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條

案件當事人所具之書狀,僅提出於該承辦之法院附卷,並無廣為流傳之可能,核與刑法上誹謗罪「意圖散布於眾」之構成要件,並不相符

張貼者:2013年1月1日 上午3:54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3年1月1日 上午3:55 ]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九年度上易字第一五七號

    上  訴  人

    即自 訴 人  何金宗

    即  被  告  許照雲

右上訴人因被告妨害名譽案件,不服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八十八年度自字第二八三號,

中華民國八十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許照雲連續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

,以佰元折算壹日。

    事  實

一、許照雲與何金宗同為台北市大同區○○○路一0三號「樓中堡大廈」之住戶,二

    人前因刑事案件涉訟素有嫌隙。緣許照雲因懷疑何金宗於該大廈七樓其所有房屋

    前之公用走廊上,擺置水族箱等物竊用該大廈住戶共有之電氣,於民國(下同)

    八十八年一月十六日下午二時三十分許,在該大廈之住戶區分所有權人會議含住

    戶大會會議時提出討論,嗣經該大廈管理委員會總幹事吳清隆於會後親自查察結

    果並無竊電情事。詎許照雲明知於此,猶基於概括犯意,意圖散布於眾,連續先

    於八十八年八月九日十二時許,至上開「樓中堡大廈」大廳櫃台領取掛號信時,

    當眾對櫃台服務人員及吳清隆等人,以同一事由指摘許金宗竊用公電,足以毀損

    何金宗名譽;繼於同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三時三十分許,在台灣桃園地方法院刑

    事第十一法庭,就其被訴竊盜一案(該院八十八年易字第一一四0號)公開審判

    時,復當庭以言詞指稱何金宗以插頭插置於公用照明指示燈之插座上竊用公電

    而陳述足以毀損何金宗名譽之事。

二、案經自訴人何金宗提起自訴。

    理  由

一、訊據上訴人即被告許照雲僅坦承於八十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台灣桃園地方法院八

    十八年度易字第一一四0號竊盜案公開審判時,當庭指陳上訴人即自訴人何金宗

    竊電部分之事實,惟矢口否認於八十八年八月九日十二時許,在上開「樓中堡大

    廈」櫃台指稱自訴人竊用公電,辯稱:因自訴人在其所有房屋前之共用走廊上加

    裝鐵門,阻礙其他住戶自由通行,而於何宅原有鐵門及加設鐵門間之公電插座上

    ,其曾見有插頭電線延伸至何宅內,亦曾見被隔離之公用走廊內置有大型水族箱

    ,箱旁並有電線插頭插在上開公電插座上,是其指摘自訴人竊用公電確屬事實,

    且係就可受公評之事為適當之評論,應無誹謗之故意等語。查右揭犯罪事實,業

    據自訴人指訴綦詳,其中被告於上開竊盜案件公開審判時,當庭言詞指陳自訴人

    竊電部分之事實,除據被告坦承不諱外,並經本院調閱該竊盜案卷查明無訛,另

    被告於八十八年八月九日十二時許,至上開「樓中堡大廈」櫃台領取掛號信時,

    當眾向櫃台人員及吳清隆指稱自訴人竊用公電一節,亦據證人吳清隆於原審證稱

    被告於八十八年八月九日十二時許,至該大廈大廳之櫃台領取掛號信時,並無他

    人向其詢問即主動對吳清隆及櫃台人員指陳自訴人竊用公電等語,是被告空言否

    認曾於八十八年八月九日十二時許,在該大廈櫃台當眾指摘自訴人竊用公電,並

    辯稱證人吳清隆因與其素即相處不睦,故證言多偏袒自訴人云云,無非飾卸之詞

    ,不足採信。次查被告因懷疑自訴人於該大廈七樓其所有房屋前之公用走廊上,

    擺置水族箱等物竊用該大廈住戶共有之電氣,於八十八年一月十六日十四時三十

    分許,在該大廈之住戶區分所有權人會議含住戶大會會議時提出討論,雖證人劉

    爾久亦出具證明書證明自訴人確有被告所指之竊用公電之情事,惟劉爾久為被告

    同居人,與被告係同一立場,而與自訴人利害關係相對立,其證言難免偏頗,本

    不足採,且針對被告之提案,經會議主席吳昌吉指示該大廈管理委員會總幹事吳

    清隆於會後親自查察結果,自訴人並無竊電情事,有該會議紀錄影本一紙為憑,

    並經證人吳昌吉證述無訛,證人吳清隆及該大廈保全領班李棟樑亦分別於原審結

    證稱經彼等實地查看,自訴人並無被告所指之竊電情事等語,則被告初於上開會

    議中就自訴人竊用公電一事提出討論,或因出於懷疑而據以指摘,惟嗣既經該會

    議責由管理委員會總幹事吳清隆查明並無其事且載明於會議紀錄內,被告至此當

    知其前因懷疑而指述之事,並非確實,而不再轉陳方是,詎其猶一再主動重覆就

    該已查無實據之同一事由執以指摘被告,此豈是善意發表之言論﹖又豈能臨訟托

    稱無誹謗故意﹖再參以證人李棟梁於原審證謂每次其查被告竊電,被告即對其指

    稱自訴人偷用公電等語,益徵被告所辯無誹謗之故意云云,殊無足採。至被告所

    辯其所指摘之事實,係就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一節,按所謂言論可分為

    事實陳述及意見表達,事實有真實與否的問題,意見則有適當與否的問題刑法

    第三百十一條第三款固規定:「以善意發表言論,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

    之評論者,不罰」,惟該規定之所謂適當之評論,顯係指意見之表達而非事實之

    陳述本案被告指摘自訴人竊電,盡皆為事實之陳述,而非意見之表達,自無該

    規定所指適當之評論不罰可言。從而被告犯行洵堪認定。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一項之罪。其先後二次誹謗犯行,時間緊接,

    犯罪構成要件相同,顯係基於概括犯意所為,應依連續犯之規定論以一罪,並加

    重其刑。原審據以論罪科刑,原非無見,惟被告於上開竊盜案件審理中,固具狀

    陳稱自訴人竊用公電云云然案件當事人所具之書狀,僅提出於該承辦之法院附

    卷,供作審判之參考,非法律所規定之特定人員,尚且不得閱卷,並無廣為流傳

    之可能,核與刑法上誹謗罪「意圖散布於眾」之構成要件,並不相符是被告具

    狀部分之行為,應非本案其誹謗犯行之部分行為,原判決認被告提出該書狀,與

    其當庭所為言詞之陳述,均為其當次單一誹謗行為之一部分,尚有未洽。本案上

    訴意旨雖未及此,自訴人徒求改判重刑,被告徒空言否認犯罪,指摘原判決不當

    ,固均無足取,惟原判決既有上開可議,即無可維持,應由本院予以撤銷改判。

    爰審酌被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犯罪時所受之刺激及其品性、生活狀況、

    智識程度、犯罪所生之損害,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仍量處拘役五十日,並

    諭知易科罰金折算標準。

三、自訴意旨另以被告於八十八年一月十六日下午二時三十分許,在樓中堡大廈管理

    委員會召開區分所有權人會議含住戶大會會議時,以足以毀損自訴人名譽之言詞

    ,當眾指摘自訴人竊盜公電,亦涉有誹謗罪嫌云云。惟:

    (一)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又不能證明被

          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三百零一條

          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次按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

          譽之事者,為誹謗罪,又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且非僅涉於

          私德,而與公共利益有關者,不罰,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一項、第三項分別

          定有明文,是誹謗行為人之故意應包括對「其所指摘或傳述之事實為不實

          」的認識,如果行為人主觀上非明知其所指摘或傳述之事為不實,即欠缺

          犯罪之故意,不成立誹謗罪。

    (二)訊據被告固承認於八十八年一月十六日十四時三十分許,在樓中堡大廈管

          理委員會召開區分所有權人會議含住戶大會會議時,當眾指摘自訴人竊用

          公電之事實,惟辯稱自訴人在共用走廊加裝門,阻礙其他住戶自由通行,

          而在何宅原有鐵門及加設鐵門間確有公電插座,其曾見該插座上有插頭電

          線延伸至何宅內,亦曾見被隔離之公用走廊內置有大型水族箱,箱旁有電

          線插頭插在上開公電插座上,是其指摘自訴人竊用公電係事實,且為可受

          公評之事,並無誹謗之故意等語。

     (三)查被告所提出之現場照片四幀及錄影帶一捲,其中附於原審卷第三一頁者

          ,被告主張係案外人李東興擅用公電之照片,固與本案無關,惟附於原審

          卷第三十二頁者,確可顯示自訴人在共用走廊加裝鐵門之情形,而經原審

          法院當庭勘驗上開錄影帶,其內容除仍顯示自訴人在共用走廊加裝鐵門外

          ,亦發現被隔離之共用走廊內確有公電插座,插座上另插有一私有插座等

          情有勘驗筆錄一紙足稽,而自訴人對上開照片及錄影帶內容之真正並不爭

          執,僅辯稱因公電插座接觸不良,故以私有插座插置其上,供上方之避難

          方向指示燈使用等語,則自訴人在共用走廊加裝鐵門,其他住戶因而無法

          自由通行其中,又避難方向指示燈及公電插座均位於被隔離之共用走廊內

          ,顯在自訴人實力可得支配之範圍內,實已排除其他住戶使用之可能性,

          難免啟人疑竇,認其有公電私用之情形,被告依此客觀之見聞,因而認自

          訴人有竊用公電之嫌,尚非事出無因。次查被告曾就自訴人竊用公電一事

          ,向台北市政府檢舉,經函覆略以所指竊電一事,係屬管理委員會職務,

          有台北市政府八十七年十月七日府工建字第八七0七四八八九00號函可

          按,是被告乃向該大廈之管理委員會請求處理,又自訴人是否竊用公電事

          關該大廈住戶之公共利益,非僅涉於私德,是被告此部分行為,實因誤認

          致有所懷疑,而請求有權單位查明,應無誹謗故意,自不成立誹謗罪。惟

          依自訴意旨認此部分,與前開論罪科刑部份有連續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

          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併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六十四條、第三百四

