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條

偽證不得提起自訴, 雖牽連觸犯偽造文書、業務侵占等罪,惟偽證罪較重,亦不得提起自訴

張貼者:2012年5月9日 上午8:36wu huang ching

82年台上字第 2913 號裁判

右上訴人因自訴被告等偽證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中華民國八十一年
 九月十七日第二審判決(八十年度上訴字第一三○四號,自訴案號:台灣台中地方法
 院八十年度自字第六○八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何顯湖、廖飛、譚正彰、劉漢瑩、盧文忠、黃福和被訴誣告部分撤銷,發
 回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
 其他上訴駁回。
     理  由
 ™陳華平自訴何顯湖、廖飛、譚正彰、劉漢瑩、盧文忠、黃福和偽證,教唆偽證,湮
 滅證據,業務侵占,偽造文書等部分:
 本件原判決以上訴人陳華平之自訴意旨略稱:被告何顯湖、廖飛、譚正彰、劉漢瑩、
 盧文忠、黃福和於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民事庭七十九年度訴字第一○三五號辦理移交事
 件,民國七十九年五月二日上午十時法官在台中市○○路五十三巷十一號廣西會館勘
 驗時,所提出之帳冊等資料,均係新筆跡,顯屬偽造。而劉漢瑩於七十九年五月十日
 上午在上開案件審理中,當庭代何顯湖、廖飛,提出之同鄉會會費等簿冊影本均不能
 銜接,顯屬湮滅證據,欲共同侵占故同鄉李勝全遺留款新台幣(下同)一百十萬二千
 二百元,僅交付財團法人台中市廣西同鄉會七十四萬元,侵占三十六萬二千二百元。
 由所附之帳冊稽核,何顯湖、廖飛制作之李勝全遺留款實情證明報告表,亦記載合計
 李勝全遺留金額為七十四萬元,涉犯連續偽造文書、業務侵占。又於上開法院審理案
 件時,譚正彰、劉漢瑩、盧文忠、黃福和就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均供前具結各為虛
 偽之陳述,廖飛、何顯湖故意教唆偽證等情,因認何顯湖、廖飛、譚正彰涉有業務侵
 占、偽造文書、湮滅證據;何顯湖、廖飛另涉教唆偽證,譚正彰、劉漢瑩、盧文忠、
 黃福和涉犯湮滅證據,偽證罪嫌,被告等所犯上開各罪,均有牽連犯之關係。按犯罪
 之被害人始得提起自訴,又犯罪事實之一部提起自訴者,他部雖不得自訴,亦以得提
自訴論,但不得提起自訴部分,係較重之罪,或其第一審屬於高等法院管轄,或第
 三百二十一條之情形者,不在此限,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二項分
 別著有明文。而對於他人被告案內為證人、鑑定人,或通譯之人,在審判或偵查時,
 依法具結而虛偽之陳述,固足使採證錯誤,判斷失平,致司法喪失威信,然此種虛偽
 之陳述,在他人是否因此被害,尚繫於執行審判或偵查職務之公務員採信其陳述與否
 而定,並非因偽證行為直接或同時受有損害,即與上開法條所稱之被害人殊不相當,
 無提起自訴之權。又湮滅證據為妨害國家之搜索權,私人並非因犯罪而直接被害之人
 ,不得提起自訴另偽證、湮滅證據,既係侵害國家審判權之犯罪,不得提起自訴
 雖其中牽連觸犯偽造文書、業務侵占等罪,惟偽證罪為法定刑較重之罪,揆諸上開說
 明,亦不得提起自訴,陳華平尤非本件犯罪之直接被害人。因認第一審判決就何顯湖
 、廖飛、譚正彰、劉漢瑩、盧文忠、黃福和被訴偽證、教唆偽證、湮滅證據部分諭知
 自訴不受理,並在理由內說明何顯湖、廖飛、譚正彰等之教唆偽證、湮滅證據及偽證
 部分,依自訴意旨既認與偽造文書、業務侵占部分,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屬裁
 判上一罪,則僅就被訴較重之教唆偽證及偽證等罪予以諭知不受理即可,為無不合,
 予以維持,駁回上訴人此部分在第二審之上訴,經核於法尚無違誤。上訴意旨,猶執
 陳詞,以其係犯罪直接被害人,指摘原判決此部分不當,難認有理由,應予駁回。
 ©陳華平追加自訴何顯湖、廖飛、譚正彰、劉漢瑩、盧文忠、黃福和誣告部分:
 本件原判決以上訴人陳華平之自訴意旨略稱:被告何顯湖、廖飛、譚正彰、劉漢瑩、
 盧文忠、黃福和均明知上訴人無刑法第二百十條偽造私文書罪嫌,竟於彼等答辯暨反
 訴狀虛捏反訴謂:上訴人擅將處理李勝全善後特別會議紀錄簿上所自簽之陳華平名字
 以墨筆塗黑,蓄意推卸責任,涉犯偽造私文書罪,及反訴上訴人涉有刑法第一百六十
 九條之誣告罪嫌等情,因認被告等觸犯誣告罪嫌。但經審理結果,被告等之犯罪不能
 證明,因認第一審判決就誣告部分諭知被告等無罪,為無不合,予以維持,駁回上訴
 人此部分在第二審之上訴,固非無見。
 惟查第一審判決,祗就上訴人自訴所指被告誣告事實之一部分予以論列,而未就其餘
 部分加以審究,上訴人提起第二審上訴後,原審亦未依對於判決之一部上訴者,其有
 關係之部分,視為亦已上訴之規定,本於職權併就其餘部分詳予審究,遽為駁回上訴
 之判決。按上訴人自訴被告等誣告之事實尚共有抭Q告等於八十年三月二十日具反訴
 狀誣告上訴人謂:「陳華平明知本會七十五年十一月十五日李勝全專案收支結算明細
 表所列房屋價款五十萬元係屬遺留款部分之改稱,並無房屋出售,與以後於七十七年
 一月二十八日由同鄉會名義出售與楊新發之霧峰房屋(即李勝全無償贈與之房屋)價
 款六十萬元,根本是兩回事,竟故昧事實,顛倒黑白,指鹿為馬,並以副本散布於眾
 ,坐實誣陷被告共同侵占房屋價款十萬元⋯⋯等意存誹謗,致人於罪之犯意甚明⋯⋯
 請庭上處上訴人誹謗、誣告等罪」(見附於第一審卷氻孜D狀)。佼Q告等於八十年
 七月一日綜合反訴狀載稱:「上訴人先後誣告何顯湖、廖飛共同侵占霧峰房屋價款
 十萬元。何顯湖、廖飛盜用死者李勝全存摺印章領取死者銀行存款一百萬二千二百
 元等轉嫁虛構事實。廖飛、何顯湖、譚正彰共同侵占三十六萬二千二百元。⋯⋯請
 庭上判處上訴人誹謗、誣告罪刑」(見附於第一審卷宋謢X反訴狀)。妘Q告等於
 八十年五月二十日具反訴狀稱:「陳華平變造公署所存證物,涉有偽造公文書罪」(
 見附於第一審卷氻坐炩D狀)。伈Q告等於八十年七月一日綜合反訴狀載稱:「反訴
 陳華平涉嫌變造存庭證物(被告答辯狀),故意變更關鍵性文字內容,以影射他人犯
 法,並以變造之存庭證物(如同公文書)據以控告他人,足以生損害於眾或他人,顯
 已觸犯刑法第二百十一條、第一百六十九條第一、二項罪責」(見附於第一審卷��
 綜合反訴狀),原審均未加審究,遽行維持第一審此部分之無罪判決,顯有已受請求
 之事項未予判決之違法。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關於被告等誣告部分不當,尚非全無
 理由,應認有發回更審之原因。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三百九十七條、第四百零一條
 ,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二    年      六      月       十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  楊  佑  庭
                                         法官  何  秉  仁
                                         法官  鄭  漢  龍
                                         法官  莊  登  照
                                         法官  李  璋  鵬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二    年      六      月      十八    日

