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實務專區‎ > ‎刑法分則‎ > ‎偽證及誣告罪‎ > ‎第168條‎ > ‎

偽證罪不以結果發生為要件,一有偽證行為,無論當事人是否受有利或不利之判決,均不影響犯罪成立

張貼者:2012年5月9日 上午7:21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2年5月9日 上午7:21 ]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九十九年度台上字第五九一二號
 上  訴  人  甲○○
 上列上訴人因偽證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九
 十八年一月二十三日第二審判決(九十七年度上訴字第一四一五
 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六年度偵字第八○
 九九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
 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
 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
 駁回。又不服地方法院之第一審判決而上訴者,須提出上訴書狀
 ,並應敘述具體理由,為上訴必備之程式。倘所提出之書狀未敘
 述上訴理由,或僅曾以言詞陳述上訴理由者,均應於上訴期間屆
 滿後二十日內補提理由書於第一審法院。逾期未補提者,原審法
 院應定期間先命補正。其上訴書狀已敘述理由,但所敘述者非屬
 具體理由,則屬不符上訴之法定程式,由第二審法院以其上訴不
 合法律上程式,判決駁回,不生定期命補正之問題。此觀刑事訴
 訟法第三百五十條第一項、第三百六十一條、第三百六十二條及
 第三百六十七條之規定自明。且所謂不服第一審判決之具體理由
 ,必係依據卷內既有訴訟資料或提出新事證,指摘或表明第一審
 判決有何採證認事、用法或量刑等足以影響判決本旨之不當或違
 法,而構成應予撤銷之具體事由,始克當之倘僅泛言原判決認
 定事實錯誤、違背法令、量刑失之過重或輕縱,而未依上揭意旨
 指出具體事由,或形式上雖已指出具體事由,然該事由縱使屬實
 ,亦不足以認為原判決有何不當或違法者,皆難謂係具體理由,
 俾與第二審上訴制度旨在請求第二審法院撤銷、變更第一審不當
 或違法之判決,以實現個案救濟之立法目的相契合,並節制濫行
 上訴。本件原判決以:上訴人基於偽證之犯意,於民國九十六年
 四月十一日下午十六時三十分許,在第一審法院民事庭法官審理
 九十五年度南簡字第一八二八號原告蔡○中與被告乙○○間確認
 本票債權不存在之事件時,對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供前具
 結後虛偽證述,經第一審法院以上訴人犯行明確,從一重論上訴
 人以證人,於執行審判職務之公署審判時,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
 事項,供前具結,而為虛偽陳述罪,累犯,處有期徒刑一年;並
 依中華民國九十六年罪犯減刑條例之規定,減為有期徒刑六月,
 有卷證可按,於法並無不合。上訴人不服該判決,在法定期間內
 提起第二審上訴,其第二審上訴理由僅泛稱:上訴人雖於上揭
 民事事件,以證人身分對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系爭本票發票人欄
 上「蔡○中」印文是否為真正一事為證述,惟觀諸上訴人之證言
 內容僅稱「系爭印文是被告蓋的,系爭印章是我『刻』的」等語
 ,非如第一審判決所認「是我盜刻」的;又上訴人之上開證言
 核與證人乙○○於本案偵查中證言相符,亦與上訴人和證人乙○
 ○間借款事實無違;另天○買百貨禮品商場有限公司(下稱天
 ○買公司)雖以「蔡○中」之名義為設立登記之法定代理人,然
 實際經營者為上訴人,故上訴人乃代刻印章作為公司營運之用,
 況上訴人與被害人乙○○間之債權事件已經調解成立,乃第一審
 未審酌前揭事由,逕為上訴人不利之判決,爰提起上訴請求撤銷
 第一審判決云云。惟按:無製作權人,擅自製作印章者,即非真
 正,而屬偽刻印章無訛,上訴人既於第一審民事庭法官審理上揭
 民事事件時,以證人身分證稱:上開本票發票人欄上「蔡○中」
 的印文是伊「刻」後蓋用等語,上訴意旨又辯稱系爭「蔡○中」
 印章非伊盜刻云云,即非可取。又刑法上之偽證罪,不以結果之
 發生為要件,一有偽證行為,無論當事人是否因而受有利或不利
 之判決,均不影響其犯罪之成立。而該罪所謂於案情有重要關係
 之事項,則指該事項之有無,足以影響於裁判之結果者而言,是
 上訴人於前案之證述雖為法院所不採,然其就上述對於案情有重
 要關係之前揭本票發票人欄上「蔡○中」印文事項,為虛偽之證
 言甚明。至上訴人另稱:上訴人之上開證言核與證人乙○○於本
偵查中證言相符,亦與上訴人和證人乙○○間借款事實無違,
 或天○買公司實際經營者為上訴人,故上訴人乃代刻印章作為公
 司營運之用,及上訴人與被害人乙○○間之債權事件已經調解成
 立云云,均無礙上訴人偽證罪之成立。核上開上訴理由,並未依
 據卷內既有訴訟資料,具體指出第一審判決有何採證、認事、用
 法、量刑等足以影響判決本旨之不當或違法情形,非有足以動搖
 第一審判決之具體理由,即與上揭所稱「具體理由」不相當,其
 第二審上訴為不合法律上之程式,無須再命其補正,爰予駁回,
 並不經言詞辯論為之等情。揆諸首揭說明,自難認違誤。上訴意
 旨略稱:怴B上訴人於第二審上訴時,已具體指出原判決認事用
 法有何違誤及不當之處,至於上訴理由是否足以構成撤銷原判決
 ,乃係第二審法院經調查證據及言詞辯論程序後,始能為之判斷
 。原判決竟將有無具體上訴理由與上訴有無理由混為一談,顯有
 判決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芊B第一審判決將九十七年九月二十
 四日行準備程序時,勘驗筆錄中上訴人所稱「是我刻的」,引申
 為「是我盜刻」,核其認定之事實與援用之證據內容不相適合。
 詎原判決未參酌第一審卷附之勘驗報告,遽認上訴人第二審上訴
 理由不合法律程式,自有判決不備理由之違法。吽B上訴人於上
 揭民事事件中所為之證詞,與事實均無違背,且屬上訴人依據自
 己意見所為判斷,並無虛構,原判決未為調查審酌,亦未說明為
 何不採之理由,亦有判決理由不備之違法。氶B上訴人代子蔡○
 中刻印章是為公司營運所用,且上訴人已與被害人乙○○成立調
 解,對其債權已不生影響,原審對於上開足以影響事實認定及量
 刑輕重之事證,並未加以調查審酌,遽認上訴人之上訴理由未具
 體,容有判決不備理由之違法云云。經核上訴意旨,並未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針對原判決從程序上駁回其第二審上訴,所為論斷
 及據此適用之法律,具體指摘其究竟如何違背法令,僅專憑己意
 ,再為單純之事實爭辯,難認已符合首揭法定上訴第三審之要件
 。其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D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九  年    九    月   三十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九庭
                           審判長法官  邵  燕  玲
                                 法官  李  伯  道
                                 法官  孫  增  同
                                 法官  施  俊  堯
                                 法官  李  嘉  興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九十九  年    十    月    七    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