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實務專區‎ > ‎刑法總則‎ > ‎

重傷

被害人因車禍致有視幻覺,記憶受損及情緒控制異常等現象,診斷為器質性精神病,是屬較難治療,應屬刑法第十條第四項第六款所謂之重傷,而非普通傷害

張貼者:2012年5月7日 上午3:53wu huang ching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刑事判決          八十五年度交上易字第二○一四號    F
       上  訴  人  台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右上訴人因被告過失傷害案件,不服臺灣嘉義地方法院八十五年度交易字第一七○號
 中華民國八十五年九月十六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
 五年度偵字第三九一一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陳坤錫因過失致重傷,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Ž癡掑葷暻滼C
       事      實
 一、陳坤錫於民國八十五年二月十八日凌晨一時十分許,酒後駕駛其友人何俊寬所交
     與之00-0000號自用小客車,搭載何俊寬沿嘉義市○○路橋由東向西行駛
     ,抵達該路橋西側橋頭,即同市○○路、文化路、保安五路之交岔路口,擬左轉
     博愛路之際,應注意其汽車行車速度依該路段標誌之規定,時速不得超過四十公
     里,且當時並無使其不能注意之情形,詎其竟疏未注意而以時速六十五公里之高
     速貿然超速行駛,致轉彎中駕駛失控,撞及博愛路南向車道路旁之行人路橋樓梯
     口,致何俊寬受有右硬腦膜下腔出血併腦震盪及腦水腫,並產生器質性精神病
     重大難治之傷害。
 二、案經被害人何俊寬訴由嘉義市警察局第一分局移送台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
     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被告陳坤錫坦承於上開時、地,因轉彎時速度太快發生車禍,致被害人何俊
     寬受傷之事實不諱,惟辯稱:不知道當時時速多少,因為我有喝酒等語。
 二、惟查:
 (一)依據警訊卷所附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所載車禍現場圖記載被告車子右煞車
       痕二八·七公尺,左煞車痕二四·三公尺之情形,再參酌一般公路汽車煞車距
       離、行車速度對照表以斷,應足認定被告當時之時速約為六十五公里。
 (二)證人黃峰斌於本院八十五年十二月十日訊問中結證:我是坐另一部車,當時我
       們時速約八十公里,陳坤錫在我們後面,要轉彎時,他超過我們十幾公尺才撞
       到橋頭的,當時並沒看到陳坤錫有踩煞車等語,足見被告陳坤錫當時之行車時
       速確實超速甚多無疑。
 (三)按汽車行駛應注意該路段之速率限制,而依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九十三條第一
       項第一款規定,在市區道路,時速不得超過四十公里,被告駕車,行經上開路
       段,應注意能注意,竟疏未注意而以時速六十五公里之超速行車致轉彎中駕駛
       失控,以致肇事,致人受傷,其應負過失罪責甚明。
 (四)被害人何俊寬因此次車禍致受有右硬腦膜下腔出血併腦震盪及腦水腫,並有視
       幻覺,記憶受損及情緒控制異常等現象,診斷為器質性精神病,根據文獻報告
       及臨床經驗,此種器質性人格違常,是屬較難治療的等情,此有國立成功大學
       醫學院附設醫院八十六年一月十三日(八六)成附醫醫事字第五六五○號函及
       信箋各一份在本院卷可稽,益見被害人因車禍所受之傷害,應屬刑法第十條第
       四項第六款所謂其他於身體或健康,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之所謂之重傷
       ,而非普通傷害。
 (五)右揭事實,業據被害人何俊寬指述明確,且有診斷證明書三紙及道路交通事故
       調查表附卷足憑。
   綜上所述,足見被告所辯,係卸責之詞,不足採信,且被害人所受之重傷害與被告
   之過失行為間,具有相當因果關係,事證明確,被告過失致重傷犯行,堪以認定。
 三、被害人何俊寬因被告陳坤錫之過失行為所受之傷害,係屬重大難治之重傷,核被
     告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後段之過失致重傷罪。公訴人認被告所
     為,係犯該條項前段之過失傷害罪,起訴法條尚有未洽,應予變更。
 四、原審以被告罪證明確,因予論罪科刑,固非無見;惟查被害人何俊寬因本件車禍
     所受之傷害,係屬其他於身體或健康,有重大難治之傷害之重傷害,而非普通傷
     害,此有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前開函文及信箋暨「重大傷病」免自行部
     份負擔證明卡在卷可憑,原審卻認定被害人所受之傷屬普通傷害,而認被告所為
     ,係犯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之過失傷害罪,尚有未洽;且依八十六年
     一月二十二日公佈施行之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八十六條規定,酒醉駕車肇事
     ,應加重其刑,然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但書之規定,應適用較有利於被告之規定
     ,故仍應適用修正前之法律,原審未及比較,亦有未洽;檢察官上訴意旨,以本
     件被告之過失行為致使聲請人腦部硬膜下出血,認知功能受損,嗅覺受損,偶有
     幻聽幻覺出現及情緒控制異常等現象之器質性精神異常,腦部細胞受損已無法回
     復,有國立成功大學附設醫院診斷證明書「重大傷病」免自行部份負擔證明卡可
     稽,被告顯已觸犯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後段之過失重傷害罪,原審認被告
     係犯同條第一項前段過失傷害罪顯有違誤,被告至今尚未與聲請人達成和解,其
     犯後態度不佳,原判決僅量處被告有期徒刑三月,尚屬過輕等為由,指摘原判決
     不當,為有理由,應由本院將原判決予以撤銷改判;爰審酌被告之過失為本件車
     禍之肇事原因,被告酒後被害人卻交付鑰匙要其開車,及被告犯後尚未與被害人
     和解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六月,並諭知如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六十四條、第三百條
 、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後段、第四十一條,罰金
 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第二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劉榮堂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十六      年      二      月      二十五    日