十三條、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刑法第五十六條、第三百十條第一項、第四十

一條、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第二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張秋雲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十九      年      一      月     三十一     日

被告仍須提出「證據資料」,證明有理由確信其所為言論(即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為真實

張貼者:2013年1月1日 上午1:43wu huang ching

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刑事判決     97年度上易字第339號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甲○○

上列上訴人因妨害名譽案件,不服臺灣高雄地方法院96年度易字

第3725號中華民國97年2 月21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高

雄地方法院檢察署96年度偵續字第156 號),提起上訴,本院判

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甲○○無罪。

    理  由

一、本件聲請簡易處刑意旨略以:被告甲○○係國立高雄師範大

    學(下稱高師大)國文系教授,緣高師大文學院院長於民國

    95年5 月19日改選,並將於同年6 月8 日進行投票,而被告

    與同系教授乙○○均為候選人,詎被告為求勝選,明知未經

    查證屬實,竟意圖散佈於眾,於95年6 月6 日下午第 6 、7

    節國文系一年甲班之「大一國文」課堂上,向全體同學公然

    指摘乙○○向研究生收取不當金錢等不實言論,足以毀損乙

    ○○之名譽,經乙○○告訴。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10 條第

    1 項之誹謗罪嫌云云。

二、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 159

    條之1 至第159 條之4 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

    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

    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

    調查時知有第159 條第1 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

    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 條

    之5 第1 、2 項定有明文。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

    人之反對詰問予以核實,原則上先予排除,惟若當事人已放

    棄反對詰問權,於審判程序中表明同意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

    證據,基於尊重當事人對傳聞證據之處分權,及證據資料愈

    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見之理念,且強化言詞辯論主義,使

    訴訟程序得以順暢進行,上開傳聞證據亦均具有證據能力。

    查本案據以認定被告犯罪事實存否之被告以外之人之言詞或

    書面陳述,被告及檢察官於原審及本院審理時,均同意作為

    證據,且於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聲明異議,而本院審

    酌該言詞陳述及書面陳述作成之情況,未見有何不適當之情

    形,故依前開規定,均得為證據。

三、再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刑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 項定有明文。又認定犯罪事實所憑

    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

    無論係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

    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

    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之

    懷疑存在時,即難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度台上字第

    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又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09 號

    解釋文謂:「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11條有明

    文保障,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

    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

    。惟為兼顧對個人名譽、隱私及公共利益之保護,法律尚非

    不得對言論自由依其傳播方式為合理之限制。不論刑法上之

    誹謗罪或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2條之規定,均屬對於言論

    自由依傳播方式所加之限制,亦即二者之構成要件均須在憲

    法保障言論自由權及憲法第23條之規範下,始能成立。刑法

    第310 條第3 項前段以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

    不罰,係針對言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限定刑

    罰權之範圍,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行

    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實真實,始能免於刑責。惟行為人雖不能

    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為人有

    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毀謗罪之刑責相繩,亦

    不得以此項規定而免除檢察官或自訴人於訴訟程序中,依法

    應負行為人故意毀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任,或法院發現其為

    真實之義務。」推其對於刑法第310 條第3 項解釋意旨,僅

    在減輕被告證明其言論(即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為真實之

    舉證責任,但被告仍須提出「證據資料」,證明有理由確信

    其所為言論(即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為真實,否則仍有可

    能構成誹謗罪刑責。而「證據資料」係言論(指摘或傳述誹

    謗事項)之依據,此所指「證據資料」應係真正,或雖非真

    正,但其提出並非因惡意或重大輕率前提下,有相當理由確

    信其為真正者而言(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5247號判決意

    旨參照)

四、檢察官聲請簡易判決處刑,認被告涉有上開犯嫌,係以告訴

    人乙○○指訴、上開上課錄音光碟,以及被告發表上開言論

    時,適逢高師大遴選文學院院長之際等為其論據。訊據被告

    甲○○,堅決否認有何誹謗犯行,辯稱:告訴人所提出的上

    課錄音光碟,剪去了前面5 分鐘的內容,且應是伊於95年 5

    月30日在國文系一年級甲班上課的內容。伊當時係回答學生

    的提問,學生有受教權,伊不能拒絕回答學生的提問,而學

    生又沒有選舉文學院院長的投票權,伊在課堂上發言沒有為

    選舉而惡意攻擊告訴人。且伊說話前後內容具完整一貫性,

    伊所提「舊系主任拿研究生的錢」亦係假設性用語,也未將

    告訴人的名字說出來。是因之前華梵大學學生潘○○向伊查

    證為何有「乙○○拿研究生的錢」的說法,伊向潘○○說不

    要講了,此足證伊無誹謗告訴人的意思。之後伊在課堂上回

    答學生問題時,言及伊遭他人散佈精神異常言論中傷之事,

    進而提及此事,伊是該班級的導師,希望給學生一些心理建

    設,且能去對外澄清關於外界對系上教授的中傷言論,以挽

    救國文系的聲望等語。經查:

(一)被告於95年5 月30日下午,在高師大國文系一年甲班之國文

    課發表:「我自己的學生打電話來,從北部,因為我去北部

    演講都會幫我們國文系打廣告,希望他們來考我們學校的研

    究所,結果她學弟考上我們學校的經學研究所,她叫學弟來

    讀,結果這學期開始閃躲(潘○○),後來一直窮追,後來

    才知道人家學校的老師跟同學通通都在說我們的舊系主任會

    拿研究生的錢,所以他們不敢(來讀)。所以像這樣的事情

    都是災難,如果我們的新舊系主任都這樣,那兩個教授去了

    ,外人又相信第三個教授就是我甲○○精神異常,那請問,

    各位親愛的同學,我們還有希望嗎?」等語,業據被告供承

    屬實,並有上開勘驗譯文、卷附光碟、被告提出95年5 月30

    日之光碟及呈報狀在卷可憑(見原審96易3725號卷第 16、

    48、49頁),是上開內容為被告於95年5 月30日下午某時於

    國文課對國文系一年甲班所發表之內容,應堪認定。起訴意

    旨雖依告訴人乙○○所提出上開之錄音光碟而認被告係於95

    年6 月6 日國文課為上開陳述,然經被告當庭表示確實係其

    於95年5 月30日上課內容,且提出錄音光碟可稽,復查被告

    於95年6 月6 日上開內容係針對牡丹亭之授課內容而借用國

    文系辦公室設備,有高師大96年9 月13日高師大國文字第

    960007 87 4 號函及函附「國文係辦公室設備借用表」1 份

    及錄音光碟在卷可參(見原審96簡4305號卷第107 、108 )

