非原處分書單純誤植條號

    。究被上訴人作成原處分之法律依據為何,依卷內資料未明

    ,原判決未闡明被上訴人說明,致原處分法律依據未明之疑

    義不能獲澄清,原判決未盡闡明義務,不適用行政訴訟法第

    125條規定不當。

(四)從而,原判決有不適用法規不當及判決不備理由之違背法令

    事由,並影響判決結果,上訴意旨雖未指摘及此,然原判決

    既有可議,上訴人求予廢棄,仍應認為有理由。因上訴人之

    請求是否有理由,尚須由原審法院調查事實始能判斷,自應

    由本院將原判決廢棄,發回原審法院更為審理。又本件如關

    係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77條第2項,是否應及有無扣除

    同法第71條第1項第2款之補助,原審法院更為審理時,應予

    查明,併此指明。

六、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行政訴訟法第256條第1項

    、第260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8     月    9     日

                    最高行政法院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  林  茂  權  

                              法官  楊  惠  欽  

                              法官  陳  金  圍  

                              法官  蕭  惠  芳  

                              法官  吳  東  都  

以  上  正  本  證  明  與  原  本  無  異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8     月    10    日

                              書記官  楊  子  鋒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