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實務專區‎ > ‎侵權行為法‎ > ‎名譽權‎ > ‎

縱認證述為虛偽之陳述,然尚繫於執行審判或偵查職務之公務員採信其陳述與否而定,則上訴人亦非因被上訴人之偽證行為直接或同時受有損害,自難謂有相當因果關係。

張貼者:2012年5月2日 上午7:27wu huang ching

況按於他人刑事被告案件為證人、鑑定人、通譯之人,在審判或偵查時,依法具結而為虛偽之陳述,固足使採證錯誤,判斷失平,致司法喪失威信,然此種虛偽之陳述,在他人是否因此被害,尚繫於執行審判或偵查職務之公務員採信其陳述與否而定,並非因偽證行為直接或同時受有損害(最高法院26年渝上字第893號刑事判例參照)。次按告訴人與證人之陳述有部分前後不符,或相互間有所歧異時,究竟何者為可採,法院仍得本其自由心證予以斟酌,非謂一有不符或矛盾,即認其全部均為不可採信,尤其關於行為動機、手段及結果等細節方面,告訴人之指陳,難免故予誇大,證人之證言,有時亦有予以渲染之可能,然其基本事實之陳述,若果與真實性無礙時,仍非不得予以採信(最高法院74年台上字第1599號刑事判例意旨參照)。再按損害賠償之債,以有損害之發生及有責任原因之事實,並二者之間,有相當因果關係為成立要件。故原告所主張損害賠償之債,如不合於此項成立要件者,即難謂有損害賠償請求權存在(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481號民事判例要旨參照)。所謂相當因果關係,係指無此事實,雖不必生此結果,但有此事實,按諸一般情形,通常均可能發生此結果者而言。經查被上訴人於系爭妨害自由等案件、徐郁華、莊聖哲誣告案件、系爭誣告案件之偵查或審判中為證人,在偵查時及審判時,依法具結並未為偽證乙節,已如前述,縱認被上訴人前開證述為虛偽之陳述,而足使採證錯誤,判斷失平,致司法喪失威信,然此種虛偽之陳述,是否造成上訴人因此被害,尚繫於執行審判或偵查職務之公務員採信其陳述與否而定,則上訴人亦非因被上訴人之偽證行為直接或同時受有損害,自難謂上訴人主張之損害賠償與上訴人所稱之被上訴人偽證行為間有相當因果關係。又被上訴人未將拍攝之汽車鑰匙、鬆脫之遙控器電鎖照片及永達醫院診斷證明書等證物隨案移送至臺南地檢署,核亦與上訴人主張所受之名譽侵害之精神及財產上之損害無相當因果關係。故上訴人主張之被上訴人侵權行為既與上訴人所稱之精神及財產上之損害間無相當因果關係,即難謂上訴人對被上訴人有所謂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存在。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