    ,故被告上開發表言論之時間,應為95年5 月30日下午,而

    非同年6 月6 日,故檢察官起訴所認定之時間尚有誤會,併

    此敘明。   

(二)又自92年8 月1 日起,至95年7 月31日止,係由告訴人乙○

    ○擔任高師大國文系系主任,並於任期屆滿前之95年4 月25

    日辦理改選,95年8 月1 日起,則由林文欽擔任該系系主任

    職務等情,有高師大97年1 月30日高師大人字第0970001052

    號函在卷可參(見原審96易3725號卷第51頁),被告於95年

    5 月30日發表上開內容時,該校國文系系主任剛改選完成,

    再參諸被告所辯該項言論所陳述事實的來源等情,故被告上

    開發表內容所指之「舊系主任」,應可得特定係指告訴人乙

    ○○;又告訴人為高師大國文系教授,且自92年8 月1 日起

    ,至95年7 月31日止,為高師大國文系系主任,並於95年 6

    月上旬參與高師大文學院院長選舉,亦有上開函文在卷可參

    。是告訴人身為教師且為高師大國文系系主任,復欲參與文

    學院院長選舉,其是否會向研究生收錢而有不當行為乃屬品

    行操守之重要事項,自屬可受公評之事項

(三)查告訴人否認有何收研究生金錢一事,且亦無何證據可以證

    明告訴人確有此違反操守之事實。惟依據上開被告上課時所

    陳述之內容,關於告訴人是否向研究生收錢一事,其係陳述

    稱:別的學校的師生說我們的舊系主任會拿研究生的錢,所

    以他們不敢來讀等語,業如上述,故被告陳述此一關於告訴

    人品操守之重要事項時,已指稱係他校之人所說。而證人潘

    ○○於偵查中證稱:「(問:甲○○說妳曾電話中告訴她,

    乙○○有向研究生收取金錢?)是。時間約是今年( 95 年

    )上學期的事。那時是我與學校一位老師在吃飯時聊到乙○

    ○,因那老師知道我是高師大的學生,就很激動的說乙○○

    在外的名聲不好,有收學生的錢。之後我們就未再提到這件

    事。後來我就打電話給雷老師,她是我大一的國文老師,我

    詢問是否有這件事,她聽了未回答,只說這話到此為止,不

    要再說了。」等語(見95年 12月14日偵訊筆錄,95他 6499

    號卷第25頁),證人潘○○與告訴人及被告均無仇怨,所證

    應可採信,據此,被告上開上課時所提及之上開關於告訴人

    操守事項之傳聞,亦確有依據,而非被告憑空所虛偽創造之

    事,被告雖自承於陳述上開事項前,未曾聽說過告訴人向研

    究生收錢之事,且其亦未探入查證等語(見95年9 月5 日偵

    訊筆錄,95他6499號卷第14頁),但證人潘○○既係被告的

    學生,基於師生間之信任關係,應可認定被告於聽聞潘○○

    之上開陳述後,主觀上已相信「別的學校的師生在傳述告訴

    人有收學生的錢」此一事實確為真實,而被告在上開上課時

    陳述此一「別的學校的師生在傳述告訴人有收學生的錢」之

    事實,參照上開誹謗罪構成要件之說明,已難認被告有誹謗

    之故意。

(五)又上開上課錄音經原審勘驗結果,被告確係於上開上課時,

    回答學生之提問,後敘及自己遭人中傷精神異常,再進而敘

    及包括被告自己在內的系上3 位具教授資格的老師遭外界傳

    聞有損名譽之事,及被告自身在學校內所遭遇的事實,有原

    審96年12月24日勘驗筆錄(見原審96易3725號卷第13-18 頁

    ),及被告提出部分錄音內容譯文(見97年3 月31日上訴理

    由狀,附本院卷)等附卷可稽,而被告於該次上課時,雖確

    有陳述如上開關於告訴人操守之事的傳聞,但依被告陳述內

    容係:「……後來才知道人家學校的老師跟同學通通都在說

    我們的舊系主任會拿研究生的錢,所以他們不敢(來讀)」

    等語,而該陳述之前後內容則為:「我自己的學生打電話來

    ,從北部,因為我去北部演講都會幫我們國文系打廣告,希

    望他們來考我們學校的研究所……。所以像這樣的事情都是

    災難,如果我們的新舊系主任都這樣,那兩個教授去了,外

    人又相信第三個教授就是我甲○○精神異常,那請問,各位

    親愛的同學,我們還有希望嗎?」等語,業如上述,則依其

    陳述上開關於告訴人操守傳聞之事的前後語意,被告主要目

    的顯然是希望國文系不要因為外界對系上教授的中傷,因而

    影響學生報考國文系研究所的意願,據此,已可認被告係對

    所提出之可受公評的事項,為適當的評論。雖然被告與告訴

    人2 人當時均係即將於95年6 月8 日投票選舉文學院院長的

    候選人,且被告於同年5 月30日陳述上開事項時,已接近該

    項選舉,但被告陳述之主要目的,業如上述,被告當時並非

    在發表競選言論,且被告又係於上課時在教室內,被動回答

    學生提問,陳述之對象又係並無投票選舉文學院院長的學生

    ,被告提出時又已說明係傳聞自其他人等情況,故實不能僅

    以被告提及此有損告訴人名譽之傳聞之事時,已接近文學院

    院長選舉投票日,即遽認被告確係為競選而惡意中傷告訴人

    而有誹謗之故意。

五、綜上所述,檢察官所舉對被告不利之證據尚未達到通常一般

    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而有合理之

    懷疑存在,本院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

    證據足以證明被告有何檢察官所指誹謗之犯行,要屬不能證

    明被告犯罪。

六、原審未予詳察,而為被告有罪之諭知,尚有未洽,被告上訴

    意旨,指摘原判決諭知其有罪判決為不當,請求撤銷改判,

    為有理由,應由本院將原判決予以撤銷,而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 條第1 項前段、第364 條、第

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門騫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7  年  6   月  11  日

                  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  官  莊飛宗

                                    法  官  孫啟強

                                    法  官  邱明弘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  97  年  6   月  11  日

                  書記官  曾允志

倘為達特定之目的,而對於未經證實之傳聞,故意迴避合理之查證義務,即應認為其有惡意

張貼者:2012年12月31日 下午8:38wu huang ching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年度台上字第三三七六號

上  訴  人  吳昌運

上列上訴人因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

台中分院中華民國一○○年四月十一日第二審判決(一○○年度

選上訴字第二八三號,起訴案號:台灣苗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

九年度選偵續字第一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

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

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

以駁回。本件上訴人吳昌運上訴意旨略稱:(一)、告訴人韓茂賢

係從事政治之公眾人物,於競選期間散發「反對三角山開採砂石

」、「反對裕隆山開採砂石」之文宣,而「開採砂石」乃涉及公

眾之公共議題,上訴人針對該文宣評論,亦屬是否「開採砂石」

公共議題之事務,且在從事競選期間,候選人個人品性、操守、

能力、交往關係如何,本即須忍受相當程度之評論,參酌司法院

釋字第五○九號解釋所闡述意旨,自屬可受公評之事項,仍受憲

法保障,足見上訴人製作散發之選舉文宣,雖用詞遣字較為聳動

誇張,但質疑告訴人之「開採砂石」事項,與公眾利益息息相關

,實難謂有超越社會容忍之程度,亦難逕認上訴人此舉有何明知

不實之事而故意散播之情事。蓋「陳述事實」與「發表意見」不

同,事實有能證明真實與否之問題,意見則為主觀之價值判斷,

無所謂真實與否,對於可受公評之事項,尤其對政治人物之舉措

,縱以稍不留餘地或尖酸刻薄之語言文字予以批評,亦應認符合

刑法第三百十一條第三款之「合理評論原則」免責範疇,自不得

遽斷上訴人有意圖使候選人不當選之故意,原判決對上訴人科以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一百零四條之罪責,顯有適用法則不當之

違誤。(二)、依告訴人於原審之陳述,其事後查證,已明瞭上訴

人當時散發文宣可能發生錯誤,第二天已陸續派人回收,其已相

信上訴人確實並無使告訴人不當選之惡意。原審就此有利上訴人

之事證,漏未審酌,容有違誤。縱認上訴人構成公職人員選舉罷

免法第一百零四條之犯行,然第一審時雙方尚未達成和解而經量

處有期徒刑六月,但原審審理中雙方已達成和解,仍為與第一審

判決相同之量刑,顯違「罪刑比例原則」。(三)、上訴人於第十

七屆苗栗縣議員選舉期間固有發放傳單,但並無意圖使告訴人不

當選之犯罪故意,該傳單主標題「揪出躲在『三角山』背後的影

形人!」等文句,僅為選舉造勢向選民之呼籲,並未明示或暗示

該「影形人」即為告訴人。主標題下之「選舉時高舉右手,反對

開採砂石,當選後卻不務正途;找來藉口開挖砂石,打拼圖利自

己,認真破壞好山好水,『寒帽嫌』『真寒心』,請看『寒帽嫌

』砂石專業家族」等字句,縱認「寒帽嫌」係指告訴人「韓茂賢

」,惟依司法院釋字第五○九號解釋,對候選人有關文宣中就與

公益有關事項,甚或人格特質之描述等,應嚴格認定報導人是否

確有誹謗或侮辱之惡意,不應以過於寬鬆之標準檢驗,若無積極

證據足證行為人確係出於侮辱之故意或未必故意以進行公然傳播

或散布,即應推定其係以善意為之。告訴人身為縣議員候選人,

屬公眾人物,就欲參與之公共事務,本即應受嚴格檢視,自不應

認上訴人有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一百零四條之犯罪故意。

況上訴人發送之文宣所附選民提供之砂石開採照片,更可證明上

訴人提出上開呼籲,並非空穴來風、無中生有,上訴人既對於砂

石開採之公共政策議題有相當查證,且就所述內容有相當確信,

非對告訴人有侮辱故意,告訴人貿然提出本件告訴,容有誤會云

云。

惟查:原判決綜合全案證據資料,本於事實審法院職權推理之作

用,認定上訴人與告訴人均係苗栗縣議會第十七屆議員選舉第二

選區之候選人,上訴人於競選期間,確有意圖使告訴人不當選,

而散發內容為告訴人在同縣銅鑼鄉興隆村開採砂石,係砂石專業

家族,及當選後會藉口開挖砂石等不實事項文宣之犯行。因而撤

銷第一審之判決,改判論處上訴人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一百零四條之傳播不實罪刑(處有期徒刑六月,褫奪公權一年)

,已詳細說明其採證認事之理由。所為論斷,亦俱有卷證資料可

資覆按。且查:言論自由為憲法所保障之人民基本權,法律固應

予以最大限度之維護。惟惡意散布謠言,傳播不實之言論,反足

以破壞憲法所保障之基本權,依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自應予合

理之限制。而刑法第三百十條之誹謗罪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一百零四條之處罰規定,即屬法律對於非法言論所加之限制。又

