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陳述係真實之舉證責任不應加諸於行為人,法院仍有真實發現之義務

張貼者:2012年12月31日 下午7:28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2年12月31日 下午7:35 ]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判決    100年度上易字第267號

上 訴 人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江耀宗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誹謗案件,不服臺灣彰化地方法院99年度易字

第1057號中華民國99年12月20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彰

化地方法院檢察署99年度偵字第1840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

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本案經本院審理結果,認第一審判決以不能證明被告江耀宗

    犯罪而諭知無罪,核無不當,應予維持,並引用第一審判決

    書所記載之理由(如附件)。

二、檢察官上訴意旨略以:(一)、被告江耀宗在傳真前並未見過

    金豐佛苑基金會之刑事告發狀,且縱依該刑事告發狀之內容

    和被告在金豐公司董事長任內所取得之各項資料,亦未包含

    告訴人陸泰陽有將金豐公司轉投資之金豐中國公司盈餘分配

    款項供鼎力金屬公司周轉之相關事證;再證人何榮樹亦證稱

    是懷疑陸泰陽有將盈餘分配款挪用到鼎力金屬公司。是被告

    在傳真文件前根本未有掌握陸泰陽有將金豐公司轉投資公司

    的盈餘分配款挪用予鼎力金屬公司周轉之具體事證,而完全

    僅憑陸泰陽之前侵占犯行即遽加以臆測陸泰陽有上開之行為

    。如此即難認被告係有相當理由確信陸泰陽有挪用金豐公司

    轉投資公司盈餘分配款供鼎力金屬公司周轉為真實,原判決

    卻認被告已有相當理由確信陸泰陽有上開行為為真實,似嫌

    速斷且認定事實有所違誤。(二 )、被告根據自身主觀臆測

    ,而非以相當事實為基礎,即在傳真文件上載明「陸泰陽道

    德操守嚴重瑕疵、業務侵占罪&背信罪累犯、視公司治理為

    無物、公司財務狀況不良;金豐公司在陸泰陽操弄、掏空下

    ,前景堪慮」等文字,自是未依具體事實而為抽象之謾罵,

    當屬侮辱行為無疑。(三 )、縱陸泰陽確曾因侵占犯行而遭

    法院判刑確定,並不代表陸泰陽會一而再犯。被告辯稱陸泰

    陽曾經有過侵占犯行,所以才認陸泰陽諸多行為在傷害金豐

    公司,但任何刑事犯罪是否成立,必經過國家司法權加以認

    定,被告僅以若干資料以及陸泰陽之素行即逕自臆測陸泰陽

    有挪用盈餘分配款且是侵占罪與背信罪累犯,並操弄、掏空

    金豐公司,並將其臆測形諸文字讓不特定人得以觀覽,已減

    損陸泰陽之評價與名譽,當屬加重誹謗及公然侮辱之犯行。

    原審認被告無罪,容有違誤,爰請將原判決撤銷,更為適當

    合法之判決。

三、經查:

(一)、按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11條有明文保障,

    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

    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惟為兼

    顧對個人名譽、隱私及公共利益之保護,法律尚非不得對言

    論自由依其傳播方式為合理之限制刑法第 310 條第 1 項

    之誹謗罪,即係保護個人法益而設,為防止妨礙他人之自由

    權利所必要,符合憲法第 23 條規定之意旨至刑法同條第

    3 項前段以對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係針對言

    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限定刑罰權之範圍,非

    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行證明其言論內容

    確屬真實,始能免於刑責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

    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

    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罪之刑責相繩亦不得以此項規定而

    免除檢察官或自訴人於訴訟程序中,依法應負行為人故意毀

    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任,或法院發現其為真實之義務(最高

    法院 90 年度台非字第 155 號判決參照)就此而言,刑

    法第 310 條第 3 項與憲法保障言論自由之旨趣並無牴觸,

    此業經司法院大法官於 89 年 7 月 7 日作成釋字第 509

    號解釋在案依照上開解釋意旨,刑法第 310 條第 1 項誹

    謗罪之成立,行為人除須具備誹謗之故意外,若其所指摘或

    傳述之事實為真實,且與公益有關者,或依其所提證據資料

    ,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罪相繩是必

    在合於本法誹謗罪之構成要件,並適用「真正惡意原則」及

    「真實抗辯原則」後,始認為有誹謗罪之成立。簡言之,我

    國立法者在就人格名譽權與言論自由之基本權發生衝突時,

    首先選擇以一干預強度較大之刑法規範機制之方式,來保護

    人民之人格名譽權益,並藉由言論人所為之事實陳述係真實

    且與公益相關時,將之排除於誹謗罪之處罰範圍外,以作一

    價值權衡。此外,該事實陳述係真實之舉證責任不應加諸於

    行為人,法院仍有真實發現之義務且對於所謂「能證明為

    真實」之證明強度,不必至於客觀之真實,只要行為人並非

    故意捏造虛偽事實,或非因重大之過失或輕率而致其所陳述

    者與客觀事實不符,皆應將之排除於誹謗罪之處罰範圍之外

    。

(二)、被告雖於偵查中供稱:「其是在傳真後才取得金豐佛苑基

    金會之刑事告發狀。」等語,惟其另供稱:「我在傳真之前

    就有掌握相關事證。」等語,衡以被告於 98 年 7 月 1 日

    至同年 10 月 5 日間,擔任金豐公司法人董事(負責人)