虛偽之陳述尚繫於公務員採信其陳述與否而定,並非因偽證行為直接或同時受有損害,無提起自訴之權

張貼者:2012年5月9日 上午8:29wu huang ching

26年渝上字第 893 號判例

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一條所定得提起自訴之人,係限於因犯罪而直接被害
 之人,必其人之法益由於犯罪行為直接所加害,若須待乎他人之另一行為
 而其人始受損害者,即非因犯罪直接所受之損害,不得提起自訴至個人
 與國家或社會,因犯罪而同時被害者,該被害之個人,固亦得提起自訴
 但所謂同時被害,自須個人之被害與國家或社會之被害由於同一之犯罪行
 為所致,若犯罪行為雖足加國家或社會以損害,而個人之受害與否,尚須
 視他人之行為而定者,即不能謂係同時被害,仍難認其有提起自訴之權
 刑法上之誣告罪,得由被誣告人提起自訴,係以誣告行為一經實施,既足
 使國家司法上之審判權或偵查權妄為開始,而同時又至少必使被誣告者受
 有名譽上之損害,縱使審判或偵查結果不能達到誣告者欲使其受懲戒處分
 或刑事處分之目的,而被誣告人在名義上已一度成為行政上或刑事上之被
 告,其所受名譽之損害,自係誣告行為直接且同時所加害至於他人刑事
 被告案內為證人、鑑定人、通譯之人,在審判或偵查時,依法具結而為虛
 偽之陳述,固足使採證錯誤,判斷失平,致司法喪失威信,然此種虛偽之
 陳述,在他人是否因此被害,尚繫於執行審判或偵查職務之公務員採信其
 陳述與否而定,並非因偽證行為直接或同時受有損害,即與刑事訴訟法第
 三百十一條所稱之被害人並不相當,其無提起自訴之權,自不待言

嗣後變更以往之陳述內容但未自白前二次之陳述係屬虛偽,尚不能解免

張貼者:2012年5月9日 上午8:14wu huang ching

72年台上字第 3311 號判例

要  旨:

 (一) 告訴人前控告上訴人詐欺、偽證一案中,經檢察官偵查結果,將詐
       欺部分提起公訴,對牽連犯偽證部分僅在該起訴書內敘明認為其無
       具結能力,不構成偽證罪之理由,並未經予以不起訴處分,自不生
       不起訴處分確定之效力,於詐欺部分宣告無罪確定後,告訴人又對
       偽證罪為告訴,經檢察官偵查中發現上訴人仍有具結之義務,再行
       起訴,自不受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十條之限制。
  (二) 刑法第一百七十二條偽證罪自白減輕或免除其刑之規定,所謂於
       偽陳述之案件裁判確定前自白者,係指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
       為虛偽陳述後,而自白其陳述係屬虛偽者而言,上訴人嗣後變更以
       往之陳述內容,並未自白前二次之陳述係屬虛偽,尚不能解免裁判
       權陷於誤用或濫用之虞,即與該條規定不相符合,不能減免其刑
       又上訴人所為應成立偽證罪,該罪為侵害國家法益之犯罪,其罪數
       應以訴訟之件數為準,上訴人雖先後二度偽證,然僅一件訴訟,應
       論以單純一罪,無連續犯罪之可言

