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期日前未踐行罪名變更之程序,並說明其理由,不僅訴訟程序於法不合,且有判決不適用法則及理由不備之違誤

張貼者:2012年12月1日 上午1:29wu huang ching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一年度台上字第四三二六號

上 訴 人 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王完成

上列上訴人因被告傷害致重傷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

中華民國一0一年一月十八日第二審判決(一00年度上訴字第

九七二號,起訴案號:台灣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九年度偵字

第四0四七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傷害陳慶宗部分撤銷,發回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被告王完成有其事實欄一所載傷害陳慶宗之犯行

,因而撤銷第一審關於被告傷害致重傷部分之科刑判決,改判論

處被告傷害人之身體罪刑,固非無見。

惟查:(一)本件檢察官就被告傷害被害人陳慶宗部分,係以刑法第

二百七十七條第二項後段之傷害致重傷罪起訴。原判決就被告此

部分所為,論以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普通傷害罪。是原

判決對於此部分既因減縮審判範圍而有變更起訴罪名而改依其他

罪名判決之情形,自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第一款之規定,

於審判期日前踐行告知犯罪嫌疑及罪名變更之程序,並說明其理

由,方屬適法。乃原審受命法官於準備程序及審判長於審理程序

中均僅告知「詳如起訴書及原審判決書所載,被告王完成係犯刑

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項後段之傷害致重傷罪嫌(陳慶宗部分)

、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傷害罪嫌(周春鳳部分)」(見

原審卷第七十六頁正面、第一二一頁背面),顯未依上述規定於

審判期日前踐行告知犯罪嫌疑及罪名變更之程序,及未說明其理

由,不僅所踐行之訴訟程序於法不合,且有判決不適用法則及理

由不備之違誤。(二)證據力之強弱,法院固有自由判斷之權,惟判

斷證據力如與經驗法則有違,即屬判決適用法則不當。而經驗法

則,乃客觀存在之法則,非主觀之推測。又刑法第十條第四項第

六款之重傷,係指受傷之結果於人之身體或健康有重大影響,且

不能治療或難於治療者而言。原判決認定被害人之左腦左側顳葉

顱內出血,經開顱手術後仍有「輕度失智症」之普通傷害;係採

用中國北港附設醫院之被害人病歷、診斷證明書、函文及證人莊

皓宇醫師之證言,並說明「輕度失智症」之患者,固然有中度

憶力減退、時間關聯性困難、問題分析類似性差異性困難等各項

能力之減損,但基本上仍可自我照料,僅須旁人督促或提醒即可

,顯仍能自行應付日常生活所需;且徵之被害人於民國一00年

七月二十六日於第一審中就案發過程之作證,仍能就遭被告毆打

頭部、案發當時所在位置、何人開門、證人陳梓芹為何召回周春

鳳等過程;暨其年籍、住處、家人姓名、小孩就學情形、平日抽

菸品牌、價錢、有無喝酒習慣等細節正常應答,乃認被害人之「

輕度失智症」傷害,雖屬難治,然就其日常生活應對無重大困難

,於身體或健康無重大影響(見原判決第十三至十五頁)。然

稽之中國北港附設醫院針對被害人「輕度失智症」嚴重度所施以

之「臨床失智評分量表」載稱:(一)記憶力:「中度記憶力減退;

對最近的事尤其不容易記得;會影響日常生活。(二)定向感:涉及

有時間關聯性時,有中度困難;在某些場合可能仍有地理定向力

的障礙。(三)社區活動能力:雖然還能從事某些活動,但無法單獨

參與。(四)家居嗜好項目:居家生活出現輕度障礙,較困難之家事

已經不做,比較複雜之嗜好及興趣都已放棄。(五)自我照料項目:

須旁人督促或提醒」(見原判決第十四頁倒數第八行至第十五頁

第四行)及證人莊皓宇醫師證稱:「...陳慶宗因為顱內出血

有遺存之左側顳葉功能缺損,器質性語言失智症、器質性人格障

礙,係因陳慶宗本身腦出血有開刀,腦部結構變化過始會定義成

器質性...;被告陳慶宗在神經內科測ADLS檢查,即日常生活

活動的評估狀態,測試時釋迦說成蒜頭,浴巾說成被子,失讀症

,不識字,本來會唱歌現在不會,記憶力減退,忘記電話號碼,

人格有變化等..經由電腦斷層後,在左邊額葉底部,顳葉的位

置有大腦的缺損,目前醫學技術回復比較困難,腦部缺損成年人

要完全恢復是比較差的,依照這樣的情形下,陳慶宗對於一般事

理的感受力,理論上會降低等情而論,陳慶宗因左邊額葉底部,

顳葉的位置有大腦的缺損,不但對於較重要之家事已經不能做,

且須旁人督促或提醒,始能照料自己,致無法單獨參與社區活動

之情況,且其情況只會越來越嚴重,不會減輕」(見原判決第十

一至十二頁)。倘可採,被害人顳葉的位置大腦缺損所造成之

「輕度失智症」依目前醫學技術回復困難,記憶力減退致對最近

的事不易記得,涉及時間關聯性時,有中度困難,某些場合有地

理定向力障礙,無法單獨參與某些社區活動,不能做較困難家事

,已放棄較複雜之嗜好及興趣,自我照料上須旁人督促或提醒等

結果,且情況只會越來越嚴重,不會減輕。依此狀況,能否謂被

害人可自我照料、能自行應付日常生活所需,而於其身體或健康

仍無重大影響?被害人記憶力之減退係對「最近之事」不易記得

,能否以陳慶宗在第一審一00年七月二十六日之作證陳述一年

前(九十九年七月二十七日)之被害情節及屬其個人或親人之基

本生活資料、習性之記憶無礙,而判斷其腦部記憶功能之受損影

響未重大?原審未就被害人記憶力、定向感、活動、應對等受腦

部控制之生活上反應能力,詳加審酌判斷,逕以前揭第一審筆錄

之記載為有利被告之判斷,是否客觀妥適?均非無疑,事涉被告

所犯罪名,仍應詳加調查說明,以期適法。以上或為上訴意旨所

指摘,或為本院得依職權調查之事項,應認原判決有撤銷發回之

原因。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四百零一條,判

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一  年    八    月  二十一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五庭

                          審判長法官  石  木  欽  

                                法官  段  景  榕  

                                法官  周  煙  平  

                                法官  陳  東  誥  

                                法官  洪  兆  隆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一  年    八    月  二十九  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