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明力

食色性也,自古已然,故有愛情基礎之青年男女、身心均健康、深夜共處一室,應可預料其二人如乾材烈火,此乃眾所週知之經驗法則

張貼者:2012年6月10日 上午12:32wu huang ching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七年度上易字第六六五三號

     上  訴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
     被      告  ○○○
     選任辯護人  戴森雄
 右上訴人,因妨害家庭案件,不服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八十七年度易字第三二二八號
 ,中華民國八十七年十月十九日第一審判決(起訴案號: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八
 十七年偵字第一二七三一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撤銷。
 ○○○連續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Ž癡掑葷暻滼C
 ○○○連續與有配偶之人相姦,處有期徒刑Ž瓣諢A如易科罰金,以Ž癡掑葷暻滼A
 緩刑Ž疆~。
     事  實
 一、○○○與○○○原係男女朋友關係,○○○並曾自○○○受孕,於八十四年六月
     二十二日產下一子(其時○○○尚與○○○存有婚姻關係),嗣○○○與前配偶
     離婚,並於八十六年十二月二十日與○○○結婚後,因感情不睦,○○○旋於八
     十七年二月十七日藉故離家,並於同年月二十二日藉口要到新竹幼獅工業區考試
     ,央請○○○駕車載其前往,而重繫舊情,適為聞訊前來尋夫之○○○遇見,○
     ○○因而知悉○○○已再婚,但因○○○要求認領雙方以前所生小孩,進而表示
     可於陳女上班時間,協助照顧小孩,順便準備就業考試,○○○竟容留○○○於
     其台北縣深坑鄉○○路一八九號四樓住處同居,並基於概括之犯意,連續多次於
     上開同居處所,發生性關係。迨八十七年五月二十五日凌晨三時許,始經○○○
     會同警員朱建中於上址查獲其二人同居一室。
 二、案經○○○訴由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訊據被告○○○、○○○二人均堅決否認有通姦或相姦犯行,被告○○○辯稱:
     其自八十六年十二月二十日與告訴人○○○結婚後,即未再與被告○○○發生性
     關係,其住在被告○○○前揭住處,主要係協助照顧其與被告○○○於結婚前所
     生之兒子,並以房客之身份居住於被告○○○之前揭住處,同時藉以解決其無地
     方可住之窘境,雙方並簽有租賃契約以明關係,居住該處期間,其係睡在另一房
     間,並未與被告○○○睡同一房間,是雙方從未發生性關係云云;被告○○○辯
     稱:其與被告○○○原為男女朋友關係,迨八十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雙方因細故
     衝突,爾後雙方即未再有性行為,八十六年十二月二十日被告○○○與告訴人○
     ○○結婚,其完全不知情,直至八十七年二月二十二日始知情,而知情後其傷心
     欲絕,惟至此之前,其與被告○○○完全均未謀面,八十七年二月下旬被告○○
     ○主動與其聯絡,表示願認領其與被告○○○所生之子陳柏宇,嗣因其母親得悉
     ○○○已與他人結婚,又已辦妥認領手續,極為憤怒,表明不願再照顧其子○○
     ○,而其亦要上班,進退兩難,適被告○○○尚無工作,且正在準備就業考試,
     居無定所,始答應被告○○○租一房間為期三月,其為人母,且身為公務員,為
     防範告訴人○○○在此滋事,故要求被告○○○簽立租約,明算帳,以其應付託
     嬰費用抵付○○○應繳房租,且其感情已遭此重創,怎可能於極短暫之時間,即
     重新接納被告○○○,自甘為他人夫妻之第三者云云。
 二、本院查:
   抭Q告○○○、○○○二人原係親密男女朋友,並早於八十四年六月二十二日非婚
     生有一子,惟被告○○○直至八十七年二月二十二日駕車載○○○前往新竹幼獅
     工業區考試,遇見○○○,始知悉被告○○○已於八十六年十二月二十日與告訴
     人○○○結婚,而被告○○○於其結婚後即八十七年二月二十三日與被告○○○
     辦妥認領其與被告○○○所生之兒子○○○等情,乃被告二人、告訴人○○○等
     所供述一致之事實(參見偵卷第三十八頁背面筆錄、第十九頁之被告○○○戶籍
     謄本、原審卷附被告○○○答辯狀、告訴人陳訴狀及本院歷次筆錄),而被告○
     ○○自八十七年二月下旬,因協助照顧渠二人之兒子○○○而居住於被告○○○
     之前揭住處,亦為被告○○○所自承,並為○○○所不否認,並有其二人所簽立
     之租賃契約書影本在卷可參,是被告二人自八十七年二月下旬,至八十七年五月
     二十五日止,乃係同處一屋至明
   豸K十四年六月二十二日○○○產下一子後,曾與○○○協議,○○○應於八十四
     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前認領為其子女,並應自認領日起負擔此子之教養費用,每月
     五千元等情,有雙方於八十四年九月十四日所立協議書附於偵查卷二十七頁可稽
     ,足見○○○認領及養育○○○,不但係履行其為人父之法定義務(民法第一千
     零六十七條、第一千零八十四條),亦係履行其與○○○之約定義務,豈有於認
     領○○○後,養之育之,還要索取照顧費用之理?被告二人於八十七年四月二十
     日簽訂房屋租約,由○○○將住處房間一間出租予○○○,租金由○○○照顧○
     ○○之勞務費用抵付,顯係二人同居近二月後,為掩人耳目,「俾免惹禍上身」
     (○○○答辯狀用語),所虛為杜撰之關係。
   妘Q告○○○辯稱其與○○○之感情不再,雖同住一屋,但二人各行其事,除孩子
     之事有交集外,與一般房客與房東之關係相同。惟查○○○於八十七年二月二十
     二日參加新竹幼獅工業區之就業考試,係由○○○駕車載其前往,為其二人共認
     之事實,二人於考場外遇見聞訊(○○○要來考試)來尋夫之告訴人,○○○拔
     腿就往考場內跑之事實,復據告訴人指訴甚詳,並為被告二人所不否認,事後○
     ○○擬妥一份與告訴人(○○○)之離婚協議書,託由○○○裝在信封內,並由
     ○○○寫上○○○之姓名地址付郵寄出等情,復有告訴人所提離婚協議書及信封
     附偵查卷可稽,並為被告二人所承認(見原審卷四十六頁背面○○○答辯狀及本
     院八十八年一月十四日審判筆錄),參以○○○明知○○○新婚不久,竟然同意
     與○○○同居一室,絲毫不避「瓜田李下」之嫌,益見其二人已因共同撫育雙方
     所生子女之關係,而重修舊好,且○○○期待○○○與告訴人之婚姻早日結束,
     否則焉有「感情不再」之「房東」,甘冒大不韙去介入別人的婚姻,代為書寫女
     方之姓名後,寄出離婚議書之理?
   氶部部釵菮茈魽u於民國八十六年十二月二十日與○○○結婚,結婚目的在貪圖兩
