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關鑑定有証據能力

張貼者:2012年7月22日 下午12:55wu huang ching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0年度矚重訴字第7號

公 訴 人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李彥樺

選任辯護人 廖大鵬律師

上列被告因殺人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0 年度偵字第1026

8 號、第19466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李彥樺殺人,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事  實

一、李彥樺曾於民國90年間因軍法逃亡罪,經國防部高等軍事法

    院高雄分院於90年3 月26日判處有期徒刑1 年4 月確定,又

    於92年間再因軍法違反職役職責罪,經國防部南部地方軍事

    法院於92年2 月19日判處有期徒刑1 年6 月確定(均經執行

    完畢,於本案不構成累犯)。緣張銀鳳係有配偶之人,而李

    彥樺與張銀鳳係網友,其二人間素有交往,李彥樺為方便與

    住在中壢之張銀鳳往來,乃搬至中壢市○○路190 巷5 號2

    樓D 室賃屋居住(其之戶籍則遷於張銀鳳之戶籍址即桃園縣

    中壢市○○里○○鄰○○○街248 巷14號5 樓),然其二人自

    100 年2 月底至3 月下旬均未往來(然仍有電話聯繫及傳簡

    訊),李彥樺亦因而搬回其之台南老家居住,然李彥樺又於

    100 年3 月下旬北上並為方便續與張銀鳳往來而於中壢市○

    ○街91 號5樓602 室賃屋居住。張銀鳳於100 年4 月8 日中

    午回娘家所在之新竹縣關西鎮參加其堂弟之婚宴,同日下午

    2 時餘至3 時餘之間北返中壢,約於下午4 時前後到達李彥

    樺位於中壢市○○街91號5 樓602 室之居所,李彥樺隨即與

    張銀鳳在該處發生性關係,性交完畢後,李彥樺竟因不詳原

    因,在明知頸部為人體要害部位,若其內氣管喉頭遭外力壓

    迫,會致呼吸衰竭,足生死亡之結果,竟基於殺人之故意,

    徒手掐住張銀鳳頸部高位喉頭之部位,致舌根部出血、氣管

    喉頭受壓迫窒息、呼吸衰竭死亡始鬆手。李彥樺即以房內被

    單包裹張銀鳳之屍體,置放在該房內床上。

二、(一)李彥樺見張銀鳳已死,雖有以手按壓張銀鳳之左、右上肋

    骨,然張銀鳳已因窒息休克死亡,李彥樺見木已成舟,乃思

    掩飾犯行,遂拿取張銀鳳之0000000000門號手機(該門號申

    辦人為張銀鳳之夫陳逢麒,該手機係白色SONY ERICSSON 廠

    牌手機,序號為00000000-000000-0 )並盜用該電信設備,

    於同日即100 年4 月8 日下午5 時11分許發送簡訊「你先接

    孩子,車剛撞到,心情差,想靜一下,快沒電別打」予陳逢

    麒之0000000000門號,又於同日晚間6 時58分許發送簡訊「

    我明天就回去了,不要驚動我媽還有其他人,不想跟之前一

    樣丟臉,孩子你顧好」予陳逢麒之0000000000門號,然仍因

    張銀鳳徹夜未歸,陳逢麒及張銀鳳之娘家之人於100 年4 月

    9 日早上即心知張銀鳳失蹤,而心急尋找張銀鳳。然李彥樺

    卻故弄玄虛,自100 年4 月8 日下午5 時5 分38秒起至100

    年4 月10日晚間8 時57分29秒止,盜用張銀鳳之0000000000

    門號手機撥打陳逢麒之0000000000門號及張銀鳳之弟張紹南

    0000000000之門號數十通,又盜用張銀鳳之0000000000門號

    手機自100 年4 月10日上午9 時27分1 秒起至100 年4 月11

    日上午6 時45分27秒止,與張紹南0000000000之門號互傳簡

    訊。李彥樺另於張銀鳳死後拿取張銀鳳之0000000000門號手

    機(該手機係紅色SONY ERICSSON 廠牌手機)並盜用該電信

    設備,其於100 年4 月10日晚間9 時9 分15秒撥予張紹南

    0000000000之門號12秒,然未說話,而以女子之哭聲故弄玄

    虛即掛斷,張紹南於同日晚間9 時10分3 秒立即回撥,然李

    彥樺仍以女子哭聲回應即掛斷,另李彥樺又盜用張銀鳳之

    0000000000門號手機,自100 年4 月10日晚間9 時9 分53秒

    起至同日晚間11時49分25秒止,與張紹南0000000000之門號

    互傳簡訊,張紹南所傳之簡訊內容約為告知張銀鳳趕快回家

    ,媽媽已經兩天兩夜沒睡,已病倒床上等語,後因張紹南懷

    疑張銀鳳之電話已為李彥樺所占用,故所傳送之簡訊內容約

    為告知張銀鳳若再不回來,警察將會對張銀鳳的朋友(即李

    彥樺)逐戶追查,並請李彥樺放了張銀鳳等語;李彥樺則一

    再以張銀鳳之身份發送簡訊,自云李彥樺對我(即張銀鳳)

