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為達特定之目的,而對於未經證實之傳聞,故意迴避合理之查證義務,即應認為其有惡意

張貼者:2012年12月31日 下午8:38wu huang ching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年度台上字第三三七六號

上  訴  人  吳昌運

上列上訴人因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

台中分院中華民國一○○年四月十一日第二審判決(一○○年度

選上訴字第二八三號,起訴案號:台灣苗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

九年度選偵續字第一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

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

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

以駁回。本件上訴人吳昌運上訴意旨略稱:(一)、告訴人韓茂賢

係從事政治之公眾人物,於競選期間散發「反對三角山開採砂石

」、「反對裕隆山開採砂石」之文宣,而「開採砂石」乃涉及公

眾之公共議題,上訴人針對該文宣評論,亦屬是否「開採砂石」

公共議題之事務,且在從事競選期間,候選人個人品性、操守、

能力、交往關係如何,本即須忍受相當程度之評論,參酌司法院

釋字第五○九號解釋所闡述意旨,自屬可受公評之事項,仍受憲

法保障,足見上訴人製作散發之選舉文宣,雖用詞遣字較為聳動

誇張,但質疑告訴人之「開採砂石」事項,與公眾利益息息相關

,實難謂有超越社會容忍之程度,亦難逕認上訴人此舉有何明知

不實之事而故意散播之情事。蓋「陳述事實」與「發表意見」不

同,事實有能證明真實與否之問題,意見則為主觀之價值判斷,

無所謂真實與否,對於可受公評之事項,尤其對政治人物之舉措

,縱以稍不留餘地或尖酸刻薄之語言文字予以批評,亦應認符合

刑法第三百十一條第三款之「合理評論原則」免責範疇,自不得

遽斷上訴人有意圖使候選人不當選之故意,原判決對上訴人科以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一百零四條之罪責,顯有適用法則不當之

違誤。(二)、依告訴人於原審之陳述,其事後查證,已明瞭上訴

人當時散發文宣可能發生錯誤,第二天已陸續派人回收,其已相

信上訴人確實並無使告訴人不當選之惡意。原審就此有利上訴人

之事證,漏未審酌,容有違誤。縱認上訴人構成公職人員選舉罷

免法第一百零四條之犯行,然第一審時雙方尚未達成和解而經量

處有期徒刑六月,但原審審理中雙方已達成和解,仍為與第一審

判決相同之量刑,顯違「罪刑比例原則」。(三)、上訴人於第十

七屆苗栗縣議員選舉期間固有發放傳單,但並無意圖使告訴人不

當選之犯罪故意,該傳單主標題「揪出躲在『三角山』背後的影

形人!」等文句,僅為選舉造勢向選民之呼籲,並未明示或暗示

該「影形人」即為告訴人。主標題下之「選舉時高舉右手,反對

開採砂石,當選後卻不務正途;找來藉口開挖砂石,打拼圖利自

己,認真破壞好山好水,『寒帽嫌』『真寒心』,請看『寒帽嫌

』砂石專業家族」等字句,縱認「寒帽嫌」係指告訴人「韓茂賢

」,惟依司法院釋字第五○九號解釋,對候選人有關文宣中就與

公益有關事項,甚或人格特質之描述等,應嚴格認定報導人是否

確有誹謗或侮辱之惡意,不應以過於寬鬆之標準檢驗,若無積極

證據足證行為人確係出於侮辱之故意或未必故意以進行公然傳播

或散布,即應推定其係以善意為之。告訴人身為縣議員候選人,

屬公眾人物,就欲參與之公共事務,本即應受嚴格檢視,自不應

認上訴人有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一百零四條之犯罪故意。

況上訴人發送之文宣所附選民提供之砂石開採照片,更可證明上

訴人提出上開呼籲,並非空穴來風、無中生有,上訴人既對於砂

石開採之公共政策議題有相當查證,且就所述內容有相當確信,

非對告訴人有侮辱故意,告訴人貿然提出本件告訴,容有誤會云

云。

惟查:原判決綜合全案證據資料,本於事實審法院職權推理之作

用,認定上訴人與告訴人均係苗栗縣議會第十七屆議員選舉第二

選區之候選人,上訴人於競選期間,確有意圖使告訴人不當選,

而散發內容為告訴人在同縣銅鑼鄉興隆村開採砂石,係砂石專業

家族,及當選後會藉口開挖砂石等不實事項文宣之犯行。因而撤

銷第一審之判決,改判論處上訴人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一百零四條之傳播不實罪刑(處有期徒刑六月,褫奪公權一年)

