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主張其於訂購花瓶之際並未看過實物而無從檢視商品,故欠缺詳細考慮之機會云云,不可採(黃金牡丹圖花瓶;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9年度消字第3號)

張貼者:2012年6月21日 下午4:27wu huang ching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99年度消字第3號

原      告  甲○○

即反訴被告

訴訟代理人  李尚澤  律師

被      告  國○生活股份有限公司

即反訴原告

法定代理人  乙○○

訴訟代理人  邱景睿  律師

複  代理人  陳家慶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事件,本院於民國九十九年三月十七日辯論終

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反訴被告應給付反訴原告新台幣肆佰零捌萬柒仟參佰捌拾肆元及

自民國九十八年十二月十七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

算之利息。

反訴原告以新台幣壹佰參拾陸萬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反訴被

告如以新台幣肆佰零捌萬柒仟參佰捌拾肆元為反訴原告預供擔保

,得免為假執行。

反訴訴訟費用由反訴被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部分:被告於言詞辯論終結前,得在本訴繫屬之法院,

    對於原告及就訴訟標的必須合一確定之人提起反訴。反訴之

    標的,如專屬他法院管轄,或與本訴之標的及其防禦方法不

    相牽連者,不得提起。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九條、第二百

    六十條第一項有明文規定。本件原告起訴主張兩造間之買賣

    契約已經解除,請求被告返還原告已經給付之定金,被告於

    本案言詞辯論終結前提起反訴,主張兩造之契約關係仍然存

    在,而本於契約關係請求原告給付其餘之買賣價金,是被告

    提起本件反訴請求原告給付買賣價金,經核應與上開法文之

    規定無違,應予准許,先予敘明。

貳、本訴部分:

一、原告主張:

(一)原告於民國九十七年三月八日至被告公司位於台北市○○

      路○○○號之長春總店參觀,被告公司經理王○財及門市

      人員詹○千前來向原告推銷「德國麥○瓷器廠」之黃金牡

      丹圖花瓶(下稱系爭花瓶),並出示台○銀行無限卡專刊

      所附之系爭花瓶照片予原告參考,待原告閱畢,被告公司

      負責人之夫欒○國即加入促銷,並出示在德國與系爭花瓶

      之作者莫○卡合照之照片與未完成圖片之花瓶與作者之照

      片,以取信原告,原告因未見實物,且對瓶型有意見,欒

      ○國即表示下訂即可取得優先承購權,如貨到不滿意可退

      貨或選購其他物品,且已付訂金可充抵。原告信其保證,

      並就價金新台幣(下同)八百三十四萬一千六百元議定成

      交價為五百八十三萬九千一百二十元,而購買系爭花瓶(

      下稱系爭買賣契約),原告除當場刷卡給付五十五萬一千

      七百三十六元,並於數日後再匯款一百二十萬元,共計一

      百七十五萬一千七百三十六元,為系爭花瓶價金之三成以

      為定金。嗣實品到貨後,原告見瓶型及圖片不符原告期待

      ,乃表示退購,渠料被告不願返還定金,又不願將定金轉

      作另購店內他項物品之價金。原告為此於九十八年九月二

      十一日發函被告,請求處理本件買賣糾紛,但被告公司卻

      於九十八年十月二日回函表示不願返還,並要求原告給付

      尾款。

(二)按郵購或訪問買賣之消費者,對所受之商品不願買受時,

      得於收受商品七日內,退回商品所以書面通知企業經營者

      解除買賣契約,無須說明理由及負擔任何費用,為消費者

      保護法(下稱消保法)第十九條所明定。而所謂訪問買賣

      如果係在企業經營者之住居所或營業所向消費者銷售其商

      品,如消費者無正常考慮締約與否之機會,仍有該法之適

      用。是原告就系爭花瓶僅於被告之上開商店看到照片而並

      未見到實物,且因欒○國一再表示貨到不滿意可退貨或另

      購他物,原告在欠缺正常考慮下才會下訂購買系爭花瓶,

      故本件應屬消費者保護法所規定郵購或訪問買賣,原告爰

      依消費者保護法第十九條規定解除系爭買賣契約,請求被

      告返還原告已經給付之上開價金。

(三)對於被告抗辯之陳述:原告從未看過實物,僅看過台○銀

      行無限卡之照片,並沒有檢視商品之機會,欠缺詳細考慮

      之機會,自屬郵購或訪問買賣,原告自得依據消保法第十

      九條之規定解除系爭契約。

(四)綜上,原告爰為訴之聲明並求為判決:被告應返還原告一

      百七十五萬一千七百三十六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

      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並陳明願供擔

      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辯稱:

(一)原告於九十七年三月八日偕同其妻子至被告長春總店選購

      商品,當時原告對店內所陳商品均不甚滿意,獨對九十六

      年十二月出版之台○銀行無限卡專刊所附黃金牡丹圖花瓶

      照片甚感興趣,希望被告代向德國麥○瓷器廠代為訂購,

      然因上開商品之完成難度甚高,國外廠商已不願再接訂單

      ,經原告再三表示希由被告爭取向德國麥○瓷器廠定作系

      爭花瓶,被告公司之王○財協理即當場電詢欒○國意見,

      欒○國感原告誠意,始接受此項訂單,當場由被告之門市

      人員詹○千與原告簽定訂購單,約定總價為五百八十三萬

      九千一百二十元,原告先付訂金即價金之三成一百七十五

      萬一千七百三十六元,原告當日即以信用卡付五十五萬一

      千七百三十六元,數日後再匯付一百二十萬元予被告,其

      餘尾款四百零八萬七千三百八十四元於貨到後一次付清。

      九十八年九月初,系爭花瓶運抵臺灣,詹○千即電原告前

      來付款取貨,原告遂於同年月十二日至被告之長春總店看

      貨,對於等待一年半之作品終於到來,原告當場表示滿意

      ,並要求去百貨公司付尾款,原本於被告長春總店所購買

      之貨物是不可前往百貨公司付款,係因被告將為此給付高

      額抽成予百貨公司,但基於原告對於被告之商誼,及百貨

      公司之優惠贈品,故被告公司仍然同意,原告夫妻為此甚

      為高興,當場又使用信用卡刷卡於被告之長春總店購買價

      值二十四萬元之落地鐘,未料其於翌日竟反口表示不滿意

      ,要求退貨並將定金轉作他用。王○財嗣後於同年月十六

      日致電原告,告知系爭花瓶係依據原告所訂製而成之訂製

      品,無法退換,原告仍然藉詞不喜系爭花瓶之器型,且對

      於花瓶之厚度不滿意,局部花卉彩繪不完美,雖經王○財

      解釋,原告於訂購系爭花瓶時已經看到圖片,來貨與照片

      為相同之器型,且花瓶之厚度是由藝術家用最專業之判斷

      所製成,至於花卉彩繪是否不完美,為個人之自由觀點,

      麥○瓷器品牌已有三百年歷史,且為德國之國營事業,藝

      術家之專業能力與麥○之品牌形象為不容懷疑,然仍不為

      原告所接受。

(二)而系爭花瓶係依據原告之請求向德國麥○瓷器廠所特殊訂

      製之訂製品,貨品進口即須由被告支付德國原廠全部貨款

      並繳納關稅和百分之五營業稅,且德國製造商更不可能接

      受退貨,被告如何可能於接受原告訂製時答應可退換或者

      將定金轉為他用?況訂購單上更載明「貨品售出,恕不退

      換」,亦徵被告確無答應退換之情事。

(三)消保法第十九條第一項固然規定「郵購或訪問買賣之消費

      者,對所收受之商品不願買受時,得於收受商品後七日內

      ,退回商品或以書面通知企業經營者解除買賣契約,無須

      說明理由及負擔任何費用或價款」,然依據該條款之立法

      理由所示「因郵購買賣與訪問買賣之交易通常是在消費者

      無法詳細判斷或思考的情形下,使消費者購買不合意或不

      需要的商品,為衡平消費者在購買前無法獲得足夠資料或

      時間加以選擇,故採將判斷時間延後之猶豫期間制,即收

      受商品後七日之猶豫期間,俾供消費者詳細考慮,並予解

      約之機會,為表示慎重及存證之必要,及衡平雙方權利義

      務」。又消保法第二條第十款、第十一款分別規定「郵購

      買賣:指企業經營者以廣播、電視、電話、傳真、型錄、

      報紙、雜誌、網際網路、傳真或其他類似之方法,使消費

      者未能檢視商品而與企業經營者所為之買賣」、「訪問買

      賣;指企業經營者未經邀約而在消費者之住居所或其他場

      所從事銷售,所為之買賣」。故本件係由未經被告邀請之

      原告親赴被告之營業所,稱渠有意購買九十六年十二月出

      版之「台○銀行無限卡專刊」雜誌上所附之「黃金牡丹圖

      花瓶」,乃主動向被告邀約購買,且實際上,上開照片即

      是系爭花瓶之完整圖片,足供原告檢視,是以原告並非無

      心理準備或無考慮機會,自非屬未經邀約而在原告之住居

      所或其他場所從事銷售」。且本件不僅係原告主動至被告

      之營業所定作系爭花瓶,且於九十七年三月八日簽定系爭

      契約後三日再度匯款一百二十萬元之定金,並非無詳細考

      慮之機會,然原告仍願意再度給付其餘定金。更有甚者,

      自系爭契約簽定後至九十八年九月十二日之貨到當日,約

      有一年半時間,原告實大有機會考慮,然原告於此期間並

      未向被告表示不欲購買之意思。是本件買賣難認原告於簽

      定系爭契約時並無正常考慮或詳加考慮締約與否之機會,

      自難謂系爭契約為訪問買賣之性質。

(四)況原告並不否認系爭花瓶之實體與上開照片有何不相符之

      處,而此種訂製產品均係特殊訂製,每一件產品均係獨一

      無二,且無現貨,故系爭花瓶為應原告之要求,專為原告

      所定作,亦與訪問買賣關於消費者無法詳細判斷或者思考

      之情形下,而使消費者購買不合意或不需要之商品,為表

      示慎重及存證之必要,衡平消費者在購買前無法獲得足夠

      資料或時間加以選擇之立法意旨,尚有有間,並非訪問買

      賣之性質甚明。

(五)綜上,被告為答辯聲明並求為判決:原告之訴駁回,如受

      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三、首查:

(一)原告於九十七年三月八日向前往被告公司之長春總店,以

      台○銀行無限卡專刊所附之系爭花瓶照片為依據,向被告

      訂購當時現場並無現貨展示之由德國麥○瓷器廠所製作之

      系爭花瓶一個,兩造因此成立系爭買賣契約,系爭花瓶原

      價為八百三十一四萬一千六百元,兩造以五百八十三萬九

      千一百元成交,被告並出具訂購單予原告收執,同時約定

      以上開價金之三成即一百七十五萬一千七百三十六元為定

      金,原告當場以信用卡刷卡之方式支付其中五十五萬一千

      七百三十六元,其餘一百二十萬元定金則由原告於數日後

      電匯至被告之中○信託商業銀行敦北分行帳戶。

(二)系爭花瓶後於九十八年九月初運抵台灣,原告於同年九月

      十二日前往被告之長春總店看貨。後原告以九十八年九月

      二十一日律師函通知被告退購系爭花瓶,被告後於同年十

      月二日以律師函回覆不同意,同時請求原告給付系爭花瓶

      之尾款四百零八萬七千三百八十四元。

    以上事實,為兩造所不爭執,並有原告所提出之系爭花瓶照

    片(原證一)、訂購單(原證二)、原告之九十八年九月二

    十一日律師函(原證三)、被告之九十八年十月二日律師函

    (原證四)各一份為證,先予確認。

四、次按消保法第十九條第一項規定「郵購或訪問買賣之消費者

    ,對所收受之商品不願買受時,得於收受商品後七日內,退

    回商品或以書面通知企業經營者解除買賣契約,無須說明理

    由及負擔任何費用或價款」,又同法第二條第十款、第十一

    款亦規定「郵購買賣:指企業經營者以廣播、電視、電話、

    傳真、型錄、報紙、雜誌、網際網路、傳真或其他類似之方

    法,使消費者未能檢視商品而與企業經營者所為之買賣。訪

    問買賣:指企業經營者未經邀約而在消費者之住居所或其他

    場所從事銷售,所為之買賣。」是原告主張系爭買賣為消保

    法所規範之郵購或訪問買賣,故原告得依據同法第十九條第

    一項之規定解除系爭買賣契約,且被告曾表示可退貨或者以

    上開定金選購其餘物品,而請求被告返還已付之定金一百七

    十五萬一千七百三十六元,然為被告所不承認,並以前揭情

    事資為抗辯。是本案兩造所爭執而為本院應先予審酌者,應

    為下列事項即:

(一)原告主張被告曾經允諾原告屆時可以退貨或以上開定金選

      購其餘物品,是否有據?

(二)系爭買賣之性質,是否屬消保法第二條第十款、第十一款

      所規範之郵購買賣或者訪問買賣?

五、經查,原告雖主張被告曾經允諾原告屆時可以退貨或以上開

    定金選購其餘物品,故原告自得請求被告返還定金,然為被

    告所不承認,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

    舉證之責任,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前段有明文

    規定,是原告就其上開主張,即應舉證以實其說,然原告並

    未能舉證證明之,是其前揭主張即難謂有據。此外,觀諸上

    開訂購單上業已載明「貨品售出,恕不退換」,亦有上開訂

    購單一紙在卷為憑,是被告辯稱其當時並未答應原告得退換

    系爭花瓶或以定金選購其餘物品等情,應可採信。

六、再者,原告又主張本件買賣屬消保法第二條第十款、第十一

    款所指稱之郵購買賣及訪問買賣,原告得依據同法第十九條

    第一款之規定解除系爭契約,經查:

(一)原告係本人自行前往被告之長春總店參觀,因而向被告訂

      購系爭花瓶之情事,為原告所不否認,前已述及,則原告

      既然係主動前往被告之長春總店參觀,因而訂購系爭花瓶

      ,被告即非未經邀約而在原告之住居所或其他場所從事銷

      售,此即與前述消保法第二條第十一款所規範之訪問買賣

      之構成要件,有所不符,亦非前述消保法第二條第十款所

      規範之以廣播、電視、電話、傳真、型錄、報紙、雜誌、

      網際網路、傳真或其他類似之方法所為之買賣。是原告主

      張本件買賣屬郵購買賣或訪問買賣,即難謂有據。

(二)況就消保法第十九條第一項之立法理由「因郵購買賣與訪

      問買賣之交易通常是在消費者無法詳細判斷或思考的情形

      下,使消費者購買不合意或不需要的商品,為衡平消費者

      在購買前無法獲得足夠資料或時間加以選擇,故採將判斷

      時間延後之猶豫期間制,即收受商品後七日之猶豫期間,

      俾供消費者詳細考慮,並予解約之機會,為表示慎重及存

      證之必要,及衡平雙方權利義務」以觀,郵購買賣及訪問

      買賣之消費者,得於收受商品後七日內之猶豫期間內,無

      須說明理由及負擔任何費用或價款,即可退回商品或以書

      面通知企業經營者解除買賣契約,係基於郵購買賣與訪問

      買賣之交易,以買賣當時之客觀情狀而言,消費者通常無

      法詳細判斷或思考。而原告於九十七年三月八日訂購系爭

      花瓶,迄至翌年即九十八年九月初,系爭花瓶始運抵台灣

      一事,前已述及,則就原告自訂購系爭花瓶至系爭花瓶運

      抵台灣,期間長達一年半,而原告對此並無異議之情節而

      論,依據社會通念,原告於訂購系爭花瓶之際,顯然已經

      知悉被告公司並無系爭花瓶之現貨可供檢視與交付,且實

      物將待年餘後始得見之,則在原告明確認知當時被告並無

      現貨可供檢視甚或交付之情狀之下,原告仍然願意僅憑系

      爭花瓶之照片,而為訂購系爭花瓶之意思表示,則原告現

      反主張其於訂購花瓶之際並未看過實物而無從檢視商品,

      故其欠缺詳細考慮之機會,顯難謂可採。況本件買賣之形

      式本就為訂購後製作,原告於訂購當時已經知悉並無實物

      或現物得以檢視,若謂系爭花瓶完成後,原告反得以訂購

      當時無實物或現物足供檢視為由,依據消保法第十九條第

      一項之規定,主張得不據理由解除系爭契約,亦非事理之

      平。

(三)此外,另佐以於原告雖於訂購當日即給付部分定金,然原

      告於數日後仍匯款一百二十萬元予被告以為定金之一部,

      則於上開期間內,原告仍非無詳細考慮之機會,然原告仍

      願意依約給付部分定金等情,衡之常情,亦徵原告當時並

      非缺乏詳細考慮締約與否之機會。至於原告主觀上認其於

      未見系爭花瓶實物之前,並未經過詳細考慮,抑或原告主

      觀上是否詳細考慮本件買賣,均非原告得以主張解約之依

      據。

(四)據此,原告主張本件買賣屬消保法第二條第十款、第十一

      款所指稱之郵購買賣及訪問買賣,而依據同法第十九條第

      一款之規定解除系爭契約,為無理由。

七、綜上所述,原告主張被告曾經允諾原告得退還系爭花瓶或者

    以定金轉購其他商品,與原告得依據消保法第十九條第一項

    之規定解除系爭契約,均非有據,被告辯稱系爭契約仍具效

    力,即屬有據。因此,原告請求被告返還定金一百七十五萬

    一千七百三十六元與自起訴狀繕本送達被告之翌日起至清償

    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又

    原告之訴既經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附麗,應併予駁

    回。

參、反訴部分:

一、反訴原告主張:系爭花瓶已經運抵來台,原告僅給付一百七

    十五萬一千七百三十六元,尚有尾款四百零八萬七千三百八

    十四元尚未給付,反訴原告已於九十八年十月二日以律師函

    催告反訴被告履行給付上開尾款之義務,然反訴被告迄今仍

    未給付,反訴原告爰依據系爭買賣契約關係,請求反訴被告

    給付上開尾款及自反訴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

    ,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反訴被告辯稱:反訴被告確實僅在反訴原告店內看到系爭花

    瓶之照片,並未見到實物,且因欒○國一再保證不滿意可退

    貨或另購他物,反訴被告於欠缺正常考慮下,才會下訂購買

    系爭花瓶,自屬消保法所規定郵購或訪問買賣,反訴被告自

    可依據消保法第十九條規定解除系爭契約,系爭契約既然已

    依法解除,反訴原告即自不得請求給付價金及利息。反訴被

    告爰為答辯聲明並求為判決:反訴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

    均駁回;反訴被告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

    執行。

三、承上本訴部分之理由,系爭契約既屬有效,則反訴原告本於

    系爭契約關係,請求反訴被告給付尾款四百零八萬七千三百

    八十四元及自反訴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

    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又兩造均

    陳明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及免為假執行,經核均無不合

    ,爰分別酌定相當之金額准許之。

肆、本案本訴及反訴部分事證均已明確,兩造其餘主張與攻擊防

    禦方法,經核均與本案判決結果無影響,爰不一一予以審酌

    ,附此敘明。

據上論結,本件原告之訴為無理由,反訴原告之訴為有理由,依

據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第三百九十條第二項、第三百九十二

調第二項,判決如主文所示。

中    華    民    國    99    年    4    月     2    日

                  民事第四庭    法  官  匡  偉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    99    年    4    月     2    日

                                書記官  巫玉媛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