註:刑法已刪除連續犯之規定

所謂偽證係指證人對於所知實情故作虛偽之陳述而言,而非包括證人根據自己之意見而作之判斷在內

張貼者:2012年5月9日 上午7:28wu huang ching

最高法院刑事判例                                六十九年台上字第一五○六號
 上列上訴人等因貪污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六十八年八月七
 日第二審更審判決(六十八年度上更三字第一九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邱藕、邱錫、鄭英年、翁哲雄、彭天福、彭天來、郭保堅、蔡英瑞、范集
 煌、彭武雄、許朝彰、陳金水、汪關銘、范義方、蔡守惠部分均撤銷,發回台灣高等
 法院台南分院。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論處上訴人邱藕等十五人罪刑,所認定之犯罪事實,不外怳W訴人邱藕勾
 串林務人員利用合法掩護非法,大批盜伐玉山林區管理處大埔事業區第一一七至一二
 ○林班內之林木及阿里山事業區第五十八林班一八四、一五○、二二六林班之林木及
 南橫公路老濃溪事業區第一二九、一三二林班內之林木。豸W訴人彭天福盜伐阿里山
 事業區第一一七林班第一一六木班內之林木兩大部分。關於第一部分,原判決認定上
 訴人邱藕係嘉義市之木材商人,於民國六十一年十月間探悉玉山林區管理處大埔事業
 區第一二三林班內有風倒木牛樟、烏心石木等,經玉山林區管理處四次標售均未標出
 ,乃與玉山林區管理處所屬觸口工作站主任即上訴人范義方關說,囑再招標,范義方
 為圖利邱藕,於六十一年十月,以清理舊案為詞,呈請玉山林區管理處准予再行招標
 ,並定六十一年十月二十七日開標,遂由邱藕命其所僱之工人即已定讞之共同被告黃
 明棟、翁芳糶,分別冒用展榮木材行陳丙興名義及冒用建民木材行陳良存名義,並盜
 蓋店印及私章,邱藕則持用自己之建成木材行分別書寫標單參與投標,雖然玉山林區
 管理處派由趙漪波主標,但既有范義方之照應,邱藕乃得以新台幣(以下同)一萬零
 三百元得標,計標得風倒木牛樟三八米點四十、烏心石九米點八○,採運期間為六十
 一年十二月十五日至六十二年二月三日止,邱藕於標得上開之合法採運權後,即積極
 佈署以此合法之採運權而掩護大量盜伐森林之目的,遂命其侄兒邱郡,負責招僱專業
 之伐木、鋸木工人,命其兄即上訴人邱錫為現場監督,黃明棟負責計算工資,並與在
 逃之林登山聯絡,於是由邱郡僱用不知情之工人林一弘、葉芳舜、陳天送、簡登鵝、
 賴起參、簡正男為鋸木伐木工人,於六十一年十一月間,除在得標之一二三林班內採
 伐標得之林木外,尚由黃明棟、邱藕、邱錫等人分別在場指揮,至鄰近之大埔事業區
 000-00○林班,連續二十餘日,盜伐立木牛樟二株,山價十五萬零四百四十四
 元二角,又立木牛樟一株,山價七萬五千二百二十二元一角,又立木牛樟五株,山價
 三七萬六千一百十元五角。邱藕又命林登山向案外人王榮爵借用在鄰近之大埔事業區
 一一八林班內之工寮及製材機,就地製成角材,再利用索道將木材吊運至達邦公路邊
 ,然後以貨運卡車,直接運至嘉義。六十二年六月間,阿里山事業區第五十八林班有
 枯死倒木紅檜四株,經玉山林區管理處奮起湖工作站奉准招標採運,邱藕又得標,其
 得標材積為二十八米八十二,於六十二年六月八日取得採運許可證,乃自同年六月十
 日起,即以此為掩護逕行盜伐五十八林班內其他林木,即著林登山(在逃)僱工人朱
 金其等於六十二年六月九日至九月,盜伐紅檜立木十一株、牛樟六株,就地製成角材
 ,邱藕旋又得悉嘉義縣吳鳳鄉欲闢科子林至奮起湖之產業道路,其所經之林地為阿里
 山事業區一八四、一五○、一五六、二二六等林班,因闢路所經之處之林班內,原有
 林木均須砍伐,由該管吳鳳鄉組織委員會主管其事,其條件為由該委員會向林務機關
 繳納五十二萬零二百二十四元三角,始可砍伐,邱藕乃洽妥該管委員會由林登山出名
 代繳上述款項,以取得此項障礙木之採伐權,其期間為六十二年七月至六十三年三月
 ,乃邱藕於六十二年九月十日開工後,除砍伐應砍伐之障礙木外,藉機盜伐附近之柳
 杉及杉木,計杉木二十支、柳杉二一二二根,以偽造之○九九號玉山林區管理處之放
 行鐵印加以烙印,以便放行運出嘉義縣中埔鄉。又玉山林區管理處因開闢南橫公路,
 必須通過老濃溪事業區一二九、一三二林班,地上障礙木,必須砍除,該管理處於六
 十二年八月十四日招標,又由邱藕以九五七、○○○元得標承採。邱藕為圖盜伐,由
 其本人及邱郡、黃明棟等在場負責,僱工於農曆六十二年十一月底至六十三年元月間
 ,在該林班內盜伐紅檜立木十二株,山價共值三十三萬一千餘元。邱藕於以上各處盜
 伐林木得手後,為便利贓物運出,除暗中盜烙放行印外,並偽造一一○號偽印烙蓋矇
 混運往其工廠,同時又偽造玉山林區管理處「一四五」號每木調查印及「○九六」號
 「一○七」號放行印各一顆,以蓋烙盜伐木上運出。范義方非但處處便利邱藕,且為
 邱藕以錢財向其部屬鄭英年、翁哲雄等打通關節。又原判決認定六十一年十月間阿里
 山事業區第一一七林班內有枯死風倒牛樟木三株,上訴人范集煌當時任職吳鳳鄉公所
 與商人即上訴人蔡英瑞探悉其事,欲向林務機關標購,乃由范集煌以蔡英瑞名義向該
 管奮起湖工作站請求查勘處分,經該站主辦鄭昭華簽報上級請示,送由該站主任即上
