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實務專區‎ > ‎刑法分則‎ > ‎偽證及誣告罪‎ > ‎第168條‎ > ‎

以事實為前題之訊問,該事實應屬真正,始可期待當事人據實陳述

張貼者:2012年5月9日 上午7:11wu huang ching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100年度上訴字第2797號
 上 訴 人 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陳李玉錦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涉犯偽證案件,不服臺灣新竹地方法院97年度
 訴字第67號,中華民國100年8月12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
 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96年度偵字第6566號),提起上訴,本院
 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陳李玉錦於民國96年9 月20日,在臺灣
     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96年度他字第1652號陳若熙(被告陳李
     玉錦之子)違反妨害兵役治罪條例案件偵查中(嗣另案聲請
     簡易判決處刑,經原審於97年4月29日以97年度竹簡字第41
     號簡易判決判處陳若熙有期徒刑3月確定),明知陳若熙係
     持美國學生簽證辦理入境美國,被告陳李玉錦為使陳若熙脫
     罪,竟於檢察官告以得拒絕證言,仍同意作證後並具結,而
     虛偽陳述陳若熙於94年6月間因父喪抑鬱,乃以觀光事由申
     請出境赴美,為此對新竹縣新埔鎮公所(起訴書誤載為鄉公
     所)切結兩個月內返國,赴美後重拾學業,取得學生資格,
     為完成學業始滯美不歸,未及接受徵兵處理等偽證言詞,而
     認被告涉有刑法第168條之偽證罪嫌等語。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
     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再按犯罪事實之認
     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
     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又認定不利於
     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茍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
     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
     之證據。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無論為直接證據或間
     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
     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之為有罪之認
     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時
     ,即無從為有罪之確信(最高法院40年臺上字第86號、30年
     上字第816 號、76年臺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指被告涉犯上揭偽證罪嫌,無非係以被告陳李玉錦於
     96年9月20日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96年度他字第1652 號
     偵訊筆錄、結文(他1652卷第17、18頁)、美國在臺協會臺
     北辦事處領事組防偽科科長唐保樂出具之信函影本(同上
     他卷第24頁)、美國在臺協會網站美國F-1學生簽證部分網
     頁列印資料(原審卷第23頁背面-24頁)為論據。訊據被告
     陳李玉錦固不否認其於96年9月20日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
     署96年度他字第1652號接受檢察官訊問時,於具結後為相關
     之證述,惟否認有何偽證之犯行,辯稱:伊在檢察官偵查時
     所為陳述都是事實,並無偽證。陳若熙出國程序是請台北遊
     學中心代辦的,而且陳若熙的役男出境申請程序是伊婆婆陳
     詹明玉去辦的,伊原先不知道陳若熙是用什麼事由申請出境
     的,是陳若熙妨害兵役案(97年竹簡字第41號和股)開庭時
     ,承審法官提示役男出境申請書給伊看才知道,其實陳若熙
     是要用遊學的身分出國。陳若熙申請出境時,因為伊先生剛
     在93年9月過世,還有其他小孩要照顧,所以由伊婆婆幫忙