     個月薪給之結婚補助費...,其實婚前即知兩造個性、背景、價值觀迥異,仍
     率爾成婚,針對此一結合力薄弱及為不當目的的婚姻深感懊惱與困擾」(見原審
     卷三十五頁以下○○○答辯狀),無怪乎○○○於八十七年二月十七日留下字條
     給告訴人,藉口回台東,實則於同年月二十二日以後即住在○○○家中,共同��
     育雙方所生幼子,並寄出離婚協議書(形同古時之休妻),顯然○○○對告訴人
     已無感情,且因認領子女關係,而與○○○重繫前緣。
   Q告○○○曾於八十七年五月二十五日在台北縣警察局新店分局深坑分駐所立下
     切結書,載明:「本人○○○茲同意於民國八十七年五月三十日前,刊登對○○
     ○之道歉啟事於聯合、中時及大成報計三天,內容包括當事人姓名○○○及○○
     ○、服務單位、及妨害家庭損及許女權益等項,如未履行本切結內容,願接受法
     律告訴....」(有該切結書在偵查卷足憑),並為○○○所承認,參以警員
     ○○○於偵查時證稱:「(為何說妨害家庭?)是許小姐認定林先生在三更半夜
     在陳女住處,林先生基於對太太抱歉,另要求林某公開道歉」、「(道歉何事?
     )他和陳女妨害家庭」、「(他們有無說出怎麼妨害家庭?)是一直說婚前,而
     婚後部分是許女認定,林某沒有否認,是默認,所以林某對許女都是歉疚」等語
     ,足見朱建中已證明被告○○○默認通姦之事實。倘若被告○○○無通姦之事實
     ,僅係不履行同居義務,則與被告○○○無關,何來妨害家庭之有?為何將○○
     ○之姓名當場載明於切結書中?倘若被告二人無通姦、相姦之事,何來損害告訴
     人權益?何需書立切結書交待,息事寧人?切結書中之「內容包括當事人姓名、
     ○○○及○○○、服務單位及妨害家庭損及許女權益等項」等語,雖係告訴人要
     求添加之詞句,惟倘若被告○○○無通姦之事實,自可理直氣壯拒絕之,毋需同
     意補充。況且補充之內容都是○○○在現場加註,以被告○○○係職業軍官退伍
     之背景,應具有獨立之判斷力,既然同意書寫,而成為契約之一部分,自具有任
     意性及真實性。
   怐懋|觀念一般認知,所謂「妨害家庭」,指的就是「通姦」,泛稱為「婚外情
     」,因依人情之常,「姦」字為人所厭,遑論「通姦」二字。因此本件雙方在和
     解時,以較抽象及較能接受之用語「妨害家庭」代之,並為各自保留些許顏面(
     蓋婚外情事件,經過和解,夫妻之身分仍在,仍然要一同生活下去,自無不留情
     面之必要),乃合乎常情,倘若認切結書中「妨害家庭」一詞,另有含義,反違
     背當事人之真義及經驗法則
   鷇憮麂k女、食色性也,自古已然。故一對有愛情基礎之青年男女,雙方身心又
     均健康的狀況下,深夜共處一室,應可預料其二人將如乾材烈火般,一拍即合,
     此乃眾所週知之經驗法則,何況被告二人已共育有一個兒子,彼此曾經有多次性
     行為,互相熟悉對方之身體,並記憶雙方身體結合之美好經驗,在逾三個月同處
     一室的生活中,謂彼此不生性行為之遐思,而從未發生性關係,實違經驗法則。
   聽蔚鷃{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本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含在內。所
     謂間接證據係指該證據在直接關係上,雖僅足以證明他項事實,但本於推理之作
     用足以證明待證事實者而言(最高法院三十二年上字第六七號判例要旨參照)
     查本案除被告○○○所寫之切結書承認「妨害家庭」外,雖無直接證據足以證明
     被告二人有通姦或相姦犯行,但綜合前述證據足以證明被告二人曾經有親密的男
     女朋友關係,並共育一位兒子,八十七年二月二十二日以後經由○○○對於此子
     之認領及照顧,已使其重新被○○○接納,共同生活於同一室內,歷經九十個以
     上的夜晚,除幼子外,僅其孤男寡女二人共處。在八十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兩人
     因細故衝突以前,彼此仍有性關係存在(見○○○歷審答辯狀),爾後○○○並
     未有其他男性朋友(參見本院審判筆錄),○○○則與○○○處於分居之狀態,
     其二人身心健康又均屬正常,且正值青壯之年,未聞有何足以影響性生活之疾病
     。準此,依正常男女之生理需求所生前述經驗法則,應足以推斷其二人於八十七
     年二月二十二日以後仍有發生性關係,且其次數不止一次何況被告於切結書上
     曾自承「妨害家庭」,及在警員面前「默認」,上開間接證據亦足為其「審判外
     自白」之佐證,是本件事證已臻明確。被告二人所辯否認有通姦或相姦犯行部分
     ,乃卸責飾詞,不足採信,犯行均堪認定。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條前段之通姦罪,被告○○○所為係犯
     有同條後段之相姦罪。被告二人先後多次行為,時間緊接,所犯罪名相同,顯係
     基於概括犯意為之,均應依連續犯,論以一罪,並加重其刑。公訴人雖未就八十
     七年二月二十二日以後至同年三月下旬之通姦或相姦犯行起訴,但因此部分與起
     訴部分有連續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本院自得一併審判。原審未加詳察,遽為被
     告二人無罪之判決,自有未洽,檢察官執以指摘原判決不當,尚非無理由,應由
     本院予以撤銷改判,爰審酌被告二人之素行(○○○於前婚姻存續中即與○○○
     交往,並使之受孕產下一子,嗣與前配偶離婚後,又同時與○○○、○○○交往
     ,再於退伍前貪圖軍人結婚補助費而與○○○結婚)、犯罪之動機、對善良風俗
     及告訴人精神所生傷害、犯罪後並無悔意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第二項、
     第三項所示之刑,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末查被告○○○未曾受有期徒
     刑以上刑之宣告,此有被告全國前案紀錄表附原審卷可稽,本院念其曾與被告○
     ○○未婚生子,卻遭○○○辜負,其子經○○○認領後,又不獲娘家諒解,為使
     幼子受到照僱而與○○○同居,受其迷惑相姦,罹犯刑章,經此偵審程序之教訓
     ,自當知所警惕,信無再犯之虞,因認其上開有期徒刑之宣告,以暫不執行為適
     當,併依法諭知緩刑三年,以勵自新。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九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六十四條、第二百九
 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條、第五十六條、第四十一條、第七十四條第
 一款,罰金罰鍰提高標準條例第一條前段、第二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曾忠己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八十八  年        一        月     二十八     日

