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實務專區‎ > ‎民法-債‎ > ‎侵權行為‎ > ‎隱私權‎ > ‎

雇主在工作場所裝設監視錄影機監督勞工之工作狀況,應符合 1、目的之必要性 ;2、方法之妥當性;3 、利益之比較衡量

張貼者:2012年6月11日 下午11:48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2年6月11日 下午11:50 ]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                                  94年度勞上易字第46號
   上  訴  人  ○○○
   訴訟代理人  蘇衍維律師
   被 上訴 人  ○○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
   被 上訴 人  ○○○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陳金泉律師
               葛百鈴律師
               李瑞敏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給付薪資等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 94 年 4  月 29 日臺灣臺
 北地方法院 93 年度勞訴字第 129 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於 94 年 10 月 25
 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駁回上訴人後開第二項之訴部分,及該部分假執行之聲請,並命上訴人負
 擔訴訟費用之裁判均廢棄。
 被上訴人○○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應給付上訴人新台幣貳拾參萬柒仟壹佰貳拾伍元,及
 其中新台幣貳拾貳萬貳仟壹佰貳拾伍元自民國九十三年六月二日起;其餘新台幣壹萬
 伍仟元自民國九十四年一月一日起,均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其
 餘上訴駁回。
 第一審命上訴人負擔訴訟費用部分,及第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事業股份有
 限公司負擔五分之二,餘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上訴人起訴主張:
 (一)上訴人自民國 80 年 12 月 12 日起受僱遭被上訴人○○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下稱○○公司)合併之公司即○○事業有限公司(下稱○○公司),擔任庫務
       課課長,並於 85 年 4 月 1 日起調任總務課課長。○○公司雖於 90 年間以
       上訴人對主管為重大侮辱予以免職,惟經上訴人訴請確認其與○○公司間僱傭
       關係存在之訴訟,經本院 91 年度勞上字第 17 號判決上訴人與○○公司間之
       僱傭關係存在,並經最高法院於 93 年 5  月 13 日裁定駁回○○公司上訴而
       確定。○○公司應按月給付上訴人自 90 年 2  月 28 日起至該訴訟第二審言
       詞辯論終結日(91 年 9  月 14 日)止每月新台幣(下同)49,200 元之工資
       。被上訴人○○公司於 91 年 10 月 31 日合併○○公司,○○公司自應承受
       ○○公司之債權債務。前開訴訟事件確定後,上訴人於 93 年 6 月 2 日至被
       上訴人○○公司任職,惟○○公司並未給付自 91 年 9  月 15 日起至 93 年
       6 月 1  日止計 20 個月又 16 日按月以 49,200 元計算之工資,上訴人自得
       請求被上訴人○○公司為此部分給付計 1,010,240  元(計算式:49,200 ×
       20+49,200×16/30=1,010,240) 。再○○公司及被上訴人○○公司未給付上
       訴人 90 年度至 93 年度之公司股利,以每年股利 15,000 元計算,被上訴人
       ○○公司應給付上訴人股利 60,000 元(計算式:15,000 ×4 = 60,000) 。
       上訴人於 93 年 6  月 2  日至被上訴人○○公司任職,然被上訴人○○公司
       將上訴人職務由總務課課長之主管級職務,降為倉庫看守,工資由每月49,200
       元降為 36,298 元,卻未說明原因。被上訴人○○公司再於 93 年 7  月 21
       日以上訴人在工作場所抽煙計一大過為由將上訴人 93 年 6、7 月份工資降為
       32,306  元及自 93 年 8  月份至 10 月份更扣減為 25,824 元,然此項處分
       並無依據。被上訴人○○公司應給付上訴人之每月工資為 49,200 元,被上訴
       人○○公司自應依兩造間勞動契約給付上訴人 93 年 6  月 2  日起至同年
       10  月 31 日止上開短少工資合計 97,689 元。
 (二)被上訴人○○公司再於 93 年 11 月 25 日指上訴人擔任○○公司總務課長期
       間,有背信之重大不法事由,將上訴人予以解僱,然上訴人並無○○公司所述
       之不法情事,被上訴人○○公司上開終止自不合法。上訴人於 93 年 11 月
       26  日寄發存證信函與○○公司,表示願意繼續提供勞務,然不為該公司接受
       。被上訴人○○公司應依系爭勞動契約及民法第 487 條規定給付上訴人自 93
       年 11 月 26 日起至 94 年 11 月 25 日止,按月以 49,200 元計付之工資。
 (三)上訴人於 93 年 6 月 2 日報到後,被上訴人○○公司將上訴人調派擔任倉庫
       看守工作,被上訴人○○○於上訴人報到翌日即 93 年 6 月 3 日在上訴人位
       置前方裝設監視錄影機監視上訴人工作時間之一舉一動,然該倉庫原並無裝設
       監視錄影機,而同屬被上訴人○○公司所有存放價值更高等電腦設備之第一倉