 訴人郭保堅批以如擬,但公文並未發出,迨六十二年三月上訴人彭天福亦知悉上述林
 班內有枯死牛樟木,亦向該站探詢,經主辦鄭昭華告以蔡英瑞已申請在先,彭天福遂
 欲聯絡有意承採之人合夥承採,而范集煌與蔡英瑞以申請已逾五月,未得結果,彭天
 福既有意合夥,乃一拍即合,約定由范集煌及上訴人郭保堅、彭天來(奮起湖工作站
 主辦總務)、彭天福、蔡英瑞五人,合資辦理,每人投資三萬元,另由上訴人彭武雄
 以勞務代理出資,約明彭天福負責現場僱工及工人管理,木材搬運,蔡英瑞負責卡車
 贓木銷售及墊付款項掌理賬目,郭保堅、彭天來負責注意林務機關之動態,隨時疏通
 關照,彭天福負責打烙鐵印放行,范集煌負責達邦公路邊點算材積,會算搬運單,裝
 載上車,彭武雄幫助雇工,點算材積,及萬一事發出面頂替,於是郭保堅重將已擱置
 半年之久之蔡英瑞申請處分枯死木申請書取出,命彭天來繪製現場位置圖,填妥枯死
 木調查表等,經郭保堅呈請玉山林區管理處准予核定底價招標出售,並虛列枯死木為
 五株,玉山林區管理處則指示查明枯死原因及時間現況應檢附照片再核,郭保堅即交
 與彭天來及彭武雄、彭天福等往林班拍照,表見枯死木五株,並由彭天來於六十二年
 四月十六日擬Z呈復玉山林區管理處,請求招標出售,嗣於六十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奉
 准招標,同年五月十八日開標,彭天福遂商得莊東坡之同意,借用其永順泰行名義參
 加投標,遂以十五萬五千元得標,奉准自六十二年六月六日至八月五日為採運期間,
 彭天福即僱工人劉康進、蔡林枝、林歲城(均已判決無罪確定)入山砍伐,以合法掩
 護非法,而盜伐附近立木牛樟十株、梧桐五株,就地製成角材,計立材積一五一.一
 五立方米,山價九十八萬零三十一元九角,銷售贓款由彭天福、郭保堅、范集煌、蔡
 英瑞、彭天來、彭武雄俵分,同年九月至十二月,彭天福又夥同蔡英瑞及雇工蕭清貴
 、林歲城等在相鄰之一一六林班盜伐立木牛樟十一株,山價一百四十七萬四千三百二
 十七元八角,蕭清貴參與砍伐僅得立木牛樟六株,山價八十萬四千一百七十八元五角
 ,然後利用索道吊送運出,同年十二月十九日彭天福探悉,事為人密告,乃著由雇工
 即上訴人許朝彰等將吊送未出山之木材運至山胞安金次住宅附近,藏於草叢,但仍經
 查獲。六十三年元月彭天福以購得山胞莊作合等在阿里山事業區第一一六、一一七林
 班毗鄰保留地上之油桐,乃利用此合法之採伐權而僱工即上訴人許朝彰等多人盜伐阿
 里山事業區一一六、一一七號林班內油桐共一百四十三株,山價九二五七.六二元。
 至范義方不但再包庇邱藕,且為邱藕向其屬下職員鄭英年、翁哲雄行賄,計鄭英年六
 千元(二次,每次三千元),翁哲雄二千元,邱藕亦曾直接交付鄭英年二千元,鄭英
 年因而對於邱藕盜林之事,知悉而不檢舉,翁哲雄則因受賄而對於邱藕採運之木材,
 並非大埔事業區第一二三林班之風倒木,竟仍為之烙印放行。上訴人汪關銘為奮起湖
 工作站監工,於六十二年彭天福採伐林木期間,曾先後二次發覺彭天福有盜伐情事,
 乃未予舉發,並先後於同年六月及七月收受由蔡英瑞交彭天福轉送賄款各一萬元,且
 於玉山林區管理處於六十二年九月十五日派員查獲彭天福盜伐事,於檢察官偵查中汪
 關銘奉傳作證,竟於供前具結,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偽稱自六十二年六月至八
 月初,彭天福已採伐完畢離山,被盜伐之木材,據判斷在八月中旬,致彭天福受不起
 訴之處分。上訴人蔡守惠係奮起湖工作站林政主辦,於邱藕標得阿里山事業區第五十
 八林班枯死木完工後,奉派前往會同草嶺分站許國鎮、謝顯榮作跡地檢查,六十三年
 三月二十八日三人未至五十八林班現場,因雨中途折返,蔡守惠即自行製作跡地檢查
 報告表,並將許國鎮、謝顯榮放置於該工作站領用薪水之印章,予以盜用,加蓋於跡
 地檢查報告表上,記明未越界盜取,現場無殘餘木材等情,致未及時發覺盜林情弊云
 云。查依據上開事實,邱藕、邱錫、黃明棟先是勾串林官、范義方,用偽造文書、行
 賄等方法,以標得大埔事業區風倒木之採伐權,然後以行使合法採伐權為掩護,大肆
 盜伐大埔事業區第一一七至一二○號等公有林班內之林木,其運出木材之方法,或暗
 中盜取驗印人員烙印放行,或利用索道吊出或偽造烙印放行,雖牽涉種種不同之罪行
 ,但其為一分工合作之集體行為,則甚明顯,且苟非范義方身為玉山林管處觸口工作
 站主任,居中出力,亦無從使邱藕等達到盜伐森林之目的,是就本件盜伐公有林班之
 整個案情言,范義方、邱藕、邱錫間,委有犯意之聯絡,行為之分擔,尤極明顯,范
 義方係玉山林管處觸口工作站主任,雖邱藕、邱錫等無公務員身分,自應與范義方共
 負盜取公有財物罪責,乃原判決竟論范義方以圖利他人及行賄罪,論邱藕行使偽造公
 文書及行賄罪,論邱錫共同連續僱使他人於行使林產物採收權時,為搬運贓物,使用
 車輛罪刑,將一分工合作集體盜林行為,割裂為犯意各別之數個獨立罪行,不但與卷
 存證據不合,且與所認定之事實,亦不盡相符。次查上訴人彭天福、彭天來、郭保堅
 、蔡英瑞、范集煌、彭武雄等互相勾結之盜林行為,就卷載供證資料言,其案情與邱
 藕、邱錫、范義方互相勾結之盜林行為,頗多相若之處,但原判決一面論彭天福、彭
 天來、郭保堅、蔡英瑞、范集煌、彭武雄等以公務員共同竊取公用財物之罪,一面分
 論范義方、邱錫、邱藕等以各種不同之獨立罪名,同樣案情,而分別適用不同之法律