    遠泰投資有限公司之法人代表,其自得於任職期間本其職權

    得知金豐公司相關之經營文件、資料與經營情況。另依證人

    陳宏隆即金豐公司前監察人、代表廣源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執

    行業務之法人代表何榮樹於原審審理時之證述內容可知(如

    附件判決第 10 至 12 頁),陳宏隆行使監察人職權之調查

    所得資料,亦有提供給其他董事、監察人;另何榮樹於 98

    年 11 月 9 日與金豐佛苑基金會的人有同往南投縣調查站

    舉發,何榮樹曾於當日在調查站就相關疑點、資金流程打電

    話向被告詢問相關細節,其亦有將整理過的資料給被告,顯

    見被告於金豐佛苑基金會提出上開刑事告發狀前,應已對告

    發狀內容有所了解,是被告供稱其有掌握相關事證,應非無

    據。

(三)、又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確於98年12月17日以金管證

    發字第 0980068864 號發函給金豐公司監察人陳宏隆,請其

    依公司法所賦職權調查相關事項,其中說明第一點即載明應

    調查:「金豐公司之子公司金豐(中國)機械工業有限公司

    於 98 年 3 月 13 日匯撥其 96 年度股利計美金1,157,

    834.85 元,金豐公司遲至 98 年 5 月 7 日收到,其匯款

    日與收款日差距近 2 個月之原因。」此有上開函文在卷可

    稽。而上開金豐(中國)機械工業有限公司於 98 年3 月 

    13 日應匯撥之 96 年度股利計美金 1,157,834.85 元,係

    於 98 年 3 月 16 日存入金豐通商公司( Chin FongTrad

     ing International Co.,LTD)之合作金庫銀行大里分行外

    匯綜合存款帳戶,嗣至 98 年 5 月 6 日,才由上開帳戶轉

    匯同等金額至金豐公司( Chin Fong MachineIndustrial

    Co.,LTD)之兆豐國際商業銀行中台中分行帳戶等情,有金

    豐通商公司之合作金庫銀行大里分行外匯綜合存款帳戶存摺

    影本 1 份、合作金庫商業銀行大里分行 100 年 5 月 13

    日合金大里外字第 1000001944 號函附之匯入、匯出資料影

    本各 1 份附於本院卷可參。金豐公司經常使用之金融帳戶

    既係上開兆豐國際商業銀行中台中分行帳戶,而上開金豐(

    中國)機械工業有限公司於 98 年 3 月 13 日應匯撥之 96

    年度股利計美金 1,157,834.85 元,確實遲延近 2 個月始

    匯入金豐公司兆豐國際商業銀行中台中分行帳戶,其中之時

    間差難免豈人疑竇。而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亦因此函

    請金豐公司監察人陳宏隆調查,且法務部調查局南投縣調查

    站亦於 98 年 11 月 17 日受理金豐公司執行長陸泰陽等涉

    嫌不法檢舉案,內容確有涉及金豐中國公司於 98 年 3 月

    匯撥 96 年股利美金 115 萬 7,834. 85 元等情,復有該調

    查站 99 年 11 月 23 日投法忠字第 09964027 930 號函附

    於原審卷(第 113 頁)可按。另本件由證人陳宏隆、何榮

    樹於原審審理時之證述(附件原判決第 10 至 12 頁)、臺

    灣臺中地方法院 97 年度金重訴字第 2048 號、本院 98 年

    度上易字第 1058 號刑事判決書內容、證人陳宏隆所提出監

    察人意見,及卷附甲方為金豐公司之借款契約書、金豐公司

    98 年 8 月 28 日、98 年 11 月 6 日應申報事項各 1 份

    、請款單(鼎力公司)及空白支票各 1 紙(偵查卷第 87

    至 89 頁、第 148 至 150 頁),佐以證人陳宏隆、何榮樹

    曾提供予被告之口頭或書面資料,及法務部調查局南投縣調

    查站 99 年 11 月 23 日上開函文,足認被告上開傳真文件

    所載「…多次挪用金豐公司轉投資公司盈餘分配款項供自己

    公司(鼎力金屬公司)周轉、…等案,業經股東告發,正由

    檢調單位偵辦中」,所言並非憑空杜撰,而係有相當理由確

    信其為真實,自難認係加重誹謗。

(四)、再被告曾任金豐公司董事長,其依據上開事證,質疑金豐

    公司經營者陸泰陽「道德操守嚴重瑕疵、業務侵占罪&背信

    罪累犯、視公司治理為無物、公司財務狀況不良;金豐公司

    在陸泰陽操弄、掏空下,前景堪慮」,並無過於苛刻之處,

    且金豐公司為公開發行公司,陸泰陽身為金豐公司執行長,

    其個人操守品行如何、經營治理公司之能力及公司財務狀況

    如何等,本應受到相當程度之公評,其品德、人格有無瑕疵

    ,亦非僅與其個人有關,亦攸關公司全體股東之利益,被告

    就此方面提出評論,自與公共利益有關,係屬對於可受公評

    之事所為適當之評論,為言論自由保障之範疇,尚難遽以刑