施用毒品者所稱其向某人買受毒品之指證,不得作為有罪證據,仍須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

張貼者:2012年5月14日 下午9:47wu huang ching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        100年度上訴字第3698號

上 訴 人 臺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王詩偉

選任辯護人 法扶吳磺慶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不服臺灣板橋地方法院10

0 年度訴字第1900號,中華民國100 年11月11日第一審判決(起

訴案號:臺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100 年度偵字第14078 號、第

16996 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王詩偉明知MDMA、甲基安非他命係毒品

    危害防制條例第2 條所管制之第二級毒品;愷他命係毒品危

    害防制條例第2 條所管制之第三級毒品,不得非法持有及販

    賣,竟基於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及MDMA、第三級毒

    品愷他命以營利之犯意,先於不詳時、地,販入第二級毒品

    甲基安非他命及MDMA、第三級毒品愷他命後,於民國100 年

    5 月21日凌晨3 時52分許,以其持用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

    電話與同案被告張淵琮(所涉販賣第二級毒品犯行,經原審

    法院判處有期徒刑4 年2 月,提起上訴後,嗣於本院審理中

    撤回上訴而確定)所持用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聯繫販

    售甲基安非他命等毒品事宜後,即前往張淵琮位於新北市○

    ○區○○街127 巷10號住處內,分別以每兩甲基安非他命新

    臺幣(下同)8 萬5 千元之價格,販售6 包甲基安非他命(

    含張淵琮分裝後販賣予游穎傑之甲基安非他命1 包【淨重0.