司法院釋字第五○九號解釋明確揭示行為人縱不能證明其言論內

容為真實,然若能舉出相當證據資料足證其有相當理由確信其言

論內容為真實者,因欠缺犯罪故意,即不得遽以誹謗罪相繩,亦

即採取「真正惡意原則」。從而行為人對於資訊之不實已有所知

悉或可得而知,卻仍執意傳播不實之言論,或有合理之可疑,卻

仍故意迴避真相,假言論自由之名,行惡意攻訐之實者,即有處

罰之正當性,自難主張免責再者,行為人就其所指摘或傳述之

事,應盡何種程度之查證義務,始能認其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

實,而屬善意發表言論,應參酌行為人之動機、目的及所發表言

論之散布力、影響力而為觀察倘僅屬茶餘飯後閒談聊天之資者

,固難課以較高之查證義務反之,若利用記者會、出版品、網

路傳播等方式,而具有相當影響力者,因其所利用之傳播方式,

散布力較為強大,依一般社會經驗,其在發表言論之前,理應經

過善意篩選,自有較高之查證義務,始能謂其於發表言論之時並

非惡意。因此,倘為達特定之目的,而對於未經證實之傳聞,故

意迴避合理之查證義務,率行以發送傳單、舉行記者會、出版書

籍等方式加以傳述或指摘,依一般社會生活經驗觀察,即應認為

其有惡意。原判決依憑上訴人自承有於競選期間散發前開以文字

、圖畫、照片製作之文宣,及告訴人在偵審中之證言,馮永和、

吳志展於偵查中之證詞,卷附告訴人與上訴人分別製作之競選文

宣、「苗栗縣三義鄉○○○段98-141 地號等及銅鑼鄉○○○段

2541地號等土地土石採取聯合申請案」環境影響說明書專案小組

第四次初審會議紀錄節錄影本,並參酌其餘案內所有證據,經合

法調查後,據以判斷上訴人明知告訴人針對同縣三角山土石開採

案,始終採取反對立場,其文宣所附「石圓企業社」在新雞隆地

段開採砂石之現場照片,亦顯與上訴人無任何關聯,竟仍執意散

布告訴人及其家族已開採該照片所示地點之砂石,係砂石家族等

不實事項,顯係假言論自由之名而傳播具體之虛構事實,以行惡

意攻訐之目的,要非單純就開採砂石之公共議題而為善意評論,

自具處罰之正當性;並就告訴人在原審雖證稱就上訴人所為已予

諒解,上訴人散發前開文宣尚無使其不當選之意圖云云,究如何

不足採為有利上訴人之論據,亦在理由中詳加說明指駁。此係原

審踐行證據調查程序後,本諸合理性自由裁量所為證據評價之判

斷,既與司法院釋字第五○九號解釋意旨無悖,亦未違反經驗法

則或論理法則,要不能指為違法。茲上訴意旨就原判決之論斷,

究有何違背法令之情形,並未依據卷內資料具體指摘,徒執陳詞

,以其係就公共事務而為評論,告訴人已為其有利之供證,不能

認定伊有前揭犯行云云,據以指摘原判決違法,係以片面之自我

說詞,對原審採證認事之適法職權行使,并已於判決內說明之事

項,漫事指摘,難認係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又量刑之輕重,

乃實體法上賦予法院得為自由裁量之事項,倘以行為人之責任為

基礎,所量定之刑罰未逾越法定刑度,或濫用其權限,即不能任

意指為違法。原判決為刑罰之量定時,已敘明係以上訴人就本件

犯行之罪責程度為基礎,斟酌刑法第五十七條各款所列情形,為

科刑輕重標準之審酌,所量定之刑罰非唯未逾法定刑度,亦與罪

刑相當原則無悖,自不得遽指違法。上訴意旨,顯與法律規定得

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其上訴違背法律上之

程式,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六    月  二十三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四庭

                          審判長法官  謝  俊  雄  

                                法官  陳  世  雄  

                                法官  魏  新  和  

                                法官  徐  文  亮  

                                法官  吳  信  銘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六    月  二十七  日

媒體是否報導該新聞既取之於媒體自我選擇,刊登前既未經被告閱覽並表示意見,顯非受採訪之被告所得預見

張貼者:2012年12月31日 下午8:01wu huang ching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101年度上易字第10號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薛凱賢原名薛志.

上列上訴人因妨害名譽案件,不服臺灣士林地方法院99年度易字

第345號,中華民國100年11月18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

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99年度調偵字第59號),提起上訴,本院判

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薛凱賢無罪。

    理  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薛凱賢(原名薛志正)於民國(下同)

    97年12月間接受葉一堅(所涉妨害名譽案件,另經臺灣士林

    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確定)為負責人兼發行

    人之「香港商蘋果日報出版發展有限公司」(下稱蘋果日報

    )採訪時,竟基於意圖散布於眾之誹謗犯意,向不知情之蘋

    果日報記者李志展指摘黃名偉曾向其借款新臺幣(下同)50

    0萬元,卻陸續跳票,且遠避中國云云。嗣蘋果日報於97年1

    2 月30日刊登內容為「薛志正過去常模仿李登輝和宋楚瑜…

    後來黃名偉以轉投資向他借錢,他借出500 萬元,不料,黃

    名偉卻陸續跳票且遠避中國,他才警覺被騙…且黃名偉在中

    國吃香喝辣,卻不認債務,令他氣結」之不實文章,使不特

    定人得以閱覽,足以毀損黃名偉之名譽,嗣經黃名偉閱讀報

    載文章,始知上情。因認被告薛凱賢涉犯刑法第310條第2項

    之加重誹謗罪嫌云云。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

    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 154

    條第2 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次按認定不利於被

    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

    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

    證據;又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

    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

    礎;被告否認犯罪事實所持之辯解,縱屬不能成立,仍非有

    積極證據足以證明其犯罪行為,不能遽為有罪之認定。而刑

    事訴訟法上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積極證據,係指適合於被告

    犯罪事實之認定之積極證據而言,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

    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

    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

    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

    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

    ,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

    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29年上字第310

    5 號、30年上字第1831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及76年台上字

    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況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亦

    有明定,是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

    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

    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

    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

    諭知(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 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薛凱賢涉犯前開罪嫌,無非以:被告之供述、

    證人即告訴人黃名偉之指、證述、證人李志展之證述及97年

    12月30日蘋果日報之剪報影本1 份等,資為主要論據。訊據

    被告薛凱賢固坦承有於97年12月間接受蘋果日報記者李志展

    之採訪,採訪時並曾談及與告訴人黃名偉間因投資而生之借

    貸債務等事實,惟否認有何誹謗告訴人黃名偉之犯行,辯稱

    :當初記者李志展是說藝人對財務管理似乎比一般人弱,想

    對伊的理財做電話採訪,伊便將這幾年投資失敗的經驗作陳

    述,包含與黃名偉、張乃仁、倪敏然、柯受良等人間之來往

    、借貸、合作關係,但是李志展沒有跟伊說報導何時會刊登

    ,刊登時也沒有向伊核對校稿,伊看到報導時,才發現李志

    展只寫黃名偉一人,且把伊跟其他人的借貸關係全部加諸在

    黃名偉身上,內容並不正確,並造成黃名偉對伊的誤會。伊

    沒有要誹謗黃名偉名譽的意思等語;被告之辯護人為被告辯

    護稱:該篇報導與被告受訪時所表述之真意不符,記者李志

    展以電話採訪可能有聽錯或誤解之虞,本件既無採訪過程之

    錄音內容,自不能單憑記者李志展之證述及手稿,即認被告

    有為報導內容之陳述。況新聞記者為相關報導前,負有查證

    之義務,惟本案採訪記者李志展亦承認於採訪後並沒有向相

    關人等為查證業務,已有疏失。又記者李志展於完成報導後

    並未讓被告校稿或跟被告為確認,被告對該報導實無支配之

    可能,實難認被告成立誹謗罪之間接正犯等語。

四、按傳聞法則之重要理論依據,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

    對詰問予以核實,乃予排斥,惟若當事人已放棄對原供述人

    之反對詰問權,於法院審判時表明同意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

    證據,基於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現之理念,並

    貫徹刑事訴訟法修法加重當事人進行主義之精神,確認當事

    人對於證據能力有處分權之制度,傳聞證據經當事人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另當事人於調查證

    據時,對於傳聞證據表示「沒有意見」、「對於證據調查無

    意見」,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應視為已有將該

    等傳聞證據採為證據之同意,此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

    明文。是以下所引證據,經本院當庭提示,公訴人、被告及

    辯護人均表示無意見,且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本

    院審酌該等證據作成之情況,認為適於為本件認定事實之依

    據,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5第2項規定,應具有證據能力

    ,得採為證據。

五、經查:

(一)按蘋果日報於97年12月30日刊登有關告訴人黃名偉之內容,

    確載有「薛志正過去常模仿李登輝和宋楚瑜…後來黃名偉以

    轉投資向他借錢,他借出500 萬元,不料,黃名偉卻陸續跳

    票且遠避中國,他才驚覺被騙…而且黃名偉在中國吃香喝辣

    ,卻不認債務,令他氣結」等文字(以下簡稱系爭報導文字

    ),有蘋果日報剪報1 份在卷可證(見98年度他字第1876號

    卷第4 頁),告訴人黃名偉並據以指述被告明知彼等間並無

    借款,卻故意向記者為不實之傳述,系爭報導文字顯有誹謗

    其名譽,惟按媒體記者撰稿時,如係原文引述受訪者所言,

    通常皆以引號即"「」"括出,如未加引號者,則係記者依其

    聽聞受訪者之話語,加以整理或改寫,就其所認受訪者之意

    思而為之報導,此誠屬文字工作者所遵循之規範,亦與一般

    社會大眾之認知無違,茲細譯該篇報導內容,系爭報導文字

    並未以引號括出,相較於該篇報導其餘部分包括 "他頗為感

    慨:「都是自己瞎講義氣... 現在錢都交給老婆陳萍處理,

    以免又被騙了」"及"他說:「景氣這麼差,開源不易,只好

    節流。」" ,都以引號引出,而告訴人黃名偉引以指述被告

    涉犯誹謗罪嫌之系爭報導文字,並未以引號括出,可見系爭

    文字之敘述,應係記者將其所聽聞被告之話語,就其所認被

    告之意思加以整理改寫後而為之報導,則被告是否確有該等

    言論之表達,或該等文字是否確為被告之本意,即非無斟酌

    之餘地,自難逕為被告不利之認定。

(二)次按證人即蘋果日報記者李志展於偵查中及原審法院審理時

    固均明確證稱:該篇報導是我所寫的。當天我是以電話採訪

    ,報導主要是說被告欠債數千萬而他要努力還錢的狀況,他

    說他跟黃名偉合開錄音室,在中國時有要他入股DISCO ,他

    基於朋友交情借錢給黃名偉,有借了黃名偉200 多萬元,之

    後又陸續借黃名偉錢,包括錄音室的費用等,伊問他共借了

    多少,他說超過500 萬元以上,伊才會如此撰寫,上面的內

    容沒有誇大,都是依被告的陳述寫的云云(見98年度調偵字

    第540 號偵查卷第41頁至第43頁、原審卷第44至45頁),告

    訴人黃名偉並據以指述被告故意向記者為不實之傳述,透過

    記者之報導文字而毀損其名譽,惟被告堅詞否認於訪問時有

    向證人李志展稱曾借款500 萬元予告訴人黃名偉之情,而依

    前所述系爭報導文字內容係證人李志展將其聽聞被告之話語

    ,加以整理或改寫,就其主觀上所認被告之意思而為之報導

    ,則證人所為之報導既已加諸證人本身之認知所為之敘述,

    是否確為被告之原意,誠有疑問?另參諸證人李志展於偵查

    中亦證稱:被告當時有說黃名偉、張乃仁。張乃仁的部分,

    被告說他欠他多少錢我忘了,被告提較多的是黃名偉,我手

    稿上沒有寫。 ...(問:被告是否有向你提到王八車害薛志

    正背債的問題?)王八車的部分我不記得有無提,被告只有

    跟我說到背債的部分,但是我忘了細節了,手稿上也沒有寫

    。(問:是否因為黃名偉名氣比較大才寫到黃名偉?)不是

    ,我印象較深刻是黃名偉的部分云云(見同上偵查卷第42至

    43頁),嗣於原審法院審理時證稱:(問:被告當時有向你

    提及他遭黃名偉陸續跳票一事?)他有跟我提到這件事情,

    有提到跳票,但是跳票金額及票據張數我不太清楚。(提示

    98年度調偵字第540 號卷第46至52頁採訪手稿,哪一些是你

    在製作97年12月30日報導之前的手稿?)我不確定是之前或

    是之後,因為時間真的太久了,手稿都是我寫的沒有錯。(

    後改稱)應該有混雜第二篇報導的手稿 ...(問:被告是否

    有提過張乃仁有欠他錢?)他有提到。(問:張乃仁欠被告

    多少錢,你是否知道?於手稿中有無記載?)沒有記... 報

    導的標題會寫「薛凱賢為友揹債4000萬」,印象中,是被告

    稱別人總共欠他多少錢,數字是被告跟我講的,我當時的印

    象是這樣云云(見原審卷第44至46頁),依證人李志展前揭

    所述,就該篇報導內容之撰寫,固然有證人所提出之手稿為

    憑,惟手稿亦僅係片段、片面之文字記載(見同上偵查卷第

    46至52頁),已難作為認定被告是否確有如報導所述之言論

    ,況證人李志展陳稱該手稿製作係在報導前或報導後亦無法

    確認,自難依手稿之記載,率然為被告不利之認定。復依證

    人李志展於偵、審時經詢問當時訪問之內容,並曾多次回答

    「忘了」、「手稿上沒有寫」、「我不記得」、「不太清楚

    」等語,且其亦不否認被告於電話採訪時曾提過另有友人張

    乃仁等人欠他錢,只是「手稿中沒有記」、「被告說他欠他

    多少錢我忘了」,則被告所辯李志展只寫黃名偉一人,且把

    伊跟其他人的借貸關係全部加諸在黃名偉身上,內容並不正

    確等語,即非全然無據。再依受訪者與記者交談屬非公開的

    陳述,記者若要將該非公開轉成公開,猶須要有轉化的過程

    ,而為免報導之文字與受訪者表達之真意有出入,記者自應

    與受訪者再為確認以免發生誤解而依前所述,本案採訪記

    者即證人李志展就採訪過程並無錄音,僅依憑手稿及記憶即

    撰寫該篇報導內容,其既未於該篇報導「刊登前」與被告再

    為確認,且依其所述,亦未跟該篇報導內容所指涉之對象即

    告訴人黃名偉求證(見原審卷第46頁背面),而被告復堅詞

    否認有故意虛捏不實之事項詆毀告訴人黃名偉之名譽,自不

    宜單憑證人李志展單一之陳述,而認被告有故意為公訴意旨

    所指之不實指摘況媒體是否報導該新聞既取之於媒體自我

    選擇,要非被告所能置喙,所為報導內容,刊登前既未經被

    告閱覽並表示意見,顯非受採訪之被告所得預見,要難僅因

    被告確有接受證人李志展之採訪,即認被告有故意虛捏系爭

    報導之內容誹謗告訴人黃名偉或有意圖散布於眾之加重誹謗

    故意之行為

(三)至證人李志展固另證稱:報導刊登出來之後,黃名偉之律師

    有來函,我有跟他的律師確認來函內容的狀況,並在98年 1

    月9日做了另一個報導等語(見98年度調偵字第540號卷第42

    頁),並庭呈98年1月9日蘋果日報C版內容1紙附卷(見同上

    偵卷第53頁),而依該98年1月9日蘋果日報報導內容載有:

    薛志正前天回應:「我手上有證據,若他想告,很歡迎」、

    薛志正回應:「我有他開的票及公司開的票,也有人證,若

    要採取法律行動,衝著我來,我等他來告。」、薛志正還說

    :「他人看起來老實,當初他要去大陸投資DISCO ,要我認

    股,我還告誡他要小心,之後借錢給他入股,10幾年來都不

    聯絡也不解決。」等內容,惟此均係在上開97年12月30日刊

    登有關告訴人黃名偉報導之後,尚難據以反推認被告於97年

    12月間接受訪問時確有故意虛捏不實之事項詆毀告訴人黃名

    偉名譽之情,另參諸告訴人黃名偉於偵查中稱:(問:是否

    有跟被告借過錢?)以前在合作時是有金錢往來周轉,但是

    我沒有欠他錢... 以前我們是好朋友的關係等語(見98年度

    偵字第12334 號卷第37頁)及在本院審理中稱:我們是投資

    大陸的DISCO PUB ,之後並沒有分紅,也沒有取回投資款等

    語(本院審判筆錄第7頁),是被告所稱雙方曾因投資DISCO

    ,有金錢往來等語,即非全然無據。則本件被告與告訴人黃

    名偉既存有民事上之糾葛,被告因而於接受證人李志展採訪

    時,陳述與告訴人黃名偉間因投資所生之債務糾葛,即難認

    係以詆毀告訴人黃名偉名譽為目的,復以報導之內容,亦無

    從排除係記者誤解被告原意所致,自難令其負誹謗刑責甚明

    。

  綜上,證人李志展於偵、審時之證述,既有如上所述可疑之處

  ,在無其他積極證據佐證情形下,自難以證人李志展單一不利

  於被告之證述,作為認定被告有虛捏不實之事項詆毀告訴人黃

  名偉名譽之唯一論據。公訴人所舉之證據,尚未達於通常一般

  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被告即為犯罪嫌疑人,而得確信公訴意旨

  為真實之程度,不足以說服本院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依「罪

  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於被告之認

  定。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何公訴意旨所

  指犯行,被告犯罪尚屬不能證明,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六、原審就此疏未詳加調查,細心勾稽,遽認被告有公訴人所指

    之加重誹謗犯行,而為被告有罪之認定,並予以論罪科刑,

    即有未恰,被告執此提起本件上訴,為有理由,是原判決既

    有可議,自應由本院予以撤銷,改判被告無罪。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301

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叔芬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2     月    22    日

                  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  官  林恆吉

                                    法  官  黃斯偉

                                    法  官  劉嶽承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書記官  何仁崴

刑法之誹謗罪與民法之侵權行為,兩者之有責性尚非一致

張貼者:2012年12月31日 下午7:51wu huang ching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            九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一一二九號

上  訴  人  甲○○

訴訟代理人  盧國勳  律師

複 代理 人  陳怡文  律師

被 上訴 人  乙○○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八年

三月三日台灣高等法院第二審判決(九十七年度上字第二五三號

),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第三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理  由

本件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於民國九十五年八月二十一日上午十

時許,在立法院休會期間召開記者會,出示非伊所有「研究院」

社區房屋相片,發表:「我側面的瞭解,就是由陳○豪提供,所

以,陳○豪供養乙○○豪宅,乙○○接受餽贈,這個房子現在也

登記在乙○○名下,接受了這樣的豪宅,所以你(乙○○)現在

反扁倒扁的正當性、客觀性都有問題,你(乙○○)就是在遂行

陳○豪的意志!……明德,你不要做陳○豪的打手,不要做馬英

九的馬前卒」等不實言論,導致當日各大電視媒體為該不實之報

導,翌日全國各大平面報章亦大幅刊載:「甲○○昨日公布民進

黨前主席乙○○位於汐止東○街豪宅的謄本及相片,強調施在九

十年十月取得豪宅的建物時,土地仍為前東帝士集團董事長陳○

豪的弟媳陳胡雅香所有,時任立委的乙○○根本未申報,涉及逃

稅,他們甚至懷疑,豪宅是陳○豪餽贈……他說,乙○○若自己

抖出提供房子的潘姓友人身分,他就會順勢抖出乙○○與潘姓友

人做了三件狗屁倒灶的事……至於什麼事,甲○○不願先講,只

說『反正很骯髒就對了』」;另於同日及翌日晚間九時許,在三

立電視台「大話新聞」節目中出示伊所有台北縣汐止市○○街二

一五巷三○弄三號一至四樓房屋(下稱系爭房屋)相片,先後指

稱:「早上我沒將相片拿出來說的很清楚,其實坦白講他現在這

個房子的現狀,我拿給大家看,不但是豪宅,大家看這個房子,

好像是開封府,這間就是陳○豪送他,現狀就是這樣……(主持

人問:送、送的嗎?)送的,是送的。(主持人問:但是你現在

這張照片和早上開記者會的照片是不一樣的喔?)我早上就是想

要替他保持最後一點尊嚴與秘密,其實我早上拿的照片是他的隔

壁,剛好一牆之隔的隔壁社區(上訴人出示建物登記謄本)大家

看這張,這個地址,所有權人乙○○,這很清楚,發生日子九十

年五月,就是這個地址,東○街○○○巷三○弄三號,所有權人

乙○○,第一個問題是,這個不是他買的,是陳○豪、是東帝士

送的,怎麼說呢(上訴人做出翻頁動作、出示土地登記謄本)大

家看這權狀的前身,這個權狀的前身,所有權人是誰呢?這我現

在才公布,我早上不要公布這個,這是誰呢?是陳○賢,本來的

所有權人是陳○賢,就是陳○豪的弟弟,所以很清楚,陳○豪的

弟弟本來是所有權人(上訴人做出翻頁動作、出示建物登記謄本

)後來登記為乙○○……」、「我再次拿出資料來看,謄本不會

騙人(上訴人出示土地登記異動索引)房屋土地謄本就是說,從

有這個房屋與土地的歷史以來,所有的所有權人要在上面,這邊

就是,這間房屋與這塊土地的全部的所有權人都在上面,這棟房

子與這塊土地所有權人前後總共只有二人,前後,就是說,第一

手是陳○賢,是陳○豪的弟弟,這是東帝士的,這是第一點,第

二手什麼人,就是乙○○(上訴人做出翻頁動作,出示建物登記

謄本)就是過戶到乙○○的名字,這很清楚,所以從來就沒有姓

潘的人在裡面」等不實言論,足以使伊名譽受損等情,爰依民法

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及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求為