    法誹謗之罪責相繩另刑法第 309 條所稱「侮辱」及第

    310 條所稱「誹謗」之區別,前者係未指定具體事實,而僅

    為抽象之謾罵後者則係對於具體之事實,有所指摘,而提

    及他人名譽者,稱之誹謗然針對具體事實,依個人價值判

    斷提出主觀且與事實有關連的意見或評論,縱使尖酸刻薄,

    批評內容足令被批評者感到不快或影響其名譽,除應認為不

    成立誹謗罪,更不在公然侮辱罪之處罰範圍。本件觀被告所

    傳真之文件內容,均係針對特定、具體之事件,指述陸泰陽

    擔任金豐公司執行長兼總經理,執行職務有何不當或違法之

    處,並提出其主觀之評論,尚非屬單純抽象的謾罵或嘲弄,

    揆諸上開說明,與公然侮辱罪之構成要件有間。

(五)、又金豐公司之監察人陳宏隆在接獲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

    會前開函文,依指示本於其監察人職權應進行調查之事項,

    除前述金豐中國公司應匯給金豐公司之利潤分配款遲延入金

    豐公司兆豐國際商業銀行中台中分行帳戶之情外,另包括:

    (1)金豐公司98年3月20日分別退回台灣鎂綠科技及立麒工業

    訂金款新臺幣,668,738元及8,526,162元之原因,款項收付

    及帳務處理情形。(2)金豐公司於98年2月26日付款採購韓製

    AW1、AW2&AW3開模費用計新臺幣2,500,000元及5,000,000元

    之必要性。(3)金豐公司內部控制制度中有關票據領用管理作

    業程序,及金豐公司98年8月17日匯款予鼎力金屬工業股份

    有限公司新臺幣15,000,000元是否符合票據領用管理作業程

    序等內部控制制度相關規定。(4))金豐公司於98年11月3日匯

    款予子公司CHIN FONG TRADING INTERNATIONAL CO.,LTD 美

    金2,401,000元,旋於98年11月5日匯回美金2,400,000元予

    金豐公司之原因。足見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對於金豐

    公司之營運與治理,亦存有諸多疑問。而金豐公司監察人陳

    宏隆在行使監察人職權時,告訴人陸泰陽所掌控之經營團隊

    完全置之不理,陳宏隆只好透過其他方式取得訊息,發現公

    司有違反公司內控之重大缺失,故其先後提出3份監察人意

    見,惟均未獲回覆,其再會同律師、會計師及其他輔佐人員

    前往金豐公司財務部欲行查帳時,亦被當場悍然拒絕等情,

    業據證人陳宏隆於原審審理時證述明確(如附件原判決第10

    、11頁證詞),則在金豐公司之內部治理存有諸多疑問,且

    監察人之調查職權亦未獲經營階層之配合與理會時,告訴人

    陸泰陽對於金豐公司之治理是否存有弊端?自令人存有合理

    之懷疑。則被告對於有合理懷疑之基礎事實提出評論與質疑

    ,尚非故意捏造虛偽事實,或非因重大之過失或輕率而致其

    所陳述者與客觀事實不符,自難認其有何真正惡意,而應將

    之排除於誹謗罪之處罰範圍之外。

四、綜上所述,本件依檢察官所舉證據所為訴訟上之證明,於通

    常一般人仍有合理之懷疑存在,尚未達於可確信其真實之程

    度,故被告之辯解應可採信,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之證據足

    以證明被告確有公訴意旨所指之誹謗等犯行,則要屬不能證

    明被告犯罪。原審以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依刑事訴訟法第

    301條第1項規定,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經核認事用法,並

    無不合,應予維持,檢察官上訴意旨認應就被告予以論罪科

    刑,而指摘原判決不當,經查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張慧瓊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6    月    16    日

            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  官  羅  得  村

                              法  官  李  雅  俐

                              法  官  簡  源  希

上列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不得上訴。

                              書記官  李  宜  珊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6    月    16    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