    1970公克】,共淨重4.2190公克);以1 萬2 千元之對價,

    販售MDMA、甲基安非他命圓形錠劑54顆;以1 萬2 千元之對

    價,販售8 包愷他命(共淨重24.7670 公克,純質淨重21.2

    501 公克)予張淵琮。嗣於同年6 月15日17時30分許,在新

    北市○○市○○街27號2 樓為警查獲,並當場扣得含安非他

    命殘渣袋1 個、含海洛因殘渣袋1 個、已使用注射針筒2 支

    及分裝袋1 包。因認被告王詩偉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

    條第2 項之販賣第二級毒品、同條第3 項之販賣第三級毒品

    罪嫌等語。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其犯罪事實;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

    刑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 項、第301 條第1 項分別定有明文

    ,此即揭櫫刑事訴訟程序係採證據裁判主義,易言之,即認

    定不利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

    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自應為有利於被告認定,更不必有何

    有利之證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 號判例意旨參照。次

    按刑事訴訟法上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係指足以認定被

    告確有犯罪行為之積極證據而言,該項證據自須適合於被告

    犯罪事實之認定,始得採為斷罪資料。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

    ,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

    判之基礎。又刑事訴訟上證明之資料,無論其為直接或間接

    證據,均須達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

    真實之程度,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若其關於被告是否犯罪

    之證明未能達此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致使無法形

    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

    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此分別有最高法院29年上第31

    05號、40年臺上字第86號、76年臺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可

    資參照。另施用毒品者所稱其向某人買受毒品之指證,不得

    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須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

    其是否與事實相符,為法院歷年來之見解,良以毒品買受者

    之指證,其憑信性於通常一般人已有所懷疑,尚難確信其為

    真實,況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之規定,其供出毒品來

    源而破獲者,復得減輕其刑,則其指證之真實性猶有疑慮,

    是施用毒品者之指證,其真實性有待其他必要證據加以補強

    ,茲所謂必要之補強證據,固不以證明販賣毒品犯罪構成要

    件之全部事實為必要,但以與施用者之指證具有相當之關聯

    性為前提,其經與施用者之指證綜合判斷,已達於通常一般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施用者之指證為真實者,始得

    為有罪之認定,此為無罪推定原則之必然推演,最高法院93

    年度台上字第6750號判決意旨亦足資參照。

三、另按刑事訴訟法第308 條規定:「判決書應分別記載其裁判

    之主文與理由;有罪之判決並應記載犯罪事實,且得與理由

    合併記載。」,同法第310 條第1 款規定:「有罪之判決書

    ,應於理由內分別情形記載左列事項:一、認定犯罪事實所

    憑之證據及其認定之理由。」,及同法第154 條第2 項規定

    :「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揆諸上開規定,刑事判決書應記載主文與理由,於有罪判

    決書方須記載犯罪事實,並於理由內記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

    之證據及其認定之理由。所謂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

    ,即為該法第154 條第2 項規定之「應依證據認定之」之「

    證據」。職是,有罪判決書理由內所記載認定事實所憑之證

    據,即為經嚴格證明之證據,另外涉及僅須自由證明事項,

    即不限定有無證據能力之證據,及彈劾證人信用性可不具證

    據能力之彈劾證據。在無罪判決書內,因檢察官起訴之事實

    ,法院審理結果,認為被告之犯罪不能證明,而為無罪之諭

    知,則被告並無檢察官所起訴之犯罪事實存在,既無刑事訴

    訟法第154 條第2 項所規定「應依證據認定之」事實存在,

    因此,判決書僅須記載主文及理由,而理由內記載事項,為

    法院形成主文所由生之心證,其論斷僅要求與卷內所存在之

    證據資料相符,或其論斷與論理法則無違,通常均以卷內證

    據資料彈劾其他證據之不具信用性,無法證明檢察官起訴之

    事實存在,所使用之證據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之證據為限,

    是以本件被告王詩偉既經本院認定無罪,本判決即不再論述

    所援引有關證據之證據能力,合先敘明。

四、公訴人認被告王詩偉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 條第2 項之

    販賣第二級毒品及同條第3 項之販賣第三級毒品罪嫌,無非

    係以被告王詩偉於警詢、偵查中之供述、同案被告張淵琮於

    警、偵訊中之證述、中華電信通聯資料1 份、被告王詩偉

    查獲時所扣得之含安非他命殘渣袋1 個、含海洛因殘渣袋1

    個、已使用注射針筒2 支、分裝袋1 包等物及同案被告張淵

    琮遭查獲所扣得同案被告張淵琮所有如附表所示之第二級毒

    品甲基安非他命、MDMA、第三級毒品愷他命、電子秤2 台、

    現金6 萬7 千4 百元、吸食器1 組、帳冊1 本、記帳單1 張

    、本票6 張、分裝袋2 包及行動電話4 支(含門號00000000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號SIM 卡各1 張