命上訴人以三十四號字體將如第一審判決附件所示之道歉啟事以

半版之篇幅(高二十五公分、寬三十四點五公分)刊登在中國時

報全國版雙版頭版、聯合報全國版雙版頭版、自由時報全國版雙

版頭版、蘋果日報、經濟日報、工商日報、民眾日報、聯合晚報

、中華日報、Upaper全國版頭版,及給付伊新台幣(下同)二千

三百萬元並自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九十五年十二月七日起加計法

定遲延利息之判決。(原審除將第一審所命上訴人給付逾一百萬

元本息暨於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由時報全國版雙版頭版,以同

上字體、篇幅,刊登如原判決附件之道歉啟事一日部分之判決廢

棄,改判駁回被上訴人該部分之訴外,並駁回被上訴人附帶上訴

,各該部分已因被上訴人未上訴而告確定。)

上訴人則以:伊在立法院民進黨黨團內召開記者會時,為立法委

員,依憲法第七十三條規定,有言論免責權。被上訴人為公眾人

物,擔任立委期間是否受贈財產及誠實申報財產?均與公共利益

有關,乃未誠實申報,經伊提出質疑,符合常理,殊無惡意侵害

其名譽之處。伊係因系爭房屋基地未登記被上訴人所有及「地主

」未收取基地租金,並以被上訴人無能力購屋暨其於九十年公職

人員財產申報時未列載該房屋,有違常情,始據以質疑系爭房屋

係受陳○豪餽贈,為適當之評論,伊並未具體指明被上訴人做了

哪三件狗屁倒灶之事,僅係針對被上訴人揚言提告所為回應,尚

無貶損被上訴人名譽之故意,此乃主觀價值判斷,為言論自由保

障範圍。另地目變更涉及公共利益,被上訴人向訴外人蘇嘉全關

說,伊對此為評論,信而有徵。縱認伊應負侵權行為責任,被上

訴人購屋未購地,又不申報財產,亦與有過失,其請求之慰撫金

過高,尤無重複刊登十報道歉啟事之必要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調查證據之結果,以:按民法上名譽權之