經救治後仍頭部外傷後憂鬱症精神病,以致終身不能工作,乃依修正前刑法第十條第四項第六款之規定仍屬重傷害

張貼者:2012年5月7日 上午3:43wu huang ching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95 年度交易字第 220 號
 公 訴 人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陳○○           
 上列被告因過失重傷害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九十五年度偵
 字第一九一三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陳○○因過失傷害人致重傷,處有期徒刑捌月。
      事  實
 一、陳○○於民國九十四年七月十七日凌晨一時二十五分許,駕
     駛車牌號碼X8 -○○號自用小客車,沿嘉義市○○路由東往
     西行駛,行經該路段與嘉義市○○路之交岔路口,原應注意
     該路段行車速度不得超過時速五十公里,且應注意汽車行駛
     至交岔路口,其行進應遵守燈光號誌之指示,當時其行駛方
     向之號誌為圓形紅燈,應不得超越停止線或進入路口,而依
     當時天候晴、夜間有照明、路面乾燥無缺陷、道路上並無障
     礙物、視距良好,並無不能注意之情事,詎其竟疏未注意,
     貿然以時速七十五公里之速度闖紅燈進入該交岔路口。適周
     ○○騎乘腳踏車沿嘉義市○○路由北往南行駛,而依其行向
     號誌圓形綠燈之指示已進入該交岔路口,陳○○因反應不及
     於同日凌晨一時二十五分三十秒,在嘉義市○○路北往南方
     向之西側行人穿越道前(距該交岔路口○○路西向停止線二
     十五點七公尺處),其所駕駛之上開自用小客車左前車頭撞
     擊周○○左側身體及腳踏車左後車輪,周○○因而人車倒地
     ,受有頭部外傷併左側大腦硬腦膜下出血、嚴重腦挫傷及多
     處挫傷,經送醫救治近四個月後,仍因頭部外傷併顱內出血
     、顱骨缺損、頭部外傷後憂鬱症精神病,以致終身不能工作
     而受有於身體重大難治之傷害。陳○○於肇事後,犯罪未被
     有偵查權之公務員或機關發覺前,即向據報到場處理之嘉義
     市警察局交通隊警員劉志順表明為肇事車輛之駕駛人,並自
     首接受裁判。
 二、案經周○○訴由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一百
     五十九條之一至第一百五十九條之四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
     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
     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
     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不得為
     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定有明文。查被
     告於言詞辯論終結前,對於卷附嘉義市警察局道路交通事故
     當事人登記聯單、嘉義市警察局九十四年八月二十二日嘉市
     警交字第0940006574號函、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道路交通
     事故調查報告表(一)、(二)、嘉義市警察局道路交通事
     故當事人酒精測定紀錄表、嘉義市警察局道路交通事故肇事
     人自首情形紀錄表、交通事故現場照片、臺灣嘉義地方法院
     檢察署勘驗筆錄、告訴人周○○提出之財團法人天主教聖馬
     爾定醫院診斷證明書、臺北市立關渡醫院診斷證明書、慈濟
     醫院臺北分院診斷證明書、告訴人車禍後之照片、財團法人
     天主教聖馬爾定醫院函九十四年十一月十八日(94)惠醫字
     第1509號函、財團法人天主教聖馬爾定醫院九十五年十二月
     二十八日(95)惠醫字第1634號函及附件告訴人之病歷等證
     據方法之證據能力,均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上開言詞陳述
     及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無顯不適當之情形,且採納上
     開證據方法,尚無礙於被告於程序上之彈劾詰問權利,而認
     上開傳聞證據合於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四、之五等
     規定,因而均具證據能力,合先敘明。
 二、訊據被告陳○○固坦承伊於上開時、地駕駛上開車輛與告訴
     人周○○發生車禍事故之事實,然否認就該車禍事故應負全
     部過失責任,辯稱:伊係於閃黃燈時進入路口,並非闖越紅
     燈,告訴人因有喝酒意識不清,亦未遵守號誌提早起步,告
     訴人亦有過失云云。惟查:
   (一)告訴人因與被告發生本件車禍事故而受有頭部外傷併左
         側大腦硬腦膜下出血、嚴重腦挫傷及多處挫傷之傷害等
         情,業據被告於警詢時、偵查中及本院審理時均供承不
         諱,復有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
         表(一)、(二)、財團法人天主教聖馬爾定醫院九十
         四年七月十七日診斷證明書各乙份(見九十四年度交查
         字第三八八號偵查卷第 3頁;下稱交查卷)及事故現場
         照片十四幀在卷可稽。而告訴人受有上開傷害經送醫救
         治近四個月後仍因頭部外傷併顱內出血、顱骨缺損、頭
         部外傷後憂鬱症精神病,以致終身不能工作等情,則有
         財團法人慈濟綜合醫院臺北分院診斷證明書二紙(見九
         十五年度偵字第一九一三號偵查卷第 5頁、第17頁)附
         卷可憑,是此部分事實,至為明灼,堪以認定
   (二)按駕駛人應遵守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之指示,並
         服從執行交通勤務之警察或依法令執行指揮交通及交通
         稽查任務人員之指揮;行車速度,應依速限標誌或標線
         之規定;圓形紅燈表示禁止通行,不得超越停止線或進
         入路口,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九十條、第九十三條第一
         項、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第二百零六條第五
         款分別定有明文。查嘉義市○○路之行車速限為時速五
         十公里,該路段並設有行車管制號誌,且當時天候晴、
         夜間有照明、柏油路面乾燥無缺陷、無障礙物視距良好
         、行車管制號誌正常等情,此觀上開道路交通事故調查
         報告表甚明。是被告於上揭時、地駕駛汽車自應注意該
         路段號誌之規定。而被告自承伊當時行車速度為時速七
         十五公里(見交查卷第30頁;本院卷第47頁、第48頁)
         等語明確,故其行車速度未依該路段速限標誌之規定,
         至堪認定。此外,本件車禍事故發生之過程依該交岔路
         口監視錄影紀錄顯示:告訴人騎乘腳踏車於當日凌晨一
         時二十五分二十五秒進入嘉義市○○路○○路口,沿○
         ○路北向南方向行進,當時○○路之行向為綠燈。一時
         二十五分二十八秒時,被告駕駛車牌號碼X8 -○○號自
         用小客車沿○○路東向西方向行駛進入路口,當時
         路之行向仍為綠燈。一時二十五分三十秒時,告訴人之
         腳踏車行進至接近○○路中央分隔島處,被告車輛行近
         該處斑馬線前,被告車輛左前車頭撞擊告訴人腳踏車左
         側,告訴人騰空飛起摔落地面,當時○○路之行向尚在
         綠燈狀態等情,有臺灣嘉義地方法院檢察署勘驗筆錄乙
         份(見交查卷第61頁)附卷可憑。對照該交岔路口○○
         路西向停止線距離本件車禍所遺留碎片之位置為二十五
         點七公尺(○○路寬十三點六公尺加停止線距路口位置
         十二點一公尺)等情,此觀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即明,
         以被告所自承當時時速七十五公里之行車速度推算,被
         告自該交岔路口○○路西向停止線至車禍撞擊地點之行
         車時間僅需一點二三三秒。再以車禍發生撞擊之時間點
         即凌晨一時二十五分三十秒回推一點二三三秒,當時被
         告所行駛之○○路西向號誌顯然早已顯示圓形紅燈,此
         有上開監視錄影紀錄勘驗筆錄可憑,從而被告當時確係