       庫,亦未裝設監視錄影機,且該監視錄影機於上訴人下班離開後即行關閉,可
       見被上訴人○○○上開裝設監視錄影設備之行為係針對上訴人,非為防止宵小
       ,不具營業上正當目的,侵害上訴人其他人格法益且情節重大;被上訴人莊翠
       美復指示上訴人僅能在監視器投射範圍內活動,不得任意走動致超逾該投射範
       圍,亦侵害上訴人之人身自由。被上訴人○○○應依民法第 184 條第 1 項後
       段及第 195 條規定,賠償上訴人非財產上損害計 510,000 元,被上訴告○○
       公司應依同法第 188 條第 1 項規定就被上訴人○○○上開損害負連帶賠償責
       任。
 (四)被上訴人○○公司於 91 年 10 月 31 日合併○○公司後,承受○○公司之權
       利義務,至 93 年 6 月 2 日上訴人任職前,上訴人實際上並未在○○公司或
       ○○公司任職,被上訴人○○公司如何可就上訴人之工資及職級以情事變更為
       由作調整,更不得稱上訴人 91 年 9  月 15 日以後之工資,因被上訴人○○
       公司合併○○公司而當然變更上訴人之工資及職級。況○○公司與○○公司本
       屬同一事業體,並無合併後發生內部組織變更之情形,故被上訴人○○公司辯
       稱因企業併購致無原職可供上訴人擔任,並不實在。被上訴人又云上訴人有在
       倉庫中抽煙。惟該時間係於中午一時左右,上訴人正從倉庫內往倉庫門口走出
       ,並於接近門口處點煙,再走到門口樓梯間抽煙,故上訴人並非在倉庫內抽煙
       。被上訴人○○公司對於員工吸煙原來並未規範於工作規則,係於上訴人為上
       開行為後始增修第 14 條第 6  項第 10 款規定解僱事由:「在辦公室、倉庫
       等禁煙地區吸煙或引火,致公司受有損害,情節重大者」,並於 93 年 10 月
       19  日將該工作規則交由上訴人簽收,自不得以上開工作規則規範上訴人。上
       訴人並無被上訴人所云營私舞弊行為,○○公司開立予訴外人○○○之支票,
       係○○○為融通票款而將之交付上訴人,○○公司既將該支憧璆I○○○,則
       該支票如何轉讓乃持票人之權利,發票人無從干涉,○○○將該支票向上訴人
       貼現,自無違法可言。
 (五)被上訴人○○公司又云上訴人擔任○○公司總務課長期間,向○○公司之報價
       高於廠商實際承作數額而將差價中飽私囊云云。惟○○公司之承作廠商均由被
       上訴人○○○負責及指定,上訴人並未介入,且○○公司所需商品之請購均有
       一定流程,各分校所需部分由使用單位各自填寫請購單;新校專案設立部分則
       由總務課長(上訴人)填寫請購單,由上訴人將請購單呈送○○○經理批示後
       ,再由上訴人依○○○指定之廠商估價,再將估價單連同請購單再次呈送莊翠
       美批示,完成後由上訴人依○○○指示,於月底填寫應付款項申請單,連同先
       前請購單、驗收單及廠商發票再呈送○○○批示,批示後由○○○送財務單位
       或總經理批示,再由財務單位開立支票寄送或由廠商簽收,支票簽收單據由財
       務單位留存。故上開請購、估價、驗收、請款、票據簽收均有固定流程,非上
       訴人得任意更改。被上訴人○○公司未提出廠商估價單,即指控上訴人提高報
       價中飽私囊,並非實在,證人○○○之證言,亦不實在云云。並聲明: 1、原
       判決不利上訴人部分廢棄。 2、確認上訴人與被上訴人○○公司間僱傭契約法
       律關係存在。 3、被上訴人○○公司應自 93 年 11 月 26 日起至 94 年 11
       月 25 日止,按月給付上訴人 49,200 元。 4、被上訴人○○公司應再給付上
       訴人 331,536  元,及其中 233,847 元自 93 年 6 月 2 日起;其餘 97,689
       元自 93 年 11 月 1 日起,均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5、
       被上訴人應連帶給付上訴人 510 ,000 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被上訴人之翌日
       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上訴人於原審起訴聲明為: 1、
       確認上訴人與被上訴人○○公司間僱傭契約法律關係存在。 2、被上訴人○○
       公司應自 93 年 11 月 26 日起至 94 年 11 月 25 日止,按月給付上訴人
       49,200  元。 3、被上訴人○○公司應給付上訴人 1,167,929 元,及其中 91
       年  9 月 15 日起至 93 年 6 月 1 日止之工資及 90 年度至 93 年度應付之
       股利合計 1,070,240 元自 93 年 6 月 2 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 5 %
       計算之法定遲延利息,及自 93 年 6 月 2 日起至 93 年 10 月 31 日止短少
       之工資計 97,689 元部分自 93 年 11 月 1  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 5%
       計算之法定遲延利息。4、被上訴人應連帶給付上訴人 510,000 元及自起訴狀
       繕本送達被上訴人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 5%計算之法定遲延利息
       。 5、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原審就上開聲明 1、2 、4 、部分,駁回
       上訴人之請求;就上開聲明 3、部分,判准被上訴人○○公司應給付上訴人
       91 年 9 月 15 日起至 91 年 10 月 30 日止按每月 49,200 元計算之工資計
       75,438  元;及給付上訴人 91 年 10 月 31 日起至 93 年 6 月 1 日止按每
       月 37,550 元計算之工資計 715,955 元,並 90 年至 92 年股利 45,000  元