     辦理。陳若熙申請出境時就已取得學生簽證,是要去就讀社
     區大學,是後來到了美國才再申請到康乃爾大學,陳若熙原
     本是要去散心,短暫遊學,後來他念得不錯申請到康乃爾大
     學,因為好不容易申請到那麼好的學校就留下來,伊到現在
     還是不知道、搞不清楚陳若熙當初是以學生簽證赴美等語。
 四、經查:
   (一)被告於檢察官做證之陳述內容為「(問:【提示役男出境
     申請書】 94 年 6 月 9 日申請出境事由是觀光,而且切結
     兩個月後返國?)當時他父親過世,他心情非常低落,無心
     準備聯考,他奶奶看他這個樣子,非常擔心,剛好他叔叔在
     美國康乃爾大學,於是要他去找他叔叔,換個環境改變心情
     ... 他在那裡待了一陣子,開始在當地的社區大學念書,等
     到又有了求學的心,才申請到康乃爾大學」等語 (見他
     1652 卷第 19 頁 ) 查,被告之子陳若熙係 75 年 12 月
     16 日生,為役男,於 94 年 6 月 3 日向美國在台協會申
     請取得美國學生簽證,有效期限至 99 年 6 月 2 日止;嗣
     陳若熙於 94 年 6 月 9 日由被告之婆婆陳詹明玉以觀光為
     由,代為向新竹縣新埔鎮公所申請自 94 年 6 月 24 日出
     境前往美國,返國日期為 94 年 8 月 24 日,而經核准在
     案;陳若熙自 94 年 6 月 24 日出境赴美之情,有新竹縣
     新埔鎮役男出境申請書、陳若熙入出境資訊連結作業、美國
     在台協會臺北辦事處領事組防偽科科長唐保樂出具之信函等
     附卷為憑(均影本,見他 1652 卷第 4、14、24 頁),可
     知陳若熙於 94 年間取得美國簽證之事由係「學生」,則陳
     若熙家屬據「觀光」理由向新竹縣新埔鎮公所申請出境並非
     實在堪予認定。又陳若熙於 96 年 6 月 24 日出境前往美
     國前之 96 年 5 月 8 日即已取美國康乃爾大學的入學許可
     ,並於 96 年 8 月間入學,此有被告於原審提出之美國康
     乃爾大學入學許可及入學相關證明文件可憑 (見原審卷第
     59-62 頁 ),則被告上開所證陳若熙至美國後始取得美國康
     乃爾大學入學許可之情即與事實有違。次查,檢察官於陳若
     熙案中對於被告另提問「陳若熙以觀光名義入境美國,為何
     能於申請期限之後繼續停留?」,被告就此答稱:「他有學
     生身分,可以繼續留在美國」等語 (見他 1652 卷第 19 頁
     ),徵諸被告回答之內容,僅係就陳若熙所問「何能於申請
     期限之後繼續停留」之問題做說明,而被告所述因為陳若熙
     有學生身分可以繼續留在美國等語,既係基於陳若熙已取得
     康乃爾大學入學許可後即得以學生身分繼續停留美國之事實
     所為陳述,此節即無虛偽情事可言。至於檢察官先以「 94
     年 6 月 9 日申請出境事由是觀光,而且切結兩個月後返國
     」,復以「陳若熙以觀光名義入境美國」提問後,被告並未
     答以是或否,亦未就此節有所說明,是以被告雖未積極就陳
     若熙實際上係持學生簽證赴美一節提醒檢察官更正訊問之前
     提事實,要非得據此推論被告有就陳若熙係以觀光名義入境
     美國之積極陳述,而認被告故為虛偽證詞。至檢察官上訴雖
     指答問之初先以順應提問言詞開頭,事後以此可歸責於訊問
     者,偽證罪即無成立空間云云,然以事實為前題之訊問,該
     事實應屬真正,始可期待當事人據實陳述,果以不符之事實
     為前題訊問,即可能產生誘導致入人於罪之危險,是被告未
     針對檢察官提問之錯誤之前題說明,而僅就檢察官提出之具
     體問題回答,自不可據推論被告有陳述陳若熙係以觀光事由
     申請出境赴美之言詞,應先說明
   (二)惟按刑法第168條規定證人依法作證時,必須對於案情有重
     要關係之事項為虛偽之陳述,始負偽證之罪責所謂於案情
     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係指該事項之有無,足以影響於裁判之
     結果者而言,蓋證人就此種事項為虛偽之陳述,則有使裁判
     陷於錯誤之危險,故以之為偽證罪而科以刑罰;苟其事項之
     有無與裁判之結果無關,僅因其陳述之虛偽即對之科刑,未
     免失之過酷,是以上開法條加此特別構成要件,以限定虛偽
     陳述之範圍,與其他立法例,對於證人虛偽陳述之結果不設
     何等區別者,其立法精神自有不同。查陳若熙就上開事實出
     境後經新竹縣政府以違反妨害兵役治罪條例第3條第7款之規
     定,移送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偵辦,而妨害兵役治罪條
     例第3條第7款所規定役齡男子意圖避免徵兵處理,核准出境
     後,屆期未歸,經催告仍未返國,致未能接受徵兵處理者,
     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亦即,只要陳若熙一經核准出境,屆
     期未歸,經主管役政機關催告後仍未返國接受徵兵處理,即
     屬之,至於陳若熙係以何名義申請出境,係行政主管機關審
     查是否符合役男出境辦法第4條所定各款事由之問題,與妨
     害兵役治罪條例第3條第7款之規定無涉。果役男以不實原因