         闖越圓形紅燈進入該交岔路口要無疑義,故被告辯稱:
         伊係於閃黃燈時進入路口,並非闖越紅燈云云,顯與事
         實相違,並不足採。準此,被告於應注意且能注意之情
         況下,行經交岔路口遇圓形紅燈管制號誌,竟疏未注意
         遵守速限標誌行車且未注意遵守交岔路口之圓形紅燈號
         誌,貿然進入交岔路口內,肇致本件車禍之發生,其對
         本件車禍之發生確有過失至為顯然。而被告上開過失行
         為與被害人所受上開重傷害結果間,具有相當因果關係
         ,則屬無疑。
   (三)至被告另辯稱:告訴人因有喝酒意識不清,亦未遵守號
         誌提早起步,告訴人亦有過失云云。惟按汽車駕駛人對
         於防止危險發生之相關交通法令之規定,業已遵守,並
         盡相當之注意義務,以防止危險發生,始可信賴他人亦
         能遵守交通規則並盡同等注意義務。若因此而發生交通
         事故,方得以信賴原則為由免除過失責任,最高法院八
         十四年臺上字第五三六0號判例可資參照。查本件被告
         駕駛汽車既有違反上開道路交通安全規則之情事,揆諸
         上開說明,已難解免其過失責任;況本件告訴人縱有飲
         用酒類,然告訴人所騎乘之腳踏車並非動力交通工具,
         且告訴人係遵守該交岔路口之號誌指示行車,此觀上開
         監視錄影紀錄勘驗結果即明,是告訴人並無違反任何注
         意義務,自難認告訴人就本件車禍之發生有何過失可言
         。故被告上開辯詞顯係臨訟卸責之詞,亦不足採。
   (四)綜上所述,本件事證明確,被告辯詞並不足採,其犯行
         至堪認定,應依法論科。
 三、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法
     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此為刑法
     第二條第一項所揭示法律變更從舊從輕原則。查:
   (一)被告行為後,刑法於九十四年一月七日修正,同年二月
         二日公布,自九十五年七月一日施行。其中刑法第十條
         第四項重傷之定義規定已有修正,修正前刑法第十條第
         四項第一款至第五款原係有關生理機能重傷之規定;第
         六款則為關於機能以外身體與健康重傷規定,其第一款
         至第五款均以「毀敗」為要件,故關於視能、聽能等機
         能,須完全喪失機能,始符合各該款要件,如僅減損甚
         或嚴重減損效能並未完全喪失機能者,縱有不治或難治
         情形,亦不能適用同條項第六款規定,仍屬普通傷害之
         範圍(最高法院二十五年上字第四六八0號、三十年上
         字第四四五號、四十年臺上字第七十三號判例參照)。
         修正後刑法第十條第四項第一款至第五款增列「嚴重減
         損」字詞,而將原屬普通傷害之「嚴重輕損機能」劃歸
         改列成屬重傷害之範疇,因重傷害之法定刑度較重於普
         通傷害,比較新舊法之結果,修正前之規定顯有利於修
         正後之規定,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前段之規定,應適用
         修正前之規定。查告訴人因本件車禍事故,而受有上開
         傷害,致其經送醫救治近四個月後仍因頭部外傷併顱內
         出血、顱骨缺損、頭部外傷後憂鬱症精神病,以致終身
         不能工作等情,業如上述,是告訴人因本件車禍所受傷
         害乃係重大,且難於治療之傷害,揆諸上開說明,依修
         正前刑法第十條第四項第六款之規定仍屬重傷害無誤
         故核被告陳○○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一項
         後段過失重傷害罪。
   (二)被告行為後,九十五年六月十四日修正公布,同年七月
         一日施行之刑法施行法第一條之一增訂「中華民國九十
         四年一月七日刑法修正施行後,刑法分則編所定罰金之
         貨幣單位為新臺幣。九十四年一月七日刑法修正時,刑
         法分則編未修正之條文定有罰金者,自九十四年一月七
         日刑法修正施行後,就其所定數額提高為三十倍。但七
         十二年六月二十六日至九十四年一月七日新增或修正之
         條文,就其所定數額提高為三倍」等內容。而被告所犯
         之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後段自七十二年六月二十
         六日(即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修正公布日)迄今未修
         正,其罰金之法定刑為「五百元」(貨幣單位為「銀元
         」),再依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規定罰金
         刑提高十倍為「銀元五千元」,依現行法規所定貨幣單
         位折算新臺幣條例規定折算為「新臺幣一萬五千元」;
         又於刑法施行法第一條之一施行日(即九十五年七月一
         日)後,刑法所定罰金之貨幣單位改為「新臺幣」,就
         其所定數額高三十倍,亦為「新臺幣一萬五千元」,是
         刑法施行法第一條之一施行後,罰金刑貨幣單位雖有「
         新臺幣」之更異,惟適用結果之罰金額度則無二致,就
         罰金法定刑提高之「刑罰權規範內容」並未變更,尚無
         刑法第二條第一項新舊法比較適用之問題,自應適用現
         行有效之法律。
   (三)被告行為後,刑法第三十三條第五款亦修正施行,修正
         前刑法第三十三條第五款規定「罰金:一元以上」,而
         修正後該款則規定「罰金:新臺幣一千元以上,以百元
         計算之」,致刑法法定本刑中列有罰金刑者,其罰金刑
         部分刑度有加重之情形,應依新刑法第二條第一項前段
         之規定,適用行為時法(最高法院九十五年第八次刑事
         庭決議參照)。
   (四)九十五年七月一日修正施行之刑法第六十二條規定,將
         自首「必減」之規定修正為「得減」,雖性質上屬刑罰
         裁量之事項,惟既已影響行為人之刑罰法律效果,自屬
         法律變更之範疇,而有刑法第二條第一項之適用,經比
         較新舊法,以舊法規定「必減」對行為人較為有利,若
         於上開法律修正施行前自首者,自應依修正前之刑法第
         六十二條前段規定減輕其刑。查本件被告於九十四年七
         月十七日當日事故發生後,在未有偵查犯罪職權之公務
         員發覺前,於警員據報前往現場處理時,當場承認為肇
         事人等情,此有嘉義市警察局道路交通事故肇事人自首
         情形紀錄表乙紙(見交查卷第16頁)附卷可稽,是被告
         對偵查機關尚未發覺之犯罪,於上開刑法第六十二條前
         段修正施行前自首而接受裁判,自應依修正前刑法第六
         十二條前段之規定減輕其刑。
 四、爰審酌被告高中畢業之智識程度、尚無前科之素行,被告疏
     未注意遵守行車速限且闖越交岔路口圓形紅燈號誌,就本件
     車禍事故應負全部責任之過失程度、告訴人所受傷勢甚為嚴
     重,及肇事後迄今仍未能與告訴人達成調解,犯罪後固坦承
     其超速行駛部分之過失,然並未坦承其闖越紅燈之過失犯行
     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資懲儆。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刑法第
 二條第一項前段、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後段、第六十二條前段
 (修正前),刑法施行法第一條之一第一項、第二項前段,判決
 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鄭葆琳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6  年   2  月  27  日
                     交通法庭  審判長法 官  許進國
                                     法  官  黃琴媛
                                     法  官  曾宏揚
 上列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應附
 繕本)。告訴人或被害人如對於本判決不服者,應具備理由請求
 檢察官上訴,其上訴期間之計算係以檢察官收受判決正本之日期
 為準。
 中  華  民  國  96  年   2  月  27  日
 