       ,合計 836,393  元之本息,駁回上訴人其餘之請求。上訴人勝訴部分,並依
       兩造聲請,定相當金額後為准、免假執行之宣告。上訴人就駁回部分上訴;被
       上訴人就其於原審敗訴部分,未聲明不服,業已確定)。
 二、被上訴人則以:
 (一)被上訴人○○公司於 91 年 10 月 31 日合併○○公司,○○公司因此調整組
       織及人事,如裁撤總經理及加盟部等,○○公司於上開判決確定後雖請上訴人
       至被○○公司任職,然因無上訴人原擔任之總務課長職務可供任職,遂派任上
       訴人擔任倉庫看管職務,工資因而調整為每月 37,550 元。又上訴人不依公司
       規定,於 93 年 6  月間在其看守之倉庫內抽煙,致被上訴人○○公司賴以經
       營之教材有遭毀損之虞,依工作規則第 14 條第 6 項第 10 款規定本應予以
       解僱,然念及上訴人年資已久,遂將上訴人職等由高等專員降為專員,每月工
       資亦因此調降為每月 26,750 元。此係因上訴人違反工作規則所生之雇主懲戒
       權之合理行使,並無任何違法減薪情事。故被上訴人○○公司積欠上訴人自
       91  年 9  月 15 日起至被上訴人○○公司合併○○公司日前即 91 年 10 月
       30 日止按月以 49,200  元計算之工資合計 73,800 元。至被上訴人○○公司
       合併○○公司日即 91 年 10 月 31 日起至上訴人任職○○公司日即 93 年 6
       月 1 日以每月 37,550 元計算上訴人工資合計 262,850 元。又被上訴人○○
       公司積欠上訴人 90 年度至 92 年度每年度股利 15,000 元合計 45,000 元(
       每年股利 15,000 ×3 = 45,000) ,93 年度股利 15,000  元部分,因給付
       時間尚未屆至,自無給付義務。
 (二)○○公司遭被上訴人○○公司併購前即訂有工作規則,並於 88 年 8  月 27
       日奉台北市政府核備,該工作規則第 14 條第 6  項第 11 款即對在禁煙地區
       抽煙及引火行為訂有相關懲處規範。再被上訴人○○公司 93 年度頒訂之工作
       規則第 14 條第 6  項第 10 款亦對在辦公室、倉庫等禁煙地區吸煙或引火予
       以規範。至被上訴人核發與新進同仁之手冊僅是提醒同仁之要點規定,並非工
       作規則之全部,自無上訴人所稱有工作規則不一致之情形。上訴人自 80 年受
       僱○○公司起,即熟知工作規則,且上訴人看守之倉庫亦有張貼禁煙標誌,況
       倉庫本即為禁煙地區,自不待言,故上訴人於倉庫中抽煙確實違反工作規則至
       明。又被上訴人○○公司在上訴人看守之倉庫設置監視錄影機,係為防止不肖
       宵小,且上訴人亦確有在倉庫內抽煙嚴重違反公司規範之行為,被上訴人○○
       公司裝設監視錄影機,係基於合理目的之行為,非針對上訴人,並無不法。被
       上訴人○○○為被上訴人○○公司之員工,其依被上訴告○○公司之指示執行
       職務,當無不法侵害上訴人權利之情事。
 (三)被上訴人○○公司確於 93 年 11 月 25 日以佳字第 931125 號函將上訴人解
       僱。被上訴人○○公司經與相關廠商訪談後發現上訴人在○○公司擔任總務課
       長期間,有向○○公司之報價高於實際廠商承作數額,並將差價中飽私囊情事
       。如 90 年間○○公司信義幼校排油煙機更換時,廠商○○○告知上訴人實際
       所需價金為 4,500  元,惟上訴人卻將之高報為 7,500 元;另 90 年 1 月間
       ○○公司高雄○○分校安裝之照明設備,上訴人報價之安裝費用為每組 300
       元,但實際之安裝費用每組僅 250  元;且○○公司開與廠商○○○並由上訴
       人經手之 12 張支票,卻由上訴人之女婿○○○及女兒○○○等人兌領。足認
       上訴人確有高報其中差價而中飽私囊收取佣金。上訴人雖於 93 年 11 月 25
       日表示上開開與○○○支票係由其為○○○貼現,故由女婿○○○及女兒蔡宜
       芳之帳戶中兌領云云。然此項說詞顯不足採信。縱屬實在,亦係損害被上訴人
       ○○公司利益之背信行為,取得○○公司原來可取得之利益,無從期待被上訴
       人○○公司再與上訴人繼續維持勞雇關係,○○公司自得依勞動基準法(下稱
       勞基法)第 12 條第 1 項第 4 款規定及被上訴人○○公司工作規則第 14 條
       第 6 款第 2 目:「營私舞弊、挪用公款、收受賄賂、紅包、佣金有具體事證
       者」之規定,於法定期間內終止系爭勞動契約等語,資為抗辯。其答辯聲明:
       上訴駁回。
 三、上訴人主張伊自 80 年 12 月 12 日起受僱○○公司擔任庫務課課長,並於 85
     年 4 月 1 日調任總務課課長。○○公司於 90 年間以上訴人對主管為重大侮辱
     行為為由予以免職,惟經上訴人訴請確認其與○○公司間之僱傭關係存在,經本
     院 91 年度勞上字第 17 號判決上訴人與○○公司間之僱傭關係存在,並經最高
     法院於 93 年 5  月 13 日裁定駁回○○公司上訴而告確定。○○公司應給付上
     訴人自 90 年 2 月 28 日起至上開訴訟 91 年 9 月 14 日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
     日之工資。被上訴人○○公司於 91 年 10 月 31 日合併○○公司,○○公司自
     應承受○○公司之債權債務。上訴人於上開訴訟事件確定後,已於 93 年 6  月
     2 日至被上訴人○○公司任職。○○公司將上訴人職務由總務課課長調為倉庫看
     守;再於 93 年 7  月 21 日以上訴人在工作場所抽煙為由將上訴人記一大過並
     由高級專員降為專員。又於 93 年 11 月 25 日以上訴人有背信之重大不法事由
     將上訴人解僱。被上訴人○○公司尚積欠上訴人 91 年 9  月 15 日起至被上訴
     人○○公司合併○○公司前一日即 91 年 10 月 30 日止按月以 49,200 元計算
     之工資,及積欠上訴人 90 年度至 93 年度每年度 15,000 元共計 60,000 元之
     股利。上訴人受僱○○公司及被上訴人○○公司,分別係在○○公司及○○公司