    ),及游穎傑所購買之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1 小包(驗

    餘淨重0.1967公克)等資為論據。

五、訊據被告王詩偉堅詞否認有何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

    、MDMA及第三級毒品愷他命之犯行,並辯稱:伊因積欠張淵

    琮6 萬元債務,100 年5 月21日凌晨至張淵琮住處外找張淵

    琮是為談6 萬元債務問題,伊沒有帶任何毒品過去,也沒有

    向張淵琮收取任何金錢等語。經查:

(一)查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係被告王詩偉之女友陳麗雯

      所申辦,於100 年5 月21日凌晨由被告王詩偉所持用,並

      於當日3 時52分、4 時21分許撥打張淵琮所持用之門號00

      00000000號行動電話聯繫張淵琮,被告王詩偉隨即前往張

      淵琮位於新北市○○區○○街127 巷10號住處外找張淵琮

      等情,業據被告王詩偉供認在卷,核與證人即同案被告張

      淵琮於偵查中及原審審理時證述情節相符(見100 年度偵

      字第14078 號偵查卷第317 頁,原審卷第115 頁反面至第

      118 頁正面),復有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通聯紀錄

      資料1 份附卷可稽(見100 年度偵字第16996 號第145 頁

      ),是此部分事實堪以認定。

(二)參諸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於警詢、偵查中及原審審理時

      就其向被告王詩偉購買甲基安非他命、MDMA及愷他命乙節

      ,先後證述如下:

   1、於100 年5 月22日警詢時證稱:伊從100 年1 月底開始向

      綽號「阿偉」之男子購買過3 、4 次毒品,都是購買第二

      級毒品安非他命、搖頭丸及第三級毒品愷他命,交易地點

      在頂好超市附近,均以8 萬至9 萬5 千元之價格購買毒品

      等語(見100 年度偵字第14078 號偵查卷第8 頁)。

   2、於100 年6 月7 日警詢時證述:伊於農曆年前即開始向阿

      偉購買第二級毒品安非他命及第一級毒品海洛因,因購買

      過太多次了確實日期不記得,100 年5 月21日凌晨2 點多

      向阿偉購買了1 兩(37.5公克)的安非他命,交易地點在

      新北市○○區○○街127 巷10號等語(見同上偵查卷第16

      9 頁)。

   3、於100 年6 月15日警詢時證稱:伊於100 年1 月初經朋友

      介紹認識阿偉,並開始向阿偉購買毒品,購買次數超過1

      、20次,每次都以8 、9 萬元價格購買安非他命1 兩(37

      .5公克),第一級毒品則以3 、4 千元價格購買0.45公克

      ,100 年3 月中旬跟阿偉以1 萬5 千元價格購買1.8 公克

      的海洛因,交易地點在新北市○○區○○街27號後門處,

      之後伊都只跟阿偉買第二級毒品安非他命,最後1 次係於

      100 年5 月21日凌晨2 時左右,在伊住處跟阿偉買了1 公

      兩的安非他命等語(見100 年度偵字第16996 號偵查卷第

      27頁、第28頁)。

   4、於100 年5 月22日檢察官偵查中證述:扣案搖頭丸是100

      年5 月21日凌晨4 、5 時許,阿偉拿至伊住處以1 萬2 千

      元賣給伊,愷他命及安非他命是被查獲前1 星期向阿偉買

      的,以1 萬2 千元買愷他命,以1 兩8 萬5 千元買安非他

      命,是阿偉拿到伊家賣給伊的等語(見100 年度偵字第14

      078 號偵查卷第61頁)。

   5、於100 年6 月2 日檢察官偵查中證述:阿偉於100 年5 月

      21日凌晨1 、2 點打伊使用之門號0000000000電話,說要

      找伊,見面講,他到達後說有急用,問伊50顆搖頭丸要不

      要,伊看他有急用就交給阿偉1 萬2 千元,阿偉就給伊50

      顆搖頭丸,另5 月12日左右伊以門號0000000000電話打給

      阿偉,問阿偉有沒有空,要不要見面,雙方便約在樹林復

      興路頂好超市見面,伊問阿偉有沒有辦法叫到愷他命、安

      非他命,他要伊等他電話,他當天沒有回電,是隔天清晨

      快天亮時,他要伊去同一超市找他,他就交給伊8 包愷他

      命、4 包安非他命,伊付他2 萬2 千元等語(見同上偵查

      卷第80頁、第81頁)。

   6、於100 年6 月16日檢察官偵查中證述:100 年5 月21日凌

      晨有與阿偉在伊住處門口碰面,但那天只有講阿偉積欠伊

      9 萬3 千元債務的事情,當天沒有跟阿偉買安非他命、搖

      頭丸及愷他命,扣案的安非他命、搖頭丸、愷他命是前1

      天在伊住處跟阿偉買的等語(見同上偵查卷第272 頁);