 ,究係認事不周,抑適用法律不當,亦頗滋疑問。尤有晉者,犯罪必有動機,凡事必
 須合於情理,關於范義方部分,依原判決之認事及論斷,指范義方係公務員本身一無
 所圖或所得僅為圖利邱藕、邱錫等,不惜以身試法,處處便利邱藕等從事盜林行為,
 且更不惜以長官之尊,代邱藕向其部屬鄭英年、翁哲雄行賄,該范義方苟非白痴,所
 為何來,從而原判決關於范義方部分之認事及論斷,可謂乖背理已極,難成信讞。又
 依原判決認定之事實,邱藕與邱錫就盜林行為顯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見原判
 決事實欄壹之怳吽^,但原判決僅論邱錫以共同連續僱使他人,於行使林產物採收
 權時使用車輛之罪,而未論邱藕以任何共犯違反森林法之罪責,益見事實與理由矛盾
 。據上訴人鄭英年一再辯稱:六十二年春節(即二月三日)前二天,即二月一日至二
 日,渠均在山區瀨頭工作分站,值內勤,且渠因受親友之託,於二月一日及二日在瀨
 頭託當地居民陳木生代為收購筍尾,迨至二月三日下午始返回嘉義,不僅有六十二年
 度員工出勤簽到簿影本可證,更經證人陳木生結證在卷,渠何能分身於是年農曆春節
 前二日在嘉義家中,接受其長官范義方致送賄款三千元云云。查該上訴人此項辯解,
 如屬實在,不失為其並未於是年農曆春節前二日自范義方處收受賄款三千元之有力反
 證,原審對此竟毫不加以調查,亦未於判決書內說明其何以不必調查或不足採信之理
 由,而遽為不利於該上訴人之認定,何足以昭折服,且於刑事訴訟法第二條應於被告
 有利及不利之情形一律注意之規定,顯有違背。又上訴人蔡守惠係於許國鎮、謝顯榮
 同至阿里山林區第五十八林班作跡地檢查,時間為六十三年三月二十八日,於途中因
 雨折返,即由蔡守惠作成報告表,並未實地查察,內容諸多不實,並盜蓋許國鎮、謝
 顯榮之私章,製成不實之報告表等情,為原審所認定之事實。惟據上訴人蔡守惠迭次
 辯稱:許國鎮、謝顯榮之印章,雖留存奮起湖工作站,但係由主計人員負責保管,非
 任何人所得任意盜用,此經證人李修鑑到庭結證屬實,則該許國鎮、謝顯榮之私章,
 苟非得許、謝兩人之同意,渠絕無盜用之機會云云。經核其言,尚非空言無據。原判
 決僅以許國鎮、謝顯榮之否認蓋章(按許國鎮、謝顯榮為推卸自己參與製作跡地檢查
 報告表之責任,其否認同意蓋章是否可信,頗有可疑),而對蔡守惠之上開辯解,不
 加調查,遽認其有盜用許、謝兩人印章之犯行,亦嫌速斷。又彭天福盜林情弊之被發
 覺係六十二年八月中,而上訴人汪關銘作證,亦謂被盜伐之林木依判斷係六十二年八
 月中,似難指為陳述不實,況所謂偽證係指證人對於所知實情故作虛偽之陳述而言,
 而非包括證人根據自己之意見而作之判斷在內原判決既認:「據彭天福之判斷,被
 盜伐之牛樟木及梧桐樹係在八月中旬」云云,則不論其判斷正確與否,是否與偽證
 之構成要件相當,亦不無審酌之餘地。且汪關銘一再主張,彭天福盜林案之經檢察官
 處分不起訴,係無積極之證據,並非依其證言,應請詳查該不起訴處分之原案,不難
 明瞭云云。此本院於六十六年台上字第一五五二號發回更審判決書內,曾指示對此事
 實,尚有切實查明之必要。但原審對此仍未深入調查,徒以汪關銘作證時所作「在八
 月中旬被盜林」之判斷,與實際不符,而遽繩該汪關銘以偽證之罪,自尚不足以昭折
 服。又據上訴人邱藕在原審辯稱:參加採林投標,依林務機關規定,除需有木材行之
 店印及負責人之私章外,尚需繳驗木材行之營業登記執照、完稅證明卡、領用統一發
 票之證明書,缺一不可,陳丙興、展榮木材行及陳良存等參加投標之證件及印章,均
 係真正,此有卷存觸口工作站標售大埔事業區第一二三林班風害木招標紀錄即資證明
 ,上訴人縱有盜用陳丙興、展榮木材行及陳良存之印章,如未徵得彼等之同意,亦無
 從取得彼等之證件用以參加投標,足證其實係事先徵得陳丙興、展榮木材行及陳良存
 之同意而共同參加投標,並未盜用彼等之印章,冒名投標云云。查該上訴人此項辯解
 之是否足信,與審究該上訴人應否構成偽造文書罪責至有關係,原審對此未予調查,
 亦嫌疏率。末查原判決論處上訴人陳金水與許朝彰、呂金松、許朝火共同連續結夥二
 人以上竊取森林主產物,為搬運贓物使用車輛之罪刑,無非以許朝火及呂金松在偵查
 時之供述為其所憑之唯一證據(見原判決理由欄之六),惟查該許朝火及呂金松僅供
 呂金松、許朝火、許朝彰三人如何合夥投資盜林等情,對於涉及上訴人陳金水部分,
 祇供稱:「陳金水得工資八千三百元」,至於陳金水是否知情受僱,則無供述可考,
 原判決理由內對於如何足認陳金水係與許朝彰、呂金松、許朝火等有犯意之聯絡及行
 為之分擔,未有相當之說明,亦嫌理由不備。綜合上情,原判決瑕疵不一,自未便率
 予維持,上訴人邱藕、邱錫、鄭英年、翁哲雄、彭天福、彭天來、郭保堅、蔡英瑞、
 范集煌、彭武雄、陳金水、汪關銘、范義方、蔡守惠等之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
 ,尚非全無理由,應認有發回更審之原因,上訴人許朝彰部分與陳金水之案情,互有
 關聯,應一併發回更審,期致一致。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四百零一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六十九    年      七      月     十五     日

