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宜以該證人未能於審判中接受他造之反對詰問為由,即遽指該證人於偵查中之陳述不具證據能力

張貼者:2012年4月8日 下午10:02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2年4月8日 下午10:06 ]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陳述,除顯有不可信

    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

    明文。偵查中對被告以外之人(包括證人、鑑定人、告訴人

    、被害人及共同被告等)所為之偵查筆錄,或被告以外之人

    向檢察官所提之書面陳述,性質上均屬傳聞證據。惟現階段

    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官代表國家偵查犯罪、實施公訴,依法

    其有訊問被告、證人及鑑定人之權,證人、鑑定人且須具結

    ,而實務運作時,檢察官偵查中向被告以外之人所取得之陳

    述,原則上均能遵守法律規定,不致違法取供,其可信度極

    高,職是,被告以外之人前於偵查中已具結而為證述,除反

    對該項供述得具有證據能力之一方,已釋明「顯有不可信之

    情況」之理由外,不宜以該證人未能於審判中接受他造之反

    對詰問為由,即遽指該證人於偵查中之陳述不具證據能力。

    且所謂不可信性情況,法院應審酌被告以外之人於陳述時之

    外在環境及情況,例如:陳述時之心理狀況、有無受到外力

    干擾等,以為判斷之依據。

臺灣南投地方法院刑事判決99年度訴字第313號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