     之指揮監督下提供勞務之事實,業據提出原法院 90 年度勞訴字第 80 號、本院
     91 年度勞上字第 17 號判決、最高法院 93 年度台上字第 954 號裁定、員工薪
     資單、被上訴人○○公司 93 年 7  月 15 日公告、活期儲蓄存款明細、台北縣
     政府處理勞資爭議調解會議紀錄、照片、被上訴人○○公司 93 年 5  月 28 日
     函、上訴人復職薪資比較表各乙份為證(原審卷一第 9  頁至第 39 頁、第 68
     頁至第 70 頁),並為被上訴人○○公司所不爭,堪信為真實。
 四、上訴人主張其與被上訴人○○公司間之僱傭關係仍然存在,惟○○公司否認之。
     而上訴人與○○公司間是否有僱傭關係存在,關係上訴人是否為被上訴人○○公
     司勞工之法律上地位,且上訴人此法律上地位不安之狀態,可以確認判決除去,
     故上訴人提起本件確認訴訟有法律上利益。又如前所述,上訴人受僱○○公司及
     ○○公司,均係依○○公司及○○公司之指揮監督提供勞務,故上訴人與○○公
     司及○○公司間之僱傭契約係屬勞基法第 2 條第 6 款規定之勞動契約而有勞基
     法規定之適用(最高法院 89 年度台上字第 1301 號判決要旨參照)。至上訴人
     請求確認僱傭關係存在,並主張被上訴人○○公司應給付前訴訟事實審言詞辯論
     終結後即 93 年 9 月 15 日起至 94 年 11 月 25 日止之工資及 90 年度至 93
     年度之股利暨被上訴人應連帶賠償上訴人人身自由及人格法益所受非財產損害
     分,則為被上訴人所否認,並以前開情詞置辯。經查:
 (一)按事業單位改組或轉讓,除新舊雇主商定留用之勞工外,其餘勞工應依勞基法
       第 16 條規定期間預告終止契約,並應依勞基法第 17 條規定發給勞工資遣費
       ;併購後存續公司、新設公司或受讓公司應於併購基準日 30 日前,以書面載
       明勞動條件通知新舊雇主商定留用之勞工。該受通知之勞工,應於受通知之日
       起 10 日內,以書面通知新雇主是否同意留用,屆期未為通知者,視為同意留
       用,勞基法第 20 條及企業併購法第 16 條第 1  項分別定有明文。所謂事業
       單位之轉讓,係指事業單位之整體或行號,由原事業主移轉於新事業主,所發
       生之事業主之變動。而公司合併不論是新設合併或存續合併,因均有法人格消
       滅之問題,均有勞基法第 20 條規定之適用。依上開規定,可認基於民法第
       484 條規定之勞務專屬性,如事業單位有改組或轉讓之情形,因勞動契約當事
       人已經變更,僱用人需經受僱人同意,方得將受僱人之勞務轉讓第三人;且依
       企業併購法第 1  條規定,企業併購之目的係為利企業以併購進行組織調整,
       發揮企業經營效率之意旨觀之,自無要求併購公司需全盤繼受被併購公司與其
       受僱勞工間權利義務關係。故依勞基法第 20 條及企業併購法第 16 條第 1
       項規定,新舊雇主商定留用後,仍應由新雇主以書面載明勞動條件洽詢目標之
       勞工有無與之成立合約關係,如勞工承諾,則勞動契約即為成立,反之,則不
       成立勞動契約。又依公司法第 75 條、第 319 條及企業併購法第 16 條第 3
       項、第 24 條規定,因合併而消滅之公司,其權利義務應由合併後存續或另立
       之公司承受:因合併而消滅之公司,其權利義務應由合併後存續或新設之公司
       概括承受;留用勞工於併購前在消滅公司、讓與公司或分割公司之工作年資,
       併購後存續公司、新設公司或受讓公司應予以承認。即除有上開勞基法第 20
       條及企業併購法第 16 條第 1  項規定商定留用勞工及可重新議定留用勞工之
       勞動條件之特別規定外,因合併而消滅公司之權利義務均應由合併後存續或新
       設之公司承受。且新舊雇主商定留用之勞工如繼續與新雇主成立勞雇關係,在
       因合併而消滅公司之工作年資,併購後存續或新設之公司應予承認。可見如新
       舊雇主商定留用之勞工若依企業併購法第 16 條第 1  項規定同意與新雇主成
       立勞動關係,應認除有勞基法第 20 條及企業併購法第 16 條第 1  項重新議
       定勞動條件之情形,或勞工與新設公司或合併公司間另有約定外,勞工與消滅
       公司雇主間之法律關係,仍為存續公司或新設公司所繼受。又按工作規則為雇
       主統一勞動條件及工作紀律,單方制定之定型化規則。雇主公開揭示時,係欲
       使其成為僱傭契約之附合契約,而得拘束勞雇雙方之意思表示勞工知悉後如
       繼續為該雇主提供勞務,應認係默示承諾該工作規則內容,而使該規則發生附
       合契約之效力(最高法院 91 年度台上字第 1625 號判決要旨參照),故工作
       規則之性質係屬契約法律關係
 (二)被上訴人○○公司於 91 年 10 月 31 日合併○○公司,雖在合併前,○○公
       司並未依企業併購法第 16 條第 1  項規定,於併購基準日 30 日前,以書面
       載明勞動條件通知上訴人,為兩造所不爭。惟嗣另案判決確認上訴人與○○公
       司間僱傭關係存在後,上訴人於 93 年 6 月 2 日依被上訴人○○公司之通知
       至該公司任職,且被上訴人○○公司亦自陳自合併日之 91 年 10 月 31 日起
       即有給付工資與上訴人之義務,已如前述。足認上訴人係被上訴人○○公司與
       ○○公司於企業合併時所商定留用之勞工,上訴人並同意接受被上訴人○○公
       司之徵詢繼續與○○公司成立勞雇關係。故被上訴人○○公司已繼受上訴人與
       ○○公司間之勞雇關係。惟因上揭另案訴訟,○○公司事實上無從依企業併購
       法第 16 條第 1  項規定,於企業併購基準日 30 日前,以書面載明勞動條件
       通知上訴人。然上訴人既於該另案判決確定後,依被上訴人○○公司之通知於
       93  年 6 月 2 日至該公司任職,應認在此情況,可將被上訴人○○公司通知
       新舊雇主留用之勞工即上訴人及通知勞動條件變更之時點,均展延至上訴人
       93  年 6 月 2 日至被上訴人○○公司任職日。查上訴人於該日至○○公司任
       職,○○公司將上訴人職務改為倉庫看守,每月工資自 49,200 元降為
