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踐行提示通訊監察譯文,其所為之調查證據程序即無不合,縱未勘驗該監聽錄音帶,亦不能謂有違法

張貼者:2012年5月1日 下午1:10wu huang ching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六年度台上字第一八六九號

上 訴 人 趙○○

選任辯護人  簡燦賢律師

上 訴 人 林○○

           邱○○

上列上訴人等因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

院花蓮分院中華民國九十六年一月九日第二審判決(九十五年度

選上訴字第三○號,起訴案號:台灣花蓮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四

年度選偵字第一五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

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

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

以駁回。本件原判決引用第一審判決記載之事實、理由及證據,

維持第一審論處上訴人趙啟全、林○○、邱○○(下稱上訴人等

)以共同犯投票行賄罪之科刑判決,駁回上訴人等在第二審之上

訴,係依憑林○○、邱○○之供述,證人鍾○○、曾○○、許辛

榮、胡○○、李○○、劉○○、簡○○等人之證供,卷附邱○○

使用之○九三八八九三三八八號行動電話之通訊監察譯文(下稱

通訊監察譯文)、春天餐廳名片、免用統一發票收據及日報表等

證據資料而為論斷,已敘明所憑之證據及得心證理由。而以上訴

人等否認犯罪,趙啟全辯稱:伊未授意林○○請客賄選,亦不知

林○○生日宴客一事;林○○辯稱:伊當日是生日宴客,席間雖

有提到請大家支持趙啟全,但非藉此賄選;邱○○辯稱:伊參加

林○○生日宴,只跟住在吉安鄉選區之同學胡○○說要支持趙啟

全,無賄選之意云云,如何為不可採取,亦依調查所得證據詳予

指駁;並說明:證人鍾○○、曾○○、許○○、胡○○、李○○

、劉○○、簡○○等人於警詢及偵查中所為之陳述,以及通訊監

察譯文等證據具有證據能力之理由(見第一審判決理由欄壹),

暨依民國九十四年十月十六日通訊監察譯文所載上訴人等之對話

內容及案內證據資料為綜合判斷,足以認定上訴人等係假藉林福

賢生日宴客為由,共同對於有投票權人之鍾○○等人,由林○○

、邱○○在餐會中請渠等支持趙啟全,而約為投票權之一定行使

等事證明確,林○○、邱正良嗣於審判中立證所為迥異前供之陳

述,係為圖卸己罪及迴護趙啟全之說詞,難據為上訴人等有利之

認定等理由綦詳。核其論述與經驗法則、論理法則及證據法則皆

無違背,從形式觀察,原判決並無足以影響判決結果之違背法令

之情形存在。趙啟全上訴意旨略稱:(一)通訊監察譯文內容並

無任何期約賄選之相關語出現,難認趙啟全有授意期約賄選之行

為;而譯文中所稱「那個」及邱正良要求林○○請商家開立發票

之緣由,邱正良及林○○均稱為「報稅」之用,而非「報帳」。

原判決率而認定「那個」為「報帳」,有未依證據認定事實之違

法。(二)趙啟全為該次縣議員候選人,上訴人等如有共同期約

賄選,則該次餐費應由趙啟全支出為是,但趙啟全稱不知何人支

出,林○○則自陳係由其支付,顯與趙啟全無關。原判決對此有

利之證據不採,未說明不採納之理由,有理由不備之違法等語。

林○○、邱○○上訴意旨略稱:原審未傳喚證人鍾○○、曾○○

、許○○、胡○○、李○○、劉○○、簡○○等人到庭,致林福

賢、邱○○無法對渠等行使詰問權;亦未播聽監聽錄音帶以證明

是否與事實相符,有調查未盡之違法;又上開監聽錄音係違法取

得之證據,原判決未說明前揭證人鍾○○等人審判外之陳述,及

監聽錄音何以有證據能力之理由,難謂無理由不備之違法等語。

惟查:(一)按事實之認定、證據之取捨及證據之證明力如何,

皆屬事實審法院之職權。茍其認定、取捨不違背經驗法則或論理

法則,即不得任意指為違法,而據為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判決已說明其憑以認定趙啟全確有共同犯投票行賄罪之證據及理