   7、於原審審理時證稱:被告王詩偉有積欠伊9 萬3 千元之債

      務,是過年期間跟他買安非他命的錢,他東西沒給伊,而

      查獲當天有討論到9 萬3 千元債務如何處理,他說之後慢

      慢還,查獲當天所扣得之甲基安非他命、MDMA、愷他命是

      查獲當天凌晨3 、4 點左右在伊住處外跟被告王詩偉買的

      ,甲基安非他命1 兩8 萬元、MDMA伊買50顆,他給54顆,

      價錢是1 萬2 千元,愷他命是50公克1 萬2 千元,伊總共

      向被告王詩偉購買過很多次毒品,每次都是以電話聯絡,

      交易地點除伊住處外,尚有被告王詩偉住處附近之頂好超

      市附近等語(見原審卷第110 頁反面至第118 頁反面)

(三)依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上揭證述內容,證人同案被告張

      淵琮固就其曾向被告王詩偉購買過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

      命、MDMA及第三級毒品愷他命乙節指證歷歷,惟如上所述

      ,參諸其在偵查中及原審審理時均供承被告王詩偉自農曆

      年起即積欠伊9 萬3 千元債務,迄今尚未償還等語,堪認

      其與被告王詩偉間已因債務問題存有嫌隙,其證言是否可

      採,已有疑問。又參諸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於警詢時、

      檢察官偵查中及原審審理時上揭證述內容,就其曾向被告

      王詩偉購買毒品之時間、次數及所購買毒品之種類(警詢

      中原證稱係購買甲基安非他命、MDMA、愷他命;嗣後又改

      稱購買安非他命及海洛因)及扣案如附表所示之甲基安非

      他命、MDMA及愷他命究係何時所購買等情,其證述內容亦

      前後不一,且多所矛盾,是其證詞憑信性,殆有疑問。另

      參以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於警詢及檢察官偵查中之證述

      ,就販賣毒品之人均證述係綽號「阿偉」之人,並未證述

      「阿偉」就是被告王詩偉,而於原審審理時始證述係被告

      王詩偉,如本件被告王詩偉確係販賣毒品予同案被告張淵

      琮,依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於警詢中證述伊自100 年1

      月底即開始向被告王詩偉購買毒品,次數超過1 、20次,

      且2 人間亦有債權、債務關係,衡情同案被告張淵琮應知

      悉被告王詩偉之真實姓名甚明,於警詢及檢察官偵查中證

      述時即可指證販賣毒品之人就是被告王詩偉,並得因供述

      毒品來源而獲得減輕其刑,衡無刻意迴護被告王詩偉之理

      ,而警、偵訊時始終證稱係「阿偉」,而遲至原審審理時

      始證述係被告王詩偉販賣給伊毒品,此益徵證人即同案被

      告張淵琮上揭證述,不足採信。是本件尚難僅憑證人即同

      案被告張淵琮上揭證述,而為被告王詩偉不利之認定。揆

      諸上開最高法院判決意旨,自仍須有其他積極證據佐證,

      始足以使本院形成被告王詩偉有罪之心證。

(四)又查,被告王詩偉曾於100 年5 月21日3 時52分、4 時21

      分許,以其女友陳麗雯所申辦之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

      話撥打同案被告張淵琮持用之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

      ,並隨即前往被告張淵琮位於新北市○○市○○街127 巷

      10號住處外找同案被告張淵琮等情,固有上開行動電話通

      聯紀錄1 份附卷可憑,惟因當時並未對上開被告王詩偉

      用之上開行動電話進行通訊監察,而有通訊監察譯文可資

      勾稽其等通話內容,是本件縱認依上開上開行動電話通聯

      紀錄足以證明被告王詩偉與同案被告張淵琮2 人,於上揭

      時、地確有上開行動電話相互聯繫並見面情事,惟亦難據

      此遽認定被告王詩偉與同案被告張淵琮於上揭時、地有交

      易甲基安非他命、MDMA及愷他命之事實。

(五)至被告王詩偉於100 年6 月15日17時30分許,在新北市○

      ○區○○街27號2 樓為警查獲時,固當場扣得含安非他命

      殘渣袋1 個、含海洛因殘渣袋1 個、已使用注射針筒2 支

      、分裝袋1 包等物,惟查,上揭扣案物品應係被告王詩偉

      持供施用海洛因及甲基安非他命之物,核與被告王詩偉

      訴本件販賣第二級毒品、第三級毒品犯行無涉,尚難認定

      係供被告王詩偉被訴本件販賣毒品所用之物。又參以被告

      王詩偉所涉施用第一級毒品海洛因及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

      他命犯行部分,業經臺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聲請

      原審法院以100 年度毒聲字第703 號裁定應送勒戒處所觀

      察、勒戒,此有本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原審法院100 年度

      毒聲字第703 號刑事裁定正本1 份在卷可憑。此外,參以

      本件亦未查獲任何持供販賣毒品犯行用之電子秤、帳冊等

      工具或證物,且除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之上揭證述外,

      亦無其他證人出面指認被告有販賣甲基安非他命、MDMA或