                                     書記官  陳慶昀
 附錄論罪科刑法條:
 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後段
 (過失傷害罪)
 因過失傷害人者,處 6 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 5 百元以下罰
 金,致重傷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百元以下罰金。

使人受重傷未遂與普通傷害之區別,應以加害時有無致人重傷之故意為斷

張貼者:2012年5月6日 下午8:05wu huang ching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1年度矚訴字第1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友寄隆輝TOMO.

選任辯護人  呂榮海  律師

            魏憶龍  律師

            林合民  律師

被      告  川島茉樹代KAW.

選任辯護人  徐鈴茱  律師

上列被告等因重傷害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1 年度偵字

第3551號、第4058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友寄隆輝共同傷害人之身體,處有期徒刑壹年。緩刑肆年。緩刑

期間付保護管束。

川島茉樹代共同傷害人之身體,處有期徒刑拾月。緩刑年。緩

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事  實

一、友寄隆輝與川島茉樹代為朋友關係,曾瓊慧、王湘瑩(所涉

    另案由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中)則為川島茉

    樹代之友人,其等四人於民國101 年2 月2 日晚間11時許,

    在址設臺北市大安區○○○路○段181 巷48號之「吉兆割烹

    壽司」餐廳一同飲酒用餐後,友寄隆輝與川島茉樹代即在臺

    北市大安區○○○路○段某處路邊攔停林余駿所駕駛之車牌

    號碼000-00號營業用小客車(下稱系爭計程車)搭乘前往址

    設臺北市○○區○○路38號之「臺北寒舍艾美酒店」(下稱

    艾美酒店)休息,而曾瓊慧、王湘瑩則因返家順路,遂與友

    寄隆輝、川島茉樹代一同搭乘系爭計程車,王湘瑩係坐於系

    爭計程車之副駕駛座,曾瓊慧坐於系爭計程車之副駕駛座後

    方,川島茉樹代坐於系爭計程車之駕駛座後方,友寄隆輝則

    坐於系爭計程車之後方座位中間。途中,川島茉樹代要求林

    余駿加速行駛,然遭林余駿以行車安全為由回絕,川島茉樹

    代因此心生不滿,嗣於同日晚間11時10分許,在系爭計程車

    行駛過臺北市信義區○○○路與逸仙路口時,川島茉樹代乃

    要求林余駿路邊停車,並與友寄隆輝、曾瓊慧及王湘瑩等人

    欲換搭其他計程車前往艾美酒店,而於曾瓊慧、友寄隆輝、

    川島茉樹代陸續下車時,王湘瑩本欲按計程車錶價支付車資

    ,川島茉樹代因認林余駿服務態度不佳且僅行駛短暫路程,

    乃出手阻止王湘瑩付款,林余駿見狀,誤以為心生不滿之川

    島茉樹代欲出手攻擊,隨即反手抵擋,因而不慎觸及川島茉

    樹代之右肩,川島茉樹代對此大為光火,隨即下車以腳踹、

    踢系爭計程車之右後車門(毀損部分另經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檢察署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林余駿見狀,即下車要求川

    島茉樹代住手並察看車損狀況,之後,即走往人行道欲撥打

    電話報警處理。友寄隆輝因於車上已見川島茉樹代與林余駿

    發生爭執,且林余駿亦有出手碰及川島茉樹代右肩之舉動,

    復於川島茉樹代下車踢踹系爭計程車車門時,林余駿亦下車

    與川島茉樹代理論,因而心生不悅,竟與川島茉樹代基於傷

    害人身體之犯意聯絡,由友寄隆輝向前拉扯林余駿之衣物,

    並徒手抓起林余駿衣領欲將林余駿側摔,林余駿雖抵擋後逃

    脫,然友寄隆輝亦追向前再以左手拉住林余駿並以右手搥打

    林余駿致其倒地,復以腳飛踢林余駿,卻因林余駿已倒地而

    未踢著,友寄隆輝仍接續以腳踢、踹、踏已倒地之林余駿之

    頭部、胸部等處數下,川島茉樹代亦趨前以腳踢已倒地之林

    余駿,造成林余駿受有頭部外傷併頭皮擦傷、蜘蛛網膜下腔

    出血、硬腦膜下腔出血與腦震盪、左胸腔部骨膜斷裂及胸部

    挫傷等傷害。俟王湘瑩招得洪明宏所駕駛之車牌號碼000-00

    號營業用小客車後,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即罷手,並與王

    湘瑩、曾瓊慧一同搭乘前開車牌號碼000-00號營業用小客車

    前往艾美酒店。嗣經案發現場之另名計程車司機楊明憲報警

    處理並告知友寄隆輝等人所搭乘之上開車牌號碼000-00號營

    業用小客車之車牌號碼,另由救護車將林余駿送醫急救,而

    查悉上情。

二、案經林美君訴由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信義分局報請臺灣臺北地

    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及林余駿訴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