       37,550 元,上訴人於 93 年 7 月 10 日對該工資額業已知悉,為上訴人所自
       陳,並有活期儲蓄存款存摺明細、薪資單及員工薪資明細表各乙份在卷可查(
       原審卷一第 30 頁、第 36 頁至第 37 頁、第 88 頁),上訴人知悉被上訴人
       ○○公司給付之每月工資後仍繼續任職。應認被上訴人○○公司已將留用上訴
       人之勞動條件變更為改任倉庫看守,並將每月工資降為 37,550 元,為上訴人
       所同意,亦即上訴人與○○公司於 93 年 6  月 2  日合意將每月工資降為
       37,550  元。至於被上訴人○○公司 91 年 10 月 31 日合併○○公司之日起
       至上訴人 93 年 6 月 1 日新任職務前一日止,因○○公司承受○○公司之債
       權債務,並留用上訴人,則上開期間○○公司既尚未與上訴人就留用之勞動條
       件洽商,事實上亦無從洽商,惟既經留用,自應承受○○公司原雇用上訴人時
       所給付之每月 49,200 元工資。故自○○公司 91 年 10 月 31 日合併○○公
       司之日起至上訴人復職前一日即 93 年 6  月 1 日止計 19 個月又 2 日,佳
       音公司應給付上訴人之工資為 938,080  元(計算式:49,200 ×19+49,200
       ×2/30=938,080)。上訴人主張上開期間應以每月 49,200 元計付工資,自屬
       正當。原判決認上開期間應以每月 37,550 元計付工資,尚非有據。上訴人又
       主張被上訴人○○公司將其 93 年 6  月 2  日以後之 6 月份工資降為
       36,298  元云云。然查上訴人 93 年 6  月份實領工資為 34,421 元(原審卷
       一第 37 頁活期儲蓄存款明細),自 93 年 6  月 2  日起至同年月 30 日止
       之日數為 29 日,而上訴人 93 年 6  月因請假遭扣款 626 元,且上訴人 93
       年 6  月份實領工資應扣除勞保費及健保費自負額(勞工保險條例第 15 條及
       全民健康保險法第 27 條規定參照)各 528  元及 573  元暨福利金 150  元
       (原審卷一第 30 頁之員工薪資單)。依此推算,上訴人 93 年 6  月份之原
       領工資應為 37,550 元 [ 計算式:(34,421+626 + 528 + 573 + 150)÷
       30/29=37 549.6,小數點以下四捨五入 ]。足見被上訴人○○公司核發與上訴
       人之 93 年 6 月 2 日至 30 日之工資,並未短少,上訴人此部分主張,尚不
       足取。
 (三)上訴人雖主張被上訴人○○公司逕將上訴人由總務課長職務降為倉庫看守及降
       低每月工資,係屬不法變動勞動條件云云。惟依企業併購法第 16 條第 1  項
       規定,併購後存續公司於徵詢商定留用之勞工時,可變更該勞工與被併購公司
       之勞動契約,故商定留用勞工與被合併公司間之勞動條件未必與併購存續公司
       間之勞動契約相同,已如前述。被上訴人○○公司調整上訴人職務及降低上訴
       人工資,既經上訴人同意,自無不法。上訴人復云被上訴人○○公司併購○○
       公司僅是形式合併,該二家公司實屬同一。惟企業併購法規定之併購,係指公
       司之合併、收購及分割;所謂合併,係指依企業併購法及其他法律規定參與之
       公司全部消滅,由新成立之公司概括承受消滅公司之全部權利義務;或參與之
       其中一公司存續,由存續公司概括承受消滅公司之全部權利義務,並以存續或
       新設公司之股份、或其他公司之股份、現金或其財產作為對價之行為(企業併
       購法第 4 條第 2 款及第 3 款規定參照)。被上訴人○○公司既於 91 年 10
       月 31 日合併○○公司,以○○公司為消滅公司,並由存續之被上訴人○○公
       司承受○○公司之權利義務,自屬企業併購法第 4 條第 2 款規定之企業併購
       類型。上訴人此部分主張,仍無足取。
 (四)次查○○公司工作規則第 14 條第 6  款第 11 項規定:「凡本公司員工有下
       列情形之一者,本公司得不經預告終止契約 ...(十一)在禁煙地區吸煙或引
       火者」,該工作規則業經依勞基法施行細則第 38 條規定於事業場所公告並印
       發員工週知,復經台北市政府以 88 年 8  月 27 日府勞一字第 8805836800
       號函同意備查,有上開工作規則及台北市政府函各乙份附卷可參(原審卷二第
       91  頁、95  頁、96  頁)。○○公司既將上開工作規則公開揭示,上訴人知
       悉後並未提出異議繼續提出勞務,則該工作規則係屬上訴人與○○公司契約內
       容之一部。被上訴人○○公司合併○○公司後,除與上訴人另外約定之工作條
       件外,被上訴人○○公司應繼受上訴人與○○公司間之契約關係,上訴人與佳
       音公司應受上開工作規則之拘束,上訴人自不得在禁煙區吸煙。又上訴人看守
       之倉庫係用以存放書籍、紙張及紙類等易燃物品,於 92 年 7  月間即公告係
       屬禁煙區,為兩造所不爭(原審卷二第 85 頁),並有照片 15 張附卷可查(
       原審卷一第 31 至第 33 頁、卷二第 9  至第 12 頁、第 159  頁),復據證
       人即於 92 年 7 月 9 日至同年 9 月、93 年 4 月至 9 月間在被上訴人○○
       公司擔任包書及送貨工作之工讀生○○○到於原審結證明確(原審卷二第 184
       至第 186 頁)。再查上訴人於 93 年 6 月 18 日 13 時許、同年月 23 日
       13  時許、同年月 24 日 13 時許及同年月 25 日 12 時許在其看守之倉庫內
       點煙並吸煙,有錄影翻拍照片八張在卷可查(原審卷二第 9  至第 12 頁)。
       堪認上訴人於 93 年 6  月間確有數次在禁煙區之倉庫內點煙及抽煙,自屬違
       反上開工作規則第 14 條第 6  款第 11 項規定,被上訴人○○公司得視其情
       節是否重大不經預告終止契約。○○公司於 93 年 7  月 21 日以上訴人在禁
       煙工作場所吸煙違反工作規則為由,記大過一次並將上訴人降一職等,核該懲