偽證罪不以結果發生為要件,一有偽證行為,無論當事人是否受有利或不利之判決,均不影響犯罪成立

張貼者:2012年5月9日 上午7:21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2年5月9日 上午7:21 ]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五九一二號
 上  訴  人  甲○○
 上列上訴人因偽證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九
 十八年一月二十三日第二審判決(九十七年度上訴字第一四一五
 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六年度偵字第八○
 九九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
 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
 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
 駁回。又不服地方法院之第一審判決而上訴者,須提出上訴書狀
 ,並應敘述具體理由,為上訴必備之程式。倘所提出之書狀未敘
 述上訴理由,或僅曾以言詞陳述上訴理由者,均應於上訴期間屆
 滿後二十日內補提理由書於第一審法院。逾期未補提者,原審法
 院應定期間先命補正。其上訴書狀已敘述理由,但所敘述者非屬
 具體理由,則屬不符上訴之法定程式,由第二審法院以其上訴不
 合法律上程式,判決駁回,不生定期命補正之問題。此觀刑事訴
 訟法第三百五十條第一項、第三百六十一條、第三百六十二條及
 第三百六十七條之規定自明。且所謂不服第一審判決之具體理由
 ,必係依據卷內既有訴訟資料或提出新事證,指摘或表明第一審
 判決有何採證認事、用法或量刑等足以影響判決本旨之不當或違
 法,而構成應予撤銷之具體事由,始克當之倘僅泛言原判決認
 定事實錯誤、違背法令、量刑失之過重或輕縱,而未依上揭意旨
 指出具體事由,或形式上雖已指出具體事由,然該事由縱使屬實
 ,亦不足以認為原判決有何不當或違法者,皆難謂係具體理由,
 俾與第二審上訴制度旨在請求第二審法院撤銷、變更第一審不當
 或違法之判決,以實現個案救濟之立法目的相契合,並節制濫行
 上訴。本件原判決以:上訴人基於偽證之犯意,於民國九十六年
 四月十一日下午十六時三十分許,在第一審法院民事庭法官審理
 九十五年度南簡字第一八二八號原告蔡○中與被告乙○○間確認
 本票債權不存在之事件時,對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供前具
 結後虛偽證述,經第一審法院以上訴人犯行明確,從一重論上訴
 人以證人,於執行審判職務之公署審判時,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
 事項,供前具結,而為虛偽陳述罪,累犯,處有期徒刑一年;並
 依中華民國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之規定,減為有期徒刑六月,
 有卷證可按,於法並無不合。上訴人不服該判決,在法定期間內
 提起第二審上訴,其第二審上訴理由僅泛稱:上訴人雖於上揭
 民事事件,以證人身分對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系爭本票發票人欄
 上「蔡○中」印文是否為真正一事為證述,惟觀諸上訴人之證言
 內容僅稱「系爭印文是被告蓋的,系爭印章是我『刻』的」等語
 ,非如第一審判決所認「是我盜刻」的;又上訴人之上開證言
 核與證人乙○○於本案偵查中證言相符,亦與上訴人和證人乙○
 ○間借款事實無違;另天○買百貨禮品商場有限公司(下稱天
 ○買公司)雖以「蔡○中」之名義為設立登記之法定代理人,然
 實際經營者為上訴人,故上訴人乃代刻印章作為公司營運之用,
 況上訴人與被害人乙○○間之債權事件已經調解成立,乃第一審
 未審酌前揭事由,逕為上訴人不利之判決,爰提起上訴請求撤銷
 第一審判決云云。惟按:無製作權人,擅自製作印章者,即非真
 正,而屬偽刻印章無訛,上訴人既於第一審民事庭法官審理上揭
 民事事件時,以證人身分證稱:上開本票發票人欄上「蔡○中」
 的印文是伊「刻」後蓋用等語,上訴意旨又辯稱系爭「蔡○中」
 印章非伊盜刻云云,即非可取。又刑法上之偽證罪,不以結果之
 發生為要件,一有偽證行為,無論當事人是否因而受有利或不利
 之判決,均不影響其犯罪之成立。而該罪所謂於案情有重要關係
 之事項,則指該事項之有無,足以影響於裁判之結果者而言,是
 上訴人於前案之證述雖為法院所不採,然其就上述對於案情有重
 要關係之前揭本票發票人欄上「蔡○中」印文事項,為虛偽之證
 言甚明。至上訴人另稱:上訴人之上開證言核與證人乙○○於本
偵查中證言相符,亦與上訴人和證人乙○○間借款事實無違,
 或天○買公司實際經營者為上訴人,故上訴人乃代刻印章作為公
 司營運之用,及上訴人與被害人乙○○間之債權事件已經調解成
 立云云,均無礙上訴人偽證罪之成立。核上開上訴理由,並未依
 據卷內既有訴訟資料,具體指出第一審判決有何採證、認事、用
 法、量刑等足以影響判決本旨之不當或違法情形,非有足以動搖
 第一審判決之具體理由,即與上揭所稱「具體理由」不相當,其
 第二審上訴為不合法律上之程式,無須再命其補正,爰予駁回,
 並不經言詞辯論為之等情。揆諸首揭說明,自難認違誤。上訴意
 旨略稱:怴B上訴人於第二審上訴時,已具體指出原判決認事用
 法有何違誤及不當之處,至於上訴理由是否足以構成撤銷原判決
 ,乃係第二審法院經調查證據及言詞辯論程序後,始能為之判斷
 。原判決竟將有無具體上訴理由與上訴有無理由混為一談,顯有
 判決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芊B第一審判決將九十七年九月二十
 四日行準備程序時,勘驗筆錄中上訴人所稱「是我刻的」,引申
 為「是我盜刻」,核其認定之事實與援用之證據內容不相適合。
 詎原判決未參酌第一審卷附之勘驗報告,遽認上訴人第二審上訴
 理由不合法律程式,自有判決不備理由之違法。吽B上訴人於上
 揭民事事件中所為之證詞,與事實均無違背,且屬上訴人依據自
 己意見所為判斷,並無虛構,原判決未為調查審酌,亦未說明為
 何不採之理由,亦有判決理由不備之違法。氶B上訴人代子蔡○
 中刻印章是為公司營運所用,且上訴人已與被害人乙○○成立調
 解,對其債權已不生影響,原審對於上開足以影響事實認定及量
 刑輕重之事證,並未加以調查審酌,遽認上訴人之上訴理由未具
 體,容有判決不備理由之違法云云。經核上訴意旨,並未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針對原判決從程序上駁回其第二審上訴,所為論斷
 及據此適用之法律,具體指摘其究竟如何違背法令,僅專憑己意
 ,再為單純之事實爭辯,難認已符合首揭法定上訴第三審之要件
 。其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D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九  年    九    月   三十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九庭
                           審判長法官  邵  燕  玲
                                 法官  李  伯  道
                                 法官  孫  增  同
                                 法官  施  俊  堯
                                 法官  李  嘉  興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九十九  年    十    月    七    日