    檢察官暨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自動檢舉偵查後起

    訴。

    理  由

一、證據能力方面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

    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第2 項

    定有明文。證人楊明憲、曾瓊慧、王湘瑩、林恩源、洪明宏

    、江文瑞、證人即告訴人林余駿、證人即同案被告川島茉樹

    代於檢察官偵查中經具結後所為之陳述,查無顯不可信之情

    況,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第2 項規定,上開證人於檢

    察官訊問時經具結後所為之證述,當具證據能力。

(二)次按醫師法第12條第1 項規定:「醫師執行業務時,應製作

    病歷,並簽名或蓋章及加註執行年、月、日」、同條第2 項

    規定:「前項病歷,除應於首頁載明病人姓名、出生年、月

    、日、性別及住址等基本資料外,其內容至少應載明下列事

    項:一、就診日期。二、主訴。三、檢查項目及結果。四、

    診斷或病名。五、治療、處置或用藥等情形。六、其他應記

    載事項。」因此,醫師執行醫療業務時,不論患者是因病尋

    求診療,或因特殊目的而就醫,醫師於診療過程中,應依醫

    師法之規定,製作病歷,此一病歷之製作,均屬醫師於醫療

    業務過程中所須製作之紀錄文書,而且每一醫療行為均屬可

    分,因其接續之看診行為而構成醫療業務行為,其中縱有因

    訴訟目的,例如被毆傷而尋求醫師之治療,對醫師而言,仍

    屬其醫療業務行為之一部分,仍應依法製作病歷,則該病歷

    仍屬業務上所製作之紀錄文書,與通常之醫療行為所製作之

    病歷無殊,自屬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4 第2 款所稱從事業

    務之人於業務上所須製作之紀錄文書,而診斷證明書係依病

    歷所轉錄之證明文書,自仍屬本條項之證明文書(最高法院

    97年度台上字第666 號判決意旨參照)。查卷存告訴人林余

    駿之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病歷1 本及卷附臺北醫學大學附

    設醫告訴人林余駿之101 年2 月3 日診斷證明書、101 年2

    月25日乙診字第2573號診斷證明書、加護病房病歷紀錄各1

    份等,均係從事醫療業務之人於業務上所製作之證明文書,

    審諸該醫院與被害人林余駿僅係一般醫院與病患關係,無顯

    無不可信之情況,揆諸前開說明,應認該診斷證明書具有證

    據能力。

(三)另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

    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

    雖不符合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至第159 條之4 之規定,

    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

    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而當

    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上開不得為

    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有前項

    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及第159 條之5 分別定

    有明文。查證人即告訴人林美君、證人李忠村於檢察官偵查

    中所為之陳述雖未經具結、證人楊明憲於警詢時所為之陳述

    ,雖為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陳述,然經本院於審判

    程序提示予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及其等之辯護人、檢

    察官並告以要旨,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及其等之辯護

    人、檢察官均未就證據能力部分聲明異議,又本院審酌上開

    證人於審判外之言詞陳述,查無不正取供之情事,故就此等

    審判外言詞陳述作成時之情況,應認為適當,依前揭法條意

    旨,得援為本案證據。

(四)又本院下列所引用之卷證資料(現場照片、告訴代理人提出

    之系爭計程車照片、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信義分局三張犁派出

    所偵辦重傷害案監視器調閱流程表、轄內發生刑事案件查訪

    暨調閱監視錄影帶紀錄表、位置圖、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信義

    分局三張犁派出所偵查傷害案件採證照片、臺北市政府警察

    局信義分局三張犁派出所偵辦刑案現場採證錄音譯文、扣案

    物品及照片),並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

    ,又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及其等之辯護人及檢察官於

    本院審判期日中對本院所提示引為本案證據之被告以外之人

    於審判外之供述,就證據能力均未表示爭執,而迄至言詞辯

    論終結前亦未再聲明異議,經核亦無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與不

    得作為證據之情形,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

    尚無違法不當之瑕疵,且與本案待證事實間具有相當關聯性

    ,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均認有證據能力。

二、事實認定方面

(一)訊據被告友寄隆輝對於上揭時、地拉扯、以手搥打告訴人林

    余駿致其倒地後,復接續以腳踹、踢、踏告訴人林余駿,而

    致告訴人林余駿受有頭部外傷併頭皮擦傷、蜘蛛網膜下腔出

    血、硬腦膜下腔出血與腦震盪、左胸腔部骨膜斷裂及胸部挫

    傷等傷害之事實,於本院審理時均未加以爭執(見本院101

    年度矚訴字第1 號卷第403 頁反面),而上開事實,業據證

    人即告訴人林美君、證人楊明憲、曾瓊慧、王湘瑩、證人即

    同案被告川島茉樹代、證人洪明宏、江文瑞、證人即告訴人

    林余駿證述明確(各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101 年度偵

    字第3551號偵查卷宗第18頁至第20頁、第58頁至第59頁、第

    105 頁、第24頁至第26頁、第28頁、第54頁至第55頁、第11

    4 頁第115 頁、第116 頁第117 頁、第62頁至第64頁、第67

    頁至第69頁、第72頁至第75頁、第135 頁至第137 頁、第14

    7 頁、第65頁至第69頁、第137 頁至第138 頁、第105 頁、

    第106 頁至第107 頁、第110 頁至第111 頁、第127 頁至第

    129 頁),且經本院勘驗案發現場畫面之錄影、錄音內容無

    訛,此有本院勘驗筆錄1 份在卷足參(見本院101 年度矚訴

    字第1 號卷第354 頁至第358 頁),復經本院當庭勘驗而由

    檢察官、被告友寄隆輝及其辯護人表示意見(見本院101 年

    度矚訴字第1 號卷第393 頁至第395 頁)。另有卷存告訴人

    林余駿之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病歷卷1 本及卷附告訴人林

    余駿之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101 年2 月3 日診斷證明書、

    現場照片、告訴代理人提出之系爭計程車照片、臺北市政府

    警察局信義分局三張犁派出所偵辦重傷害案監視器調閱流程

    表、轄內發生刑事案件查訪暨調閱監視錄影帶紀錄表、位置

    圖、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信義分局三張犁派出所偵查傷害案件

    採證照片、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信義分局三張犁派出所偵辦刑

    案現場採證錄音譯文、告訴人林余駿之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

    院加護病房病歷紀錄、101 年2 月25日乙診字第2573號診斷

    證明書及加護病房病歷紀錄各1份可參(各見同上偵卷第33

    頁、第34頁、第35頁、第36頁、第93頁至第94頁、第166 頁

    、第167 頁至第167-1 頁、第176 頁至第179 頁、第180 頁

    ,本院101年度矚訴字第1號卷第45頁、第186頁),並有扣

    案被告友寄隆輝之皮鞋1雙、被告川島茉樹代之豹紋平底鞋1

    雙等可資佐證,堪認被告友寄隆輝確有如事實欄所示之犯行

    。

(二)訊之被告川島茉樹代固於本院最後審理時坦承犯罪(見本院

    101 年度矚訴字第1 號卷第404 頁),然辯稱:伊當時喝了

    太醉,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伊衝得太快,可能有用腳跨過

    告訴人林余駿云云(見本院101 年度矚訴字第1 號卷第401

    頁反面至第402 頁),經查:

  1.被告川島茉樹代如事實欄所示與共同被告友寄隆輝以腳踢告

    訴人林余駿,並造成告訴人林余駿受有頭部外傷併頭皮擦傷

    、蜘蛛網膜下腔出血、硬腦膜下腔出血與腦震盪、左胸腔部

    骨膜斷裂及胸部挫傷等傷害之事實,業據證人即告訴人林美

    君、證人楊明憲、曾瓊慧、王湘瑩、洪明宏、江文瑞、證人

    即告訴人林余駿證述明確(各見同上偵卷第18頁至第20頁、

    第58頁至第59頁、第105 頁、第24頁至第26頁、第28頁、第

    54頁至第55頁、第11 4頁第115 頁、第116 頁第117 頁、第

    62頁至第64頁、第67頁至第69頁、第72頁至第75頁、第135

    頁至第137 頁、第147 頁、第65頁至第69頁、第137 頁至第

    138 頁、第105 頁、第106 頁至第107 頁、第110 頁至第11

    1 頁、第127 頁至第129 頁),且經本院勘驗案發現場畫面

    之錄影、錄音內容無訛,此有本院勘驗筆錄1 份在卷足參(

    見本院101 年度矚訴字第1 號卷第354 頁至第358 頁),復

    經本院當庭勘驗而由檢察官、被告川島茉樹代及其辯護人表

    示意見(見本院101 年度矚訴字第1 號卷第393 頁至第395

    頁)。另有卷存告訴人林余駿之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病歷

    卷1 本及卷附告訴人林余駿之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101 年

    2 月3 日診斷證明書、現場照片、告訴代理人提出之系爭計

    程車照片、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信義分局三張犁派出偵辦重傷

    害案監視器調閱流程表、轄內發生刑事案件查訪暨調閱監視

    錄影帶紀錄表、位置圖、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信義分局三張犁

    派出所偵查傷害案件採證照片、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信義分局

    三張犁派出所偵辦刑案現場採證錄音譯文、告訴人林余駿之

    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加護病房病歷紀錄、101 年2 月25日

    乙診字第2573號診斷證明書及加護病房病歷紀錄各1 份可參

    (各見同上偵卷第33頁、第34頁、第35頁、第36頁、第93頁

    至第94頁、第166 頁、第167 頁至第167- 1頁、第176 頁至

    第179 頁、第180 頁,本院101 年度矚訴字第1 號卷第45頁

    、第186 頁),另有扣案被告友寄隆輝之皮鞋1 雙、被告川

    島茉樹代之豹紋平底鞋1 雙等可資佐證,堪認被告川島茉樹

    代確有事實欄所示之犯行。

  2.被告川島茉樹代雖以上詞置辯,惟查:

 (1)觀諸證人洪明宏於偵查中結稱:伊在101 年2 月2 日晚間11

    時有載被告等人至艾美酒店,四個人酒味都蠻重的,當時他

    們在車上都有交談,他們上車沒有很匆忙,坐前面的乘客有

    跟伊說要去艾美酒店,坐後面的乘客有用日文交談,後座二

    位女生沒有酒醉至站不穩的情形,沒有到要人扶的地步等語

    明確(見同上偵卷第106頁至第107頁)。且依證人曾瓊慧、

    王湘瑩於偵查中之證述,被告川島茉樹代於證人王湘瑩欲給

    付車資時,亦能清楚明白告知證人王湘瑩不用給付車資(見

    同上偵卷第53頁、第67頁),此節亦為被告川島茉樹代坦認

    無訛(見同上偵卷第73頁),足見被告川島茉樹代於案發當

    時應具清楚意識,尚不致因酒精作用而影響其辨識行為之能

    力。此外,經本院勘驗現場錄影畫面,被告川島茉樹代於案

    發當時亦能正常行走,並無酣醉不成步之情事,此有本院勘

    驗筆錄1份在卷可參(見本院101年度矚訴字第1號卷第357頁

    至第358頁),足認被告川島茉樹代辯稱其於案發當時喝了

    太醉,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云云,當屬卸責之詞,不足採信

    。

 (2)再者,經本院勘驗現場錄影畫面,於案發當時,在被告友寄

    隆輝踢、踹、踏告訴人林余駿數下後,被告川島茉樹代確有

    向前以腳往告訴人林余駿踢去之動作(見本院101 年度矚訴

    字第1 號卷第357 頁反面),衡以本件案發係肇因於被告川

    島茉樹代對告訴人林余駿之駕駛態度、不慎動手碰及其右肩

    等舉措心生不悅,而被告川島茉樹代於被告友寄隆輝踢、踹

    告訴人林余駿時,既有向前以腳朝告訴人林余駿踢去之動作

    ,應係往前毆打告訴人林余駿以為發洩,故可認被告川島茉

    樹代應係與被告友寄隆輝共同基於傷害、教訓告訴人林余駿

    之意,而在被告友寄隆輝以腳踢、踹、踏告訴人林余駿之際

    ,亦上前踢告訴人林余駿,自應有踢得告訴人林余駿之身體

    ,而非僅僅向前跨過而已,堪認被告川島茉樹代之上開所辯

    ,核屬卸責之詞,要不足採。

(三)綜上所述,本件事證明確,被告川島茉樹代之上開辯詞,不

    足採信,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如事實欄所示共同傷害

    犯行,均堪認定,應依法論科。

三、論罪科刑方面

(一)核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所為,均係犯刑法第277 條第

    1 項之傷害罪。

(二)公訴意旨雖認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如事實欄所為,係

    犯刑法第278 條第3 項、第1項之重傷害未遂罪,惟查:

  1.按稱重傷者,謂下列傷害:毀敗或嚴重減損一目或二目之視

    能。毀敗或嚴重減損一耳或二耳之聽能。毀敗或嚴重減損語

    能、味能或嗅能。毀敗或嚴重減損一肢以上之機能。毀敗或

    嚴重減損生殖之機能。其他於身體或健康,有重大不治或難

    治之傷害。刑法第10條第3 項定有明文而使人受重傷未遂

    與普通傷害之區別,應以加害時有無致人重傷之故意為斷

    至於被害人受傷之部位以及加害人所用之兇器,有時雖可藉

    為認定有無重傷故意之心證,究不能據為絕對之標準(最高

    法院55年度台上字第1703號判例意旨參照)又加害人有無

    重傷害之犯意,乃其個人內在之心理狀態,是欲判斷其主觀

    上之犯意究係重傷害或普通傷害,應就外在之一切證據,詳

    查審認,舉凡其犯罪之動機、兇器類別、行兇之具體過程、

    傷痕之多寡輕重、傷勢程度、案發當時之情境、犯後態度等

    ,綜合研析,作為認定之基礎

  2.查本件告訴人林余駿雖遭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之毆打

    ,而受有頭部外傷併頭皮擦傷、蜘蛛網膜下腔出血、硬腦膜

    下腔出血與腦震盪、左胸腔部骨膜斷裂及胸部挫傷等傷害,

    此固有卷存告訴人林余駿之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病歷卷1

    本及卷附告訴人林余駿之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101 年2 月

    3 日診斷證明書、101 年2 月25日乙診字第2573號診斷證明

    書各1 份可資參照(見同上偵卷第33億、第34頁,本院101

    年度矚訴字第1 號卷第186 頁)。然此僅能認被告友寄隆輝

    、川島茉樹代於事實欄所示之時、地造成告訴人林余駿受有

    前開傷害,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究竟意欲為何以及實

    施之行為如何解釋,仍應斟酌客觀事實綜合判斷之。另依證

    人林恩源於偵查中證述:被害人是於2 月3 日凌晨進入急診

    後入住加護病房,伊接手急診及之後的醫療照護,接手當時

    被害人嗜睡,昏迷指數14,主訴頭暈、頭痛、左胸壁疼痛及

    記憶喪失,腦部電腦斷層顯示顱內出血,先行採取藥物治療

    及嚴密加護治療,改善程度有限,仍須積極治療,病患初至

    加護病房時,身體檢查發現後枕部、手部、臉部、左前手臂

    有瘀腫疼痛情況,左下胸壁有瘀腫疼痛,依病患顱內出血情

    形,暫不用開刀,但須觀察,左下胸壁挫傷及肺部挫傷,目

    前暫無手術治療之必要。如病況穩定,過一、二天病患就可

    以轉至一般病房,病患照X 光後,因他受傷部位較下方,會

    被腹部臟器遮住,研判應無骨折情形,但骨膜破裂導致病患

    翻身咳嗽,劇烈疼痛仍須持續觀察,病患是否有後遺症,仍

    須一段時間觀察,腦部功能是否仍恢復,仍要一段時間觀察

    等語(見同上偵卷第99頁至第100 頁),均未見告訴人林余

    駿於急診送醫及其後治療過程,曾出現或已出現毀敗或嚴重

    減損視能、聽能、語能、味能或嗅能,亦無毀敗或嚴重減損

    一肢以上機能,或存有何於身體、健康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

    傷害。且佐以案發當時之情形,告訴人林余駿係先遭被告友

    寄隆輝搥打後摔倒在地後,再遭被告友寄隆輝以立姿以腳踢

    、踹、踏數下,復遭被告川島茉樹代以立姿以腳踢,以此觀

    之,即難排除告訴人林余駿所受上開傷勢全係倒地碰撞造成

    之可能。又告訴人林余駿倒地時,亦有可能出於本能自我防

    衛而以蜷曲、翻滾等姿態閃躲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由

    上而下之攻擊,無法排除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因此傷

    及告訴人林余駿之頭部、胸部之可能性,故難認被告友寄隆

    輝、川島茉樹代有針對告訴人林余駿身體之特定部位攻擊之

    主觀意圖。況依現場錄影畫面,因拍攝角度及外物遮蔽等因

    素,僅有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朝告訴人林余駿倒地處

    踢、踹、踏動作,無法辨識其等二人攻擊告訴人林余駿之確

    切部位(見本院101 年度矚訴字第1 號卷第387 頁),尚無

    從據此認定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共同毆打告訴人林余

    駿時,係直接針對告訴人林余駿之頭部、胸部攻擊,而可認

    其等具有重傷害之犯意。綜上,尚難僅依告訴人林余駿受有

    上開傷勢,即遽認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共同傷害告訴

    人林余駿,係基於使人受重傷之犯意。

  3.再者,衡以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係偶然於路邊攔招告

    訴人林余駿駕駛之系爭計程車,於案發前彼此間應不相識,

    亦無證據資料顯示彼此間有何恩怨仇隙,被告友寄隆輝、川

    島茉樹代因細故始引發動手傷人,此純屬偶發事件,實難認

    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有傷害告訴人林余駿致其身體或

    健康受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之動機。另觀諸被告友寄隆

    輝、川島茉樹代共同毆打告訴人林余駿不到1 分鐘即罷手離

    去,且始終未撿拾任何武器資為毆打工具,此經本院勘驗現

    場錄影畫面無誤,有勘驗筆錄1 份在卷可考(見本院101 年

    度矚訴字第1 號卷第357 頁),顯見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

    樹代於行為當時,係基於個人之意而停止徒手毆打行為,並

    非遭外力制伏或警方到場而不得不罷手,準此,亦足徵被告

    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行為時,主觀上應無使告訴人林余駿

    受重傷害之犯意,而僅係基於普通傷害之犯意乙節,應可認

    定。

  4.本件檢察官雖以證人楊明憲、證人即告訴人林余駿、證人曾

    瓊慧、江文瑞、證人即告訴人林美君、證人林忠村等人之證

    述,資為認定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有使告訴人林余駿

    受重傷之犯意之依據,然查:

 (1)證人楊明憲於警詢時固證稱:車上有一名穿白色上衣的男子

    (即被告友寄隆輝)下車用手將司機(即告訴人林余駿)打

    倒在地,之後用腳一直踹司機的頭部,伊就看到司機不省人

    事等語(見同上偵卷第25頁、第28頁);其於偵訊時固證稱

    :伊看到被告友寄隆輝將被害人打倒在地,之後用腳一直踹

    被害人的身體跟頭部,伊本想下車制止,但一下車發現被害

    人已經倒在地上不動,被告友寄隆輝又對著被害人的頭部踢

    了三下,還用力踩頭部三下等語(見同上偵卷第55頁)。證

    人即告訴人林余駿雖於偵訊時證稱:被告友寄隆輝將伊摔倒

    後,有踢伊的肚子、頭,幾下伊不記得,之後感到很多腳在

    踢伊等語(見同上偵卷第128 頁背面)。證人曾瓊慧於偵查

    中雖證稱:伊下車去扶被告川島茉樹代時,轉頭就發現被告

    友寄隆輝已經在打司機,伊記得有踢司機的肚子及頭,踢幾

    下伊無法確定等語(見同上偵卷第63頁、第136 頁)。證人

    江文瑞雖於偵查中證稱:案發當時伊有看到一個男生在踢人

    的動作,有看到一個女生跑過去,上半身的動作像在踹等語

    (見同上偵卷第110 頁)。然如上所述,依案發當時之情形

    ,告訴人林余駿倒地後,係遭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以

    立姿毆打,告訴人林余駿有可能蜷曲、翻滾以閃躲被告友寄

    隆輝、川島茉樹代之攻擊,而導致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

    代傷及告訴人林余駿之頭部、胸部,故證人楊明憲、證人即

    告訴人林余駿、證人曾瓊慧、江文瑞之上開證詞,並不足以

    認定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係針對告訴人林余駿身體之

    特定部位攻擊而可認定其等具有重傷害之犯意

 (2)另證人即告訴人林美君固於偵訊時證稱:伊先生(即告訴人

    林余駿)說被告友寄隆輝以左手猛力打他頭部,並用過肩摔

    將他摔到地上,又用腳猛力踢他的頭部及身體等語(見同上

    偵卷第58頁反面至第59頁)。證人李忠村雖於偵訊時證稱:

    告訴人林余駿跟伊說被告友寄隆輝勒他脖子打他的頭等語(

    見同上偵卷第59頁反面)。惟此均係聽告訴人林余駿轉述,

    且證人即告訴人林余駿之上開證詞,並不足以認定被告友寄

    隆輝、川島茉樹代有重傷害之故意,已說明如前,是證人即

    告訴人林美君、證人李忠村之上開證述,亦不足以認定被告

    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有重傷害之故意。

  5.綜合上述,依告訴人林余駿所受傷勢、被告友寄隆輝、川島

    茉樹代犯罪之動機、徒手毆打而未持任何武器等客觀情狀,

    難認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具有重傷害之主觀犯意,客

    觀上亦無重傷害結果之發生,公訴意旨認被告友寄隆輝、川

    島茉樹代均係犯刑法第278 條第3 項、第1 項之重傷害未遂

    罪,尚有未合,惟重傷害未遂罪與傷害罪,起訴之基本事實

    同一,爰依刑事訴訟法第300 條規定,變更起訴法條。

(三)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就上開犯行間,有犯意聯絡及行

    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四)茲審酌被告友寄隆輝僅因被告川島茉樹代與告訴人林余駿發

    生糾紛,不思理性溝通和平解決,竟憤而與被告川島茉樹代

    共同踢、踹、踏告訴人林余駿之身體,已造成告訴人林余駿

    身體受有傷害。被告川島茉樹代具有藝人身分,不知謹言慎

    行,酒後動輒滋事,與被告友寄隆輝為本件傷害犯行後,復

    未能即時將告訴人林余駿送醫急救,竟搭車揚長而去,漠視

    、不尊重他人之身體、健康權,可見一斑,倘非證人楊明憲

    即時報警處理且一路尾隨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返回艾

    美酒店而查知其等下塌處並提供線索予警方,被告友寄隆輝

    、川島茉樹代犯罪所生損害應非僅止於此,行為至為不該,

    而本案發生後,被告川島茉樹代於第一時間竟意圖掩蓋真相

    ,未能坦然認錯,被告友寄隆輝亦隱瞞被告川島茉樹代亦涉

    案之情節,迭經媒體大幅報導,已造成社會大眾不良之示範

    ,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所生危害非輕。被告川島茉樹

    代迄於本院最後審理時雖陳稱坦承犯罪,然仍為上開所述之

    抗辯,被告友寄隆輝則於警詢、偵訊及本院審理時均對客觀

    事實不加爭執,態度良可。另考量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

    代於臺灣並無任何刑事犯罪紀錄,此有被告二人之臺灣高等

    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各1 份在卷可考,並參以內政部警政署

    101 年2 月9 日刑際字第1010016362號函所示被告友寄隆輝

    於日本之刑案前科及幫派背景(見同上偵卷第157 頁),以

    為審酌被告友寄隆輝之品行。復斟酌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

    樹代於案發後,有積極與告訴人林余駿、林美君商談和解之

    情事,此有典律律師事務所函、簡訊及鮮花照片、縱橫律師

    事務所函暨所附相關資料各1 份等在卷可參(見本院101 年

    度矚訴字第1 號卷第73頁至第97頁、第116 頁至第130 頁、

    第149 頁至第152 頁、第154 頁至第155 頁、第173 頁至第

    176 頁、第195 頁至第229 頁、第342 頁至第349 頁),另

    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業與告訴人林余駿、林美君達成

    和解,此有和解筆錄1 份在卷可稽(見本院101 年度附民字

    第82號卷第10頁),並已賠償告訴人林余駿、林美君之損害

    ,暨斟酌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之生活狀況、智識程度

    等一切情狀,認公訴人對被告友寄隆輝求處有期徒刑2 年、

    對被告川島茉樹代求處有期徒刑1 年4 月,均稍屬過重,爰

    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至扣案之帽子、手套各1 個均屬

    告訴人林余駿所有,並非為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所有

    ,復非屬違禁物,自無庸宣告沒收。另扣案之豹紋平底鞋、

    男用皮鞋各1 雙,雖分別屬被告川島茉樹代、友寄隆輝所有

    ,但為其等平日穿著所用,非專供其等犯罪所用之物,又非

    違禁物,爰不為沒收之諭知,一併敘明。

(五)又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前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

    告,有其等之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附卷可稽,其等

    一時失慮,致罹刑章,經此起訴審判程序,當知所警惕,信

    無再犯之虞,且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業與告訴人林余

    駿、林美君達成和解並賠償損害,已說明如上,是本院認所

    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併各諭知如主文所示之緩刑期

    間,以啟自新。而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均非我國國民

    ,復考量被告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所為本件傷害犯行,為

    維護我國境內治安,爰併予宣告緩刑期內付保護管束。至保

    安處分執行法第74條之1 第1 項雖規定對於外國人保護管束

    者,得以驅逐出境代之,然此項驅逐出境,係準用同法第8

    章驅逐出境之規定,而依同法第82條規定,受驅逐出境處分

    之外國人,由檢察官交由司法警察機關執行之。準此,被告

    友寄隆輝、川島茉樹代之保護管束宜否以驅逐出境代之,乃

    本案判決確定後檢察官指揮執行時所應斟酌之事項,非本院

    於判決時所得論究,此與刑法第95條對外國人之驅逐出境處

    分有別(最高法院85年度台非字第3 號判決意旨參照),附

    此敘明。

四、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

(一)公訴意旨另以:如上事實欄所示時、地,於告訴人林余駿下

    車欲撥打電話之際,被告友寄隆輝見告訴人林余駿下車撥打

    目的不明電話,乃心生不悅,而徒手抓住告訴人林余駿衣物

    ,將告訴人林余駿以「大外割」之手法摔倒,並使其行動電

    話掉落,而以此強暴方法,妨害告訴人林余駿行使報警之權

    利。因認被告友寄隆輝另涉犯刑法第304 條第1 項之強制罪

    嫌等語。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又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

