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約成立時,當事人所能預料之風險,自不得於契約成立後再依據情事變更原則,請求增加給付

張貼者:2012年5月14日 下午12:30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2年5月14日 下午12:32 ]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      一○○年度台上字第一七一四號
上 訴 人 國防大學
法定代理人 陳永康
訴訟代理人 林清源  律師
被 上訴 人 榮民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王央城
被 上訴 人 益鼎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任惠昌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劉志鵬  律師
      吳詩敏  律師
      王雪娟  律師
      陳永昌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增加給付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九年
八月二十五日台灣高等法院第二審判決(九十七年度重上字第七
二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除假執行部分外廢棄,發回台灣高等法院。
    理  由
本件上訴人之法定代理人已變更為陳永康,被上訴人榮民工程股
份有限公司(下稱榮工公司)之法定代理人則變更為王央城。其
等分別聲明承受訴訟,核無不合,先予敘明。
次查被上訴人主張:伊等前共同標得上訴人「國防大學率真分案
主體工程」(下稱系爭工程)標案後,於民國九十二年十一月十
二日與上訴人簽訂工程契約(下稱系爭契約)。嗣經上訴人同意
及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下稱工程會)之調解,原定九十四年
八月三十日之完工日期,展延(變更)至九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
,且伊等已於九十六年四月中旬完工。系爭工程於工期及展延期
間,因營建物料價格發生劇烈變動,非伊等於訂約時所得預料,
如仍按原約定履約,對伊等顯失公平。伊等自得依行政院於九十
二年四月三十日、九十三年五月三日頒布之「因應國內鋼筋價格
變動之物價調整處理原則」(下稱鋼筋物調原則)、「中央機關
已訂約工程因應國內營建物價變動之物價調整處理原則」(下稱
營建物調原則),及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二之規定,請求上訴
人增加給付自九十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起至九十五年五月三十一
日為止之第一期至第九期工程款,共計新台幣(下同)二億二千
五百十一萬四千八百六十四元等情。爰求為命上訴人如數給付,
及其中一億二千二百八十五萬三千一百四十一元自九十五年三月
十四日起;另六千二百四十九萬八千五百六十三元自九十五年七
月二十九日起;其餘三千九百七十六萬三千一百六十元自九十六
年五月五日起,均加付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
上訴人則以:營建物調原則係屬行政規定,且兩造又未依該原則
之相關規定,辦理契約變更,被上訴人自不得據以為請求之依據
。又營建物調原則於九十三年五月三日始公布,除不能溯及適用
於系爭契約外,縱有適用,因依系爭契約第四條第七項之約定,
被上訴人亦已拋棄其訂約後因營建材料物價上漲而得請求上訴人
為增加給付之權利,自不得為調整工程款之請求。再行政院於九
十二年四月三十日即頒布鋼筋物調原則,被上訴人為專業大型營
造廠商,於系爭契約之訂定時,已得以預見鋼價持續飆漲及連帶
帶動其他營造原物料價格之上漲;且於該契約為(展延)變更時
,亦已知悉物價之變動情形,自不得再依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
二之規定,請求上訴人增加給付。另物價調整為不可抗力災害之
一種,依系爭契約第十二條約定,仍應由被上訴人自行負擔。此
外,被上訴人於工程會就展延工期所成立之調解,已同意捨棄因
工期展延期間所生包括物價調整工程款在內之費用請求權,尤不
得再向伊為請求。縱認被上訴人得為請求,其發生於九十五年三
月三十日以前部分,已逾一年之請求權時效期間,伊得拒絕給付
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將第一審駁回被上訴人之訴之判決予以廢棄,改判如其聲明
,無非以:兩造不爭執系爭契約原定完工日為九十四年八月三十
日,嗣因上訴人同意及工程會之調解,將完工日期展延至九十五
年五月三十一日之事實,堪認為真實。被上訴人依營建物調原則
,請求上訴人為增加給付,固屬不應准許。惟系爭契約第四條第
七項關於「本工程不依物價指數調整變動辦理契約價金之調整,
承商應自行將可能之物價波動因素納入標價考量」之約定,應於
系爭契約標的之金屬製品材料於履約期間之價格漲跌幅度正常,
在當事人締約時之風險評估範圍內,始有適用。倘於訂約後,金
屬製品材料之價格波動超逾一般正常幅度,非締約當時所得預料
,依原訂價格顯失公平者,仍有情事變更原則之適用。斯時,該
條項之約定,即不足以排除被上訴人依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二
