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實務專區‎ > ‎刑事訴訟法‎ > ‎第三審‎ > ‎上訴理由‎ > ‎

有利於被告之事項,不得執為上訴之理由

張貼者:2012年7月23日 下午11:05wu huang ching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年度台上字第六二三一號

上 訴 人 廖大進

      廖偉君

      陳昭烈

      陳禾程

      謝飛鵬

      呂文雄

上列上訴人等因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等罪案件,不服台灣

高等法院台中分院中華民國一00年八月二十三日第二審判決(

一00年度上訴字第二八六號,起訴案號:台灣南投地方法院檢

察署九十九年度偵字第一四一九、一九八七號),提起上訴,本

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違

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內

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或所

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

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本件上訴人廖大進、廖偉君之上訴意旨略以:(一)本件被害人弗溪

燕萊撒以冒充野生之牛樟菇出售,而衍生買賣糾紛,其等二人為

取回新台幣(下同)四十九萬元價金,乃託請曾保證交易之牛樟

菇為野生菇,否則負責還錢之介紹人賴鎮輝,負責聯絡弗溪燕萊

撒出面,並主導協調之進行,於協調不遂時出手毆打弗溪燕萊撒

及逼使弗溪燕萊撒簽發本票還錢,其等二人雖在場與聞,但未參

與妨害他人行動自由之犯行;廖大進且於廖偉君對弗溪燕萊撒加

暴時,出面制止,於弗溪燕萊撒遭槍傷時,更命賴鎮輝予以送醫

。原審不察,認廖大進、廖偉君二人主導犯罪,而論處較重之刑

度,難謂為適法。(二)原判決係依憑證人賴鎮輝、陳昭烈、陳禾程

及呂文雄等人之證述為廖大進、廖偉君二人犯罪之部分論據。但

該等證人之立場與廖大進、廖偉君對立,所言自難採信云云。廖

偉君上訴意旨另謂:弗溪燕萊撒遭槍傷時,其站於弗溪燕萊撒之

正右側,其間尚隔有廖大進與賴鎮輝,無法於上開位置開槍直射

弗溪燕萊撒之左足背。且弗溪燕萊撒於警詢中陳稱:其左足背係

遭由後門衝進來之男子所開槍射傷等語,核與詹道明、謝飛鵬、

呂文雄於警詢中分別陳稱:槍擊之前,門外尚有多人固守等情相

符,是弗溪燕萊撒所稱上情,自屬可信。況證人陳昭烈於原審已

承認開槍射傷弗溪燕萊撒等語。原審就上開有利之證據,未細加

審酌,遽為不利於廖偉君之認定,難謂為允當云云。上訴人陳禾

程、陳昭烈、謝飛鵬、呂文雄上訴意旨略以原判決除認定因廖大

進認其向弗溪燕萊撒所購買之牛樟菇非野生菇,為取回價金,乃

夥同其子廖偉君,及共同被告陳昭烈、陳禾程、謝飛鵬、呂文雄

等人於民國九十九年二月十一日,在南投縣鹿谷鄉之陳昭烈住處

「共同謀議」誘使弗溪燕萊撒出面,以便挾持逼債等情,另又認

定其等一行人於翌日在南投縣國姓鄉乾溝村中西巷六之二號小野

柳渡假村「共同謀議」,由賴鎮輝約使弗溪燕萊撒在新竹縣芎林

鄉○○○○○道下見面,再予挾持等情。其關於共同謀議之認定

前後矛盾,已非適法。且無足以證明陳禾程等四人有參與妨害自

由犯意聯絡之證據,逕以共同正犯論處罪刑,有理由欠備之違誤

。謝飛鵬上訴意旨另謂:其於談判過程始終迴護弗溪燕萊撒,且

不涉買賣之利害,自無參與挾持之理。呂文雄上訴意旨另謂:其

於九久啤酒屋內談論時,未參與挾持弗溪燕萊撒之犯行,已據弗

溪燕萊撒、鍾雲玉證述明確,原審未斟酌上開事證為有利之認定

,自不足以昭折服云云。

惟查原判決依憑調查證據之結果,並綜合卷內證據資料,認定上

