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當事人所具之書狀,僅提出於該承辦之法院附卷,並無廣為流傳之可能,核與刑法上誹謗罪「意圖散布於眾」之構成要件,並不相符

張貼者:2013年1月1日 上午3:54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3年1月1日 上午3:55 ]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九年度上易字第一五七號

    上  訴  人

    即自 訴 人  何金宗

    即  被  告  許照雲

右上訴人因被告妨害名譽案件,不服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八十八年度自字第二八三號,

中華民國八十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許照雲連續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

,以佰元折算壹日。

    事  實

一、許照雲與何金宗同為台北市大同區○○○路一0三號「樓中堡大廈」之住戶,二

    人前因刑事案件涉訟素有嫌隙。緣許照雲因懷疑何金宗於該大廈七樓其所有房屋

    前之公用走廊上,擺置水族箱等物竊用該大廈住戶共有之電氣,於民國(下同)

    八十八年一月十六日下午二時三十分許,在該大廈之住戶區分所有權人會議含住

    戶大會會議時提出討論,嗣經該大廈管理委員會總幹事吳清隆於會後親自查察結

    果並無竊電情事。詎許照雲明知於此,猶基於概括犯意,意圖散布於眾,連續先

    於八十八年八月九日十二時許,至上開「樓中堡大廈」大廳櫃台領取掛號信時,

    當眾對櫃台服務人員及吳清隆等人,以同一事由指摘許金宗竊用公電,足以毀損

    何金宗名譽;繼於同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三時三十分許,在台灣桃園地方法院刑

    事第十一法庭,就其被訴竊盜一案(該院八十八年易字第一一四0號)公開審判

    時,復當庭以言詞指稱何金宗以插頭插置於公用照明指示燈之插座上竊用公電

    而陳述足以毀損何金宗名譽之事。

二、案經自訴人何金宗提起自訴。

    理  由

一、訊據上訴人即被告許照雲僅坦承於八十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台灣桃園地方法院八

    十八年度易字第一一四0號竊盜案公開審判時,當庭指陳上訴人即自訴人何金宗

    竊電部分之事實,惟矢口否認於八十八年八月九日十二時許,在上開「樓中堡大

    廈」櫃台指稱自訴人竊用公電,辯稱:因自訴人在其所有房屋前之共用走廊上加

    裝鐵門,阻礙其他住戶自由通行,而於何宅原有鐵門及加設鐵門間之公電插座上

    ,其曾見有插頭電線延伸至何宅內,亦曾見被隔離之公用走廊內置有大型水族箱

    ,箱旁並有電線插頭插在上開公電插座上,是其指摘自訴人竊用公電確屬事實,

    且係就可受公評之事為適當之評論,應無誹謗之故意等語。查右揭犯罪事實,業

    據自訴人指訴綦詳,其中被告於上開竊盜案件公開審判時,當庭言詞指陳自訴人

    竊電部分之事實,除據被告坦承不諱外,並經本院調閱該竊盜案卷查明無訛,另

    被告於八十八年八月九日十二時許,至上開「樓中堡大廈」櫃台領取掛號信時,

    當眾向櫃台人員及吳清隆指稱自訴人竊用公電一節,亦據證人吳清隆於原審證稱

    被告於八十八年八月九日十二時許,至該大廈大廳之櫃台領取掛號信時,並無他

    人向其詢問即主動對吳清隆及櫃台人員指陳自訴人竊用公電等語,是被告空言否

    認曾於八十八年八月九日十二時許,在該大廈櫃台當眾指摘自訴人竊用公電,並

    辯稱證人吳清隆因與其素即相處不睦,故證言多偏袒自訴人云云,無非飾卸之詞

    ,不足採信。次查被告因懷疑自訴人於該大廈七樓其所有房屋前之公用走廊上,

    擺置水族箱等物竊用該大廈住戶共有之電氣,於八十八年一月十六日十四時三十

    分許,在該大廈之住戶區分所有權人會議含住戶大會會議時提出討論,雖證人劉

    爾久亦出具證明書證明自訴人確有被告所指之竊用公電之情事,惟劉爾久為被告

    同居人,與被告係同一立場,而與自訴人利害關係相對立,其證言難免偏頗,本

    不足採,且針對被告之提案,經會議主席吳昌吉指示該大廈管理委員會總幹事吳

    清隆於會後親自查察結果,自訴人並無竊電情事,有該會議紀錄影本一紙為憑,

    並經證人吳昌吉證述無訛,證人吳清隆及該大廈保全領班李棟樑亦分別於原審結

    證稱經彼等實地查看,自訴人並無被告所指之竊電情事等語,則被告初於上開會

    議中就自訴人竊用公電一事提出討論,或因出於懷疑而據以指摘,惟嗣既經該會

    議責由管理委員會總幹事吳清隆查明並無其事且載明於會議紀錄內,被告至此當

    知其前因懷疑而指述之事,並非確實,而不再轉陳方是,詎其猶一再主動重覆就

    該已查無實據之同一事由執以指摘被告,此豈是善意發表之言論﹖又豈能臨訟托

    稱無誹謗故意﹖再參以證人李棟梁於原審證謂每次其查被告竊電,被告即對其指

    稱自訴人偷用公電等語,益徵被告所辯無誹謗之故意云云,殊無足採。至被告所

    辯其所指摘之事實,係就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一節,按所謂言論可分為

    事實陳述及意見表達,事實有真實與否的問題,意見則有適當與否的問題刑法

    第三百十一條第三款固規定:「以善意發表言論,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

    之評論者,不罰」,惟該規定之所謂適當之評論,顯係指意見之表達而非事實之

    陳述本案被告指摘自訴人竊電,盡皆為事實之陳述,而非意見之表達,自無該

    規定所指適當之評論不罰可言。從而被告犯行洵堪認定。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一項之罪。其先後二次誹謗犯行,時間緊接,