,已詳細說明其採證認事之理由。所為論斷,亦俱有卷證資料可

資覆按。且查:言論自由為憲法所保障之人民基本權,法律固應

予以最大限度之維護。惟惡意散布謠言,傳播不實之言論,反足

以破壞憲法所保障之基本權,依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自應予合

理之限制。而刑法第三百十條之誹謗罪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一百零四條之處罰規定,即屬法律對於非法言論所加之限制。又

司法院釋字第五○九號解釋明確揭示行為人縱不能證明其言論內

容為真實,然若能舉出相當證據資料足證其有相當理由確信其言

論內容為真實者,因欠缺犯罪故意,即不得遽以誹謗罪相繩,亦

即採取「真正惡意原則」。從而行為人對於資訊之不實已有所知

悉或可得而知,卻仍執意傳播不實之言論,或有合理之可疑,卻

仍故意迴避真相,假言論自由之名,行惡意攻訐之實者,即有處

罰之正當性,自難主張免責再者,行為人就其所指摘或傳述之

事,應盡何種程度之查證義務,始能認其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

實,而屬善意發表言論,應參酌行為人之動機、目的及所發表言

論之散布力、影響力而為觀察倘僅屬茶餘飯後閒談聊天之資者

,固難課以較高之查證義務反之,若利用記者會、出版品、網

路傳播等方式,而具有相當影響力者,因其所利用之傳播方式,

散布力較為強大,依一般社會經驗,其在發表言論之前,理應經

過善意篩選,自有較高之查證義務,始能謂其於發表言論之時並

非惡意。因此,倘為達特定之目的,而對於未經證實之傳聞,故

意迴避合理之查證義務,率行以發送傳單、舉行記者會、出版書

籍等方式加以傳述或指摘,依一般社會生活經驗觀察,即應認為

其有惡意。原判決依憑上訴人自承有於競選期間散發前開以文字

、圖畫、照片製作之文宣,及告訴人在偵審中之證言,馮永和、

吳志展於偵查中之證詞,卷附告訴人與上訴人分別製作之競選文

宣、「苗栗縣三義鄉○○○段98-141 地號等及銅鑼鄉○○○段

2541地號等土地土石採取聯合申請案」環境影響說明書專案小組

第四次初審會議紀錄節錄影本,並參酌其餘案內所有證據,經合

法調查後,據以判斷上訴人明知告訴人針對同縣三角山土石開採

案,始終採取反對立場,其文宣所附「石圓企業社」在新雞隆地

段開採砂石之現場照片,亦顯與上訴人無任何關聯,竟仍執意散

布告訴人及其家族已開採該照片所示地點之砂石,係砂石家族等

不實事項,顯係假言論自由之名而傳播具體之虛構事實,以行惡

意攻訐之目的,要非單純就開採砂石之公共議題而為善意評論,

自具處罰之正當性;並就告訴人在原審雖證稱就上訴人所為已予

諒解,上訴人散發前開文宣尚無使其不當選之意圖云云,究如何

不足採為有利上訴人之論據,亦在理由中詳加說明指駁。此係原

審踐行證據調查程序後,本諸合理性自由裁量所為證據評價之判

斷,既與司法院釋字第五○九號解釋意旨無悖,亦未違反經驗法

則或論理法則,要不能指為違法。茲上訴意旨就原判決之論斷,

究有何違背法令之情形,並未依據卷內資料具體指摘,徒執陳詞

,以其係就公共事務而為評論,告訴人已為其有利之供證,不能

認定伊有前揭犯行云云,據以指摘原判決違法,係以片面之自我

說詞,對原審採證認事之適法職權行使,并已於判決內說明之事

項,漫事指摘,難認係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又量刑之輕重,

乃實體法上賦予法院得為自由裁量之事項,倘以行為人之責任為

基礎,所量定之刑罰未逾越法定刑度,或濫用其權限,即不能任

意指為違法。原判決為刑罰之量定時,已敘明係以上訴人就本件

犯行之罪責程度為基礎,斟酌刑法第五十七條各款所列情形,為

科刑輕重標準之審酌,所量定之刑罰非唯未逾法定刑度,亦與罪

刑相當原則無悖,自不得遽指違法。上訴意旨,顯與法律規定得

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其上訴違背法律上之

程式,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六    月  二十三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四庭

                          審判長法官  謝  俊  雄  

                                法官  陳  世  雄  

                                法官  魏  新  和  

                                法官  徐  文  亮  

                                法官  吳  信  銘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六    月  二十七  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