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仍須提出「證據資料」,證明有理由確信其所為言論(即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為真實

張貼者:2013年1月1日 上午1:43wu huang ching

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刑事判決     97年度上易字第339號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甲○○

上列上訴人因妨害名譽案件,不服臺灣高雄地方法院96年度易字

第3725號中華民國97年2 月21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高

雄地方法院檢察署96年度偵續字第156 號),提起上訴,本院判

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甲○○無罪。

    理  由

一、本件聲請簡易處刑意旨略以:被告甲○○係國立高雄師範大

    學(下稱高師大)國文系教授,緣高師大文學院院長於民國

    95年5 月19日改選,並將於同年6 月8 日進行投票,而被告

    與同系教授乙○○均為候選人,詎被告為求勝選,明知未經

    查證屬實,竟意圖散佈於眾,於95年6 月6 日下午第 6 、7

    節國文系一年甲班之「大一國文」課堂上,向全體同學公然

    指摘乙○○向研究生收取不當金錢等不實言論,足以毀損乙

    ○○之名譽,經乙○○告訴。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10 條第

    1 項之誹謗罪嫌云云。

二、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 159

    條之1 至第159 條之4 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

    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

    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

    調查時知有第159 條第1 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

    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 條

    之5 第1 、2 項定有明文。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

    人之反對詰問予以核實,原則上先予排除,惟若當事人已放

    棄反對詰問權,於審判程序中表明同意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

    證據,基於尊重當事人對傳聞證據之處分權,及證據資料愈

    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見之理念,且強化言詞辯論主義,使

    訴訟程序得以順暢進行,上開傳聞證據亦均具有證據能力。

    查本案據以認定被告犯罪事實存否之被告以外之人之言詞或

    書面陳述,被告及檢察官於原審及本院審理時,均同意作為

    證據,且於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聲明異議,而本院審

    酌該言詞陳述及書面陳述作成之情況,未見有何不適當之情

    形,故依前開規定,均得為證據。

三、再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刑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 項定有明文。又認定犯罪事實所憑

    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

    無論係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

    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

    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之

    懷疑存在時,即難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度台上字第

    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又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09 號

    解釋文謂:「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11條有明

    文保障,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

    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

    。惟為兼顧對個人名譽、隱私及公共利益之保護,法律尚非

    不得對言論自由依其傳播方式為合理之限制。不論刑法上之

    誹謗罪或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2條之規定,均屬對於言論

    自由依傳播方式所加之限制,亦即二者之構成要件均須在憲

    法保障言論自由權及憲法第23條之規範下,始能成立。刑法

    第310 條第3 項前段以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

    不罰,係針對言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限定刑

    罰權之範圍,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行

    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實真實,始能免於刑責。惟行為人雖不能

    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為人有

    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毀謗罪之刑責相繩,亦

    不得以此項規定而免除檢察官或自訴人於訴訟程序中,依法

    應負行為人故意毀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任,或法院發現其為

    真實之義務。」推其對於刑法第310 條第3 項解釋意旨,僅

    在減輕被告證明其言論(即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為真實之

    舉證責任,但被告仍須提出「證據資料」,證明有理由確信

    其所為言論(即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為真實,否則仍有可

    能構成誹謗罪刑責。而「證據資料」係言論(指摘或傳述誹

    謗事項)之依據,此所指「證據資料」應係真正,或雖非真

    正,但其提出並非因惡意或重大輕率前提下,有相當理由確

    信其為真正者而言(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5247號判決意

    旨參照)

四、檢察官聲請簡易判決處刑,認被告涉有上開犯嫌,係以告訴

    人乙○○指訴、上開上課錄音光碟,以及被告發表上開言論

    時,適逢高師大遴選文學院院長之際等為其論據。訊據被告

    甲○○,堅決否認有何誹謗犯行,辯稱:告訴人所提出的上

    課錄音光碟,剪去了前面5 分鐘的內容,且應是伊於95年 5

    月30日在國文系一年級甲班上課的內容。伊當時係回答學生

    的提問,學生有受教權,伊不能拒絕回答學生的提問,而學

    生又沒有選舉文學院院長的投票權,伊在課堂上發言沒有為

    選舉而惡意攻擊告訴人。且伊說話前後內容具完整一貫性,

    伊所提「舊系主任拿研究生的錢」亦係假設性用語,也未將

    告訴人的名字說出來。是因之前華梵大學學生潘○○向伊查

    證為何有「乙○○拿研究生的錢」的說法,伊向潘○○說不

    要講了,此足證伊無誹謗告訴人的意思。之後伊在課堂上回

    答學生問題時,言及伊遭他人散佈精神異常言論中傷之事,

    進而提及此事,伊是該班級的導師,希望給學生一些心理建

    設,且能去對外澄清關於外界對系上教授的中傷言論,以挽

    救國文系的聲望等語。經查:

(一)被告於95年5 月30日下午,在高師大國文系一年甲班之國文

    課發表:「我自己的學生打電話來,從北部,因為我去北部

    演講都會幫我們國文系打廣告,希望他們來考我們學校的研

    究所,結果她學弟考上我們學校的經學研究所,她叫學弟來

    讀,結果這學期開始閃躲(潘○○),後來一直窮追,後來

    才知道人家學校的老師跟同學通通都在說我們的舊系主任會

    拿研究生的錢,所以他們不敢(來讀)。所以像這樣的事情

    都是災難,如果我們的新舊系主任都這樣,那兩個教授去了

    ,外人又相信第三個教授就是我甲○○精神異常,那請問,

    各位親愛的同學,我們還有希望嗎?」等語,業據被告供承

    屬實,並有上開勘驗譯文、卷附光碟、被告提出95年5 月30

    日之光碟及呈報狀在卷可憑(見原審96易3725號卷第 16、

    48、49頁),是上開內容為被告於95年5 月30日下午某時於

    國文課對國文系一年甲班所發表之內容,應堪認定。起訴意

    旨雖依告訴人乙○○所提出上開之錄音光碟而認被告係於95

    年6 月6 日國文課為上開陳述,然經被告當庭表示確實係其

    於95年5 月30日上課內容,且提出錄音光碟可稽,復查被告

    於95年6 月6 日上開內容係針對牡丹亭之授課內容而借用國

    文系辦公室設備,有高師大96年9 月13日高師大國文字第

    960007 87 4 號函及函附「國文係辦公室設備借用表」1 份

    及錄音光碟在卷可參(見原審96簡4305號卷第107 、108 )