第一項之規定,請求上訴人為增加之給付。審酌系爭契約簽訂之
九十二年間,雖平均物價尚呈現平穩趨勢,然營建物料價格已劇
烈變動。九十二年、九十三年間金屬製品材料價格,更為飆漲,
行政院為此頒布鋼筋物調原則、營建物調原則因應。及系爭契約
預定完工日為九十四年八月三十日,嗣因履約爭議經工程會之調
解,自九十四年十月十六日起展延完工日至九十五年五月三十一
日。而該展延工期之原因,存有若干上訴人之施工管理問題。可
認此工期之展延,非被上訴人締約時所得預見,就該展延期間之
物價指數變動導致施工成本增加,顯非兩造締約時所得預見,單
令被上訴人承擔,顯失公平等各情。則被上訴人依民法第二百七
十七條之二第一項規定,按為中央機關普遍採用之營建物調原則
規定之計算方式,請求上訴人增加給付自九十二年十一月二十六
日起至九十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止之第一期至第九期之工程款,合
計二億二千五百十一萬四千八百六十四元(詳如被上訴人所提一
審卷十頁、十一頁之物價調整款計算總表)。及其中一億二千二
百八十五萬三千一百四十一元自九十五年三月十四日起;另六千
二百四十九萬八千五百六十三元自九十五年七月二十九日起;其
餘三千九百七十六萬三千一百六十元自九十六年五月五日起,加
付之法定遲延利息。既無被上訴人於工程會之調解中已為權利之
捨棄,或該請求權w罹於時效而消滅之情形,自應准許等詞,為
其判斷之基礎。
按契約成立後,情事變更,非當時所得預料,而依其原有效果
失公平者,當事人得聲請法院增、減其給付或變更其他原有之效
果,固為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正公布,八十九年五月五日施
行之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二第一項所明定;且此項規定,依民
法債編施行法第十五條之規定,於民法債編修正施行前發生之債
,亦有適用。惟情事變更原則,旨在規範契約成立後有於訂約當
時不可預料之情事發生時,經由法院裁量以公平分配契約當事人
間之風險及不可預見之損失。倘於契約成立時,就契約履行中有
發生該當情事之可能性,為當事人所能預料者,當事人本得自行
風險評估以作為是否締約及其給付內容(如材料、價金等)之考
量,自不得於契約成立後,始以該原可預料情事之實際發生,再
依據情事變更原則,請求增加給付。本件系爭契約第四條第七項
既記載:「本工程不依物價指數調整變動辦理契約價金之調整,
承商(即被上訴人)應自行將可能之物價波動因素納入標價考量
。」等語(見一審卷七二頁)。似見兩造已預見於系爭契約訂定
後,工程進行期間,非無發生物價變動情事之可能。且經被上訴
人將之納入標價考量後,始與上訴人締約,並明確約定不依物價
指數調整工程款。果爾,倘該契約條項之約定,未違反公序良俗
或強制規定,又無其他無效之情形。則上訴人一再抗辯:本於私
法自治及契約自由之原則,不得捨系爭契約第四條第七項之約定
不予適用;該契約條項之約定,應排除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二
第一項規定之適用等語(同上卷二八五頁、二八六頁;原審卷第
一宗六五頁、六六頁),即屬重要之攻擊防禦方法。何以不可採
?未據原審於判決理由項下說明其取捨意見,已有判決不備理由
之違誤。又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二第一項所定之情事變更原則
,旨既在規範契約成立後,有於訂約當時不可預料之情事發生時
,經由法院裁量以公平分配契約當事人間之風險及不可預見之損
失。則法院依該原則為增加給付之判決時,仍應本於客觀公平之
標準,審酌一方因情事變更所受損失、他方所得之利益,及其他
實際情狀,以定其增加給付之適當數額。本件縱認被上訴人得依
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二第一項之規定,請求上訴人為增加給付
,惟原審未就被上訴人因情事變更所受之損失究為若干?上訴人
情事變更所得之利益又係如何?有無影響定其適當給付數額之
其他實際情形?等,詳加調查審認前。徒以:營建物調原則規定
之計算方式,為中央機關普遍採用等情詞,遽依該物調原則所定
之計算方式,命上訴人增加給付,而為其不利之判決,仍不無速
斷,而難以昭折服。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非
無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第
一項、第四百七十八條第二項,判決如主文。
    華    民    國  一○○  年    十    月    六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六庭
                          審判長法官  陳  淑  敏  
                                法官  吳  麗  女  
                                法官  簡  清  忠  
                                法官  王  仁  貴  
                                法官  陳  玉  完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華    民    國  一○○  年    十    月   十八   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