由,此乃原審本於證據取捨及價值判斷職權之正當行使,尚不悖

乎一般經驗法則,自不容恣意指為違法。至於通訊監察譯文所稱

「那個」係何所指、餐會費用由何人支付等枝節問題,原判決此

部分之理由縱未臻周詳,仍無礙於上開共同投票行賄基本事實之

認定,而無趙啟全上訴意旨所指之採證違法或判決理由不備之情

事可言。(二)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五條之一第二項:「錄音

可為證據者,審判長應以適當之設備,顯示聲音,使當事人、代

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辨認或告以要旨」,乃就新型態證據之開

示、調查方法而為之規定;所謂「以適當之設備,顯示」,通常

以勘驗為之,重在辨別錄音聲音之同一性,兼及錄音內容之真實

性。偵查犯罪機關依法定程序監聽之錄音,應認該監聽所得之錄

音帶,始屬調查犯罪所得之證據,但依據監聽錄音結果予以翻譯

而製作之通訊監察譯文,乃該監聽錄音內容之顯示,此為學理上

所稱之派生證據,屬於文書證據之一種。此於被告或訴訟關係人

對其譯文之真實性發生爭執或有所懷疑時,法院固應依刑事訴訟

法第一百六十五條之一第二項規定勘驗該監聽之錄音帶踐行調查

證據之程序,以確認該錄音聲音是否為本人及其內容與通訊監察

譯文之記載是否相符;然如被告或訴訟關係人對其監聽錄音之譯

文真實性並不爭執,顯無辨認其錄音聲音之調查必要性。是法院

於審判期日就此如已踐行提示通訊監察譯文供當事人辨認或告以

要旨,使其表示意見等程序並為辯論者,其所為之調查證據程序

即無不合。縱未勘驗該監聽錄音帶,亦不能謂有同法第三百七十

九條第十款所稱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之違法。上訴

人等並未聲請勘驗播聽監聽錄音帶,原審審判長於審判期日調查

證據,於提示通訊監察譯文供當事人辨認及告以要旨等程序,上

訴人等均表示無意見,並於審判長訊問「尚有何證據調查時?」

亦均據答稱「沒有。」有審判筆錄可稽。是邱○○對其譯文內容

之真正既不爭執,原審縱未勘驗播聽監聽錄音帶,殊難謂有應於

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之違法。又依卷附台灣花蓮地方法

院檢察署通訊監察書及附表之記載(見警卷<二>第一一、一二頁

),本件司法警察所為之監聽錄音搜證程序合法,自具有證據能

力。邱○○漫指監聽錄音係違法取得之證據,顯非依據卷證指摘

原判決違背法令,自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二)刑事被告

有權詰問證人之被告以外之人,可分為被告對共同被告證人之

詰問,及被告對一般證人之詰問;除客觀上有不能受詰問者外

,無論共同被告證人或一般證人,於審判中原均應依人證之法定

調查證據程序,使令到庭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詰問,其陳述

始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依據。但詰問權係指訴訟上當事人

有在公判庭輪流盤問證人之權利,應認當事人具有處分權。得為

證據之被告以外之人(共同被告及一般證人)於偵查中已依人證

之調查方法,具結陳述;或得為證據之被告以外之人(一般證人

)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雖

該等陳述未經被告之詰問,然於審判中,被告仍非不得請求為詰

問,使為完足調查之證據;或放棄對原供述人之反對詰問權或不

爭執其陳述。前者,乃詰問權之補正所當然;後者,於刑事訴訟

法第二百八十八條第二項前段規定:「審判長對於準備程序中當

事人不爭執之被告以外之人之陳述,得僅以宣讀或告以要旨代之

」,即闡明斯旨。原判決已說明證人鍾○○、曾○○、許○○、

胡○○、李○○、劉○○、簡○○等人於審判外之陳述具有證據

能力之理由。上訴人等於審判中並未請求對該等證人為補正詰問

,於原審審判長調查證據時,復表明對於上開證人之陳述無意見

、不爭執等語,有審判筆錄可按。是原審所踐行調查證據之程序

,於法並無違誤。邱○○於上訴本院後再就其已捨棄之詰問權為

爭執,即難謂適法。綜上所述,上訴意旨所指各情,顯與法律規

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應認上訴人等之

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均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六 年  四  月  十二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六庭

                          審判長法官  呂 潮 澤 

                                法官  吳 昆 仁 

                                法官  孫 增 同 

                                法官  趙 文 淵 

                                法官  吳   燦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九十六 年  四  月  十八  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