侵害雖與刑法之誹謗罪不同,但於個人名譽與言論自由發生衝突

時,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三項及第三百十一條第三款有關誹謗罪不

罰之規定,於民事事件即非不得採為審酌之標準。申言之,行為

人之言論縱損及他人名譽,如其言論屬陳述事實時,能證明其為

真實,或行為人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倘依其所提證據資料

,足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司法院釋字第五○

九號解釋);或言論屬意見表達,如係善意發表,對於可受公評

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者,不問其事之真偽,均難謂係不法侵害

他人之權利。查上訴人於九十五年八月二十一、二十二日在記者

會、電視節目公開指摘被上訴人接受陳○豪餽贈系爭房屋(下稱

系爭言論),因系爭房屋係被上訴人於九十年六月六日以六百萬

元向東○開發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東○公司)購買,締約當日被

上訴人交付其姪子施○榮配偶陳○惠所購買銀行簽發六十萬元支

票,同年月八日取得東○公司發票;同年七月九日交付陳○惠所

購買銀行簽發一百九十萬元、二百三十萬元支票,於翌日取得東

○公司發票;同年十一月六日再交付被上訴人配偶陳○君所購買

銀行簽發一百二十萬元支票付清價金,同日取得東○公司發票等

事實,有不動產買賣契約書、契稅、支票暨統一發票、建物登記

簿謄本、相關銀行函文、傳票、存款取款憑條、存款明細分戶帳

、存款對帳單及活期儲蓄存款取款憑條可稽,參諸證人曾○祥(

東○公司董事長)、潘○仁所證情節與被上訴人所述相符,及自

八十六年起溫妮、象神、桃芝颱風先後肆虐汐止市,該地區房價

長期低迷,該房屋從八十二年取得使用執照為所有權登記起,已

閒置八年之久,一至四樓計四百七十九點零八平方公尺,與系爭

房屋相類之同街二一六巷九弄一號地下層、一樓、二樓、三樓共

四百七十一點八八平方公尺建物,於九十四年三月三日經法院拍

賣時(僅有建物不包括土地),其拍定價額為六百二十一萬零八

百八十八元(有法院函及拍賣筆錄可憑),足見被上訴人以六百

萬元購買系爭房屋,與一般行情大致相當。另以土地與建物為各

別之不動產,如其一生有糾紛,彼此影響價格牽連,茲土地既生

糾紛,建物之價格顯受影響,益可證明該購買價格尚屬合理。又

法人與自然人個別獨立,依證人曾○祥之證詞,及被上訴人購買

時,陳○豪業因案被通緝逃亡海外,上訴人既不能證明陳○豪以

大股東與曾○祥及被上訴人間有不正當約定,即據以指摘被上訴

人接受陳○豪餽贈房屋,已難採信。且該房屋坐落土地,當時係

登記陳○賢與鄭○訓二人名下,「地主」間業生糾紛,被上訴人

未一併購買土地,亦屬常情,上訴人無任何證據,卻於九十五年

八月二十一、二十二日在記者會、電視節目公開指摘被上訴人接

受陳○豪餽贈系爭房屋,顯與事實不符。次查被上訴人九十年間

財產申報時,積極財產固不多,且未申報系爭房屋,但依被上訴

人陳述,當時係疏失漏報,被上訴人於參選第五屆立法委員時,

已依規定申報,上訴人對此並未爭執,苟上訴人向相關機關查證

,自可明晰。再系爭房屋原登記為東○公司所有,九十年十月五

日移轉登記為被上訴人所有,並未登記在陳○豪、陳○賢或陳胡

雅香名下,該房屋基地自八十八年起至九十四年四月五日前,均

登記為陳○賢所有,至九十四年四月六日始以買賣為原因,移轉

登記為陳胡雅香所有,從未登記為被上訴人所有,有建物、土地

登記異動索引可稽。上訴人既執有該建物、土地登記謄本及異動

索引,一望即知建物及土地從未登記為陳○豪所有。況土地及建

物登記不同所有人,所在多有,上訴人自認從事營造、建築行業

多年,當知悉甚明,如以土地及建物異其所有人,認有商榷之處

,本可再進一步查證,乃竟以與贈與無關聯性之財產申報資料、

建物、土地登記謄本及異動索引,推論被上訴人接受陳○豪供養

、餽贈,自屬未盡合理查證義務。再依被上訴人所提光碟畫面所

示,上訴人在電視節目中,以建物與土地登記謄本相重疊,或將

土地異動索引與建物登記謄本相重疊之方式,指系爭房屋係自陳

○豪胞弟陳○賢移轉登記而來,進而指該房屋係陳○豪餽贈云云

,更與事實不符。按接受逃亡海外之通緝犯陳○豪價值不斐之房

地產餽贈及供養,以社會通常觀念判斷,係貶損評價之行為,上

訴人就被上訴人接受陳○豪供養、受贈豪宅所為之系爭言論,係

屬事實陳述,上訴人未盡合理查證義務,係過失不法侵害被上訴

人之名譽,自應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審酌兩造均為公眾人

物,被上訴人曾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三屆立法委員、三年民

主進步黨黨主席、亞洲自由聯盟政黨主席、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客

座教授,名下財產約一百六十餘萬元;上訴人為研究所畢業,曾

任營造公司負責人、電台主持人、二屆市議員、立法委員,名下

財產價值約六千餘萬元,另擔任他人向銀行借款六千萬元及一億

五千二百零四萬二千七百九十八元之保證債務等,雙方之身分、

地位暨經濟能力,並以上訴人利用立法委員身分,召開記者會、

參加電視節目三度為相同之不實陳述,侵害被上訴人之名譽,迄

今猶未向被上訴人道歉賠償,漠視被上訴人心理痛苦等情,認被

上訴人請求之慰撫金,以一百萬元為當。又被上訴人以上訴人系

爭言論致其受有名譽損害,請求刊登道歉啟事於新聞紙以回復名

譽,衡酌平面媒體之發行量、閱報率,認上訴人以在具全國廣泛

度之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由時報全國版雙版頭版,以三十四號

字體、高二十五公分、寬三十四點五公分之篇幅,刊登如原判決

附件之道歉啟事一日,已足以回復被上訴人之名譽。從而,被上

訴人據以請求上訴人給付如上金額之慰撫金本息,並於該三大報

刊登道歉啟事之回復名譽處分,即屬正當,為其心證之所由得,

並說明上訴人其他抗辯及聲明證據為不足取暨不逐一論述之理由

,因而維持第一審所為此部分上訴人敗訴之判決,駁回上訴人之

其餘上訴。

按事實陳述與意見表達本未盡相同,前者具有可證明性,後者乃

行為人表示自己之見解或立場,屬主觀價值判斷之範疇,無所謂

真實與否在民主多元社會,對於可受公評之事,即使施以尖酸

刻薄之評論,固仍受憲法之保障惟事實陳述本身涉及真實與否

之問題,倘行為人就事實陳述之相當真實性,未盡合理查證之義

務,依其所提證據資料,在客觀上不足認其有相當理由確信為真

實者,該不實之言論,即足以貶損他人之社會評價而侵害他人之

名譽於此情形,縱令所述事實係出於其疑慮或推論,亦難謂有

阻卻違法之事由,並應就其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名譽

,負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又民法上名譽權侵害之成立要件

,被害人對行為人陳述事實為不實之消極事實,本不負舉證責任

上開攸關侵害他人名譽「阻卻違法性」之合理查證義務,自應

由行為人依個別事實所涉之「行為人及被害人究係私人、媒體或

公眾人物」「名譽侵害之程度」、「與公共利益之關係」「資料

來源之可信度」「查證對象之人、事、物」「陳述事項之時效性

」及「查證時間、費用成本」等因素,分別定其合理查證義務之

高低,以善盡其舉證責任,始得解免其應負之侵權行為責任,俾

調和言論自由之落實與個人名譽之保護。查原審審據上開事證,

綜合研判,並本於取捨證據、認定事實之職權行使,認定上訴人

無任何證據,於九十五年八月二十一、二十二日在記者會、電視

節目公開指摘被上訴人接受陳○豪餽贈系爭房屋,且未能舉證證

明所言真實,依上訴人所提之土地、建物登記謄本及其異動索引

等證據資料,一望即知建物及土地從未登記為陳○豪所有,核屬

未盡合理查證義務。上訴人就該相當真實性之合理查證義務,既

未善盡其舉證責任,遽為該不實之陳述,依上說明,自難謂其有

阻卻違法之事由,上訴人之系爭言論即具不法性。次按侵權行為

制度,既以填補被害人經法律承認應受保護權利之損害為目的,

並為維持人類社會共同生活而設是以民法上構成侵權行為有責

性之過失,當指未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抽象輕過失)而言

,且包括行為人對侵權行為之事實,預見其能發生而確信其不發

生,以過失論之「有認識過失」(疏虞過失)在內。查上訴人就

系爭言論之不實陳述,依兩造之主張抗辯、上訴人所提土地、建

物登記謄本暨其異動索引,與原審所認定之上開相關事實暨資料

觀之,雖非故意為之,但上訴人預見其能發生,而確信其不發生

,在意思責任而言,亦屬「有認識過失」,上訴人顯因過失不法

(未盡合理查證義務而無阻卻違法性之事由)侵害被上訴人之名

譽權,應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原審以上開理由,論斷上訴

人未盡合理查證義務,過失不法侵害被上訴人名譽,依法應負侵

權行為責任,進而為此部分上訴人敗訴之判決,所持見解及論述

意旨固略微不同,然於判決結果並無二致,經核於法仍無違背,

亦應予維持。又刑法之誹謗罪與民法之侵權行為,兩者之有責性

尚非一致,前者須以「故意」為之;後者無分「故意或過失」均

得構成故上訴人提及刑事已判決其無罪云云,殊不影響本件侵

權行為之成立,原判決尤無違背法令之可言。上訴論旨,猶以原

審就上開相當真實性之合理查證義務等採證、認事之職權行使,

泛指上訴人之合理查證義務,尚無重大過失云云,及其他與判決

結果不生影響之理由,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不能認為有

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一條、

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八  年    六    月  二十五  日

                      最高法院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  朱  建  男

                                法官  顏  南  全

                                法官  林  大  洋

                                法官  沈  方  維

                                法官  王  仁  貴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九十八  年    七    月    七    日

事實陳述係真實之舉證責任不應加諸於行為人,法院仍有真實發現之義務

張貼者:2012年12月31日 下午7:28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2年12月31日 下午7:35 ]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判決    100年度上易字第267號

上 訴 人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江耀宗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誹謗案件,不服臺灣彰化地方法院99年度易字

第1057號中華民國99年12月20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彰

化地方法院檢察署99年度偵字第1840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

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本案經本院審理結果,認第一審判決以不能證明被告江耀宗

    犯罪而諭知無罪,核無不當,應予維持,並引用第一審判決

    書所記載之理由(如附件)。

二、檢察官上訴意旨略以:(一)、被告江耀宗在傳真前並未見過

    金豐佛苑基金會之刑事告發狀,且縱依該刑事告發狀之內容

    和被告在金豐公司董事長任內所取得之各項資料,亦未包含

    告訴人陸泰陽有將金豐公司轉投資之金豐中國公司盈餘分配

    款項供鼎力金屬公司周轉之相關事證;再證人何榮樹亦證稱

    是懷疑陸泰陽有將盈餘分配款挪用到鼎力金屬公司。是被告

    在傳真文件前根本未有掌握陸泰陽有將金豐公司轉投資公司

    的盈餘分配款挪用予鼎力金屬公司周轉之具體事證,而完全

    僅憑陸泰陽之前侵占犯行即遽加以臆測陸泰陽有上開之行為

    。如此即難認被告係有相當理由確信陸泰陽有挪用金豐公司

    轉投資公司盈餘分配款供鼎力金屬公司周轉為真實,原判決

    卻認被告已有相當理由確信陸泰陽有上開行為為真實,似嫌

    速斷且認定事實有所違誤。(二 )、被告根據自身主觀臆測

    ,而非以相當事實為基礎,即在傳真文件上載明「陸泰陽道

    德操守嚴重瑕疵、業務侵占罪&背信罪累犯、視公司治理為

    無物、公司財務狀況不良;金豐公司在陸泰陽操弄、掏空下

    ,前景堪慮」等文字,自是未依具體事實而為抽象之謾罵,

    當屬侮辱行為無疑。(三 )、縱陸泰陽確曾因侵占犯行而遭

    法院判刑確定,並不代表陸泰陽會一而再犯。被告辯稱陸泰

    陽曾經有過侵占犯行,所以才認陸泰陽諸多行為在傷害金豐

    公司,但任何刑事犯罪是否成立,必經過國家司法權加以認

    定,被告僅以若干資料以及陸泰陽之素行即逕自臆測陸泰陽

    有挪用盈餘分配款且是侵占罪與背信罪累犯,並操弄、掏空

    金豐公司,並將其臆測形諸文字讓不特定人得以觀覽,已減

    損陸泰陽之評價與名譽,當屬加重誹謗及公然侮辱之犯行。

    原審認被告無罪,容有違誤,爰請將原判決撤銷,更為適當

    合法之判決。

三、經查:

(一)、按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11條有明文保障,

    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

    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惟為兼

    顧對個人名譽、隱私及公共利益之保護,法律尚非不得對言

    論自由依其傳播方式為合理之限制刑法第 310 條第 1 項

    之誹謗罪,即係保護個人法益而設,為防止妨礙他人之自由

    權利所必要,符合憲法第 23 條規定之意旨至刑法同條第

    3 項前段以對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係針對言

    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限定刑罰權之範圍,非

    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行證明其言論內容

    確屬真實,始能免於刑責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

    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

    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罪之刑責相繩亦不得以此項規定而

    免除檢察官或自訴人於訴訟程序中,依法應負行為人故意毀

    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任,或法院發現其為真實之義務(最高

    法院 90 年度台非字第 155 號判決參照)就此而言,刑

    法第 310 條第 3 項與憲法保障言論自由之旨趣並無牴觸,

    此業經司法院大法官於 89 年 7 月 7 日作成釋字第 509

    號解釋在案依照上開解釋意旨,刑法第 310 條第 1 項誹

    謗罪之成立,行為人除須具備誹謗之故意外,若其所指摘或

    傳述之事實為真實,且與公益有關者,或依其所提證據資料

    ,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罪相繩是必

    在合於本法誹謗罪之構成要件,並適用「真正惡意原則」及

    「真實抗辯原則」後,始認為有誹謗罪之成立。簡言之,我

    國立法者在就人格名譽權與言論自由之基本權發生衝突時,

    首先選擇以一干預強度較大之刑法規範機制之方式,來保護

    人民之人格名譽權益,並藉由言論人所為之事實陳述係真實

    且與公益相關時,將之排除於誹謗罪之處罰範圍外,以作一

    價值權衡。此外,該事實陳述係真實之舉證責任不應加諸於

    行為人,法院仍有真實發現之義務且對於所謂「能證明為

    真實」之證明強度,不必至於客觀之真實,只要行為人並非

    故意捏造虛偽事實,或非因重大之過失或輕率而致其所陳述

    者與客觀事實不符,皆應將之排除於誹謗罪之處罰範圍之外

    。

(二)、被告雖於偵查中供稱:「其是在傳真後才取得金豐佛苑基

    金會之刑事告發狀。」等語,惟其另供稱:「我在傳真之前

    就有掌握相關事證。」等語,衡以被告於 98 年 7 月 1 日

    至同年 10 月 5 日間,擔任金豐公司法人董事(負責人)