      愷他命之犯行,故本件並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認定證人即

      同案被告張淵琮之證述與事實相符,是尚難僅憑證人即同

      案被告被告張淵琮之片面指證,遽認被告王詩偉涉有檢察

      官所訴之販賣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MDMA及第三級毒

      品愷他命等犯行。

六、綜上所述,本件依公訴人所舉各項證據方法,尚不足以本院

    達到確信被告王詩偉確有公訴人所指上開販賣第二級毒品及

    第三級毒品罪嫌,而有合理之懷疑。此外,本院復查無其他

    積極證據足資認定被告王詩偉確有公訴人所指之販賣第二級

    毒品及第三級毒品犯行,揆諸首揭說明,公訴人既不能證明

    被告王詩偉犯罪,依法自應為其罪之諭知。

七、原審經審理結果,認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王詩偉

    公訴人所指之上開犯行,而為被告無罪之諭知,尚無不合,

    公訴人上訴意旨以:(一)按告訴人與證人之陳述有部分前

    後不符,或相互間有所歧異時,究竟何者為可採,法院乃得

    本其自由心證予以斟酌,非謂一有不符或矛盾,即應認其全

    部均為不可採信,尤其關於行為動機、手段及結果等之細節

    方面,告訴人之指陳,難免故予誇大,證人之證言,有時亦

    有予以渲染之可能,然其基本事實之陳述,若果與真實性無

    礙時,則仍非不得予以採信,有最高法院74年台上字第1559

    號判例可資參照。經查,本件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就其向

    被告王詩偉購買甲基安非他命、MDMA及愷他命乙節,於原審

    審理中已明確證稱:於100 年5 月21日凌晨3 、4 時在其住

    處外,以甲基安非他命1 兩8 萬元、MDMA54顆1 萬2 千元、

    愷他命50公克1 萬2 千元之代價,向被告購買甲基安非他命

    、MDMA及愷他命等毒品等語。上開證人於警詢、偵訊及審理

    時先後證述雖非完全一致,然觀諸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於

    100 年1 月間即已向被告王詩偉購買毒品,且次數甚多等情

    ,亦據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於警詢時證述在卷,是以證人

    即同案被告張淵琮就相關情節因向被告王詩偉購買毒品之次

    數甚多,以致記憶不清,實符常情,且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

    琮確有於上開時、地向被告王詩偉購買毒品之基本事實並無

    變異,堪認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證述應屬實在。況張淵琮

    自身遭查獲之際,為警扣得如附表所示之物中,扣除張淵琮

    誤認為MDMA,實為甲基安非他命之圓形錠劑51顆外,甲基安

    非他命之部分僅扣得4.0218公克,則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

    若為自身之案件,刻意虛構毒品來源,以減輕其刑,實無須

    虛構其向被告王詩偉購買高達1 兩(即37.5公克)之甲基安

    非他命,來增加其自身之刑度。原審對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

    琮證述之曾向購買何種毒品、購買毒品當日確實之時間等細

    節方面,偶有先後不一,即遽認為全不可採,並對被告王詩

    偉判決無罪,顯有失出。(二)被告王詩偉固坦承於上開時

    、地與張淵琮見面之事實,惟辯稱:當天見面係要洽談其積

    欠張淵琮之債務如何返還云云。經查,門號0000000000號行

    動電話係被告王詩偉之女友陳麗雯所申辦,於100 年5 月21

    日凌晨由被告王詩偉持用,並於當日3 時52分、4 時21分許

    撥打張淵琮持用之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聯繫張淵琮,

    被告王詩偉隨即前往張淵琮位於新北市○○區○○街127 巷

    10號住處外與張淵琮相會等情,為被告王詩偉所供承,核與

    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於偵查及原審審理時證述相符,復有

    行動電話門號0000000000號之通聯紀錄資料1 份在卷可稽,

    此部分事實堪以認定。而就當日與張淵琮見面之細節,被告

    王詩偉供稱:其本於三峽租屋處看電視,為與張淵琮討論如

    何償還債務事宜,遂與張淵琮聯絡並前往上開地點討論,並

    表明若有錢即會償還債務,但未約定具體償還時間或金額,

    之後即回租屋處云云,然衡諸常情,當日被告王詩偉並無還

    款之意,亦未準備任何還款計畫,豈有於凌晨之時,特地主

    動撥打電話聯繫張淵琮,又特地前往張淵琮住處尋找張淵琮

    ,而僅僅為了要表明一旦有錢即可償債之理?再者,門號00

    00000000行動電話為被告王詩偉所持用,業經被告王詩偉

    偵查中自承在卷,而觀諸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之通聯

    紀錄資料,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於同月19日亦與門號

    0000000000號之行動電話有密集之通聯,且亦均係由門號00