    犯罪構成要件相同,顯係基於概括犯意所為,應依連續犯之規定論以一罪,並加

    重其刑。原審據以論罪科刑,原非無見,惟被告於上開竊盜案件審理中,固具狀

    陳稱自訴人竊用公電云云然案件當事人所具之書狀,僅提出於該承辦之法院附

    卷,供作審判之參考,非法律所規定之特定人員,尚且不得閱卷,並無廣為流傳

    之可能,核與刑法上誹謗罪「意圖散布於眾」之構成要件,並不相符是被告具

    狀部分之行為,應非本案其誹謗犯行之部分行為,原判決認被告提出該書狀,與

    其當庭所為言詞之陳述,均為其當次單一誹謗行為之一部分,尚有未洽。本案上

    訴意旨雖未及此,自訴人徒求改判重刑,被告徒空言否認犯罪,指摘原判決不當

    ,固均無足取,惟原判決既有上開可議,即無可維持,應由本院予以撤銷改判。

    爰審酌被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犯罪時所受之刺激及其品性、生活狀況、

    智識程度、犯罪所生之損害,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仍量處拘役五十日,並

    諭知易科罰金折算標準。

三、自訴意旨另以被告於八十八年一月十六日下午二時三十分許,在樓中堡大廈管理

    委員會召開區分所有權人會議含住戶大會會議時,以足以毀損自訴人名譽之言詞

    ,當眾指摘自訴人竊盜公電,亦涉有誹謗罪嫌云云。惟:

    (一)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又不能證明被

          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三百零一條

          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次按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

          譽之事者,為誹謗罪,又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且非僅涉於

          私德,而與公共利益有關者,不罰,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一項、第三項分別

          定有明文,是誹謗行為人之故意應包括對「其所指摘或傳述之事實為不實

          」的認識,如果行為人主觀上非明知其所指摘或傳述之事為不實,即欠缺

          犯罪之故意,不成立誹謗罪。

    (二)訊據被告固承認於八十八年一月十六日十四時三十分許,在樓中堡大廈管

          理委員會召開區分所有權人會議含住戶大會會議時,當眾指摘自訴人竊用

          公電之事實,惟辯稱自訴人在共用走廊加裝門,阻礙其他住戶自由通行,

          而在何宅原有鐵門及加設鐵門間確有公電插座,其曾見該插座上有插頭電

          線延伸至何宅內,亦曾見被隔離之公用走廊內置有大型水族箱,箱旁有電

          線插頭插在上開公電插座上,是其指摘自訴人竊用公電係事實,且為可受

          公評之事,並無誹謗之故意等語。

     (三)查被告所提出之現場照片四幀及錄影帶一捲,其中附於原審卷第三一頁者

          ,被告主張係案外人李東興擅用公電之照片,固與本案無關,惟附於原審

          卷第三十二頁者,確可顯示自訴人在共用走廊加裝鐵門之情形,而經原審

          法院當庭勘驗上開錄影帶,其內容除仍顯示自訴人在共用走廊加裝鐵門外

          ,亦發現被隔離之共用走廊內確有公電插座,插座上另插有一私有插座等

          情有勘驗筆錄一紙足稽,而自訴人對上開照片及錄影帶內容之真正並不爭

          執,僅辯稱因公電插座接觸不良,故以私有插座插置其上,供上方之避難

          方向指示燈使用等語,則自訴人在共用走廊加裝鐵門,其他住戶因而無法

          自由通行其中,又避難方向指示燈及公電插座均位於被隔離之共用走廊內

          ,顯在自訴人實力可得支配之範圍內,實已排除其他住戶使用之可能性,

          難免啟人疑竇,認其有公電私用之情形,被告依此客觀之見聞,因而認自

          訴人有竊用公電之嫌,尚非事出無因。次查被告曾就自訴人竊用公電一事

          ,向台北市政府檢舉,經函覆略以所指竊電一事,係屬管理委員會職務,

          有台北市政府八十七年十月七日府工建字第八七0七四八八九00號函可

          按,是被告乃向該大廈之管理委員會請求處理,又自訴人是否竊用公電事

          關該大廈住戶之公共利益,非僅涉於私德,是被告此部分行為,實因誤認

          致有所懷疑,而請求有權單位查明,應無誹謗故意,自不成立誹謗罪。惟

          依自訴意旨認此部分,與前開論罪科刑部份有連續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

          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併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六十四條、第三百四

十三條、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刑法第五十六條、第三百十條第一項、第四十

一條、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第二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張秋雲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十九      年      一      月     三十一     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