       戒尚屬合理並且有據。被上訴人○○公司抗辯因上訴人於 93 年 7  月間遭計
       一大過並降一職等由高級專員降為專員,故其工資於 93 年 7 月以後由每月
       37,550  元降為 26,750 元,亦屬可採。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公司以
       32,306 元計算 93 年 7 月工資,核無短少,其主張○○公司應補發 93 年 7
       月份工資 17,219 元,自不足取。上訴人復主張○○公司於 93 年 8 月至 10
       月每月係以 25,824 元計付其每月工資云云。查上訴人 93 年 8  月至 10 月
       受領之工資包括底薪、職務加給及伙食費各為 22,750 元、2,200 元及 1800
       元,合計均為 26,750 元(底薪 22,750+ 職務加給 2200+ 伙食津貼
       1800 =26,750),至上訴人主張其僅領取 25,824 元,係因扣除應由上訴人應
       自行負擔之勞保費、健保費及福利金各 546 元、573 元及 107 元(93 年 10
       份未扣除福利金)所致(原審院卷二第 265 至第 266 頁之員工薪資單),上
       訴人主張被上訴人○○公司 93 年 7 月份以後之工資有所短少,為無足取。
       上訴人另以其於 93 年 6  月 18 日僅是在倉庫內點煙並未吸煙,且停留時間
       僅有數秒,時間亦在午休時間,被上訴人○○公司依此懲戒上訴人,顯然過酷
       云云。然上開工作規則第 14 條第 6 項第 11 款之所以禁止在禁煙區吸煙,
       係因吸煙前之點燃香煙行為、吸煙時之灰燼及吸煙後丟棄煙蒂之行為,均可能
       產生火原致生火災之虞,解釋上應將吸煙前之點煙行為包括在上開工作規則第
       14 條第 6 項第 11 款不得吸煙規定之範圍內。則縱上訴人在倉庫內僅有點煙
       行為而未吸煙,仍在上開工作規則禁止之列。而禁止在倉庫內吸煙既是為避免
       發生火災,自無工作時間或休息時間之分,上訴人此部分主張,不能成立。
 (五)次按勞工違反勞動契約或工作規則,情節重大者,雇主得不經預告終止契約,
       勞基法第 12 條第 1 項第 4 款定有明文。所謂重大,應依社會一般通念,判
       斷勞工該違反勞動契約或工作規則之行為,是否已達期待雇主繼續勞動契約甚
       至僅至預告期間已不能期待之狀況。被上訴人○○公司既繼受上訴人與○○公
       司之法律關係,則上訴人如有違反與○○公司間之勞動契約或○○公司工作規
       則之情況,被上訴人○○公司自得據該事實終止系爭勞動契約。查上訴人於
       88  年至 91 年擔任○○公司總務課長期間,○○公司依上訴人陳報之工程款
       或貨款金額而開立與廠商○○○即○○水電土木工程行、並由上訴人經手之貨
       款或工程款支票計 17 紙,每筆金額約為 4、5 千餘元至 16 萬餘元不等,分
       別在上訴人之配偶○○○○、女婿○○○、女兒○○○以及訴外人○○○、徐
       淑英、○○○之銀行帳戶中兌現,有應付款項申請單、支票及兌現明細等附卷
       可稽(原審卷二第 19 至第 47 頁、本院卷第 123 至第 132 頁),並為上訴
       人所不爭。證人○○○於原審結稱伊不認識○○○或○○○,亦未曾收受被上
       訴人○○公司於原審提出之 12 紙支票,○○公司應給付與伊之工程款,主要
       是由上訴人拿現金給伊,否認該 12 紙支票簽回聯上所蓋印章為其所有,稱其
       所有印章之字體較粗等語(原審卷二第 181  至第 184 頁、第 228 至第 229
       頁),並有○○水電土木工程行印文及簽回聯附卷可稽(原審卷二第 206  頁
       至第 215  頁)。上訴後,被上訴人○○公司依上訴人聲請提出支票影本及其
       上經水漬後渙漫不清之○○水電土木工程行橢圓形戳章(本院卷第 136  頁)
       ,然此仍無由為有利上訴人之證明。又證人即○○公司出納○○○於原審證稱
       ,○○公司給○○○之票據,在上訴人離職前均由上訴人代領等語(原審卷二
       第 230  頁)。堪認上訴人未將由其代領應交付訴外人○○○之支票交付王和
       清,卻是在上訴人配偶○○○○、女婿○○○、女兒○○○以及訴外之人○○
       ○、○○○、○○○等人銀行帳戶內兌領。又上訴人於 90 年 1  月間向○○
       公司請領信義幼校排油煙機係以每台 7,500  元之價格請領,有請購單乙份在
       卷可查(原審卷二第 49 頁),然○○○就該排油煙機提出之請款單每台僅
       4,500 元。另上訴人於 90 年 1  月間就高雄○○分校每組燈具之請款金額為
       300 元,有驗收單及請購單各 2  份在卷可參(原審卷二第 51 頁),然○○
       ○於 90 年 5 月在他工程關於該燈具之估價,每具僅 250 元,有估價單乙份
       在卷可稽(原審卷二第 52 頁)。均據證人○○○於原審證述明確(原審卷二
       第 52 頁、183 頁)。足認上訴人向○○公司之報價高於廠商○○○向○○公
       司之報價。從而,上訴人既未將○○公司簽發之支票交付廠商○○○,反將該
       支票在上訴人親友帳戶內兌現,復有高報廠商向○○公司請款之情形,而○○
       ○該收取之貨款或工程款均已收足,業據證人○○○證述明確(原審院卷二第
       229 頁),堪認被上訴人○○公司抗辯上訴人高報廠商○○○之報價向○○公
       司請款,嗣將○○公司交付之支票存入上訴人之親友帳戶兌領,再依廠商○○
       ○之報價給付款項與○○○,收取○○公司之給付額與廠商實際收受額間之差
       價,信屬實在。又證人○○○於原審證稱,伊其未曾持有被上訴人○○公司於
       原審提出之 12 紙支票,更未以該支票向上訴人或他人兌現(原審卷二第 182
       至第 183  頁)等語,則上訴人主張其將該 12 紙支票存入其女兒、女婿之帳
       戶兌現,係因○○○為融通票款而將之交付上訴人云云,自不足取。上訴人復
       云依○○公司之請款流程,上訴人向公司請款,須提出請購單、驗收單及廠商