以事實為前題之訊問,該事實應屬真正,始可期待當事人據實陳述

張貼者:2012年5月9日 上午7:11wu huang ching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100年度上訴字第2797號
 上 訴 人 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陳李玉錦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涉犯偽證案件,不服臺灣新竹地方法院97年度
 訴字第67號,中華民國100年8月12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
 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96年度偵字第6566號),提起上訴,本院
 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陳李玉錦於民國96年9 月20日,在臺灣
     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96年度他字第1652號陳若熙(被告陳李
     玉錦之子)違反妨害兵役治罪條例案件偵查中(嗣另案聲請
     簡易判決處刑,經原審於97年4月29日以97年度竹簡字第41
     號簡易判決判處陳若熙有期徒刑3月確定),明知陳若熙係
     持美國學生簽證辦理入境美國,被告陳李玉錦為使陳若熙脫
     罪,竟於檢察官告以得拒絕證言,仍同意作證後並具結,而
     虛偽陳述陳若熙於94年6月間因父喪抑鬱,乃以觀光事由申
     請出境赴美,為此對新竹縣新埔鎮公所(起訴書誤載為鄉公
     所)切結兩個月內返國,赴美後重拾學業,取得學生資格,
     為完成學業始滯美不歸,未及接受徵兵處理等偽證言詞,而
     認被告涉有刑法第168條之偽證罪嫌等語。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
     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再按犯罪事實之認
     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
     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又認定不利於
     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茍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
     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
     之證據。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無論為直接證據或間
     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
     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之為有罪之認
     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時
     ,即無從為有罪之確信(最高法院40年臺上字第86號、30年
     上字第816 號、76年臺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指被告涉犯上揭偽證罪嫌,無非係以被告陳李玉錦於
     96年9月20日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96年度他字第1652 號
     偵訊筆錄、結文(他1652卷第17、18頁)、美國在臺協會臺
     北辦事處領事組防偽科科長唐保樂出具之信函影本(同上
     他卷第24頁)、美國在臺協會網站美國F-1學生簽證部分網
     頁列印資料(原審卷第23頁背面-24頁)為論據。訊據被告
     陳李玉錦固不否認其於96年9月20日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
     署96年度他字第1652號接受檢察官訊問時,於具結後為相關
     之證述,惟否認有何偽證之犯行,辯稱:伊在檢察官偵查時
     所為陳述都是事實,並無偽證。陳若熙出國程序是請台北遊
     學中心代辦的,而且陳若熙的役男出境申請程序是伊婆婆陳
     詹明玉去辦的,伊原先不知道陳若熙是用什麼事由申請出境
     的,是陳若熙妨害兵役案(97年竹簡字第41號和股)開庭時
     ,承審法官提示役男出境申請書給伊看才知道,其實陳若熙
     是要用遊學的身分出國。陳若熙申請出境時,因為伊先生剛
     在93年9月過世,還有其他小孩要照顧,所以由伊婆婆幫忙
     辦理。陳若熙申請出境時就已取得學生簽證,是要去就讀社
     區大學,是後來到了美國才再申請到康乃爾大學,陳若熙原
     本是要去散心,短暫遊學,後來他念得不錯申請到康乃爾大
     學,因為好不容易申請到那麼好的學校就留下來,伊到現在
     還是不知道、搞不清楚陳若熙當初是以學生簽證赴美等語。
 四、經查:
   (一)被告於檢察官做證之陳述內容為「(問:【提示役男出境
     申請書】 94 年 6 月 9 日申請出境事由是觀光,而且切結
     兩個月後返國?)當時他父親過世,他心情非常低落,無心
     準備聯考,他奶奶看他這個樣子,非常擔心,剛好他叔叔在
     美國康乃爾大學,於是要他去找他叔叔,換個環境改變心情
     ... 他在那裡待了一陣子,開始在當地的社區大學念書,等
     到又有了求學的心,才申請到康乃爾大學」等語 (見他
     1652 卷第 19 頁 ) 查,被告之子陳若熙係 75 年 12 月
     16 日生,為役男,於 94 年 6 月 3 日向美國在台協會申
     請取得美國學生簽證,有效期限至 99 年 6 月 2 日止;嗣
     陳若熙於 94 年 6 月 9 日由被告之婆婆陳詹明玉以觀光為
     由,代為向新竹縣新埔鎮公所申請自 94 年 6 月 24 日出
     境前往美國,返國日期為 94 年 8 月 24 日,而經核准在
     案;陳若熙自 94 年 6 月 24 日出境赴美之情,有新竹縣
     新埔鎮役男出境申請書、陳若熙入出境資訊連結作業、美國
     在台協會臺北辦事處領事組防偽科科長唐保樂出具之信函等
     附卷為憑(均影本,見他 1652 卷第 4、14、24 頁),可
     知陳若熙於 94 年間取得美國簽證之事由係「學生」,則陳
     若熙家屬據「觀光」理由向新竹縣新埔鎮公所申請出境並非
     實在堪予認定。又陳若熙於 96 年 6 月 24 日出境前往美
     國前之 96 年 5 月 8 日即已取美國康乃爾大學的入學許可
     ,並於 96 年 8 月間入學,此有被告於原審提出之美國康
     乃爾大學入學許可及入學相關證明文件可憑 (見原審卷第
     59-62 頁 ),則被告上開所證陳若熙至美國後始取得美國康
     乃爾大學入學許可之情即與事實有違。次查,檢察官於陳若
     熙案中對於被告另提問「陳若熙以觀光名義入境美國,為何
     能於申請期限之後繼續停留?」,被告就此答稱:「他有學
     生身分,可以繼續留在美國」等語 (見他 1652 卷第 19 頁
     ),徵諸被告回答之內容,僅係就陳若熙所問「何能於申請
     期限之後繼續停留」之問題做說明,而被告所述因為陳若熙
     有學生身分可以繼續留在美國等語,既係基於陳若熙已取得
     康乃爾大學入學許可後即得以學生身分繼續停留美國之事實
     所為陳述,此節即無虛偽情事可言。至於檢察官先以「 94
     年 6 月 9 日申請出境事由是觀光,而且切結兩個月後返國
     」,復以「陳若熙以觀光名義入境美國」提問後,被告並未
     答以是或否,亦未就此節有所說明,是以被告雖未積極就陳
     若熙實際上係持學生簽證赴美一節提醒檢察官更正訊問之前
     提事實,要非得據此推論被告有就陳若熙係以觀光名義入境
     美國之積極陳述,而認被告故為虛偽證詞。至檢察官上訴雖
     指答問之初先以順應提問言詞開頭,事後以此可歸責於訊問