    很好,還為我(即張銀鳳)辦機車貸款為我(即張銀鳳)繳

    房貸,為了取回陳逢麒的外遇光碟而背債,陳逢麒喝醉酒打

    我(即張銀鳳)還算仁慈了,陳逢麒對我(即張銀鳳)還不

    如外面的男人(即指李彥樺自己)等語。(二)在中壢市○○路

    180 巷2 號「娛樂高手網咖」上班之劉泳銘於100 年4 月9

    日下午2 時30分至中壢分局自強派出所向張興讓警員報稱其

    在上開網咖工作期間認識之李彥樺於100 年4 月7 日下午向

    其告知:李彥樺將李彥樺女友之前男友打傷,李彥樺又於

    100 年4 月8 日下午打電話叫其騎機車至李彥樺位於中壢市

    ○○街租屋處樓下載李彥樺一同至上開網咖,在騎車過程中

    ,李彥樺告知其已將李彥樺女友前男友打到頭破血流、可能

    會死等語。張興讓除先將劉泳銘之所述作成警詢筆錄外,並

    請劉泳銘持續與李彥樺聯繫,嗣劉泳銘向張興讓告稱李彥樺

    約其於100 年4 月10日凌晨由其騎機車載李彥樺至觀音鄉處

    理後續事宜,警方據報即在劉泳銘所騎機車後方跟蹤,然因

    李彥樺懷疑已被劉泳銘舉報而打道回府且警方亦跟丟而無所

    獲。劉泳銘於100 年4 月10日傍晚在上開網咖上班時,李彥

    樺以網路遊戲對話方式與劉泳銘聯繫,要求劉泳銘於100 年

    4 月11日凌晨下班後,與李彥樺一起乘車出去一、二小時處

    理其拘禁其女友之前男友之事宜,然李彥樺實際上係為使劉

    泳銘與其一起處理張銀鳳之屍體,僅因其疑懼劉泳銘會向警

    方舉發其之犯行,故乃猶抱琵琶半遮面,佯以上開理由與劉

    泳銘聯繫;警方據劉泳銘舉報,得知李彥樺將會於100 年4

    月11日凌晨1 時許劉泳銘下班後,駕車前往劉泳銘住處載劉

    泳銘,乃在劉泳銘住處附近埋伏,果於該日凌晨3 、4 時許

    在中壢市○○○路與榮民路口將盜用並駕駛張銀鳳之車號

    L8-6125 號自小客車(所有人登記為張銀鳳之母巫菊珍)之

    李彥樺攔下,李彥樺當下推稱該車係向友人「小鳳」所借,

    李彥樺並且不願配合警方盤查,又於警方盤查之過程中,進

    入位在中壢市○○○路8 號之7-11便利超商,將其所攜帶之

    張銀鳳之0000000000門號手機置於該便利超商之零食櫃中並

    以商品蓋住以丟棄之,以防免警方發現張銀鳳之該手機而洩

    底,後經警方通知巫菊珍再轉知陳逢麒到達現場,警方此時

    始知悉張銀鳳已失蹤多日音訊全無,警方乃請李彥樺偕同至

    派出所接受盤查,李彥樺在派出所內向警方偽稱其已與張銀

    鳳認識多年,張銀鳳已無法與其配偶陳逢麒共同生活,張銀

    鳳此次離家是為與陳逢麒離婚,目前張銀鳳與其共同住在中

    壢市○○路190 巷5 號2 樓D 室(實際上,其已未租住於該

    處,僅未將該處之鑰匙還予房東,其該時已搬至中壢市○○

    街91號5 樓602 室之租屋處),又於早上6 時20分許,佯願

    偕同警方至中壢市○○路190 巷5 號2 樓D 室找張銀鳳,迨

    警方偕同李彥樺至該處後發現空無一人,李彥樺復佯稱張銀

    鳳外出須待至上午8 、9 時許始會返回該處,警方認有將李

    彥樺帶回派出所再予詢問之必要,乃將李彥樺帶至樓下,李

    彥樺見帶其下樓之三位警員之其中二位已走出公寓門外,佯

    向走在其後面之張興讓稱公寓大門不好關,叫張興讓先走出

    門外,由其來關公寓大門,張興讓信以為真,待張興讓甫走

    出公寓大門,李彥樺急忙以手推張興讓出大門,並立即將公

    寓大門關起,隨即往公寓頂樓逃亡,再藉由鄰棟較矮之公寓

    逃逸無蹤。張興讓警員思及劉泳銘曾多次騎機車至李彥樺之

    現居所即中壢市○○街91號5 樓602 室之租屋處載李彥樺或

    載李彥樺回至該處,乃聯繫劉泳銘,由劉泳銘於同日上午7

    、8 時許帶同警方至李彥樺位在中壢市○○街91號5 樓602

    室之租屋處察看,經屋主胡真萍開門後,赫然發現張銀鳳已

    氣絕多時,並遭李彥樺以被單包覆全身,知悉張銀鳳已經遇

    害。李彥樺逃亡後,先於100 年4 月11日晚間8 時許至位於

    中壢市○○○路○ 段82號之「神腦國際」通訊行,其意圖為

    自己不法之所有,向負責人陳光銘佯稱其所拿取之張銀鳳之

    白色  SONY ERICSSON 廠牌手機為其所有,保證來源正常,

    陳光銘陷於錯誤,乃同意以新台幣(下同)二千元收購該手

    機(李彥樺詐欺取財部分未經起訴,應由檢察官另案偵辦)

    ,李彥樺取得該二千元後,乃於同日晚間9 時餘,花費其中

    之240 元購買統聯客運往台南之車票,自中壢向其老家台南

    方向逃亡,警方終於100 年4 月12日凌晨4 時許,持檢察官

    核發之拘票在台南市○○區○○路2 段1052號2 樓之「友樂

    網咖生活館」將正在上網之李彥樺逮捕歸案。

三、案經桃園縣政府警察局中壢分局報請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

    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壹、證據能力:

一、按「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

    問、違法羈押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

    據。」刑事訴訟法第156 條第1 項定有明文。被告於100 年

    4 月12日上午7 時56分、上午10時35分、100 年4 月25日下

    午2 時40分三次接受警詢之全部過程,除據警方製作警詢筆

    錄外,亦均經警方依刑事訴訟法第100 條之1 第1 項之規定

    全程錄影,警詢錄影光碟片共3 張並均經檢察官提出作為證

    據,而被告之警詢筆錄內容又與下開所論述之各項證據相符

    ,是其之警詢筆錄內容當然具有證據能力,被告與辯護人辯

    稱被告之所以在警詢中自稱其掐被害人張銀鳳掐到死,是受

    警察教唆所致,警察說這樣可以避免死者被解剖,是被告之

    警詢內容無證據能力云云,當無足採。

二、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

    不符前4 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

    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

    ,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

    ,知有第159 條第1 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

    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

    第1 項、第159 條之5 分別定有明文。查證人陳逢麒、張紹

    南、劉泳銘、胡真萍、江嘏芳、盧俊廷、陳光銘於警詢之陳

    述,固係審判外之陳述而屬傳聞證據,惟被告及辯護人就此

    等審判外之陳述,於本院審理中,知有該項證據,未曾於言

    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而本院審酌該等證人陳述作成時之

    情況,並無違法取證及證明力過低之瑕疵,亦認以之作為證

    據為適當,依前揭規定說明,自有證據能力。

三、證人陳逢麒、巫菊珍雖曾以證人身分於偵查中接受檢察官訊

    問,然未依規定具結,渠等偵查中之所述,不具證據能力。

四、「按下列文書,亦得為證據:一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外,公

    務員職務上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二除顯有不可信之

    情況外,從事業務之人於業務上或通常業務過程所須製作之

    紀錄文書、證明文書。三除前二款之情形外,其他於可信之

    特別情況下所製作之文書,亦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

    9 條之4 定有明文。經查,卷附之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

    檢驗報告書,係檢察官督同檢驗員至中壢市立殯儀館,依其

    等之職責、職務對死者張銀鳳進行相驗後,由檢驗員依其本

    身職責所製作之文書復無證據顯示與死者之死亡狀態及驗

    屍現狀不符,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4 第1 款之規定,具

    有證據能力。又卷附通聯紀錄,係電信公司之人員所設計之

    軟體,平時針對所有門號使用人之使用門號通訊、收發簡訊

    加以忠實紀錄,不加任何篩選,再經請求時,以紙本列出

    其可信性甚高,係屬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4 第2 款所規定

    之文書,自有證據能力。

五、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

    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固定有

    明文然「鑑定之經過及其結果,應命鑑定人以言詞或『書

    面』報告」,同法第206 條第1 項亦規定甚明是鑑定人以

    書面為鑑定報告提出於法院,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

    立法理由及同法第206 條第1 項規定,即具有證據能力。又

    法院或檢察官得囑託醫院、學校或其他相當之機關、團體為

    鑑定,或審查他人之鑑定,並準用第203 條至第206 條之1

    之規定,刑事訴訟法第208 條第1 項亦定有明文檢察官認

    被害人張銀鳳有解剖鑑定死因之必要,而委請法務部法醫研

    究所之法醫師進行解剖鑑定,經該所法醫師解剖後,作成解

    剖報告書、鑑定報告書,依上開說明,該等解剖報告書、鑑

    定意見書有證據能力又本院再就被告及辯護人下開實體答

    辯之部分函請該所法醫師鑑定並說明,而經該所法醫師再進

    一步鑑定說明如該所100 年12月29日法醫理字第1000006829

    號函所示,依上開說明,該函具有證據能力

六、卷內之兇案現場勘察照片、相驗照片、手機簡訊翻拍照片,

    係機械之方式所存之影像,又被告與劉泳銘間於100 年4 月

    10日以電腦連線遊戲軟體對話之列印紀錄,亦係以機械方式

    忠實列印該二人之電腦對話紀錄,並無經過偽、變造之證據

    ,且非依憑人之記憶再加以轉述而得,並非供述證據,並無

    傳聞證據排除法則之適用(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6574號

    判決意旨參照),該等照片及電腦連線遊戲軟體對話之列印

    紀錄,均有證據能力。

七、卷內之桃園縣政府警察局中壢分局現場勘察報告及其內附件

    ,係司法警察依現場之見聞而記載之書面勘察報告因非係

    屬檢察官委請該分局所作之勘驗,自非屬刑事訴訟法所規定

    之勘驗,仍應受傳聞法則之限制(最高法院100 年度台上字

    第4429號判決意旨參照)惟查被告及辯護人於言詞辯論終

    結前未對本院所調查之上開證據聲明異議,已默示同意上述

    證據有證據能力,本院審酌上開報告等作成時之情況,核無

    違法取證之瑕疵,為證明犯罪事實所必要,認為以之作為證

    據為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5 之規定,亦有證據能

    力

八、另本件認定事實所引用之卷內其餘卷證資料並無證據證明

    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被告於審判程序中復未於言

    詞辯論終結前表示異議,且卷內之文書證據,亦無刑事訴訟

    法第159 條之4 之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

    ,則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5 之規定,本件認定事實所引

    用之所有文書證據,均有證據能力,合先敘明。

貳、實體部分:

一、訊據被告固自承被害人張銀鳳於100 年4 月8 日下午3 時餘

    到達伊所承租之中壢市○○街91號5 樓602 室,伊與張銀鳳

    隨即發生性關係,嗣張銀鳳死於床上,然矢口否認上開犯行

    ,辯稱:伊和張銀鳳性交後,張銀鳳拿一個隨身碟給伊,向

    伊說該隨身碟內是偷拍伊和張銀鳳性交之畫面之隨身碟,要

    伊用錢來解決,因這種事已發生過很多次,伊認為伊被張銀

    鳳仙人跳,伊就與張銀鳳為此事發生持續爭吵,然後伊掐著

    張銀鳳的脖子向張銀鳳說「不要再唸了」數字而已即鬆手,

    所以伊掐張銀鳳脖子的時間僅約3 秒而已,伊掐張銀鳳時,

    張銀鳳沒有發生什麼情況,就與平常人一樣,伊鬆手後,張

    銀鳳只有咳一下,張銀鳳也沒有罵伊,也沒有動手打伊,伊

    就出去外面抽煙,張銀鳳抓著伊,問伊要去哪裡,伊說伊要

    去外面抽菸,伊去外面抽了2 支煙幾分鐘後即返回房內,伊

    返回房內後發現死者臉色發青,叫也叫不醒來,伊即對死者

    進行心肺復甦術,伊按住死者的左胸部沒有骨頭的地方,按

    了6 、7 下吹一口氣,反覆做了1 個多小時,然仍無效果,

    伊認為張銀鳳已死亡,由上過程可證明伊沒有殺張銀鳳之犯

    意云云。辯護人除辯以如被告所述之上開過程而稱被告無殺

    人犯意外,另辯稱:(1)依法務部法醫研究所解剖報告書上記

    載:「2 、頸部:死者頸部皮下有出血,並佈及舌根區(見

    外傷證據),頸部之舌骨、甲狀軟骨及氣管軟骨無骨折,氣

    管、喉頭有食物狀異物存,會厭軟骨四周、喉頭水腫低度。

    食道有食物逆流並有食物存留於喉頭區。」、「3 、胸部:

    前胸:有急救傷位於2-3 肋間及左3-4 肋間」等語,足見

    被告確有當場對張銀鳳施以心肺復甦術予以急救,否則何以

    張銀鳳中午參加喜宴所吃食物逆流至喉頭區。(2)如被告有故

    意致張銀鳳於死亡之犯意,何以對張銀鳳施以急救,起訴書

    稱被告故意殺人,有與事實不符之處。(3)按解剖報告書就張

    銀鳳之四肢及軀幹之說明,可知上開部位未有任何外傷或異

    狀,張銀鳳案發當日意識清楚,並無與被告一同喝酒或意識

    不清之情形,甚且兩人於被告住處發生性行為,如被告係掐

    著張銀鳳脖子致其不能呼吸死亡,何以張銀鳳在無法呼吸情

    形即將面臨死亡之際,其四肢及軀幹竟未存有因掙扎或反抗

    所造成之外傷痕跡,足見起訴書稱被告係逐漸加重力道致張

    銀鳳無法呼吸衰竭死亡乙節,有與事實不符。(4)張銀鳳未有

    酒醉或服食藥物,致其意識不清情形,又依鑑定報告張銀鳳

    身體未有任何外傷之處,足見被告雖有掐住張銀鳳脖子行為

    ,但其力道未令張銀鳳有窒息之情形,否則何以張銀鳳未有

    任何反抗或掙扎,觀諸於被告稱伊鬆手後,張銀鳳尚有反應

    ,仍詢問被告「去哪裡」;按此,被告鬆手後,張銀鳳仍有

    反應,其死因應非被告扼住脖子所造成,是以,鑑定報告結

    果稱:手扼高頸部位致舌根出血、氣管喉頭受壓迫窒息、呼

    吸衰竭死亡,與事實不符。(5)綜上,被告雖有動手掐住張銀

    鳳脖子,但鬆手後,張銀鳳仍有意識,且被告發現張銀鳳臉

    色發青時,即施以心肺復甦術予以急救,足見被告未有殺人

    犯意,否則何以見張銀鳳臉色發青而予以急救。另鑑定報告

    結果認定張銀鳳死因為他殺,然而被告雖有扼住張銀鳳脖子

    情節,惟被告鬆手後,張銀鳳仍有反應,尚問被告去哪裡,

    按此,張銀鳳死因恐非被告扼住其脖子所致,被告確無殺害

    張銀鳳之犯意,張銀鳳死因非如鑑定報告之結論,被告於

    本件頂多僅涉及過失致死罪責云云。惟查:

  (一)被告於100 年4 月12日上午10時35分警詢時,在全程錄音並

    錄影之情形下自承:「於100 年4 月8 日15時左右張銀鳳開

    L8 -6125號白色自小客車到我租屋處找我,約在100 年4 月

    8 日16時30分至17時左右,我與張銀鳳躺在床上抱在一起聊

    天,之後吵架我便坐在張銀鳳右邊(張銀鳳仍躺著、我靠床

    內側)用雙手掐張銀鳳脖子,因張銀鳳沒反抗,所以我不知

    掐了多久,看到她臉色都變黑色我才停止放開手,我很緊張

    便幫她人工呼吸,她都沒反應。」、「(100 年4 月8 日15

    時至16時30分)我們先聊天,因太久沒見面所便親熱了(發

    生性行為),親熱約30分鐘後抱在一起聊天,雙方都沒穿衣

    服,聊天聊到當初彼此給對方的承諾(各自離婚後二人便可

    再婚一起生活),聊天時她一直念我、怪我,我有大罵她不

    要再念了,她還繼續再念,我的用意只是要她不要再念才用

    手掐她,她當時有說『日子這麼苦死了也好』,我當時認為

    是賭氣的話,所以一直掐她直到臉色發黑(或發青,我不會

    分辨),我不是故意的,因為她沒反抗而我又不會拿捏。」

    等語。又於同日偵訊時自承:「4 月8 日下午3 點多,我們

    約一個禮拜沒見面,因為太久沒有見面,聊天後,我們發生

    性行為,沒有洗澡,繼續在床上抱著聊天,彼此說心事,她

    一直嘮叼我抱怨的事情,因為她不停下來,後來我就想要掐

    著她的脖子,叫她不要再唸了,當時我在她身體的右邊,當

    時我沒有很用力,她說她寧願被我掐死,也不願這樣活下去

    ,我就加重力道,我本來以為她受不了會反抗,後來一直掐

    到她臉色發青,發現她舌頭已經外吐。」等語。至該日移送

    本院接受羈押訊問時,被告仍稱100 年4 月8 日下午係因張

    銀鳳一直說伊之缺點,伊叫張銀鳳不要一直唸,張銀鳳還是

    一直唸,伊才掐張銀鳳脖子,(如何殺的?)因張銀鳳沒有

    反抗,伊沒有拿捏力道等語。可見被告於100 年4 月12日之

    警詢、偵訊、本院羈押訊問,均一致供承己與張銀鳳性交後

    ,因與張銀鳳爭吵不止,欲使張銀鳳住口乃掐住張銀鳳脖子

    ,然因張銀鳳未反抗,伊復未拿捏力道,故將張銀鳳掐到臉

    色發青或發黑且舌頭外吐斷氣後才鬆手等情(益可見被告及

    辯護人辯稱警方於警詢時對被告有上開不正訊問之情,實未

    可採),完全未提及「張銀鳳交一隨身碟給伊,欲向伊仙人

    跳,其二人因此而爭吵,伊掐著張銀鳳的脖子向張銀鳳說『

    不要再唸了』數字、約3 秒而已即鬆手,該時張銀鳳無任何

    異狀,在伊出去抽菸前,張銀鳳還問伊去哪裡,伊去外面抽

    菸返回房內才發現張銀鳳臉色發青」等情(即如其在本院審

    理中之上開辯詞),其直至100 年6 月7 日始在看守所中具

    狀(見偵查卷一第184 頁)、100 年6 月7 日在本院延長羈

    押訊問中,始改辯以如在本院審理中之上開辯詞,據而否認

    己之殺人罪責。

  (二)法務部法醫研究所解剖報告書之解剖結果以「1 、頸部皮膚

    有瘀青狀於左、右側各為2 及3 公分直徑(又由解剖研判經

    過-(四)解剖觀察結果-2.頸部可知,死者頸部皮下有出

    血並佈及舌根區)。2 、亞當軟骨雙側有輕度出血及泛黑狀

    ,左、右各為2 及1 公分直徑在甲狀腺外側,較明顯均各為

    2 公分直徑周圍出血暈狀。3 、舌根有明顯出血點約2. 5公

    分直徑。4 、食道胃食物逆流,局部食物充滿喉頭。5 、身

    體有輕中度死後變化。」。而該所鑑定報告書之死亡經過研

    判以「(四)依解剖及組織病理切片觀察結果發現除有死後

    變化外,舌根部有直徑2. 5公分出血區域併同亞當軟骨雙側

    亦有出血區域,組織切片於舌基部肌肉組織間出血,支持舌

    頭基部有扼頸痕。(五)由以上死者死亡經過及檢驗判明:

    死者之死亡機轉為呼吸衰竭,死亡原因為手扼高頸部位致舌

    根部出血、氣管喉頭受壓迫窒息、呼吸衰竭死亡。死亡方式

    為『他殺』。(六)研判死亡原因:甲、呼吸衰竭。乙、氣

    管、喉頭高位壓迫、窒息。丙、高頸部手扼。」而同份鑑定

    報告書之鑑定結果則以「死者張銀鳳…,手扼高頸部位致舌

    根部出血、氣管喉頭受壓迫窒息、呼吸衰竭死亡。死亡方式

    為『他殺』」。由死者頸部皮下有出血並佈及舌根區,亞當

    軟骨雙側有輕度出血及泛黑狀,左、右各為2 及1 公分直徑

    在甲狀腺外側,較明顯均各為2 公分直徑周圍出血暈狀,舌

    根有明顯出血點約2. 5公分直徑等情狀,可知被告以手緊扼

    死者張銀鳳之高頸部及喉頭高位力道之大,且既已造成該等

    頸部、舌根部之傷害,亦絕非被告所稱僅扼住死者頸部3 秒

    鐘可得造成者,且由其所出力道之大而造成上開傷害,所扼

    又係人之要害之高頸部及喉頭高位,此時死者當對反抗被告

    之該項行為已力有未逮,不能以死者除上開傷害外,身體之

    外部及外觀無其他傷害,即謂可印證被告辯稱死者當時無反

    抗(然卻不問無反抗之原因)屬實,再進而躍進式地推稱由

    此可見被告辯稱「伊掐著張銀鳳的脖子向張銀鳳說『不要再

    唸了』數字、約3 秒而已即鬆手,該時張銀鳳無任何異狀,

    在伊出去抽菸前,張銀鳳還問伊去哪裡」云云,與事實相符

    。反之,法務部法醫研究所鑑定報告書研判死者之死亡機轉

    為呼吸衰竭,死亡原因為手扼高頸部位致舌根部出血、氣管

    喉頭受壓迫窒息、呼吸衰竭死亡,死亡方式為「他殺」,不

    但係根據外傷證據、解剖觀察結果所為之專業判斷,更與被

    告於100 年4 月12日之警詢、偵訊、本院羈押訊問時之上開

    有關其如何掐住張銀鳳脖子致死之自白內容相符,是可採認

    。

  (三)被告與辯護人既有上開辯詞,本院乃再函請法務部法醫研究

    所針對其等之上開辯詞內容釋疑,本院並請該所就下開各點

    為鑑定,即:貴所上開鑑定報告書中解剖結果第四點所稱「

    食道胃食物逆流,局部食物充滿喉頭」之現象,若可研判有

    可能係被告對被害人實施CPR 急救所產生,則是否可以研判

    上開現象係在被害人窒息死亡前所產生(即確認被告係在被

    害人生前實施CPR 急救,而非死後始為無效之急救)?若貴

    所認「食道胃食物逆流,局部食物充滿喉頭」可能導致被害

    人窒息死亡,則該死亡原因是否與貴所上開鑑定書鑑定結果

    所認之「手扼高頸部位致舌根部出血、氣管喉頭受壓迫窒息

    、呼吸衰竭死亡」被害人死亡原因可以併存?何者導致被害

    人死亡之原因力較大?經該所進一步鑑定後,以100 年12月

    29日法醫理字第1000006829號函回覆:「本所原鑑定人研判

    意見如下:(一)本案死者解剖時發現無舌骨及甲狀軟骨骨

    折而有舌根出血,故為非典型之扼縊頸部之結果,即有扼縊

    喉頭高位喉頭之證據。(二)此高位扼縊喉頭因結構上可觸

    及會厭軟骨與喉頭會厭軟骨之反射動作及互動關係,故引起

    嘔吐之結果之可能性無法完全排除。但本案僅有食物逆流於

    食道喉頭位置,食物未進入氣管,故引發嘔吐之過程僅有少

    量存於喉頭(量約2-4 毫升之半液態食物殘渣)並未吸入呼

    吸道,無法造成窒息死亡之結果。(三)解剖結果僅能詮釋

    死亡之結果,故加害嫌疑人供稱僅壓3 秒鐘,於實務上較無

    法造成一個高頸部定位手扼後並造成喉頭、高位壓迫窒息之

    結果。(四)急救不當應不會造成喉頭舌根組織間出血之結

    果。(五)法醫學上嘔吐導致吸入性窒息,則因生存者健康

    而有生存活動能力,故在昏迷(常見酒醉後)失去會厭軟骨

    之反射後,縱使食道嘔吐食物經喉頭再吸入呼吸道,必定存

    在大量食物吸入、堵塞於氣管、支氣管方可能產生窒息之結

    果。本案並無嘔吐後吸入呼吸道後窒息之結果,反而有經

    CPR 壓迫胃部逆流而食物停留於食道(少量)之特徵而無存

    在呼吸道、氣管區。較支持CPR 時死者應已達窒息休克死亡

    之結果。」益見被告係以手扼張銀鳳高頸部位致張銀鳳窒息

    休克死亡,且張銀鳳死亡在先,被告在之後才對已死之張銀

    鳳有CPR 之舉動,被告及辯護人之上開辯詞完全與經解剖鑑

    定後,由死者身上所解讀出之客觀事實相悖,益見被告於

    100 年4 月12日之警詢、偵訊、本院羈押訊問時之上開有關

    其如何掐住張銀鳳脖子致死之自白內容與客觀事實相符。至

    被害人張銀鳳為被告殺害之死亡時間:依證人陳逢麒警詢證

    詞,張銀鳳於100 年4 月8 日上午10時許有打電話給伊說張

    銀鳳已回位在新竹縣關西鎮之娘家,要參加張銀鳳堂弟婚宴

    ,此與張銀鳳0000000000門號通聯紀錄相符(基地台位址亦

    相符),再由張銀鳳0000000000、0000000000門號通聯紀錄

    可知其大約於下午2 時42分前後動身北返中壢市,至下午3

    時28分許已返回中壢,並於該時以其0000000000門號撥予被

    告之0000000000門號,是可見張銀鳳係於此之後到達被告上

    開租屋處。再由下開(五)可知,被告自100 年4 月8 日下午5

    時5 分38秒起即盜用張銀鳳之0000000000門號手機撥打張銀

    鳳之夫陳逢麒之0000000000門號,並盜用該手機於同日下午

    5 時11分許即發送簡訊予陳逢麒,可見被害人張銀鳳於下午

    5 時5 分許前應已遇害,是可見證人劉泳銘於警詢、本院審

    理時證稱其於100 年4 月8 日下午4 時去「娛樂高手網咖」

    上班之前有先至被告之上開租屋處樓下載被告,在時間之陳

    述上自屬有誤,且依被告之0000000000門號通聯紀錄,張銀

    鳳於100 年4 月8 日下午3 時28分許以其000000 0000 門號

