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名登記契約,其性質與委任關係類似,並非信託契約,自不得限制第三人行使權利

張貼者:2012年7月8日 上午4:39wu huang ching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98年度家訴字第206號

原      告  吳惠

訴訟代理人  莊乾城  律師

被      告  陳志南

訴訟代理人  朱宜君  律師

            張菊芳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分配剩餘財產事件,本院於民國100年5月19日

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台幣肆拾萬元及自本判決確定日起至清償日止

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十分之一,其餘由原告負擔。

本判決第一項於原告以新台幣壹拾參萬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

被告以新台幣肆拾萬元供擔保後得免假執行。

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駁回。

    事實及理由

一、本件原告起訴時求為判決命被告給付原告新台幣(以下同)

    148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利率5%

    計算之利息,暨以供擔保為條件之假執行宣告;經數度更正

    ,最後擴張聲明如下述原告訴之聲明所示,經核其請求之基

    礎事實同一,且不甚礙被告之防禦及訴訟之終結,符合民事

    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2.3.7款之規定,應予准許,合先敘

    明。

二、原告主張:兩造於民國85年4月27日結婚,被告於94年10 月

    31日訴請離婚,經法院判決兩造離婚確定(臺灣臺北地方法

    院94年婚字第813號、臺灣高等法院97年度家上字第120號、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132號),原告自得依民法第1030

    條之1之規定訴請分配剩餘財產。原告自結婚起至被告訴請

    離婚日94年10月31日止,取得如附表一所示財產,價值合計

    為68,983元,被告則取得如附表二所示財產,價值合計為

    956萬4757元,雙方均無負債,兩造財產差額為949萬5774

    元,原告應分得其中半數等語。並聲明:被告應給付原告

    474萬7887元整及其中148萬元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其

    餘金額100年4月12日變更聲明狀繕本送達翌日起,均至清償

    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並以供擔保為條件之假執行宣

    告。

二、被告則辯以:

(一)附表二編號03、04之有關被告財產,係登記被告為善誠股

      份有限公司(下簡善誠公司)股東,投資額245萬元,登

      記被告為善律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善律公司)股東,投資

      額600萬元,其中善誠公司87年7月14日登記被告投資45

      萬元、94年5月9日登記投資200萬元,善律公司91年11月

      27日登記被告投資600萬元, 然觀諸被告94年至97年之稅

      務電子閘門財產所得調件明細表、被告銀行帳戶存款數額

      及被告需支付全部家庭生活費用等情,被告實無財產可供

      投資,上述投資實係訴外人楊克誠借名登記,不應列入被

      告婚後財產。

(二)況兩造於85年4月27日結婚,原告於婚後一年即長期滯留

      美國,91年11月間復趁隙將年僅4歲幼子帶離家庭不知去

      向,經被告聲請假處分獲准,始阻止原告攜子出境,爾後

      兩造互相提起民刑事訴訟達數十起,纏訟逾10年,除對簿

      公堂外,並無任何互動,原告對被告財產增加毫無貢獻,

      不能使其坐享其成獲得非分利益,應由法院酌減其分配額

      或不予分配等語。

(三)並聲明: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如受不利判決

      ,請准供擔保免為假執行。

三、本院判斷

(一)原告主張兩造婚後各取得如附表一、二所示之財產,有財

      政部臺北市國稅局財產歸屬資料清單(原證2、3、19、20

      )、臺北市政府99年9月1日府產業商字第09987453500號

      函附善律公司登記資料、臺北市政府99年9月1日府產業商

      字第09987453400號函附善誠公司登記資料、證人楊克誠

      說明書及崇鈺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與向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之