    ,故被告上開發表言論之時間,應為95年5 月30日下午,而

    非同年6 月6 日,故檢察官起訴所認定之時間尚有誤會,併

    此敘明。   

(二)又自92年8 月1 日起,至95年7 月31日止,係由告訴人乙○

    ○擔任高師大國文系系主任,並於任期屆滿前之95年4 月25

    日辦理改選,95年8 月1 日起,則由林文欽擔任該系系主任

    職務等情,有高師大97年1 月30日高師大人字第0970001052

    號函在卷可參(見原審96易3725號卷第51頁),被告於95年

    5 月30日發表上開內容時,該校國文系系主任剛改選完成,

    再參諸被告所辯該項言論所陳述事實的來源等情,故被告上

    開發表內容所指之「舊系主任」,應可得特定係指告訴人乙

    ○○;又告訴人為高師大國文系教授,且自92年8 月1 日起

    ,至95年7 月31日止,為高師大國文系系主任,並於95年 6

    月上旬參與高師大文學院院長選舉,亦有上開函文在卷可參

    。是告訴人身為教師且為高師大國文系系主任,復欲參與文

    學院院長選舉,其是否會向研究生收錢而有不當行為乃屬品

    行操守之重要事項,自屬可受公評之事項

(三)查告訴人否認有何收研究生金錢一事,且亦無何證據可以證

    明告訴人確有此違反操守之事實。惟依據上開被告上課時所

    陳述之內容,關於告訴人是否向研究生收錢一事,其係陳述

    稱:別的學校的師生說我們的舊系主任會拿研究生的錢,所

    以他們不敢來讀等語,業如上述,故被告陳述此一關於告訴

    人品操守之重要事項時,已指稱係他校之人所說。而證人潘

    ○○於偵查中證稱:「(問:甲○○說妳曾電話中告訴她,

    乙○○有向研究生收取金錢?)是。時間約是今年( 95 年

    )上學期的事。那時是我與學校一位老師在吃飯時聊到乙○

    ○,因那老師知道我是高師大的學生,就很激動的說乙○○

    在外的名聲不好,有收學生的錢。之後我們就未再提到這件

    事。後來我就打電話給雷老師,她是我大一的國文老師,我

    詢問是否有這件事,她聽了未回答,只說這話到此為止,不

    要再說了。」等語(見95年 12月14日偵訊筆錄,95他 6499

    號卷第25頁),證人潘○○與告訴人及被告均無仇怨,所證

    應可採信,據此,被告上開上課時所提及之上開關於告訴人

    操守事項之傳聞,亦確有依據,而非被告憑空所虛偽創造之

    事,被告雖自承於陳述上開事項前,未曾聽說過告訴人向研

    究生收錢之事,且其亦未探入查證等語(見95年9 月5 日偵

    訊筆錄,95他6499號卷第14頁),但證人潘○○既係被告的

    學生,基於師生間之信任關係,應可認定被告於聽聞潘○○

    之上開陳述後,主觀上已相信「別的學校的師生在傳述告訴

    人有收學生的錢」此一事實確為真實,而被告在上開上課時

    陳述此一「別的學校的師生在傳述告訴人有收學生的錢」之

    事實,參照上開誹謗罪構成要件之說明,已難認被告有誹謗

    之故意。

(五)又上開上課錄音經原審勘驗結果,被告確係於上開上課時,

    回答學生之提問,後敘及自己遭人中傷精神異常,再進而敘

    及包括被告自己在內的系上3 位具教授資格的老師遭外界傳

    聞有損名譽之事,及被告自身在學校內所遭遇的事實,有原

    審96年12月24日勘驗筆錄(見原審96易3725號卷第13-18 頁

    ),及被告提出部分錄音內容譯文(見97年3 月31日上訴理

    由狀,附本院卷)等附卷可稽,而被告於該次上課時,雖確

    有陳述如上開關於告訴人操守之事的傳聞,但依被告陳述內

    容係:「……後來才知道人家學校的老師跟同學通通都在說

    我們的舊系主任會拿研究生的錢,所以他們不敢(來讀)」

    等語,而該陳述之前後內容則為:「我自己的學生打電話來

    ,從北部,因為我去北部演講都會幫我們國文系打廣告,希

    望他們來考我們學校的研究所……。所以像這樣的事情都是

    災難,如果我們的新舊系主任都這樣,那兩個教授去了,外

    人又相信第三個教授就是我甲○○精神異常,那請問,各位

    親愛的同學,我們還有希望嗎?」等語,業如上述,則依其

    陳述上開關於告訴人操守傳聞之事的前後語意,被告主要目

    的顯然是希望國文系不要因為外界對系上教授的中傷,因而

    影響學生報考國文系研究所的意願,據此,已可認被告係對

    所提出之可受公評的事項,為適當的評論。雖然被告與告訴

    人2 人當時均係即將於95年6 月8 日投票選舉文學院院長的

    候選人,且被告於同年5 月30日陳述上開事項時,已接近該

    項選舉,但被告陳述之主要目的,業如上述,被告當時並非

    在發表競選言論,且被告又係於上課時在教室內,被動回答

    學生提問,陳述之對象又係並無投票選舉文學院院長的學生

    ,被告提出時又已說明係傳聞自其他人等情況,故實不能僅

    以被告提及此有損告訴人名譽之傳聞之事時,已接近文學院

    院長選舉投票日,即遽認被告確係為競選而惡意中傷告訴人

    而有誹謗之故意。

五、綜上所述,檢察官所舉對被告不利之證據尚未達到通常一般

    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而有合理之

    懷疑存在,本院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

    證據足以證明被告有何檢察官所指誹謗之犯行,要屬不能證

    明被告犯罪。

六、原審未予詳察,而為被告有罪之諭知,尚有未洽,被告上訴

    意旨,指摘原判決諭知其有罪判決為不當,請求撤銷改判,

    為有理由,應由本院將原判決予以撤銷,而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 條第1 項前段、第364 條、第

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門騫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7  年  6   月  11  日

                  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  官  莊飛宗

                                    法  官  孫啟強

                                    法  官  邱明弘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中  華  民  國  97  年  6   月  11  日

                  書記官  曾允志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