    撥予被告之0000000000門號時,被告之基地台位址位在中壢

    市○○路15、17號,被告自斯時起至同日下午5 時5 分至5

    時11分之間,甚至至被告於張銀鳳遇害後,被告第一次以其

    上開門號撥予0000000000門號之下午5 時23分許,其之基地

    台位址仍在中壢市○○路15、17號,而該址與被告租屋處近

    在咫尺,僅約二百公尺左右,是可見被告至同日下午5 時23

    分許仍未出門(至於在其後之10 0年4 月8 日之傍晚至深夜

    之時間,被告以上開門號通訊之情形並不密集,無法研判其

    出門至位在中壢市○○路180 巷2 號「娛樂高手網咖」之時

    間為何,因被告外出後,仍有可能返回至其之上開租屋處,

    致其之基地台位址仍出現在中壢市○○路15、17號),益證

    證人劉泳銘證述之上開時間點有誤,當然被害人張銀鳳死亡

    之時間亦非100 年4 月8 日下午4 時許之前。

  (四)至被告於本院所辯其之所以手掐張銀鳳頸部之動機係因張銀

    鳳拿偷拍隨身碟欲對其仙人跳云云,則與其100 年4 月12日

    之警詢、偵訊、本院羈押訊問時之上開初供完全相左,其於

    本院100 年8 月10日移審訊問、100 年8 月31日準備程序中

    經本院受命法官數次詢問其手掐張銀鳳頸部之原因時,亦未

    曾提及張銀鳳拿上開偷拍隨身碟欲對其仙人跳之情,直至

    100 年10月12日始具狀陳述該情,可見其所稱之張銀鳳拿上

    開偷拍隨身碟欲對其仙人跳,其才會氣憤之下以手掐張銀鳳

    頸部云云,無從採信。

  (五)被告犯案後,拿取張銀鳳攜至其租屋處之0000000000門號手

    機(該門號申辦人為張銀鳳之夫陳逢麒,該手機係白色

    SONY  ERICSSON廠牌手機,序號為00000000-000000-0 )及

    張銀鳳之0000000000門號手機(該手機係紅色SONYERICSSON

    廠牌手機),並盜用張銀鳳之0000000000門號手機自案發日

    即100 年4 月8 日下午5 時11分許即發送簡訊「你先接孩子

    ,車剛撞到,心情差,想靜一下,快沒電別打」予陳逢麒之

    0000000000門號,又於同日晚間6 時58分許發送簡訊「我明

    天就回去了,不要驚動我媽還有其他人,不想跟之前一樣丟

    臉,孩子你顧好」予陳逢麒之0000000000門號,又自100 年

    4 月8 日下午5 時5 分38秒起至100 年4 月10日晚間8 時57

    分29秒止,盜用張銀鳳之0000000000門號手機撥打陳逢麒之

    0000000000門號及張銀鳳之弟張紹南0000000000 之 門號數

    十通,又盜用張銀鳳之0000000000門號手機自100 年4 月10

    日上午9 時27分1 秒起至100 年4 月11日上午6 時45分27秒

    止,與張紹南0000000000之門號互傳簡訊。被告又盜用張銀

    鳳之0000000000門號手機,於100 年4 月10日晚間9 時9 分

    15秒撥予張紹南0000000000之門號12秒,然未說話,而以女

    子之哭聲故弄玄虛即掛斷,張紹南於同日晚間9時10 分3 秒

    立即回撥,然被告仍以女子哭聲回應即掛斷,另又盜用張銀

    鳳之0000000000門號手機,自100 年4 月10日晚間9 時9 分

    53秒起至同日晚間11時49分25秒止,與張紹南0000000000之

    門號互傳簡訊,張紹南之簡訊內容約為告知張銀鳳趕快回家

    ,媽媽已經兩天兩夜沒睡,已病倒床上等語,後因張紹南懷

    疑張銀鳳之電話已為被告所占用,故所傳送之簡訊內容約為

    告知張銀鳳若再不回來,警察將會對張銀鳳的朋友(即被告

    李彥樺)逐戶追查,並請被告放了張銀鳳等語;被告則一再

    以張銀鳳之身份發送簡訊,自云李彥樺對我(即張銀鳳)很

    好,還為我(即張銀鳳)辦機車貸款為我(即張銀鳳)繳房

    貸,為了取回陳逢麒的外遇光碟而背債,陳逢麒喝醉酒打我

    (即張銀鳳)還算仁慈了,陳逢麒對我(即張銀鳳)還不如

    外面的男人(即指李彥樺自己)等語。該等事實有上開門號

    之通聯紀錄、簡訊照片附卷可稽外,並經證人陳逢麒於警詢

    、證人張紹南於警詢及本院審理時證述在案,自可資認定,

    由此可見,被告行為後,尚以上開冒用死者張銀鳳身份之方

    式與張銀鳳之至親即其夫陳逢麒及其弟張紹南通訊,而通訊

    之內容非僅不是寬慰死者之該等至親,反而以上開言語羞辱

    陳逢麒,並對陳逢麒、張紹南故弄玄虛,一再對心急如焚之

    死者家人百般玩弄。

  (六)警方於案發後,自證人劉泳銘處得知被告可疑之處並進而使

    劉泳銘與被告持續聯繫,期間,被告為使劉泳銘幫忙處理張

    銀鳳之屍體,而故意編排其要求劉泳銘一起處理其女友之前

    男友遭其拘禁之事宜,劉泳銘均向警方陳報,而使證人張興

    讓等警務人員得以追躡被告,後於100 年4 月11日凌晨3 、

    4 時許在中壢市○○○路與榮民路口將駕駛張銀鳳之車號

    L8-6125 號自小客車之被告攔下,被告尚於被盤查之期間進

    入附近之7-11超商而將張銀鳳之0000000000門號手機藏匿於

    零食櫃上,被告於早上6 時20分許,佯願偕同警方至其已搬

    離之中壢市○○路190 巷5 號2 樓D 室之租屋處找尋張銀鳳

    ,並趁機逃逸,再劉泳銘於同日上午7 、8 時許帶同警方至

    李彥樺位在中壢市○○街91號5 樓602 室之租屋處察看,經

    屋主胡真萍開門後,赫然發現張銀鳳已氣絕多時,並遭李彥

    樺以被單包覆全身躺於床上,及警方嗣於100 年4 月12日凌

    晨4 時許,持檢察官核發之拘票在台南市○○區○○路2 段

    1052號2 樓之「友樂網咖生活館」將正在上網之被告逮捕歸

    案之種種破案經過,俱經證人劉泳銘於警詢及本院審理、證

