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是否報導該新聞既取之於媒體自我選擇,刊登前既未經被告閱覽並表示意見,顯非受採訪之被告所得預見

張貼者:2012年12月31日 下午8:01wu huang ching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101年度上易字第10號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薛凱賢原名薛志.

上列上訴人因妨害名譽案件,不服臺灣士林地方法院99年度易字

第345號,中華民國100年11月18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

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99年度調偵字第59號),提起上訴,本院判

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薛凱賢無罪。

    理  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薛凱賢(原名薛志正)於民國(下同)

    97年12月間接受葉一堅(所涉妨害名譽案件,另經臺灣士林

    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確定)為負責人兼發行

    人之「香港商蘋果日報出版發展有限公司」(下稱蘋果日報

    )採訪時,竟基於意圖散布於眾之誹謗犯意,向不知情之蘋

    果日報記者李志展指摘黃名偉曾向其借款新臺幣(下同)50

    0萬元,卻陸續跳票,且遠避中國云云。嗣蘋果日報於97年1

    2 月30日刊登內容為「薛志正過去常模仿李登輝和宋楚瑜…

    後來黃名偉以轉投資向他借錢,他借出500 萬元,不料,黃

    名偉卻陸續跳票且遠避中國,他才警覺被騙…且黃名偉在中

    國吃香喝辣,卻不認債務,令他氣結」之不實文章,使不特

    定人得以閱覽,足以毀損黃名偉之名譽,嗣經黃名偉閱讀報

    載文章,始知上情。因認被告薛凱賢涉犯刑法第310條第2項

    之加重誹謗罪嫌云云。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

    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 154

    條第2 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次按認定不利於被

    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

    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

    證據;又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

    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

    礎;被告否認犯罪事實所持之辯解,縱屬不能成立,仍非有

    積極證據足以證明其犯罪行為,不能遽為有罪之認定。而刑

    事訴訟法上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積極證據,係指適合於被告

    犯罪事實之認定之積極證據而言,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

    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

    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

    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

    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

    ,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

    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29年上字第310

    5 號、30年上字第1831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及76年台上字

    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況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亦

    有明定,是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

    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

    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

    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

    諭知(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 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薛凱賢涉犯前開罪嫌,無非以:被告之供述、

    證人即告訴人黃名偉之指、證述、證人李志展之證述及97年

    12月30日蘋果日報之剪報影本1 份等,資為主要論據。訊據

    被告薛凱賢固坦承有於97年12月間接受蘋果日報記者李志展

    之採訪,採訪時並曾談及與告訴人黃名偉間因投資而生之借

    貸債務等事實,惟否認有何誹謗告訴人黃名偉之犯行,辯稱

    :當初記者李志展是說藝人對財務管理似乎比一般人弱,想

    對伊的理財做電話採訪,伊便將這幾年投資失敗的經驗作陳

    述,包含與黃名偉、張乃仁、倪敏然、柯受良等人間之來往

    、借貸、合作關係,但是李志展沒有跟伊說報導何時會刊登

    ,刊登時也沒有向伊核對校稿,伊看到報導時,才發現李志

    展只寫黃名偉一人,且把伊跟其他人的借貸關係全部加諸在

    黃名偉身上,內容並不正確,並造成黃名偉對伊的誤會。伊

    沒有要誹謗黃名偉名譽的意思等語;被告之辯護人為被告辯

    護稱:該篇報導與被告受訪時所表述之真意不符,記者李志

    展以電話採訪可能有聽錯或誤解之虞,本件既無採訪過程之

    錄音內容,自不能單憑記者李志展之證述及手稿,即認被告

    有為報導內容之陳述。況新聞記者為相關報導前,負有查證

    之義務,惟本案採訪記者李志展亦承認於採訪後並沒有向相

    關人等為查證業務,已有疏失。又記者李志展於完成報導後

    並未讓被告校稿或跟被告為確認,被告對該報導實無支配之

    可能,實難認被告成立誹謗罪之間接正犯等語。

四、按傳聞法則之重要理論依據,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

    對詰問予以核實,乃予排斥,惟若當事人已放棄對原供述人

    之反對詰問權,於法院審判時表明同意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

    證據,基於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現之理念,並

    貫徹刑事訴訟法修法加重當事人進行主義之精神,確認當事

    人對於證據能力有處分權之制度,傳聞證據經當事人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另當事人於調查證

    據時,對於傳聞證據表示「沒有意見」、「對於證據調查無

    意見」,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應視為已有將該

    等傳聞證據採為證據之同意,此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

    明文。是以下所引證據,經本院當庭提示,公訴人、被告及

    辯護人均表示無意見,且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本

    院審酌該等證據作成之情況,認為適於為本件認定事實之依

    據,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5第2項規定,應具有證據能力

    ,得採為證據。

五、經查:

(一)按蘋果日報於97年12月30日刊登有關告訴人黃名偉之內容,

    確載有「薛志正過去常模仿李登輝和宋楚瑜…後來黃名偉以

    轉投資向他借錢,他借出500 萬元,不料,黃名偉卻陸續跳

    票且遠避中國,他才驚覺被騙…而且黃名偉在中國吃香喝辣

    ,卻不認債務,令他氣結」等文字(以下簡稱系爭報導文字

    ),有蘋果日報剪報1 份在卷可證(見98年度他字第1876號

    卷第4 頁),告訴人黃名偉並據以指述被告明知彼等間並無

    借款,卻故意向記者為不實之傳述,系爭報導文字顯有誹謗

    其名譽,惟按媒體記者撰稿時,如係原文引述受訪者所言,

    通常皆以引號即"「」"括出,如未加引號者,則係記者依其

    聽聞受訪者之話語,加以整理或改寫,就其所認受訪者之意

    思而為之報導,此誠屬文字工作者所遵循之規範,亦與一般

    社會大眾之認知無違,茲細譯該篇報導內容,系爭報導文字

    並未以引號括出,相較於該篇報導其餘部分包括 "他頗為感

    慨:「都是自己瞎講義氣... 現在錢都交給老婆陳萍處理,

    以免又被騙了」"及"他說:「景氣這麼差,開源不易,只好

    節流。」" ,都以引號引出,而告訴人黃名偉引以指述被告

    涉犯誹謗罪嫌之系爭報導文字,並未以引號括出,可見系爭

    文字之敘述,應係記者將其所聽聞被告之話語,就其所認被

    告之意思加以整理改寫後而為之報導,則被告是否確有該等

    言論之表達,或該等文字是否確為被告之本意,即非無斟酌

    之餘地,自難逕為被告不利之認定。

(二)次按證人即蘋果日報記者李志展於偵查中及原審法院審理時

    固均明確證稱:該篇報導是我所寫的。當天我是以電話採訪

    ,報導主要是說被告欠債數千萬而他要努力還錢的狀況,他

    說他跟黃名偉合開錄音室,在中國時有要他入股DISCO ,他

    基於朋友交情借錢給黃名偉,有借了黃名偉200 多萬元,之

    後又陸續借黃名偉錢,包括錄音室的費用等,伊問他共借了

    多少,他說超過500 萬元以上,伊才會如此撰寫,上面的內

    容沒有誇大,都是依被告的陳述寫的云云(見98年度調偵字

    第540 號偵查卷第41頁至第43頁、原審卷第44至45頁),告

    訴人黃名偉並據以指述被告故意向記者為不實之傳述,透過

    記者之報導文字而毀損其名譽,惟被告堅詞否認於訪問時有

    向證人李志展稱曾借款500 萬元予告訴人黃名偉之情,而依

    前所述系爭報導文字內容係證人李志展將其聽聞被告之話語

    ,加以整理或改寫,就其主觀上所認被告之意思而為之報導

    ,則證人所為之報導既已加諸證人本身之認知所為之敘述,

    是否確為被告之原意,誠有疑問?另參諸證人李志展於偵查

    中亦證稱:被告當時有說黃名偉、張乃仁。張乃仁的部分,

    被告說他欠他多少錢我忘了,被告提較多的是黃名偉,我手

    稿上沒有寫。 ...(問:被告是否有向你提到王八車害薛志

    正背債的問題?)王八車的部分我不記得有無提,被告只有

    跟我說到背債的部分,但是我忘了細節了,手稿上也沒有寫

    。(問:是否因為黃名偉名氣比較大才寫到黃名偉?)不是

    ,我印象較深刻是黃名偉的部分云云(見同上偵查卷第42至

    43頁),嗣於原審法院審理時證稱:(問:被告當時有向你

    提及他遭黃名偉陸續跳票一事?)他有跟我提到這件事情,

    有提到跳票,但是跳票金額及票據張數我不太清楚。(提示

    98年度調偵字第540 號卷第46至52頁採訪手稿,哪一些是你

    在製作97年12月30日報導之前的手稿?)我不確定是之前或

    是之後,因為時間真的太久了,手稿都是我寫的沒有錯。(

    後改稱)應該有混雜第二篇報導的手稿 ...(問:被告是否

    有提過張乃仁有欠他錢?)他有提到。(問:張乃仁欠被告

    多少錢,你是否知道?於手稿中有無記載?)沒有記... 報

    導的標題會寫「薛凱賢為友揹債4000萬」,印象中,是被告

    稱別人總共欠他多少錢,數字是被告跟我講的,我當時的印

    象是這樣云云(見原審卷第44至46頁),依證人李志展前揭

    所述,就該篇報導內容之撰寫,固然有證人所提出之手稿為

    憑,惟手稿亦僅係片段、片面之文字記載(見同上偵查卷第

    46至52頁),已難作為認定被告是否確有如報導所述之言論

    ,況證人李志展陳稱該手稿製作係在報導前或報導後亦無法

    確認,自難依手稿之記載,率然為被告不利之認定。復依證

    人李志展於偵、審時經詢問當時訪問之內容,並曾多次回答

    「忘了」、「手稿上沒有寫」、「我不記得」、「不太清楚

    」等語,且其亦不否認被告於電話採訪時曾提過另有友人張

    乃仁等人欠他錢,只是「手稿中沒有記」、「被告說他欠他

    多少錢我忘了」,則被告所辯李志展只寫黃名偉一人,且把

    伊跟其他人的借貸關係全部加諸在黃名偉身上,內容並不正

    確等語,即非全然無據。再依受訪者與記者交談屬非公開的

    陳述,記者若要將該非公開轉成公開,猶須要有轉化的過程