訴人等六人有原判決事實欄所載之非法剝奪人行動自由之犯行,

並認廖偉君另犯未經許可持有其他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槍枝之

犯行,因而撤銷第一審關於廖大進、廖偉君所犯非法剝奪人之行

動自由部分及陳昭烈、陳禾程、謝飛鵬、呂文雄部分之判決,改

判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從一重各論處廖大進、廖偉君、陳昭烈

、陳禾程、謝飛鵬、呂文雄共同以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罪

刑(廖大進所犯藏匿人犯部分業已判刑確定);並維持第一審論

處廖偉君犯未經許可持有其他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枝罪刑

之判決,駁回廖偉君此部分在第二審上訴,已詳述其證據取捨判

斷之心證理由,所為論斷,均有卷存資料可資覆按。並以廖大進

、廖偉君、謝飛鵬辯稱:其等只單純同行,並未參與妨害他人行

動自由行為之分擔云云;呂文雄辯稱:其只負責開車,未參與押

人之犯罪行為云云;廖大進另辯稱:弗溪燕萊撒所簽發之本票及

車輛讓渡書係賴鎮輝自弗溪燕萊撒處取得;鍾雲玉身上之現金,

亦由賴鎮輝處取得後轉交作為返還價金之用云云;暨廖偉君辯稱

;槍枝為陳昭烈持有云云。及其選任辯護人辯稱:謝飛鵬等人所

證廖偉君開槍傷人等語,係得自賴鎮輝之轉述,並非親眼目睹,

為傳聞之詞。證人林明日當日始終與賴鎮輝同行,其指述廖偉君

開槍等情,係配合賴鎮輝誣陷之詞。及弗溪燕萊撒證稱:其於談

判過程中,遭由後門衝進來較廖偉君身材為瘦者所射傷云云,均

屬無足以採信,於理由中詳加說明與指駁,從形式上觀察,並無

違背法令之情形。復按(一)證據之取捨,為事實審法院自由判斷之

職權,其取捨、判斷,如未違背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復已敘述

得心證之理由,即不能任意指為違法。原審綜合證人弗溪燕萊撒

、鍾雲玉、詹道明、賴鎮輝、林明日及胡棋倉分別於警詢及偵、

審中所稱遭上訴人等六人堵住去路,逼令前往他處談判,其間數

度變換談判地點,直到弗溪燕萊撒簽立本票及車輛讓渡書後,始

得離去等不利於上訴人等人之證言,並參酌卷附百家樂旅館之日

報表、行動電話通聯紀錄及本票影本等卷證資料,逐一斟酌論斷

,並詳敘本件上訴人等六人就剝奪他人行動自由部分應為有罪判

決之心證理由;經核其證據取捨、判斷,並無違經驗法則與論理

法則,不得據為上訴第三審之適法理由。(二)原判決就廖偉君非法

持有槍、彈射傷弗溪燕萊撒部分(傷害部分未據告訴)係依憑證

人賴鎮輝、謝飛鵬、呂文雄、陳禾程、陳昭烈之證述;認與證人

鍾雲玉、詹道明及廖大進均證稱:當天百家樂汽車旅館內確有發

生槍擊事件等情大致相符,並有弗溪燕萊撒左足背部受有槍傷之

診斷證明書及照片足憑。復參酌卷附之通訊監察譯文所示:廖偉

君之父親廖大進於九十九年三月三十日十五時五十一分許,與黃

緯綸通話時指示:若警方問及何人開槍時,均不得承認等語;另

於同年四月九日十九時二十九分許、同年月三日八時五十六分許

、同年月八日十六時一分許,三度與陳昭烈對話,分別言及「事

情已鬧大,有人指認我拿槍」;「我會叫我兒子(指廖偉君)自

首」;「打電話給碰ㄟ(指謝飛鵬),叫他要差不多,要當面講

,不要說是我講的,啊你小弟(指陳禾程)也一樣」。廖大進於

陳昭烈言明「他(指賴鎮輝)表明願意幫忙,但要先拿些錢,十

萬元這樣啦」等語時,廖大進告以:「真的講好,這禮拜我五百

萬元下來,十萬元馬上給他」各等語。陳昭烈於警詢時並說明上

開通話內容,係廖大進要求其等相關人員於開庭時勿為不利於廖

偉君之陳述,及賴鎮輝要有十萬元之封口費等情。此外,陳禾程

於警詢時併陳稱:整個事件均為廖大進一手主導,事發後廖大進

前來安撫:槍是他兒子開的,他兒子會承擔,不需擔心等語綜合

為之判斷,認廖偉君有非法持有槍、彈之犯行。而以謝飛鵬、陳

禾程、陳昭烈及呂文雄所稱廖偉君非法持有槍、彈,雖聽聞自賴