     者,偽證罪即無成立空間云云,然以事實為前題之訊問,該
     事實應屬真正,始可期待當事人據實陳述,果以不符之事實
     為前題訊問,即可能產生誘導致入人於罪之危險,是被告未
     針對檢察官提問之錯誤之前題說明,而僅就檢察官提出之具
     體問題回答,自不可據推論被告有陳述陳若熙係以觀光事由
     申請出境赴美之言詞,應先說明
   (二)惟按刑法第168條規定證人依法作證時,必須對於案情有重
     要關係之事項為虛偽之陳述,始負偽證之罪責所謂於案情
     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係指該事項之有無,足以影響於裁判之
     結果者而言,蓋證人就此種事項為虛偽之陳述,則有使裁判
     陷於錯誤之危險,故以之為偽證罪而科以刑罰;苟其事項之
     有無與裁判之結果無關,僅因其陳述之虛偽即對之科刑,未
     免失之過酷,是以上開法條加此特別構成要件,以限定虛偽
     陳述之範圍,與其他立法例,對於證人虛偽陳述之結果不設
     何等區別者,其立法精神自有不同。查陳若熙就上開事實出
     境後經新竹縣政府以違反妨害兵役治罪條例第3條第7款之規
     定,移送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偵辦,而妨害兵役治罪條
     例第3條第7款所規定役齡男子意圖避免徵兵處理,核准出境
     後,屆期未歸,經催告仍未返國,致未能接受徵兵處理者,
     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亦即,只要陳若熙一經核准出境,屆
     期未歸,經主管役政機關催告後仍未返國接受徵兵處理,即
     屬之,至於陳若熙係以何名義申請出境,係行政主管機關審
     查是否符合役男出境辦法第4條所定各款事由之問題,與妨
     害兵役治罪條例第3條第7款之規定無涉。果役男以不實原因
     或詐術向主管機關申請出境而獲核准,於核准出境之行政處
     分撤銷前,役男之出境形式上皆應認係屬妨害兵役治罪條例
     第3條第7款之核准出境,至於役男取得核准之不法手段為何
     ,係役男或代其申請之人有無另犯他罪之問題,與妨害兵役
     治罪條例第3條第7款之構成無涉。從而,被告於陳若熙所涉
     妨害兵役法案件中作證時,就陳若熙取得美國康乃爾大學入
     學許可時間點之證言雖非實在,然被告所述不實之情,既非
     屬影響陳若熙所犯妨害兵役治罪條例罪責之判斷,依上開說
     明,自難認被告上開不實之陳述構成偽證罪。
   (三)被告所稱不知陳若熙持學生簽證赴美一節,雖經證人陳若
     熙證稱被告並不清楚云云(見原審卷第 112 反面、114 反
     面),然未具美國籍或居留權之我國人民赴美均需申請簽證
     獲准後始能入境美國,且觀光簽證與學生簽證所能停留之時
     間長短,顯有區別,此均為眾所周知之事實,況自證人陳若
     熙於 94 年 6 月 24 日出境起,至被告 96 年 9 月 20 日
     接受檢察官訊問時止,已經有 2 年多之久,且期間新埔鎮
     公所於 96 年 1 月 8 日、96 年 4 月 24 日 2 次催告被
     告通知陳若熙返國接受徵兵檢查,被告若不是一開始對於證
     人陳若熙係持學生簽證赴美即了然於胸,焉有可能冒著讓陳
     若熙在美違法居留、在臺又要承擔違反妨害兵役治罪條例罪
     責之風險,而不要陳若熙趕快回國接受徵兵處理?此從被告
     在原審 97 年度竹簡字第 41 號陳若熙違反妨害兵役治罪條
     例案件中業已自承:「當時陳若熙不是用觀光簽證出國逃避
     兵役,而是申請學生簽證出國的。當時我有跟兵役課的人表
     示陳若熙預計 96 年 5 月返國,我也希望陳若熙早點回國
     ,是兵役課的人跟我講儘量早點回來,我就照寫的」等語(
     見原審卷第 122-123 頁)即可自明,亦與證人陳若熙係 96
     年 5 月即已獲得康乃爾大學入學許可之時間點相符(原審
     卷第 59 頁),顯見被告所辯當初不知證人陳若熙是持學生
     簽證赴美及證人陳若熙所證被告不知情一節,為避重就輕,
     不足採信。然犯罪事實依法應依證據認定之,不得僅以被告
     之反證不成立,持為認定犯罪之論據(最高法院 30 年上字
     第 482 號、21 年上字第 474 號判例、97 年度台上字第
     4751 號判決、98 年度台上字第 2963 號判決參照),是被
     告雖有上開不實辯解,惟亦不得依此反推其有偽證之罪責。
     又檢察官上訴意旨雖另謂:原審判決恣意切割被告證述內容
     ,將之扭曲為檢察官之提問有誤,罔顧被告自始明知陳若熙
     「從未」申領美國觀光簽證之事實,卻仍刻意為反於事實之
     表達云云。惟查,原審就被告於陳若熙案中所證取得美國康
     乃爾大學之時間點認定未違事實,雖不無違誤。然被告所陳
     不實之內容,既非屬陳若熙所犯之罪之重要關係事項,已如
     上述,即不影響本案之判斷,附此敘明。
 五、綜上所述,被告於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96年度他字第16
     52號案中所為與事實有間之證言,既不符偽證罪之構成要件
     ,原審認定被告無向檢察官為虛偽陳述情事,雖屬不當,檢
     察官上訴亦指摘及此,雖有理由,然就被告應諭知無罪判決
     並無錯誤,檢察官上訴請求撤銷原判決,自無法准許,應予
     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林炳雄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11    月    28    日
             刑事第二十二庭審判長法  官  郭雅美
                                 法  官  李麗珠
                                 法  官  洪于智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
 未敘述上訴之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1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
 (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9條:
 除前條情形外,第二審法院維持第一審所為無罪判決,提起上訴
 之理由,以下列事項為限:
 一、判決所適用之法令牴觸憲法。
 二、判決違背司法院解釋。
 三、判決違背判例。
 刑事訴訟法第 377 條至第 379 條、第 393 條第 1 款之規定,
 於前項案件之審理,不適用之。
                                 書記官  強梅芳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11    月    29    日

所謂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係指該事項之有無,足以影響於裁判之結果者而言

張貼者:2012年5月9日 上午7:04wu huang ching

29年上字第 2341 號判例

依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條規定證人依法作證時,必須對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
 事項,為虛偽之陳述,始負偽證罪之責,所謂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
 係指該事項之有無,足以影響於裁判之結果者而言蓋證人就此種事項為
 虛偽之陳述,則有使裁判陷於錯誤之危險,故以之為偽證罪,而科以刑罰
 ,苟其事項之有無,與裁判之結果無關,僅因其陳述之虛偽,而即對之科
 刑未免失之過酷,是以上開法條加此特別構成要件,以限定虛偽陳述之範
 圍,與其他立法例對於證人虛偽陳述之結果不設何等區別者,其立法精神
 自有不同。

1-7 of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