      華南銀行褶節影本(被證1、2、6、7、8、9、10、11)附

      卷可憑,堪信為真實。

(二)被告辯稱附表二編號03、04之投資額為訴外人楊克誠借名

      登記,不應列入被告財產分配等情,為原告否認,此為本

      件爭執重點,應先予審酌。按借名登記契約,係以當事人

      間之信任關係為基礎,其性質與委任關係類似,並非信託

      契約,自不得依信託法第12條之法理,限制第三人行使權

      利。況以應登記或註冊之財產為信託者,非經信託登記,

      不得對抗第三人,此為信託法第4條第1項定有明文,準此

      以言,單純借名登記之財產,既未經信託登記,自不得以

      此為由,限制第三人行使權利(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92

      年度上字第145號判決意旨可供參照)。本件被告聲稱附

      表二編號03、04之投資額為訴外人楊克誠借名登記乙節,

      雖據證人楊克誠到庭證稱均為其出資等情(參本件100年3

      月10日言詞辯論筆錄),惟查證人楊克誠對於其籌資、出

      資、借名等具體情形,語焉不詳,且未提出任何足以證明

      之證據,所為迴護之詞不足採信。再者,縱認係楊克誠借

      名登記者,然依借名登記契約性質與委任相類,而非信託

      契約,且未經信託登記,亦不得對抗第三人。是被告辯稱

      該部分投資額不應列入婚後財產分配云云,尚不足採。

(三)被告另辯稱其所有新北市○○區○○街15巷12號2樓房地

      為84年6月6日婚前所購買,不應列入婚後財產分配云云。

      惟附表二編號01部分,並非上述不動產價值,而係被告以

      婚後所得用以清償婚前購屋貸款數額,查被告自85年4 月

      27日至94年10月31日共清償房貸本息104萬1680元,此有

      合作金庫商業銀行西門分行99年10月13日合金西放公教字

      第0990004549號函覆資料在卷可憑,依民法第1030條之2

      規定,應納入現存之婚後財產計算,故被告此部分所為抗

      辯,亦不足採。

(四)兩造於婚姻關係存續中未以契約訂立夫妻財產制,故以法

      定財產制為夫妻財產制,此為兩造所不爭。原告主張依民

      法第1030條之1規定分配兩造賸餘財產差額之半數,雖非

      無據,惟按有關分配剩餘財產制度,乃為貫徹男女平等,

      肯定家事勞動之價值,然若夫妻間之其他事實,致平均分

      配顯失公平時,則夫妻剩餘財產分配之數額,即有調整之

      必要。查兩造婚姻關係存續期間聚少離多,原告婚後長期

      滯留美國,並於00年00月00日在美國產子Chen Alan K,

      此後雙方即不斷競爭親權,原告曾應被告要求,將幼子留

      台,單獨赴美,嗣後自美返台,則對被告隱匿工作地點、

      電話,且隱瞞取得美國公民權,復為攜子出境,於91年10

      月25日擅自趁隙攜子離家一月音訊全無,還謊報幼子居留

      證、護照遺失並切結未曾結婚等不實事項;被告及其妹妹

      陳意心於92年3月39日與原告發生言語及肢體衝突,均經

      有罪判決確定,兩造對於婚姻破綻均有過失。又兩造夫妻

      交惡,被告於92年4月間主動攜子離家與原告分居,其後

      並擅將子帶往大陸地區安置,原告於查悉後,曾於95年6

      月19日偕同不明人士赴大陸,欲強行帶走孩子未果,致幼

      子受到相當驚嚇,兩造對幼子造成心理創傷均難辭其咎。

      另兩造經法院判決離婚,並酌定兩造之子由被告行使親權

      ,與原告定期會面交往後,原告仍於97年3月3日上午10時

      許,至兩造之子就讀之公館國小內,欲強行將兩造之子拉

      進小客車內,致其受有頸部及右腹部挫傷,並妨害其正常

      受教權,此舉驚動旁觀同學大喊「救命」,該校校警聽聞

      呼救聲,趁車門未關上將兩造之子拉出車外,而原告仍欲

      強抓,遂將兩造之子身穿背心拉下後離去,嗣經被告聲請

      核發通常保護令及訴請偵查,經原告經法院判決觸犯強制

      罪在案。上開事實,有本院93年度訴字第247號、93年度

      易字第1619號、96年度易字第2525號、95年度易緝140號

      、97年度易字第3473號、95年度易字第530號刑事判決、

      臺灣高等法院94年度上訴字第244號、95年度上易字第

      1986 號、96年度聲再66號、97年度上易字第911號刑事判

      決附卷可稽。本院審酌兩造於婚姻破綻發生均有可歸責之

      處,雙方長期競爭親權,造成兩造之子心理受創,參以剩

      餘財產平均分配之正當基礎,在於配偶間對於盈餘創造有

      提供協力者,然原告對於被告婚後財產盈餘創造之協力甚

      為有限等情,本院因認若平均分配剩餘財產差額並不公平

      ,應予酌減,衡酌上開一切情狀,認為原告請求以分配40

      萬元為適當。從而,原告之請求於此範圍內為有理由,應

      予准許;逾此部分,即無理由,應予駁回。

四、本件事證已明,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均於判決結果不生影

    響,爰不一一論駁,附此敘明。

五、兩造陳明願供擔保,聲請宣告假執行或免為假執行,經核原

    告勝訴部分,合於法律規定,爰分別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宣

    告之。至原告敗訴部分,其假執行之聲請,亦失其依據,爰

    併駁回之。

六、結論:本件原告之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事訴

    訟法第79條、第390條第2項、第392條第2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5     月    31    日

                        家事法庭法  官  徐麗瑩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二十日之不變期間內,向本院

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5     月    31    日

                                書記官  黃世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