    4 條第2 項、第301 條第1 項分別定有明文。故認定被告有

    罪之事實,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之證據,或證據不足

    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之基礎;且

    認定事實所憑之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達於通常一般

    人均不致有懷疑,而得確信其為事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

    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

    時,尚難為有罪之認定基礎;另苟積極證據不足以為不利於

    被告事實之認定,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

    利之證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 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

    、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友寄隆輝涉有上揭犯行,無非係以證人即同案

    被告川島茉樹代、證人即告訴人林余駿、林美君、證人曾瓊

    慧、王湘瑩、楊明憲、江文瑞之證述、證人楊明憲提供之行

    車紀錄器影片光碟、證人江文瑞提供之行車紀錄器影片光碟

    等為其主要論據。訊之被告友寄隆輝堅詞否認有如上公訴意

    旨所指之強制罪犯行,辯稱:伊並沒有故意不讓告訴人林余

    駿報警,告訴人林余駿的行動電話可能是伊與告訴人林余駿

    拉扯過程中掉了等語。經查:

  1.觀諸證人楊明憲於警詢時證稱:車上有一名穿白色上衣的男

    子(即被告友寄隆輝)下車將司機拖到人行道上,先用手打

    該名司機將該名司機打倒在地,之後就用腳一直踹司機的頭

    部等語(見同上偵卷地第25頁、第28頁);其於偵訊時證稱

    :被告緊跟著被害人後面走過去,在被害人快到人行道時,

    被告推被害人一把,被害人就趕快往車子後方走且拿出手機

    可能要報警,被告緊跟在被害人後面,從後面打被害人的後

    腦杓,伊看到被告有打的動作,被害人就被打倒在地上了等

    語(見同上偵卷第55頁)。證人即告訴人林余駿於偵查中亦

    證稱:被告友寄隆輝第一次要將伊摔倒,沒摔倒,第二次才

    摔倒,被告友寄隆輝有踢伊肚子、頭,伊正在110 講電話即

    被打等語(見同上偵卷第128 頁反面、第129 頁)。且經本

    院勘驗現場錄影畫面,被告友寄隆輝向前逼近告訴人林余駿

    後,即出手將告訴人林余駿打倒,並踢、踹告訴人林余駿之

    身體,此有本院勘驗筆錄1 份可資佐證(見本院10 1年度矚

    訴字第1 號卷第357 頁),可見案發當時,被告友寄隆輝並

    無出手直接搶奪或打落告訴人林余駿手上行動電話之舉動,

    則被告友寄隆輝若欲阻止告訴人林余駿撥打電話,理應先出

    手強取或拍落告訴人林余駿手中行動電話再毆打告訴人林余

    駿才是,被告友寄隆輝既無上開行為,足徵其上開辯詞,並

    非全然不可採信,是被告友寄隆輝雖有事實欄所示傷害告訴

    人林余駿之行為,然其目的僅係教訓、傷害告訴人林余駿,

    尚無從據此認定被告友寄隆輝有妨害告訴人林余駿行使報警

    權利之行為及主觀意圖。

  2.另證人曾瓊慧於偵查中雖證稱:伊下車去扶被告川島茉樹代

    時,轉頭就發現被告友寄隆輝已經在打司機,伊記得有踢司

    機的肚子及頭,踢幾下伊無法確定。伊先前有說有看到被告

    友寄隆輝踢頭的畫面,因為天色很暗等語(見同上偵卷第63

    頁、第136 頁)。證人即同案被告川島茉樹代雖於偵查中證

    稱:伊想伊踢車時應該是在那裡鬧,一定是有人在攔伊,伊

    有看到被告友寄隆輝有將腳舉起來等語(見同上偵卷第73頁

    )。證人王湘瑩於偵查中證稱:案發當時伊被嚇到了,想說

    叫計程車走。被告友寄隆輝有無勒告訴人林余駿的脖子,伊

    沒有看到。被告友寄隆輝打司機時,伊有聽到一些日文,但

    不知道在講什麼等語(見同上偵卷第68頁、第69頁、第138

    頁)。證人楊明憲於警詢時固證稱:車上有一名穿白色上衣

    的男子(即被告友寄隆輝)下車用手將司機(即告訴人林余

    駿)打倒在地,之後用腳一直踹司機的頭部,伊就看到司機

    不省人事等語(見同上偵卷第25頁、第28頁);其於偵訊時

    固證稱:伊看到被告友寄隆輝將被害人打倒在地,之後用腳

    一直踹被害人的身體跟頭部,伊本想下車制止,但一下車發

    現被害人已經倒在地上不動,被告友寄隆輝又對著被害人的

    頭部踢了三下,還用力踩頭部三下等語(見同上偵卷第55頁

    )。證人江文瑞雖於偵查中證稱:案發當時伊有看到一個男

    生在踢人的動作,有看到一個女生跑過去,上半身的動作像

    在踹等語(見同上偵卷第110 頁)。然上開證人之證詞均未

    提及被告友寄隆輝有強制或妨害告訴人林余駿行使權利,故

    無從資為認定被告友寄隆輝有無上開公訴意旨所示強制罪犯

    行之證據。又證人楊明憲提供之行車紀錄器影片光碟、證人

    江文瑞提供之行車紀錄器影片光碟,業經本院當庭勘驗(見

    本院101 年度矚訴字第1 號卷第392 頁反面至第395 頁),

    然充其量僅能證明被告友寄隆輝有毆打、踢、踹告訴人林余

    駿之客觀行為,亦無從認定被告友寄隆輝有上開公訴意旨所

    示之強制罪犯行。

(四)綜上所述,上開公訴意旨所舉事證,尚不足達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此外,復查無其他確切證據足資證明被

    告友寄隆輝確有公訴人所指刑法第304 條第1 項之強制罪犯

    行,自不能證明被告友寄隆輝此部分犯罪,惟檢察官認此部

    分與被告友寄隆輝前揭經本院論罪科刑部分,有想像競合之

    裁判上一罪關係,爰就此部分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 條第1 項前段、第300 條,刑

法第28條、第277 條第1 項、第74條第1 項第1 款、第93條第1

項,刑法施行法第1 條之1 第1 項、第2 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劉承武、王巧玲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4     月    26    日

                  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  官  何俏美

                                    法  官  江春瑩

                                    法  官  蔡羽玄

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

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

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

逕送上級法院」。告訴人或被害人如對於本判決不服者,應具備

理由請求檢察官上訴,其上訴期間之計算係以檢察官收受判決正

本之日期為準。

                                    書記官  許博為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4     月    26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

刑法第277條

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 3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 1 千元

以下罰金。

1-3 of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