    人張興讓於本院審理時證述在案,亦經證人胡真萍及上開7-

    11超商店長江嘏芳、店員盧俊延於警詢證述在案,並有被告

    與劉泳銘於100 年4 月10日以電腦連線遊戲對話之紀錄附卷

    可稽,被告亦於100 年4 月12日警詢、本院羈押訊問時自承

    其與劉泳銘聯繫之目的是為處理被害人張銀鳳之屍體。警方

    在被告位在中壢市○○街91號5 樓602 室之租屋處發現被害

    人張銀鳳之屍體後,亦有對該租屋處進行嚴密之勘察及蒐證

    ,製有桃園縣政府警察局中壢分局現場勘察報告及其附件在

    卷可憑。

  (七)被告又於100 年6 月20日自陳其在與張銀鳳交往期間,都是

    伊給張銀鳳錢比較多,伊在中壢上班時,伊都給張銀鳳(每

    月)二萬元,如果伊在台南工作,伊就用匯款的給張銀鳳云

    云。然查,張銀鳳僅在台灣中小企業銀行、中華郵政公司開

    有帳戶,有檢察官查詢被害人張銀鳳在全國金融機構開戶之

    結果列印1 紙附卷可憑,依卷附之台灣中小企業銀行中壢分

    行100 年5 月24日100 中壢字第51681 號函,張銀鳳與該行

    往來之最後日期為93年7 月25日(該時被告尚未與張銀鳳往

    來),而依中華郵政公司100 年8 月19日儲字第1000146793

    號函及附件歷史往來明細,自90年6 月21日起迄被害人死亡

    止,被告僅曾於99年10月20日、100 年3 月7 日匯款予被害

    人各一萬元、二萬元。再依卷附之財政部台灣省北區國稅局

    中壢稽徵所100 年8 月29日北區國稅中壢二字第1001013946

    號函,被告於99年度未申報綜合所得稅,亦無被告於該年度

    之所得資料,依財政部台灣省南區國稅局新化稽徵所100 年

    9 月1 日南區國稅新化二字第1000035628號函及附件,被告

    於97年度至99年度均未辦理各該年度綜合所得稅之申報,且

    依各年度所得資料清單顯示,被告各該年度之所得俱為0 ,

    而證人劉泳銘亦於本院審理證稱其自約100 年3 月25日認識

    被告至本案案發之期間,被告均沒有工作等語,均與上開各

    書面資料相符,是被告所稱伊在中壢上班時,伊都給張銀鳳

    (每月)二萬元云云,核屬不實,僅係其為減輕罪責之脫詞

    ,然此等不實之脫詞實又對被害人及其家屬造成二度傷害。

  (八)綜上,被告殺害被害人張銀鳳之罪證至為明確,且被告於犯

    後如事實欄二之種種行為,亦經本院詳證如上,其之犯行洵

    堪認定,被告空言否認犯行並侈言己係因對被害人急救實施

    心肺復甦術不當因而不小心造成被害人之死亡,頂多負過失

    致死罪責云云,實未足採信,自應予依法論科。至辦護人聲

    請將被告送測謊乙節,本院認無此必要。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71 條第1 項之殺人罪。爰審酌被

    告甫與被害人交歡畢,竟因不明原因而將之以手勒高頸部位

    之方式將之殺害,犯後又盜用被害人之手機數十次冒用被害

    人之身份傳簡訊及撥予被害人之夫陳逢麒、弟張紹南,以無

    情之言語刺傷被害人之至親,又與友人劉泳銘商量如何處理

    棄置被害人之屍體,及至為警方盤查並殷殷垂詢被害人之下

    落,乃精心虛構被害人在其前位於中壢市○○路190 巷5 號

    2 樓D 室之租屋處,並將警方引誘至該處後,再使詐計脫逃

    ,及至到案後,又於本案偵審期間構詞經常金錢供輸被害人

    、其殺人之動機係因張銀鳳於案發日至其租屋處拿其二人交

    媾之隨身碟欲向其仙人跳等等對於被害人及其家屬造成二次

    傷害之言語,復在在可見其犯後無任何愧悔之心,反而其心

    態至為可誅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依刑法第

    37 條 第1 項之規定,宣示褫奪公權終身。本件扣案物品,

    與被告實施犯罪無關,自不得諭知沒收。

參、依職權檢舉犯罪:

    被告尚涉犯如事實欄二所述之罪嫌,如事實欄二所述,應由

    檢察官另案偵辦之。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 條第1 項前段,刑法第271 條

第1 項、第37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王齡梓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4     月    5     日

                  刑事第三庭審判長法  官  曾家貽

                                  法  官  翁毓潔

                                  法  官  曾雨明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判決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

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

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

送上級法院」。

                                  書記官  柯凱騰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4     月    11    日

附錄論罪科刑法條全文:

刑法第271條第1項

殺人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 10 年以上有期徒刑。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