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實務專區‎ > ‎民法-債‎ > ‎侵權行為‎ > ‎隱私權‎ > ‎

按公司查看員工之電子郵件,是否侵害員工之隱私權,應視員工是否對其在公司中電子郵件通訊之隱私有合理期待又若無法有合理期待,或另視有無法律明文禁止雇主查看員工之電子郵件

張貼者:2012年6月10日 上午9:29wu huang ching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       100年度勞上易字第121號

上 訴 人 郭澤倫

被 上訴人 南山公證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林雄芳

訴訟代理人 廖蕙芳  律師

複 代理人 賴俊榮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損害賠償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100 年6 月

7日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9年度勞訴字第227 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

訴,並為訴之追加,本院於101 年2 月1 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

如下:

    主      文

上訴及追加之訴均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含追加之訴部分)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方面:

    按於第二審為訴之變更或追加,非經他造同意,不得為之。

    但民事訴訟法第255 條第1 項第2 款至第6 款情形,不在此

    限,同法第446 條第1 項定有明文。查:

  (一)本件上訴人原依民法第18條、第184 條第1 項前段、第195

    條第1 項之規定,提起本件訴訟(見原審卷第230 頁反面)

    ,惟於本院另追加依民法第28條、第188 條之規定為請求(

    見本院卷第41頁),因其「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依民事

    訴訟法第255 條第1 項第2 款規定,於法並無不合,應予准

    許。

  (二)又上訴人於原審時,係請求:1.被上訴人應給付伊新臺幣

    (下同) 1,944,000 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

    償日止按年息 5% 計算之利息。2. 被上訴人應於中國時報

    、聯合報、蘋果日報、自由時報之第 3 版下半頁,以長 25

    公分、寬 22 公分之篇幅,刊登如原判決附件一所示之道歉

    啟事 1 日。原審判決後,上訴人提起上訴,表示其訴之聲

    明減縮為被上訴人應給付伊 100 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

    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 5% 計算之利息(見本院卷第

    10 頁、第 41 頁),核屬民事訴訟法第 255 條第 1 項第

    3 款「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者」,依上開說明,亦無不

    合,應予准許。

貳、實體方面:

一、上訴人起訴主張:伊自96年7 月2 日起受僱於被上訴人,擔

    任責任險部副理一職。伊任職期間,被上訴人擅自從公司伺

    服處理器備份夾內擷取伊99年3 月30日之電子郵件(下稱系

    爭電子郵件),顯侵害伊之隱私權。又被上訴人持系爭電子

    郵件於99年4 月12日開會時當眾辱罵指摘伊,並於同年月14

    日張貼公告,以伊所寄發之系爭電子郵件違反公司對外書信

    往來之流程,造成外界對被上訴人管理上產生疑問為由,將

    伊記大過1 次及扣薪(下稱系爭公告),被上訴人之行為業

    已侵害伊之名譽,伊不得不於99年5 月7 日以被上訴人違反

    勞動基準法第14條第1 項第2 款、第5 款及第6 款之規定為

    由,終止與被上訴人間之勞動契約。詎被上訴人竟於99年5

    月10日(上訴人之書狀誤載為11日)以南責字第10-002號函

    文(下稱系爭信函)富邦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新種保險商

    品部等8 家產物保險公司(下稱富邦公司等8 家公司),惡

    意詆毀伊工作品質不佳、不受他人信賴、違反被上訴人公司

    規定等語,嚴重損害伊之名譽。被上訴人上開行為已不法侵

    害伊之隱私權、名譽權,致伊受有非財產上之損害等情,爰

    依民法第18條、第184 條第1 項前段、第195 條之規定,求

    為命被上訴人給付伊1,944,000 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

    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暨登報道歉之判決。

二、被上訴人則以:伊於98年8 月21日曾公告有關一切責任險案

    件接受委託、外出公證之人員安排須經總經理同意,及受託

    案件處理過程、理算、向保險人及被保險人報告或協調之前

    等,須向總經理說明報備,如有違反或不遵守情事依輕重記

    過及扣薪懲處。伊為求慎重,復於98年11月17日再度將「客

    戶委託程序」製作成書面,要求員工如有客戶委託案件時,

    應先通知總經理,由總經理決定何人接案,該書面亦經上訴

    人簽署,足見上訴人知悉有關客戶委案時,應先由總經理指

    定分派,員工不得任意與客戶接洽之流程。詎上訴人於99年

    3 月30日擅自寄發電子郵件予客戶,表示客戶如有委案時,

    務必與上訴人連絡,上訴人會確實安排公證事宜及掌握進度

    等語,嚴重違反上開規定,伊因而於99年4 月14日為懲處上

    訴人之系爭公告。又伊於公司伺服器建置完成後,為有效管

    理公司資料,於96年6 月5 日公告全體員工,請員工將公司

    相關資料儲存至伺服器內個人空間之個人資料夾作為備份,

    以利伊可由伺服器查看公司資料。嗣因部分員工未依規定將

    資料備份至伺服器,伊復於99年2 月26日再度公告,要求員

    工將公司相關資料儲存至伺服器中個人空間之個人資料夾作

    為備份,以確保公司資料之完整性,可見伊之員工知悉伊有

    權至公司伺服器內擷取資料。而上訴人所寄發之系爭電子郵

    件係伊自公司伺服器備份匣中取得,且該電子郵件內容與伊

    之業務有關,屬公事範疇,而為公司資料,伊有權擷取,自

    無侵害上訴人隱私權之問題。另伊係因上訴人離職而上訴人

    所負責之責任險種案件需更換承辦人,因而於99年5 月10日

    寄發系爭信函予富邦公司等8 家公司,通知伊所承接該等公

    司之責任險種案件承辦人員變動,且因為免客戶流失,故於

    系爭信函中通知客戶如有委案時,亦與伊之新承辦人員聯絡

    ,可見系爭信函並無侵害上訴人之名譽。至系爭信函提及上

    訴人處理公證案件時有瑕疵一節,此係因上訴人承辦客戶富

    邦公司所委託之飛利浦捕蚊燈起火案及士維企業有限公司案

    時,處理過程有瑕疵致客戶有所抱怨,伊僅係陳述事實,並

    無侵害上訴人之名譽等語,資為抗辯。

三、原審判決駁回上訴人之請求,上訴人不服,提起上訴,於本

    院補陳:富邦公司所委託之「飛利浦案」、「士維案」均非

    伊所承辦,且該案辦理時點與系爭信函之發文時點相距年餘

    ,而無相當因果關係,系爭信函就「飛利浦案」、「士維案

    」亦隻字未提,足見被上訴人明顯惡意損害伊名譽。被上訴

    人於99年2 月26日所為公告(被證22號),就「電子郵件」

    之監看,隻字未提,且未明確要求員工授權其得監看,被上

    訴人僅空言該公告為其就電子郵件監控之依據,復未能證明

    其如何區分備份至伺服器之電子郵件是否與公司相關,而得

    為監看,則被上訴人辯稱其監控員工電子郵件為法之所許,

    顯係謬論,足證被上訴人確實違法侵害伊隱私及秘密通訊之

    憲法上權利。又上揭公告所指稱之「伺服器」與「電子郵件

    伺服器」非同一所指,原審法院未能明辨,即推定為同一,

    且未斟酌被上訴人無法區分自動備份至伺服器之電子郵件是

    否屬私人信件而違法併同監看,即認定系爭電子郵件乃公務

    性質,無妨害伊隱私權之可能,顯已嚴重限縮憲法保障個人

    隱私之範圍等語,並為訴之追加及減縮其訴之聲明,上訴聲

    明:(一)原判決關於駁回後開第二項之訴部分廢棄。(二)被

    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 100 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

    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 5% 計算之利息。被上訴人於本院補陳

    :伊為私法人,不能獨自為故意或過失之行為,上訴人主張

    伊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其隱私及名譽權,依民法第 184 條

    第 1 項前段、第 195 條侵權行為之規定,請求伊賠償,自

    屬無據。伊於系爭信函所述,均是出於事實陳述及意見表達

    ,自非誹謗,而無侵害上訴人名譽權等語,並答辯聲明:上

    訴及追加之訴均駁回。

四、兩造不爭執之事項:

  (一)上訴人自96年7 月2 日起受僱於被上訴人,擔任責任險部

    副理一職,嗣於 99 年 5 月 7 日上訴人以被上訴人違反勞

    動基準法第 14 條第 1 項第 2 款、第 5 款及第 6 款規定

    為由,終止與被上訴人間之勞動契約。

  (二)上訴人在任職期間,於99年3 月30日所寄發之系爭電子郵

    件係經由被上訴人之伺服器而發出,被上訴人則於 99 年 4

    月 14 日以上訴人所寄發之系爭電子郵件違反公司對外書信

    往來之流程,而以系爭公告記上訴人大過 1 次並扣薪

    6,000 元,且於 99 年 5 月 10 日寄發系爭信函予富邦公

    司等 8 家公司,通知被上訴人責任險種案件承辦人員變動

    。

五、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

    ,民法第184 條第1 項前段固定有明文。惟該條規定之侵權

    行為類型,僅適用於自然人之侵權行為,於法人無適用之餘

    地,民法第185 條規定之共同侵權行為,亦同。至於法人侵

    權行為則須以其董事或其他有代表權人,因執行職務所加於

    他人之損害,法人始與行為人連帶負賠償之責任(民法第28

    條),若該法人之員工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

    則依民法第188 條之規定,該法人須連帶負賠償責任,亦以

    該受僱人之員工須負侵權損害賠償責任,該法人始以僱用人

    之身分,負連帶賠償責任。最高法院73年度台上字第593 號

    、95年度台上字第338 號判決意旨亦採相同見解。查本件被

    上訴人為私法人,有公司登記資料查詢單可稽(見原審卷第

    240 頁),依上開說明,被上訴人不能獨自為故意或過失之

    行為,是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其隱私權

    及名譽權,依民法第28條、第184 條第1 項前段、第188 條

    、第195 條侵權行為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即屬無據

    。

六、有關被上訴人於伺服器內查看員工電子郵件部分:

  (一)按公司查看員工之電子郵件,是否侵害員工之隱私權,應

    視員工是否能對其在公司中電子郵件通訊之隱私有合理期待

    ,若公司對於員工電子郵件之查看政策有明確宣示,或是員

    工有簽署同意查看之同意書,則難以推論員工對於自身電子

    郵件隱私有一合理期待又若無法有合理期待,則應另視有

    無法律明文禁止雇主查看員工之電子郵件

  (二)查被上訴人曾於96年9 月5 日公告:「茲因本公司伺服器

    已建置完成,為有效管理公司資料,請各位同仁將公司相關

    資料(如各類公證報告、現場照片、往來函文、Debit

    Note... 等)儲存到伺服器裏個人空間之個人資料夾作為備

    份,以確保公司資料的完整性。」等語(見原審卷第 191

    頁),嗣因被上訴人部分員工未依規定將資料備份至伺服器

    內,被上訴人復於 99 年 2 月 26 日再度公告:「主旨:

    公司資訊及資料管理規定。說明:一本公司已於 96 年 9

    月 5 日公告伺服器已建置完成,為有效管理公司資料,請

    各位同仁將公司相關資料(如各類公證報告、現場照片、往

    來函文、Debit Note...等)儲存到伺服器裏個人空間之個

    人資料夾作為備份,以確保公司資料的完整性,然而部分員

    工並未依照公司規定將資料備份至伺服器上。二已完成案件

    之卷宗歸檔至倉庫內。三(上述一、二項說明)即日起五日

    內速完成以前至目前所有未作公司相關資料備份及資料案件

    歸檔,若有發現未將資料備份至伺服器者及資料未歸檔者,

    公司將處以記過及扣薪懲戒,請同仁配合公司之規定以免受

    罰,特此再次公告。」等語(見原審卷第 173 頁),已記

    載公司要求員工將相關資料包含與相關保險公司往來函文儲

    存到伺服器裏個人空間之個人資料夾作為備份,係為查看管

    理,公司為營利法人,所設置相關電子設備,原為公司業務

    必要使用,不得以公司電郵帳號私自收發私人電子郵件,為

    一般經驗,由上開 2 公告足認被上訴人已明確事先宣示其

    有權至公司伺服器內查看員工包括電子郵件往來函文之資料

    備份。

  (三)次查證人林美華到庭證述:被上訴人建置伺服器係為了管

    理公司資料及作資料備份,而公司伺服器建置完成後,就將

    原本向外承租之電子郵件信箱遷回與公司之主機連結,由公

    司給每位員工一電子信箱帳號。被上訴人伺服器建置完成後

    ,曾分別於 96 年 9 月 5 日及 99 年 2 月 26 日為上開

    公告,要求員工將公司資料備份至伺服器上,並開放權限予

    每位員工存放資料,而該 2 份公告均有張貼於公佈欄。又

    員工儲存於伺服器內之資料,總經理隨時均可以進去看,而

    總經理可以隨時查看係因公司已於 96 年 9 月 5 日為如上

    之公告,且該公告後,據伊所知,並無同仁反對公司查看之

    權限,此係因被上訴人既要求同仁做資料備份,所以同仁認

    為公司當然有權看。另我們與客戶往來之函文,有些係公文

    ,有些則係電子郵件,如為電子郵件即儲存於員工之電子信

    箱,而公司主機亦有一份備份,伊雖不能確定是否全體同仁

    均確實知悉其電子郵件會被總經理監看,但員工之電子郵件

    帳號均係公司電子郵件信箱之伺服器帳號,自均屬於公司網

    域,依伊之瞭解,只要係用公司電子郵件信箱所寄發之電子

    郵件即係屬於公司之資料等語(見原審卷第 206 至 209 頁

    ),已證述電子郵件公司可以進入查看。證人林美華雖為被

    上訴人之員工,惟公司是否可查看員工電子郵件,與證人亦

    有密切關係,且其經具結而證述,其之證詞當無偏袒被上訴

    人之情,是依其之證詞,足知被上訴人就上開 96 年 9 月

    5 日及 99 年 2 月 26 日之 2 份公告已張貼於公佈欄,且

    對公司有查看權被上訴人員工亦無人反對。被上訴人既已事

    先宣示有權至公司伺服器內查看員工之資料備份包含往來函

    文,而系爭電子郵件復係儲存於公司伺服器內,自難認為上

    訴人對於其自身電子郵件之隱私有合理之期待。

  (四)另觀諸上訴人於99年3 月30日所寄發之系爭電子郵件內容

    為:「各位同業先進:如有需要敝公司服務而須委案時,仍

    煩請務必與小弟我連絡,俾利小弟得以確實安排後續公證事

    宜及掌握進度,並得使諸位先進獲致最佳之服務,如有造成

    不便,仍請各位海涵。」等語(見原審卷第 37 頁),系爭

    電子郵件顯係上訴人與客戶往來之函文,非私人信件,堪認

    屬被上訴人前開公告所載公司資料中之「往來函文」範疇。

    而上訴人於被上訴人為上開 2 份公告後,並未舉證證明其

    有為反對之意思表示,甚且使用被上訴人所提供之電子郵件

    帳號寄發與客戶往來之電子郵件,足認上訴人已寓含同意被

    上訴人查看公司伺服器內含電子郵件在內之公司相關資料。

    則被上訴人為有效管理公司資料所為查看行為,難謂有侵害

    上訴人之隱私權

七、有關系爭公告及信函部分:

  (一)按言論可分為「事實陳述」及「意見表達」,前者有真實

    與否之問題,具可證明性,行為人應先為合理查證,且應以

    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為具體標準,並依事件之特性分別加

    以考量,因行為人之職業、危害之嚴重性、被害法益之輕重

    、防範避免危害之代價、與公共利益之關係、資料來源之可

    信度、查證之難易等,而有所不同後者乃行為人表示自己

    之見解或立場,屬主觀價值判斷之範疇,無真實與否可言

    再司法院釋字第 509 號解釋意旨,乃在衡平憲法所保障言

    論自由與名譽權之兩種法益。於民事事件中應有其適用

    以,行為人雖不能證明其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行為人證據

    資料足使其有相當理由確信為真實者,即難謂係不法侵害他

    人之權利,而令負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最高法院 99

    年度台上字第 175 號、98 年度台上字第 1562 號判決要旨

    亦採相同見解又按名譽為人在社會上享有一般人對其品德

    、聲望或信譽等所加之評價,屬於個人在社會上所受之價值

    判斷,因此,名譽有無受損害,應以社會上對其評價是否貶

    損作為判斷之依據(最高法院 90 年台上字第 646 號判例

    參照),至於個人主觀上之感情是否受到損害,並非認定之

    標準

  (二)查被上訴人於98年8 月21日公告:「即日起台北責任險公

    證作業調整事宜。說明一一切責任險案件接受委託、外出公

    證之人員安排需經總經理同意。二受委託案件處理過程、理

    算、向保險人及被保險人報告或協調之前等,需向總經理說

    明報備。... 五以上陳述,如有違反或不遵守情事依輕重記

    過及扣薪懲處。」,復於 98 年 11 月 17 日以書面製作「

    客戶委託程序」,規定客戶委案時通知吳總,由吳總決定何

    人接案等程序,且規定如未依上述公證程序者,依情節輕重

    記過處分,該書面並經上訴人簽名確認(見原審卷第 36 頁

    )。而上訴人於 99 年 3 月 30 日所寄發之系爭電子郵件

    ,被上訴人認為已違反前開公司對外書信往來之流程,因而

    於 99 年 4 月 14 日為系爭公告:「郭澤倫副理於三月三

    十日未經公司同意既然以公司名義發佈給各保險公司之不實

    訊息『如有需要敝公司服務而須委案時,仍煩請務必與小弟

    我連絡,俾利小弟得以確實安排後續公證事宜及掌握進度

    ... 等語。』以上行為及訊息已違反本公司對外書信往來之

    流程,造成外界對本公司管理上產生疑問,依 98.08.21 公

    告事項記大過一次並扣薪新臺幣陸仟元整以示警惕。」等語

    (見原審卷第 38 頁)。被上訴人認為上訴人所寄發之系爭

    電子郵件違反上揭 98 年 8 月 21 日公告一情,此乃屬被

    上訴人意見之表達,亦即係表示自己之見解或立場,屬主觀

    價值判斷之範疇,無真實與否可言,即難認系爭公告有何侵

    害上訴人名譽之情事。

  (三)有關被證12被上訴人於99年5 月10日所寄發之系爭信函部

    分:

  1.查被上訴人於99年5 月10日所寄發之系爭信函記載:「主旨

    :有關本公司責任險種案件承辦人員變動乙事。說明:因本

    公司原責任險部郭澤倫先生處理公證案件時有瑕疵,致保險

    人抱怨不斷,甚至不被指定公證人員,顯嚴重違反本公司管

    理規則公告規定及會議紀錄約定。故原先由郭澤倫先生承辦

    之案件將改由林專員冠吟及黃佳幸小姐續行處理;爾後就責

    任險種案件之委託,亦請由上述人員接洽聯繫。」等語(見

    原審卷第50頁),此段文字重點是向客戶說明承辦人員變動

    的原因,顯然不是出於誹謗故意。又系爭信函中有關上訴人

    處理公證案件有瑕疵一節,已經富邦公司覆函稱:「本公司

    (即富邦公司)對於委任公證人員處理之賠案,均要求公證

    人員須向本公司說明處理之過程並提供書面資料以瞭解及掌

    握保險理賠處理情形,此二案(即飛利浦產品責任險案及士

    維企業雇主責任險案)同其他委任案件,本公司對於處理過

    程之瑕疵及缺失皆會要求公證人員改善。同時於保險理賠結

    案時,本公司之理賠承辦人員與權責主管將依『公證人評分

    表』之評核項目進行評核,評核基準分數為80分;上述二案

    件依附件公證人評分表所載之公證人員與評核分數分別是飛

    利浦案:公證人員為林冠吟,評核分數79分。士維案:公證

    人員為郭澤倫,評核分數78分。」,有富邦公司100 年4 月

    22日新字第1000000050號函及所附飛利浦案與士維案公證人

    評核表各1 份附卷可憑(見原審卷第219 至222 頁)。其中

    士維案之公證人評核表中之特殊註記欄記載:「公證人並未

    就該台肇車之怪手與橋樑間距做明確標示,亦無現場繪圖,

    並加以註記相隔距離。」等語(見原審卷第222 頁),足見

    士維案上訴人為承辦人之一,堪信其處理公證案件時確實有

    瑕疵之情。

  2.又由原證16即被上訴人98年8 月26日會議紀錄(見原審卷第

    120 頁)載明:「說明:1 、富邦責任險的部分委託南山是

    最多的,而不委台北的原因,之前吳總開會已提出過…2 、

    案件部分郭副理(即上訴人)應當面向保險公司報告,不可

    只用電話連絡保險公司,…3 、每一案件的勘查清點之基礎

    專業,一定要落實…」上訴人當時參與開會,並在其上簽名

    ,已指出上訴人承辦案件確是有瑕疵。再由被證3 被上訴人

    與上訴人於11月17日簽立之「客戶委託程序」書面約定(見

    原審卷第36頁),載明:客戶委託案,應先通知公司總經理

    決定何人接案,勘查後回報總經理、就處理過程須告知進度

    ,理算損失額事先與總經理討論後再向保險人報告。最後並

    註記「如有不按照上述公證程序者,依情節輕重記過處分」

    。因上訴人再違反公司規定,致被上訴人給予前述記過的公

    告,故由此事實可見上揭被證12所述:上訴人「處理公證案

    件時有瑕疵,致保險人抱怨不斷,甚至不被指定公證人員,

    顯嚴重違反本公司管理規則公告規定及會議紀錄約定。」屬

    實,依前引最高法院判決、判例意旨及大法官釋字第509 號

    解釋所示,被上訴人並非為誹謗,自無侵害上訴人名譽權。

  3.至上訴人雖主張士維案非其所承辦云云,固據提出被上訴人

    98年8 月26日會議紀錄為證,惟該紀錄係載明「富邦責任險

    的所有業務與接洽部分都由郭副理(即上訴人)連絡,林冠

    吟不可與富邦有任何接觸,但可協助文書處理工作」等文字

    ,證人陳肇宏到庭證稱,負責處理飛利浦案之公證人並非上

    訴人,至於士維案因非伊所負責之案件,伊不清楚承辦之公

    證人為何人,富邦公司所為之公證人員評核表上所載之公證

    人姓名係依據結案報告中所記載之承辦人員姓名而記載等語

    (見原審卷第206 頁),而士維案之公證人評核表所載之公

    證人即係上訴人,已如前述,且上訴人亦曾於98年8 月12日

    將「有關士維企業98.6.5橋樑毀損案公證意見補充說明」以

    電子郵件寄予富邦公司承辦人員,有該電子郵件在卷足佐(

    見原審卷第201 頁),則上訴人確有承辦士維案應堪認定。

    上訴人所提出之被上訴人98年8 月26日會議紀錄雖有『不要

    讓林冠吟與富邦接觸,但士維案卻又讓林冠吟與富邦接觸又

    造成另伊對公司不滿之案件,如報告退回重新修改」等記載

    ,惟此僅能證明林冠吟就士維案有與富邦公司接觸,尚不足

    以證明上訴人無承辦士維案,是上訴人主張士維案非其所承

    辦云云,要不足取。

  4.至於上訴理由稱:士維案與被證12函文因時日久遠,而無相

    當因果關係云云。但查上訴人承辦案件既有瑕疵,依前揭日

    期所示,均相隔不遠,上訴人所謂無相當因果關係云云,並

    非可採。則被上訴人在被證12函文所述,即難謂系爭信函有

    侵害上訴人之名譽。

八、依前所述,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有不法侵害其隱私權及名譽

    權,依民法第184 條第1 項前段、第195 條之規定,請求被

    上訴人賠償,既無理由,且依上訴人上揭所述,亦無法認定

    被上訴人所為有侵害上訴人隱私權及貶損上訴人之名譽,則

    上訴人請求賠償金額若干之爭點即無再審究之必要。

九、綜上所述,上訴人依民法第18條、第28條、第184 條第1 項

    前段、第188 條、第195 條之規定,請求被上訴人賠償其

    害,洵屬無據。從而,上訴人請求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1,

    000,000 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

    年息5%計算之利息,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又上訴人之訴既

    經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附麗,併駁回之。原審為上

    訴人敗訴之判決,及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並無不合。上訴

    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及提起追加之訴,均

    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十、查上訴人曾參與士維案之承辦已如前述,自無再傳訊李浩言

    、林冠吟必要;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

    及舉證,核與判決結果不生影響,爰不予逐一論述,附此敘

    明。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及追加之訴均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

    第449 條第1 項、第78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2     月    15    日

                    勞工法庭

                      審判長法  官  張耀彩

                            法  官  劉坤典

                            法  官  黃嘉烈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2     月    16    日

                            書記官  王宜玲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