       發票請款,惟被上訴人○○公司否認之。證人楊莉利證稱,上訴人在職時伊已
       擔任出納,伊僅憑總務課長即上訴人書寫之請款單即可付款等語(原審卷二第
       230 頁)。自難認上訴人請款需附請購單、驗收單及廠商請款發票等。上訴人
       此部分主張,自不足取。上訴人又云○○○已證稱其確有填寫估價單云云。查
       ○○○固證稱伊有填寫估價單代請款單,並將估價單交付上訴人等語(原審卷
       二第 230  頁),然證人○○○既是將估價單交付上訴人,並非交付○○公司
       ,自難認上訴人向○○公司請款時有附估價單,上訴人此部分主張,仍無足取
       。上訴人復云○○公司之廠商估價單及請款單均應經○○○經理之核示,不可
       能發生上訴人低價高報情事云云。然查縱如上訴人所述,○○公司之估價及請
       款程序均經被上訴人○○○批示。然關於○○公司之估價及請款程序均由上訴
       人呈報,為上訴人所自陳(原審卷二第 246、247 頁);而被上訴人○○○對
       於○○公司需用貨品或工程之精確市價未必知悉,自難以估價單及請款單已經
       被上訴人○○○批核即認定上訴人不可能高報廠商估價並請款。上訴人此部分
       主張,仍無足取。依上說明,上訴人既有詐欺○○公司取得中間差價之情形,
       自屬違反上訴人依勞動契約應負之忠誠義務,上訴人身為總務課長竟為此詐欺
       公司行為,足使被上訴人○○公司完全喪失對上訴人之信賴,被上訴人○○公
       司於 93 年 11 月 25 日以上訴人擔任總務課長期間有上開不法重大事由終止
       系爭勞動契約,核與勞基法第 12 條第 1  項第 4  款規定相符,自屬有據。
 (六)被上訴人○○公司於 93 年 11 月 25 日終止系爭勞動契約既屬合法,則上訴
       人與被上訴人○○公司自斯時起即無僱傭關係存在,上訴人請求確認其與被上
       訴人○○公司間之僱傭關係存在,被上訴人○○公司應給付自 93 年 11 月
       26  日起至 94 年 11 月 25 日止按每月 49,200 元給付上訴人工資,亦不足
       取。
 (七)又雇主在其有使用權之場所裝設監視錄影機,本為其利用其有使用權之財產;
       且雇主為保護其財產,自可採取相當之保護措施再員工本負有遵守公司工作
       規則及於勤務時間對雇主應負專心業務之義務,不論勞雇間是否另有具體工作
       規則之制定,雇主為維持其企業秩序,解釋上自有權利對勞工提供勞務之情況
       加以監督權限雇主在其工作場所裝設監視錄影機,雖可能影響員工之個人
       私權,然此部分牽涉之隱私權,僅限於勞工工作時間內之身體外觀動作,此部
       分隱私權尚非屬隱私權最核心部分如肖像、前科、指紋等,且未牽涉公共利益
       或善良風俗,應可要求員工忍受惟雇主欲貫徹其保護財產及對員工上開要求
       ,因此所為之執行方法必須合理不得濫用,故雇主在工作場所裝設監視錄影機
       監督勞工之工作狀況,應符合 1、目的之必要性 - 基於合法之業務目的;2、
       方法之妥當性-讓接觸、使用及揭露資訊限制在足以達成目標之目的範圍內;
       3 、利益之比較衡量-使用最小之侵害手段達成業務上目標。查被上訴人○○
       公司於 93 年 6  月 3  日晚間,於上訴人看守之倉庫,在上訴人位置前方裝
       設監視錄影機,為兩造所不爭,並有照片二份及倉庫平面圖乙份在卷可查(原
       審卷一第 32 頁及卷二第 160  頁)。上訴人依勞動契約負有不得在其看守倉
       庫內吸煙之義務,已如前述,然上訴人僅一人看守倉庫,通常情形並無他人與
       上訴人共同在倉庫工作,為兩造所不爭,則被上訴人○○公司為知悉上訴人是
       否確有遵守勞動契約在禁煙區不得吸煙之規定,在上訴人工作之倉庫裝設錄影
       監視設備,應認係基於合法之業務目的,並可達成被上訴人○○公司之目標,
       且上訴人如在倉庫內吸煙有引發火災之虞,則被上訴人○○公司為監視上訴人
       是否遵守勞動契約而裝設上開錄影監視設備,所欲保護之利益較對上訴人所受
       之不利益為大。○○公司在上訴人看守之倉庫裝設上開監視錄影機,尚難謂有
       何不法。上訴人雖云○○公司之第二倉庫並無監視錄影機之裝設,足見被上訴
       人○○公司裝設上開監視錄影機純粹是針對上訴人,並無其他目的云云。然該
       第二倉庫除存放物品外,其他部分為行政人員之辦公區,隨時有人走動,業據
       被上訴人○○○陳述明確(原審卷二第 253  頁),上訴人對此並不爭執。故
       該第二倉庫各該主管及人員可互相監督,與上訴人看守之倉庫情況不同,上訴
       人此部分主張,自不足取。上訴人又以上開監視錄影機於上訴人下班後即關閉
       ,可見是針對上訴人云云。然上開監視錄影機既是為監視上訴人是否有在倉庫
       內違規吸煙,則被上訴人○○公司於上訴人下班後將該機器設備關閉,亦屬合
       理,不能以此認定被上訴人○○公司裝設上開機器設備有超逾目的之處,上訴
       人此部分主張,仍無足取。上訴人復主張被上訴人○○○限制其活動,僅能在
       上開監視錄影機投射範圍內活動云云,被上訴人○○○否認之,且衡情上訴人
       於上班期間若有如廁或盥洗,○○○無由禁止之,如依上訴人主張,離開監視
       錄影機投射範圍之如廁或盥洗行為亦在禁止之列,顯違常情,上訴人對此並未
       能舉證以實其說,當無足取。故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裝設上開錄影監視
       機侵害其人格重大法益,並限制其活動範圍侵害其人身自由,被上訴人○○○
       應依民法第 184  條第 1  項後段、第 195  條規定賠償上訴人非財產上損害
       510,000 元,被上訴人○○公司應負民法 188 條第 1 項僱用人責任云云,洵
       屬無據。
 (八)上訴人依其與被上訴人○○公司間之契約關係,請求被上訴人○○公司給付
       93  年度股利 15,000 元,原審以被上訴人○○公司抗辯該年度股利給付之期
       限尚未屆至,並為上訴人所不爭,而駁回上訴人此部分主張。惟上訴後,93
       年度股利之發放已屆至,被上訴人○○公司亦未爭執,則上訴人請求被上訴人
