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實務專區‎ > ‎民法‎ > ‎時效與除斥期間‎ > ‎除斥期間‎ > ‎

民法第五百十四條第一項所定定作人之減少報酬請求權應屬形成權

張貼者:2012年5月19日 上午9:07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2年5月19日 上午9:07 ]

71年台上字第 2996 號判例

右當事人間請求給付加工費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七十一年四月十九日台灣高等

法院第二審判決(七十年度上字第三一九一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廢棄,發回台灣高等法院。

理    由

本件被上訴人起訴主張:上訴人於民國六十九年五、六月間,先後以棉紗委託被上訴

人染色加工,其加工費共五十二萬六千八百三十元(新台幣下同),被上訴人已依約

加工完畢,並已交付上訴人收受,詎上訴人僅付二十七萬六千四百五十一元,其餘二

十五萬零三百七十九元,屢催不付等情,求為命上訴人如數給付及加給法定利息之判

決。

上訴人則以:被上訴人所加工染色之棉紗中,有四分之一水色部分染色不均,有重大

瑕疵,上訴人得請求減少報酬。又該水色棉紗織成布匹後,無法銷售,以致上訴人損

失三十萬二千元等語,資為抗辯,並反訴請求判命被上訴人給付三十萬二千元及加給

法定利息。

原審維持第一審所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無非以:上訴人曾於六十九年五、六月間委

託被上訴人就其提供之棉紗染色加工,總加工費為五十二萬六千八百三十元,上訴人

已付其中二十七萬六千四百五十一元,尚有二十五萬零三百七十九元未付,為兩造不

爭之事實。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加工染色之棉紗,其中水色部分染色不均,有重大瑕

疵,業據世和紡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世和公司)廠長李有隆結證屬實,並准台

北市布商商業同業公會函覆在卷。被上訴人主張其加工並無瑕疵,應非事實。惟查本

件棉紗加工費共為五十二萬六千八百三十元,其中水色部分僅四分之一,上訴人竟主

張減少報酬二十五萬零三百七十九元,占全部加工費幾近二分之一,顯非公平。且被

上訴人係於六十九年七月九日將加工之棉紗交付上訴人法定代理人謝振三簽收,此有

卷附收送明細表足據,並經謝振三當場簽發支票三紙,作為支付加工費之用,顯見當

時謝振三並不認為有重要之瑕疵,其後主張減少報酬,已欠依據。次查上訴人係於七

十年七月二十八日始向第一審提起反訴主張減少報酬,已逾民法第五百十四條第一項

所定一年之時效期間,既經被上訴人提出時效完成之抗辯,應認上訴人之減少報酬請

求權,罹於時效而消滅,被上訴人據以請求上訴人清償剩餘之加工費及加給法定利息

,洵無不合。關於反訴部分:上訴人請求被上訴人賠償其損害三十萬二千元,係以被

上訴人加工之水色部分棉紗,因有瑕疵,織成布匹後,乏人問津,致其受有三十萬二

千元之損害等情,為其起訴之原因事實,並主張此項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時效期間,應

適用民法第一百九十七條第一項二年時效期間之規定,雖民法就定作人損害賠償請求

權之時效未為規定,但定作人與承攬人既同屬承攬契約之當事人,其地位相等,民法

第五百十四條第二項就承攬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既定為一年之時效,就定作人之損

害賠償請求權,應作相同之解釋,上訴人減少報酬請求權,既認已逾一年而消滅,其

損害賠償請求權,亦應認經過一年而罹於時效為其判斷之基礎。惟查上訴人在原審陳

稱:被上訴人所承攬加工之棉紗,於加工後逕送彰化縣世和公司代工織布,至六十九

年、八、九月間,始顯出染色不均之瑕疵,上訴人即時委託楊文楷對被上訴人主張請

求減少報酬及請求賠償損失云云(見原審卷九四、三○頁)。原審就此項攻擊或防禦

方法,未於判決理由項下,記載何以不足採取之意見,遽為上訴人不利之認定,已有

判決不備理由之違法。且查民法第五百十四條第一項所定定作人之減少報酬請求權,

一經行使,即生減少報酬之效果,應屬形成權之性質。按消滅時效之客體,以請求權

為限,因此,該條就定作人減少報酬請求權所定之一年期間,應為除斥期間,原審見

未及此,認上訴人之減少報酬請求權,罹於一年時效而消滅,所持法律上之見解,亦

有違誤。又民法第五百十四條第一項並未規定定作人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時效期間,原

審竟謂定作人損害賠償請求權,亦適用民法第五百十四條第二項承攬人損害賠償請求

權一年時效期間之規定,尤欠依據。

上訴論旨,執以指摘原判決不當,聲明廢棄,非無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四百七十八

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