    ,而為免報導之文字與受訪者表達之真意有出入,記者自應

    與受訪者再為確認以免發生誤解而依前所述,本案採訪記

    者即證人李志展就採訪過程並無錄音,僅依憑手稿及記憶即

    撰寫該篇報導內容,其既未於該篇報導「刊登前」與被告再

    為確認,且依其所述,亦未跟該篇報導內容所指涉之對象即

    告訴人黃名偉求證(見原審卷第46頁背面),而被告復堅詞

    否認有故意虛捏不實之事項詆毀告訴人黃名偉之名譽,自不

    宜單憑證人李志展單一之陳述,而認被告有故意為公訴意旨

    所指之不實指摘況媒體是否報導該新聞既取之於媒體自我

    選擇,要非被告所能置喙,所為報導內容,刊登前既未經被

    告閱覽並表示意見,顯非受採訪之被告所得預見,要難僅因

    被告確有接受證人李志展之採訪,即認被告有故意虛捏系爭

    報導之內容誹謗告訴人黃名偉或有意圖散布於眾之加重誹謗

    故意之行為

(三)至證人李志展固另證稱:報導刊登出來之後,黃名偉之律師

    有來函,我有跟他的律師確認來函內容的狀況,並在98年 1

    月9日做了另一個報導等語(見98年度調偵字第540號卷第42

    頁),並庭呈98年1月9日蘋果日報C版內容1紙附卷(見同上

    偵卷第53頁),而依該98年1月9日蘋果日報報導內容載有:

    薛志正前天回應:「我手上有證據,若他想告,很歡迎」、

    薛志正回應:「我有他開的票及公司開的票,也有人證,若

    要採取法律行動,衝著我來,我等他來告。」、薛志正還說

    :「他人看起來老實,當初他要去大陸投資DISCO ,要我認

    股,我還告誡他要小心,之後借錢給他入股,10幾年來都不

    聯絡也不解決。」等內容,惟此均係在上開97年12月30日刊

    登有關告訴人黃名偉報導之後,尚難據以反推認被告於97年

    12月間接受訪問時確有故意虛捏不實之事項詆毀告訴人黃名

    偉名譽之情,另參諸告訴人黃名偉於偵查中稱:(問:是否

    有跟被告借過錢?)以前在合作時是有金錢往來周轉,但是

    我沒有欠他錢... 以前我們是好朋友的關係等語(見98年度

    偵字第12334 號卷第37頁)及在本院審理中稱:我們是投資

    大陸的DISCO PUB ,之後並沒有分紅,也沒有取回投資款等

    語(本院審判筆錄第7頁),是被告所稱雙方曾因投資DISCO

    ,有金錢往來等語,即非全然無據。則本件被告與告訴人黃

    名偉既存有民事上之糾葛,被告因而於接受證人李志展採訪

    時,陳述與告訴人黃名偉間因投資所生之債務糾葛,即難認

    係以詆毀告訴人黃名偉名譽為目的,復以報導之內容,亦無

    從排除係記者誤解被告原意所致,自難令其負誹謗刑責甚明

    。

  綜上,證人李志展於偵、審時之證述,既有如上所述可疑之處

  ,在無其他積極證據佐證情形下,自難以證人李志展單一不利

  於被告之證述,作為認定被告有虛捏不實之事項詆毀告訴人黃

  名偉名譽之唯一論據。公訴人所舉之證據,尚未達於通常一般

  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被告即為犯罪嫌疑人,而得確信公訴意旨

  為真實之程度,不足以說服本院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依「罪

  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於被告之認

  定。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何公訴意旨所

  指犯行,被告犯罪尚屬不能證明,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六、原審就此疏未詳加調查,細心勾稽,遽認被告有公訴人所指

    之加重誹謗犯行,而為被告有罪之認定,並予以論罪科刑,

    即有未恰,被告執此提起本件上訴,為有理由,是原判決既

    有可議,自應由本院予以撤銷,改判被告無罪。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301

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李叔芬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2     月    22    日

                  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  官  林恆吉

                                    法  官  黃斯偉

                                    法  官  劉嶽承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書記官  何仁崴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