       ○○公司給付 93 年度股利 15,000 元,洵屬有據。然上訴人就此年度股利之
       遲延利息請求○○公司自 93 年 6 月 2 日起負遲延責任起算利息,因 93 年
       度於該年 12 月 31 日屆滿,○○公司自 94 年 1 月 1 日始負遲延責任,故
       上訴人自 93 年 6 月 2 日起至同年 12 月 31 日止之利息請求,並非有據,
       應予駁回。
 (九)從而,被上訴人○○公司應給付上訴人 91 年 9  月 15 日起至 91 年 10 月
       30 日止之工資計 75,438 元、91 年 10 月 31 日起至 92 年 6 月 1 日止之
       工資 938,080 元及 90 年度至 93 年度之股利 60 ,000 元,合計 1,073,518
       元(75,438+938,080+60,000=1, 073,518)。又○○公司及○○公司均是按月
       給付工資,為兩造所不爭,並有上訴人活期儲蓄存款明細乙份附卷可參,故被
       上訴人○○公司至遲應於 92 年 7  月間即應給付上開 91 年 10 月 31 日起
       至 92 年 6 月 1 日之工資;又上開 93 年度股利於 93 年 12 月 31 日年度
       屆滿時取得,被上訴人○○公司應於 94 年 1 月 1 日給付。故上訴人主張被
       上訴人○○公司就上開工資給付應自 93 年 6 月 2 日起;股利部分應自 94
       年 1 月 1 日起,負遲延責任給付並按週年利率 5%計算之法定遲延利息,信
       屬有據。
 五、綜上所述,上訴人依其與被上訴人○○公司之勞動契約及認股契約,請求被上訴
     人○○公司給付 1,073,518 元,及其中 1,058,518 元自 93 年 6 月 2 日起;
     其餘 15,000 元自 94 年 1 月 1 日起,均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 5% 計算之
     法定遲延利息,洵屬有據,應予准許。上訴人其餘之請求,非有理由,不應准許
     。就○○公司 91 年 10 月 31 日合併○○公司之日起至 93 年 6 月 1 日上訴
     人復職前一日止計 19 個月又 2  日,○○公司應給付上訴人每月 49,200 之工
     資共 938,080 元,原審以每月 37,550  元計付,尚非正確。上訴人主張上開期
     間應以每月 49,200 元計付工資,自屬正當,此部分上訴人請求○○公司應再給
     付 222,125 元(938,000-000,955 = 222,125)及自 93 年 6 月 2  日起至清
     償日止,按週年利率 5%計算之法定遲延利息;以及 93 年度之股利 15,000 元
     自 94 年 1 月 1 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 5% 計算之法定遲延利息,均屬
     有據,應准許之。逾此所為請求,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原審就上開應准許部分
     ,為上訴敗訴之判決,並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尚有未洽,上訴意旨求予廢棄改
     判,為有理由,爰由本院予以廢棄改判如主文第 2  項所示。至於上訴人之請求
     不應准許部分,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並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經核於法並
     無不合,上訴意旨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駁回其上訴。
 六、兩造其餘主張陳述及所提之證據,經本院審酌後,認不足以影響判決之結果,爰
     不逐一論述,附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上訴人之上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 450  條
     、第 449  條第 1  項、第 79 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94      年      11      月      8       日
                   勞工法庭審判長法  官 張劍男
                                 法  官 陳邦豪
                                 法  官 游明仁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送達後 20 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未表明上訴理由者,應
 於提出上訴後 20 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狀(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上訴
 時應提出委任律師或具有律師資格之人之委任狀;委任有律師資格者,另應附具律師
 資格證書及釋明委任人與受任人有民事訴訟法第 466  條之一第一項但書或第二項(
 詳附註)所定關係之釋明文書影本。
 中      華      民      國      94      年      11      月      10      日
                                 書記官 于  誠
 附註:
 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一項、第二項):
 對於第二審判決上訴,上訴人應委任律師為訴訟代理人。但上訴人或其他法定代理人
 具有律師資格者,不在此限。
 上訴人之配偶、三親等內之血親、二親等內之姻親,或上訴人為法人、中央或地方機
 關時,其所屬專任人員具有律師資格並經法院認為適當者,亦得為第三審訴訟代理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