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約金

原告未能舉證證明上開違約金有何金額過高而顯失公平之情形

張貼者:2012年5月7日 下午11:07wu huang ching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98年度訴字第853號

原   告 辛○○

訴訟代理人 丙○○

      何乃隆律師

複 代理人 庚○○

被   告 戊○○

訴訟代理人 吳磺慶律師

被   告 永慶房屋仲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

訴訟代理人 丁○○

      林淑惠律師

被   告 兆豐國際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甲○○

訴訟代理人 己○○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返還定金事件,本院於民國98年9 月30日言詞

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告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新台幣貳萬仟佰柒拾肆元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起訴主張:其經被告永慶房屋仲介股份有限公司(下稱

    被告永慶房屋公司)之仲介,於民國97年4 月9 日與被告戊

    ○○簽立不動產買賣契約書(下稱系爭契約),以總價新台

    幣(下同)2,268 萬元,向被告戊○○購買台北市南港區○

    ○○路東方晶華D 棟6 樓及地下2 層19號停車位及其坐落土

    地之應有部分,並約定原告簽約時應支付226 萬元,原告遂

    於簽約時交付發票日為97年4 月16日,發票人為原告之夫丙

    ○○,付款人中國信託銀行城北分行,票號DJ0000000 ,面

    額226 萬元之支票,由被告戊○○簽收後轉交被告永慶房屋

    公司人員存入被告戊○○於被告兆豐國際商業銀行股份有限

    公司(下稱被告兆豐銀行)所開設之價金履約保證專戶內。

    又原告因其夫丙○○任職之遠東航空公司於系爭契約簽訂後

    發生停止營運之重大變故,導致財務狀況暫時發生困難,乃

    要求被告戊○○暫允延期付款,然被告戊○○堅持僅能延至

    97 年8月19日,且即片面解除契約,並在被告永慶房屋公司

    及被告兆豐銀行之協助下,沒收原告存放於履約保證專戶內

    之定金226 萬元。又原告嗣於97年9 月10日、15日以存證信

    函通知被告戊○○於同年9 月15日、19日完成履約,然被告

    戊○○均未置理,原告遂於同年9 月23日以存證信函表示解

    除系爭契約,是系爭契約既經原告合法解除,爰依民法第

    258 條之規定,請求被告戊○○返還原告已付定金226 萬元

    。另被告永慶房屋公司在原告並未違約之情況下,逕將履約

    保證專戶內之226 萬元領出交付被告戊○○,而被告兆豐銀

    行則未經原告同意,率將上述履約保證專戶內之226 萬元交

    由原告以外之人領取,均有違原告所為之委任,且有侵權行

    為之情事,爰依民法第184 條、第544 條之規定,請求被告

    永慶房屋公司及兆豐銀行各賠償原告所受損害226 萬元等語

    。並聲明:被告應各給付原告226 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

    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任一被告所為

    之給付,應抵銷其他被告之給付義務。

二、被告戊○○以:(一)系爭契約係於97年4 月9 日簽署,距離給

    付備證用印款之期限,尚有約4 個月之時間,原告身為房地

    產投資人,本應注意風險,並事先準備充足資金,尚不得以

    其夫之薪資問題作為違約之藉口。況遠東航空公司早在97年

    2 月間即已爆發財務危機,原告在此情形下仍於同年4 月間

    購買系爭房地,自非屬不可歸責。此外,原告另有購買同棟

    3 樓之房屋,卻未於其所稱出現財務危機時,儘速將該3樓

    房屋出售,更顯見原告應係故意違約。(二)被告戊○○業已依

    法解除契約,並依系爭契約第11條第2 項之規定,沒收原告

    已繳價金226 萬元,原告嗣後再行解除契約,並請求返還上

    開已繳價金,顯無可採。又被告戊○○因原告違約而受有高

    額損害,縱經沒收原告已繳價款充作違約金,仍受有1,416,

    000 元之損失,本件違約金自無酌減之必要等語,資為抗辯

    。被告永慶房屋公司則以:原告於被告永慶房屋公司代書通

    知應於97年8 月10日用印及支付備證用印款時,表示無力付

    款,嗣經被告戊○○先後2 次發函催告,仍未履行付款義務

    ,顯已違約,則被告戊○○解除系爭契約並沒收原告已繳價

    款,自無不合。從而,被告永慶房屋公司通知被告兆豐銀行

    將履約保證專戶內之226 萬元,於扣除仲介服務費88萬元後

    ,餘款138 萬元交付予被告戊○○,亦無任何違反委任契約

    或侵權行為之情事,原告請求其負損害賠償責任,顯無理由

    等語置辯。另被告兆豐銀行以:其係依價金履約保證書第2

    條第2 項第3 款及第5 條之約定,按被告永慶房屋公司之書

    面通知,將履約保證專戶內之226 萬元,於扣除仲介服務費

    88 萬 元後,餘款138 萬元交付予被告戊○○,並無違反委

    任契約或侵權行為之情形,原告請求其負損害賠償責任,應

    無理由等語置辯。並均聲明:原告之訴駁回。

三、兩造不爭執之事實:

  (一)原告經被告永慶房屋公司之仲介,於97年4 月9 日與被告戊

    ○○簽立不動產買賣契約書,以總價2268萬元,向被告戊○

    ○購買台北市南港區○○○路東方晶華D 棟6 樓及地下2 層

    19 號 停車位及其坐落土地之應有部分。雙方約定原告簽約

    時應支付226 萬元,原告遂於簽約時交付發票日為97年4 月

    16日,發票人為原告之夫丙○○,付款人中國信託銀行城北

    分行,票號DJ0000000 ,面額226 萬元之支票,由被告戊○

    ○簽收後轉交被告永慶房屋公司人員存入被告戊○○於被告

    兆豐銀行所開設之價金履約保證專戶內。

  (二)依系爭契約第15條第6 項之約定,兩造應於被告永慶房屋公

    司通知之次日,由原告支付備證用印款226 萬元,雙方並應

    備齊證件辦理用印手續。被告永慶房屋公司已通知原告及被

    告戊○○於97年8 月10日用印及支付備證用印款,然原告表

    示無法於97年8 月10日付款,嗣被告戊○○於同年8 月11日

    委託律師發函催告原告於同年8 月15日前支付備證用印款及

    完稅款,經原告於同年8 月12日收受,乃回函表示因簽約後

    家中發生財務問題,希望兩造擇期進行協商,並未於8 月15

    日付款。被告戊○○遂再於同年8 月16日委託律師發函催告

    原告於同年8 月19日前履行付款義務,經原告於同年8 月18

    日收受,然原告仍未於8 月19日前支付備證用印款。

  (三)被告戊○○於97年8 月27日委託律師發函解除系爭契約,經

    原告於同年月28日收受。

  (四)原告曾分別於97年9月10日、15日以存證信函通知被告戊○

    ○於同年9月15日、19日完成履約,然被告戊○○未予置理

    ,原告遂於同年9 月23日以存證信函表示解除系爭契約。

  (五)被告兆豐銀行已依被告永慶房屋公司之書面通知,將原告給

    付之價金226 萬元,其中服務費88萬元交付被告永慶房屋公

    司,其中138 萬元交付被告戊○○。

四、本件經依民事訴訟法第271 條之1 準用同法第270 條之1第1

    項第3 款規定,整理並協議簡化爭點後,兩造同意協議簡化

    後之爭點為:(一)被告戊○○依系爭契約第11條第1 項約定解

    除契約有無理由?被告戊○○得否依系爭契約第11條第2項

    約定沒收原告已付款項以充作違約金?上開違約金之約定是

    否過高?(二)原告依系爭契約第11條第1 項約定解除契約有無

    理由?(三)原告依民法第544 條、第184 條請求被告永慶房屋

    公司及被告兆豐銀行負損害賠償責任,有無理由?(本院卷

    第132 頁背面)茲就上開爭點,析述本院得心證之理由如下

    :

  (一)查系爭契約第11條第1 項、第2 項約定:「甲乙雙方(甲方

    為原告、乙方為被告)其中之一方如未按本契約條款規定履

    行,即為違約,經他方催告通知後仍不履行時,他方得逕行

    解除本契約,解除契約後,除雙方另有約定外,應由違約之

    一方負擔所有稅費。」、「甲方若有遲延給付之情形,如遲

    延交付證件、給付購屋款及繳納稅費等,應賠償乙方自應負

    之日起,按已給付買賣價款每日千分之一計算之違約金至甲

    方完全給付時為止。如甲方毀約不買或有其他違約情事時,

    乙方於解除本契約後得沒收甲方已給付之全部款項,惟已過

    戶於甲方名下之產權及移交甲方使用之不動產,甲方應即無

    條件歸還乙方。」,此有兩造所不爭執之不動產買賣契約書

    影本1 件在卷可憑(本院卷第13頁),又查:

  1.依上開契約第15條第6 項之約定,兩造應於被告永慶房屋公

    司通知之次日,由原告支付備證用印款226 萬元,雙方並應

    備齊證件辦理用印手續,嗣經被告永慶房屋公司通知原告及

    被告戊○○於97年8 月10日用印及支付備證用印款,然原告

    表示無法於97年8 月10日付款,被告戊○○遂於同年8 月11

    日委託律師發函催告原告於同年8 月15日前支付備證用印款

    及完稅款,經原告於同年8 月12日收受,乃回函表示因簽約

    後家中發生財務問題,希望兩造擇期進行協商,並未於8 月

    15日付款,被告戊○○即再於同年8 月16日委託律師發函催

    告原告於同年8 月19日前履行付款義務,經原告於同年8 月

    18日收受,然仍未於8 月19日前支付備證用印款等情,有系

    爭契約影本1 件、被告委請律師寄發之催告函影本2 件、原

    告寄發之存證信函影本1 件等在卷足稽(本院卷第10- 15頁

    、第19頁、第64-69 頁),且為兩造所不爭執,則原告確有

    未依契約所定期限履行繳款義務之違約情事,應甚為明確,

    是被告戊○○依系爭契約第11條第1 項之約定,於先後2 次

    發函催告原告限期履行,而原告仍未依限履行後,於97年8

    月27日委託律師發函解除系爭不動產買賣契約,自屬合法有

    據。原告雖稱其僅為一時給付遲延,並非毀約不買,故被告

    戊○○僅能依系爭契約第11條第2 項前段之約定,請求原告

    支付按買賣價款每日千分之一計算之違約金,而不得解除該

    契約云云,惟遲延給付價款既屬違約,自符合系爭契約第11

    條第1 項所定之情形,且系爭契約亦無遲延給付價金僅能請

    求給付違約金而不得解除契約之明文,是被告戊○○依系爭

    契約第11條第1 項之約定,於催告而仍未見原告履行後,逕

    行解除系爭契約,並無不合。又原告所持未能如期付款之理

    由,無非其夫任職之遠東航空公司於系爭契約簽訂後無法發

    放員工薪資,致其財務狀況出現重大困難云云,然此個人財

    務資金調度狀況,本屬其應自行承擔之風險,非可作為遲延

    付款之正當理由,否則交易安全將無從確保;且依原告97年

    8 月29日存證信函所稱其夫已近半年無薪水可領等語,亦可

    見此無法領薪之情形,並非兩造簽約後始發生,此有該存證

    信函影本1 件在卷可參(本院卷第22-24 頁),是原告據此

    辯稱其遲延給付價款乃屬不可歸責云云,自無可取。另查,

    被告戊○○先後2 次催告原告履約之期限即97年8 月15日及

    8 月19日,距原告收受上開催告函之時間即同年8 月12日及

    8 月18日,雖略嫌稍短,然衡諸兩造早於97年4 月9 日即已

    簽訂系爭契約,原告應有相當充裕之時間籌措資金,及被告

    戊○○前後共催告2 次,且未於催告期滿後立即解除契約,

    而係至97年8 月27日始發函解約等情,應認縱被告戊○○上

    開催告所定期限非屬相當,惟原告自受催告時起,既經過相

    當期限後,直至97年8 月27日仍未依約付款,被告戊○○仍

    可取得解除契約之權利(最高法院69年度台上字第1590號判

    決意旨參照),是被告戊○○於97年8 月27日發函解除系爭

    契約,自屬合法。

  2.再按,當事人得約定債務人於債務不履行時,應支付違約金

    。違約金,除當事人另有訂定外,視為因不履行而生損害之

    賠償總額。其約定如債務人不於適當時期或不依適當方法履

    行債務時,即須支付違約金者,債權人除得請求履行債務外

    ,違約金視為因不於適當時期或不依適當方法履行債務所生

    損害之賠償總額。民法第250 條第1 項、第2 項定有明文。

    經查,系爭契約第11條第2 項約定:「如甲方毀約不買或有

    其他違約情事時,乙方於解除本契約後得沒收甲方已給付之

    全部款項。」,核上開約款之性質,應屬違約金之約定,是

    被告戊○○於原告遲延付款,且經催告仍不履行後,將系爭

    契約解除,並依上開約定將原告已給付之價款226 萬元沒收

    ,以充作違約金,應屬有據。

  3.原告雖辯稱被告沒收原告已繳價金226 萬元作為違約金,金

    額過高,應予酌減云云,惟按,約定之違約金額過高者,法

    院得減至相當之數額,固為民法第252 條所明定,然此規定

    乃係賦與法院得依兩造所提出之事證資料,斟酌社會經濟狀

    況並平衡兩造利益而為妥適裁量、判斷之權限,非謂法院須

    依職權蒐集、調查有關當事人約定之違約金額是否有過高之

    事實,而因此排除債務人就違約金過高之利己事實,依辯論

    主義所應負之主張及舉證責任。況違約金之約定,為當事人

    契約自由、私法自治原則之體現,雙方於訂約時,既已盱衡