     或詐術向主管機關申請出境而獲核准,於核准出境之行政處
     分撤銷前,役男之出境形式上皆應認係屬妨害兵役治罪條例
     第3條第7款之核准出境,至於役男取得核准之不法手段為何
     ,係役男或代其申請之人有無另犯他罪之問題,與妨害兵役
     治罪條例第3條第7款之構成無涉。從而,被告於陳若熙所涉
     妨害兵役法案件中作證時,就陳若熙取得美國康乃爾大學入
     學許可時間點之證言雖非實在,然被告所述不實之情,既非
     屬影響陳若熙所犯妨害兵役治罪條例罪責之判斷,依上開說
     明,自難認被告上開不實之陳述構成偽證罪。
   (三)被告所稱不知陳若熙持學生簽證赴美一節,雖經證人陳若
     熙證稱被告並不清楚云云(見原審卷第 112 反面、114 反
     面),然未具美國籍或居留權之我國人民赴美均需申請簽證
     獲准後始能入境美國,且觀光簽證與學生簽證所能停留之時
     間長短,顯有區別,此均為眾所周知之事實,況自證人陳若
     熙於 94 年 6 月 24 日出境起,至被告 96 年 9 月 20 日
     接受檢察官訊問時止,已經有 2 年多之久,且期間新埔鎮
     公所於 96 年 1 月 8 日、96 年 4 月 24 日 2 次催告被
     告通知陳若熙返國接受徵兵檢查,被告若不是一開始對於證
     人陳若熙係持學生簽證赴美即了然於胸,焉有可能冒著讓陳
     若熙在美違法居留、在臺又要承擔違反妨害兵役治罪條例罪
     責之風險,而不要陳若熙趕快回國接受徵兵處理?此從被告
     在原審 97 年度竹簡字第 41 號陳若熙違反妨害兵役治罪條
     例案件中業已自承:「當時陳若熙不是用觀光簽證出國逃避
     兵役,而是申請學生簽證出國的。當時我有跟兵役課的人表
     示陳若熙預計 96 年 5 月返國,我也希望陳若熙早點回國
     ,是兵役課的人跟我講儘量早點回來,我就照寫的」等語(
     見原審卷第 122-123 頁)即可自明,亦與證人陳若熙係 96
     年 5 月即已獲得康乃爾大學入學許可之時間點相符(原審
     卷第 59 頁),顯見被告所辯當初不知證人陳若熙是持學生
     簽證赴美及證人陳若熙所證被告不知情一節,為避重就輕,
     不足採信。然犯罪事實依法應依證據認定之,不得僅以被告
     之反證不成立,持為認定犯罪之論據(最高法院 30 年上字
     第 482 號、21 年上字第 474 號判例、97 年度台上字第
     4751 號判決、98 年度台上字第 2963 號判決參照),是被
     告雖有上開不實辯解,惟亦不得依此反推其有偽證之罪責。
     又檢察官上訴意旨雖另謂:原審判決恣意切割被告證述內容
     ,將之扭曲為檢察官之提問有誤,罔顧被告自始明知陳若熙
     「從未」申領美國觀光簽證之事實,卻仍刻意為反於事實之
     表達云云。惟查,原審就被告於陳若熙案中所證取得美國康
     乃爾大學之時間點認定未違事實,雖不無違誤。然被告所陳
     不實之內容,既非屬陳若熙所犯之罪之重要關係事項,已如
     上述,即不影響本案之判斷,附此敘明。
 五、綜上所述,被告於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96年度他字第16
     52號案中所為與事實有間之證言,既不符偽證罪之構成要件
     ,原審認定被告無向檢察官為虛偽陳述情事,雖屬不當,檢
     察官上訴亦指摘及此,雖有理由,然就被告應諭知無罪判決
     並無錯誤,檢察官上訴請求撤銷原判決,自無法准許,應予
     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林炳雄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11    月    28    日
             刑事第二十二庭審判長法  官  郭雅美
                                 法  官  李麗珠
                                 法  官  洪于智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
 未敘述上訴之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1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
 (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9條:
 除前條情形外,第二審法院維持第一審所為無罪判決,提起上訴
 之理由,以下列事項為限:
 一、判決所適用之法令牴觸憲法。
 二、判決違背司法院解釋。
 三、判決違背判例。
 刑事訴訟法第 377 條至第 379 條、第 393 條第 1 款之規定,
 於前項案件之審理,不適用之。
                                 書記官  強梅芳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11    月    29    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