    遠泰投資有限公司之法人代表,其自得於任職期間本其職權

    得知金豐公司相關之經營文件、資料與經營情況。另依證人

    陳宏隆即金豐公司前監察人、代表廣源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執

    行業務之法人代表何榮樹於原審審理時之證述內容可知(如

    附件判決第 10 至 12 頁),陳宏隆行使監察人職權之調查

    所得資料,亦有提供給其他董事、監察人;另何榮樹於 98

    年 11 月 9 日與金豐佛苑基金會的人有同往南投縣調查站

    舉發,何榮樹曾於當日在調查站就相關疑點、資金流程打電

    話向被告詢問相關細節,其亦有將整理過的資料給被告,顯

    見被告於金豐佛苑基金會提出上開刑事告發狀前,應已對告

    發狀內容有所了解,是被告供稱其有掌握相關事證,應非無

    據。

(三)、又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確於98年12月17日以金管證

    發字第 0980068864 號發函給金豐公司監察人陳宏隆,請其

    依公司法所賦職權調查相關事項,其中說明第一點即載明應

    調查:「金豐公司之子公司金豐(中國)機械工業有限公司

    於 98 年 3 月 13 日匯撥其 96 年度股利計美金1,157,

    834.85 元,金豐公司遲至 98 年 5 月 7 日收到,其匯款

    日與收款日差距近 2 個月之原因。」此有上開函文在卷可

    稽。而上開金豐(中國)機械工業有限公司於 98 年3 月 

    13 日應匯撥之 96 年度股利計美金 1,157,834.85 元,係

    於 98 年 3 月 16 日存入金豐通商公司( Chin FongTrad

     ing International Co.,LTD)之合作金庫銀行大里分行外

    匯綜合存款帳戶,嗣至 98 年 5 月 6 日,才由上開帳戶轉

    匯同等金額至金豐公司( Chin Fong MachineIndustrial

    Co.,LTD)之兆豐國際商業銀行中台中分行帳戶等情,有金

    豐通商公司之合作金庫銀行大里分行外匯綜合存款帳戶存摺

    影本 1 份、合作金庫商業銀行大里分行 100 年 5 月 13

    日合金大里外字第 1000001944 號函附之匯入、匯出資料影

    本各 1 份附於本院卷可參。金豐公司經常使用之金融帳戶

    既係上開兆豐國際商業銀行中台中分行帳戶,而上開金豐(

    中國)機械工業有限公司於 98 年 3 月 13 日應匯撥之 96

    年度股利計美金 1,157,834.85 元,確實遲延近 2 個月始

    匯入金豐公司兆豐國際商業銀行中台中分行帳戶,其中之時

    間差難免豈人疑竇。而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亦因此函

    請金豐公司監察人陳宏隆調查,且法務部調查局南投縣調查

    站亦於 98 年 11 月 17 日受理金豐公司執行長陸泰陽等涉

    嫌不法檢舉案,內容確有涉及金豐中國公司於 98 年 3 月

    匯撥 96 年股利美金 115 萬 7,834. 85 元等情,復有該調

    查站 99 年 11 月 23 日投法忠字第 09964027 930 號函附

    於原審卷(第 113 頁)可按。另本件由證人陳宏隆、何榮

    樹於原審審理時之證述(附件原判決第 10 至 12 頁)、臺

    灣臺中地方法院 97 年度金重訴字第 2048 號、本院 98 年

    度上易字第 1058 號刑事判決書內容、證人陳宏隆所提出監

    察人意見,及卷附甲方為金豐公司之借款契約書、金豐公司

    98 年 8 月 28 日、98 年 11 月 6 日應申報事項各 1 份

    、請款單(鼎力公司)及空白支票各 1 紙(偵查卷第 87

    至 89 頁、第 148 至 150 頁),佐以證人陳宏隆、何榮樹

    曾提供予被告之口頭或書面資料,及法務部調查局南投縣調

    查站 99 年 11 月 23 日上開函文,足認被告上開傳真文件

    所載「…多次挪用金豐公司轉投資公司盈餘分配款項供自己

    公司(鼎力金屬公司)周轉、…等案,業經股東告發,正由

    檢調單位偵辦中」,所言並非憑空杜撰,而係有相當理由確

    信其為真實,自難認係加重誹謗。

(四)、再被告曾任金豐公司董事長,其依據上開事證,質疑金豐

    公司經營者陸泰陽「道德操守嚴重瑕疵、業務侵占罪&背信

    罪累犯、視公司治理為無物、公司財務狀況不良;金豐公司

    在陸泰陽操弄、掏空下,前景堪慮」,並無過於苛刻之處,

    且金豐公司為公開發行公司,陸泰陽身為金豐公司執行長,

    其個人操守品行如何、經營治理公司之能力及公司財務狀況

    如何等,本應受到相當程度之公評,其品德、人格有無瑕疵

    ,亦非僅與其個人有關,亦攸關公司全體股東之利益,被告

    就此方面提出評論,自與公共利益有關,係屬對於可受公評

    之事所為適當之評論,為言論自由保障之範疇,尚難遽以刑

    法誹謗之罪責相繩另刑法第 309 條所稱「侮辱」及第

    310 條所稱「誹謗」之區別,前者係未指定具體事實,而僅

    為抽象之謾罵後者則係對於具體之事實,有所指摘,而提

    及他人名譽者,稱之誹謗然針對具體事實,依個人價值判

    斷提出主觀且與事實有關連的意見或評論,縱使尖酸刻薄,

    批評內容足令被批評者感到不快或影響其名譽,除應認為不

    成立誹謗罪,更不在公然侮辱罪之處罰範圍。本件觀被告所

    傳真之文件內容,均係針對特定、具體之事件,指述陸泰陽

    擔任金豐公司執行長兼總經理,執行職務有何不當或違法之

    處,並提出其主觀之評論,尚非屬單純抽象的謾罵或嘲弄,

    揆諸上開說明,與公然侮辱罪之構成要件有間。

(五)、又金豐公司之監察人陳宏隆在接獲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

    會前開函文,依指示本於其監察人職權應進行調查之事項,

    除前述金豐中國公司應匯給金豐公司之利潤分配款遲延入金

    豐公司兆豐國際商業銀行中台中分行帳戶之情外,另包括:

    (1)金豐公司98年3月20日分別退回台灣鎂綠科技及立麒工業

    訂金款新臺幣,668,738元及8,526,162元之原因,款項收付

    及帳務處理情形。(2)金豐公司於98年2月26日付款採購韓製

    AW1、AW2&AW3開模費用計新臺幣2,500,000元及5,000,000元

    之必要性。(3)金豐公司內部控制制度中有關票據領用管理作

    業程序,及金豐公司98年8月17日匯款予鼎力金屬工業股份

    有限公司新臺幣15,000,000元是否符合票據領用管理作業程

    序等內部控制制度相關規定。(4))金豐公司於98年11月3日匯

    款予子公司CHIN FONG TRADING INTERNATIONAL CO.,LTD 美

    金2,401,000元,旋於98年11月5日匯回美金2,400,000元予

    金豐公司之原因。足見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對於金豐

    公司之營運與治理,亦存有諸多疑問。而金豐公司監察人陳

    宏隆在行使監察人職權時,告訴人陸泰陽所掌控之經營團隊

    完全置之不理,陳宏隆只好透過其他方式取得訊息,發現公

    司有違反公司內控之重大缺失,故其先後提出3份監察人意

    見,惟均未獲回覆,其再會同律師、會計師及其他輔佐人員

    前往金豐公司財務部欲行查帳時,亦被當場悍然拒絕等情,

    業據證人陳宏隆於原審審理時證述明確(如附件原判決第10

    、11頁證詞),則在金豐公司之內部治理存有諸多疑問,且

    監察人之調查職權亦未獲經營階層之配合與理會時,告訴人

    陸泰陽對於金豐公司之治理是否存有弊端?自令人存有合理

    之懷疑。則被告對於有合理懷疑之基礎事實提出評論與質疑

    ,尚非故意捏造虛偽事實,或非因重大之過失或輕率而致其

    所陳述者與客觀事實不符,自難認其有何真正惡意,而應將

    之排除於誹謗罪之處罰範圍之外。

四、綜上所述,本件依檢察官所舉證據所為訴訟上之證明,於通

    常一般人仍有合理之懷疑存在,尚未達於可確信其真實之程

    度,故被告之辯解應可採信,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之證據足

    以證明被告確有公訴意旨所指之誹謗等犯行,則要屬不能證

    明被告犯罪。原審以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依刑事訴訟法第

    301條第1項規定,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經核認事用法,並

    無不合,應予維持,檢察官上訴意旨認應就被告予以論罪科

    刑,而指摘原判決不當,經查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張慧瓊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6    月    16    日

            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  官  羅  得  村

                              法  官  李  雅  俐

                              法  官  簡  源  希

上列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書記官  李  宜  珊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6    月    16    日

法院所屬人員依法本有妥善保管職掌所屬文件之義務,則無關之第三人並無知悉該聲請狀載述內容之虞

張貼者:2012年5月2日 上午3:24wu huang ching

法院所屬人員於其自身業務範圍內,依

    法本有妥善保管職掌所屬文件之義務,是上開聲請狀於本院

    內部傳遞過程中,無論在本院收狀人員、遞送書狀人員或承

    辦股書記官保管之期間,不至使無關之第三人取得或任意閱

    覽,則無關之第三人並無知悉該聲請狀載述內容之虞,足徵

    被告遞交聲請狀之行為尚與刑法誹謗罪之客觀構成要件有間

98年上易字第 686 號

民事訴訟事件卷內訴訟文書所得閱覽之主體既屬特定,即難認有何散布於大眾之意圖

張貼者:2012年5月2日 上午3:20wu huang ching


參照民事訴訟法第 120  條、第 242  條等規定,訴訟當事人訴訟代理人、參加人以及經當事人同意及

釋明有法律上利害關係而經法院裁定許可之第三人者,方得閱覽民事訴訟

事件卷內訴訟文書,該等文書所得閱覽之主體既屬特定,即難認有何散布

於大眾之意圖,而與誹謗罪之構成要件有別。

97年抗字第 1372 號

1-8 of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