    自己履約之意願、經濟能力、對方違約時自己所受損害之程

    度等主、客觀因素,本諸自由意識及平等地位自主決定,除

    非債務人主張並舉證約定之違約金額過高而顯失公平,法院

    得基於法律之規定,審酌該約定金額是否確有過高情事及應

    予如何核減至相當數額,以實現社會正義外,當事人均應同

    受該違約金約定之拘束,法院亦應予以尊重,始符契約約定

    之本旨。倘債務人於違約時,仍得任意指摘原約定之違約金

    額過高而要求核減,無異將債務人不履行契約之不利益歸由

    債權人分攤,不僅對債權人難謂為公平,抑且有礙交易安全

    及私法秩序之維護(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2747號判決意

    旨參照)。經查,本件被告戊○○解除系爭契約之原因,乃

    原告未如期給付價款,且經前後2 次催告,仍未能履約,在

    考量原告違約當時,適逢國內房地產受國際金融局勢影響而

    動盪下滑之際,為避免同意原告延期付款後,若原告日後仍

    不願付款,耽延日久可能導致轉售之損失更形擴大,始決定

    於97年8 月27日解除契約,並隨即於同年9 月13日另行出售

    系爭不動產,惟賣得價金僅有1,960 萬元等情,業據被告戊

    ○○陳明在卷,並有不動產買賣合約書影本1 件在卷可佐(

    本院卷第74-81 頁),是被告顯因原告違約而受有轉售價差

    308 萬元之損失甚明,另被告尚須支付被告永慶房屋公司88

    萬元之仲介費用,亦為兩造所不爭執,是本院斟酌被告戊○

    ○所受前揭損害,及本件違約金數額約占契約總價10% ,並

    現今社會經濟狀況、原告違約情節等情狀後,認被告沒收原

    告已繳價金226 萬元充作違約金,尚無過高之情事。且原告

    復未能舉證證明上開違約金有何金額過高而顯失公平之情形

    ,是其主張應酌減本件違約金,並請求將過高部分退還原告

    云云,即無理由,不能准許。

  (二)系爭契約既經被告戊○○於97年8 月27日發函合法解除,前

    已詳述,且經原告於翌日收受,則系爭契約自因此而歸於消

    滅,原告嗣後再行解除該契約,顯無可取。

  (三)原告主張被告永慶房屋公司及兆豐銀行有違反委任事務及侵

    權行為之情事,無非以被告永慶房屋公司在原告並未違約之

    情況下,逕將履約保證專戶內之226 萬元領出交付被告戊○

    ○,而被告兆豐銀行則未經原告同意,率將上述履約保證專

    戶內之226 萬元交由原告以外之人領取等語,為其論據,然

    本件被告戊○○解除系爭契約及沒收原告已繳價金226 萬元

    作為違約金,均屬合法,前已敘明,是被告永慶房屋公司以

    書面通知被告兆豐銀行將履約保證專戶內原告所繳之226 萬

    元,於扣除服務費88萬元後,餘款138 萬元轉交被告戊○○

    ,被告兆豐銀行即依價金履約保證書第2 條第2 項第3 款及

    第5 條之約定,按被告永慶房屋公司之書面通知辦理,自無

    任何違反委任契約或侵權行為之情事。從而,原告依民法第

    544 條、第184 條請求被告永慶房屋公司及被告兆豐銀行負

    損害賠償責任,即非可取,無從准許。

五、綜上所述,原告請求被告各給付226 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

    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為無理由,應

    予駁回。

六、本件訴訟費用額確定為23,374元,並應由原告負擔,爰併諭

    知如主文第2 項所示。

七、本件判決基礎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防方法及訴訟資料經本

    院斟酌後,核與判決結果不生影響,故不另一一論述,併此

    敘明。

八、據上論結,原告之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78條、第87

條第1 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98  年  10  月  16  日

                  民事第二庭法  官  馬傲霜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應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  98  年  10  月  20  日

                            書記官  李宜蓁

1-1 of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