鎮輝、林明日或陳昭烈之陳述云云。但賴鎮輝已指明廖偉君持槍

之犯行,佐以謝飛鵬、陳禾程、陳昭烈及呂文雄等人當場聽到之

槍聲,足以補強賴鎮輝證言之真實性,尚與轉述傳聞有別。並說

明陳昭烈於原審改稱:弗溪燕萊撒左腳之槍傷,為其所射傷,上

開犯案槍枝係其於九十八年一月間所購買等語,但與其先前所證

各詞不符,為迴護之詞;且所稱購槍之時間,認與陳昭烈因詐欺

案,於九十七年十二月十日入監執行,至九十八年四月二十五日

出監等卷證資料不符,並非可取等語明確,尚無上訴理由所指之

違法情形。又廖偉君既持槍射傷弗溪燕萊撒,且雙方談判時,所

有人員均可隨時機動變換位置,而非一成不變,是廖偉君於槍擊

時之位置如何,自與判決不生影響。(三)本件妨害自由之犯行起於

廖大進向弗溪燕萊撒購買之牛樟菇品質不符而生糾紛,廖大進等

六人於弗溪燕萊撒由新竹縣芎林鄉國道三號竹林交流道下將弗溪

燕萊撒挾持上車,一路開往偏僻之新竹縣芎林鄉飛鳳山停車場,

逼令弗溪燕萊撒下跪並予毆打(傷害部分未據告訴);嗣因弗溪

燕萊撒無法聯絡其老闆出面解決,又將弗溪燕萊撒等人押回上開

竹林交流道下,再轉進南投縣草屯鎮○○路十八號之百樂家汽車

旅館,由廖偉君持上開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手槍射傷弗溪燕萊撒,

再將弗溪燕萊撒等人載往南投縣鹿谷鄉之九久啤酒屋內,逼令弗

溪燕萊撒簽發四十五萬元之本票及車輛讓渡書為擔保後,始任令

弗溪燕萊撒等人離去。上訴人等人純為買賣糾紛之談判,何需多

次變更談判行程。上開妨害自由既經上訴人六人共同謀議,並在

犯意聯絡之範圍內,對於他共同正犯所實行之行為,亦應共同負

責,廖大進主導,而責由他人實行妨害他人行動自由犯行,各共

同正犯間均負同一責任。則廖大進有無為犯罪行為之分擔及就弗

溪燕萊撒簽發之本票及車輛讓渡書,係由廖大進直接取得,或由

賴鎮輝轉交,均不影響犯罪之成立至於原判決敘明上訴人等人

先於九十九年二月十一日,已共同謀議挾持弗溪燕萊撒逼債,又

贅述其等六人另於翌日並共同謀議計誘弗溪燕萊撒出面以便挾持

等情(見原判決正本第三頁第十四行、第四頁第十六行)無非

說明犯意之延續,此次贅述尚不影響判決之結果,不得據為上訴

第三審之適法理由。此外,原判決係認呂文雄於到達九久啤酒屋

內談論時,已先行離去,並未參與此部分之犯行(見原判決正本

第六八頁第十五行)呂文雄就此有利於被告之事項,不得執為

上訴之理由。上訴意旨徒就原審採證認事職權之適法行使,及原

判決已說明之事項,任意指為違法,核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

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應認其等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

式,均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華    民    國  一○○  年   十一   月    十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三庭

                          審判長法官  林  永  茂 

                                法官  蘇  振  堂 

                                法官  林  秀  夫 

                                法官  林  立  華 

                                法官  蔡  國  在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華    民    國  一○○  年   十一   月   十八   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