    00000000行動電話所撥出,有行動電話門號0000000000號之

    通聯紀錄資料1 份在卷可稽,顯見被告王詩偉與張淵琮之聯

    繫甚為頻繁,則被告王詩偉若僅與張淵琮有債務糾紛,在其

    未提出任何具體償債計畫前,為何需要與張淵琮作如此頻繁

    聯繫?是以,被告上開辯稱當日僅係洽談其積欠證人之債務

    如何返還云云,顯與常情有違,實不足採。原審未慮究及此

    ,遽為被告有利之認定,實有認定事實之違誤。綜上所述,

    原判決認事用法尚嫌未洽,請求撤銷原判決,另為被告適當

    之判決。惟查:(一)按施用毒品者所稱其向某人買受毒品

    之指證,不得作為有罪證據,仍須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

    察其是否與為法院歷年來之見解良以毒品買受者之指證,

    其憑信性於通常一般人已有所懷疑,尚難確信其為真實,況

    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之規定,其供出毒品來源而破獲

    者,復得減輕其刑,則其指證之真實性猶有疑慮,是施用毒

    品者之指證,其真實性有待其他必要證據加以補強茲所謂

    必要之補強證據,固不以證明販賣毒品犯罪構成要件之全部

    事實為必要,但以與施用者之指證具有相當之關聯性為前提

    ,其經與施用者之指證綜合判斷,已達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

    有所懷疑,而得確信施用者之指證為真實者,始得為有罪之

    認定,此為無罪推定原則之必然推演(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

    字第6750號判決意旨參照)。查本件公訴意旨認被告王詩偉

    涉有販賣第二級、第三級毒品犯行,無非係以證人即同案被

    告張淵琮於警詢、偵查及原審審理中之證述,及100 年5 月

    21日3 時52分許、4 時21分許,被告王詩偉持用之門號0000

    000000號行動電話,與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持用之門號00

    00000000號行動電話之通聯紀錄資料為其論據。惟查,如上

    所述,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淵琮就其曾向被告王詩偉購買

    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MDMA及第三級毒品愷他命等情,

    固據其迭於警詢、偵查及原審審理中證述甚詳,惟參諸其在

    偵查中及原審審理時均供承被告王詩偉自農曆年起即積欠伊

    9 萬3 千元債務,迄今尚未償還等語,堪認其與被告王詩偉

    間已因債務問題存有嫌隙,其證言是否可採,已有疑問。又

    參諸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於警詢時、檢察官偵查中及原審

    審理時上揭證述內容,就其曾向被告王詩偉購買毒品之時間

    、次數及所購買毒品之種類(警詢中原證稱係購買甲基安非

    他命、MDMA、愷他命;嗣後又改稱購買安非他命及海洛因)

    及扣案如附表所示之甲基安非他命、MDMA及愷他命究係何時

    所購買等情,其證述內容亦前後不一,且多所矛盾,是其證

    詞憑信性,殆有疑問。另參以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於警詢

    及檢察官偵查中之證述,就販賣毒品之人均證述係綽號「阿

    偉」之人,並未證述「阿偉」就是被告王詩偉,而於原審審

    理時始證述係被告王詩偉,如本件被告王詩偉確係販賣毒品

    予同案被告張淵琮,依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於警詢中證述

    伊自100 年1 月底即開始向被告王詩偉購買毒品,次數超過

    1 、20次,且2 人間亦有債權、債務關係,衡情證人即同案

    被告張淵琮應知悉被告王詩偉之真實姓名甚明,於警詢及檢

    察官偵查中證述時即可指證販賣毒品之人就是被告王詩偉

    並得因供述毒品來源而獲得減輕其刑,衡無刻意迴護被告

    詩偉之理,而警、偵訊時始終證稱係「阿偉」,而遲至原審

    審理時始證述係被告王詩偉販賣給伊毒品,此益徵證人即同

    案被告張淵琮上揭證述,不足採信。是本件尚難僅憑證人即

    同案被告張淵琮上揭證述,而為被告王詩偉不利之認定。況

    退步言,縱認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上揭證述可採,揆諸上

    開最高法院判決意旨,亦不得以之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

    ,仍須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亦即

    須有其他補強證據,如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佐證,亦不足以

    使本院形成被告王詩偉有罪判決之心證。(二)次查,被告

    王詩偉固曾於100 年5 月21日3 時52分、4 時21分許,以其

    女友陳麗雯所申辦之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撥打被告張

    淵琮持用之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並隨即前往同案被

    告張淵琮位於新北市○○市○○街12 7巷10號住處外找被告

    張淵琮等情,固有上開行動電話通聯紀錄1 份附卷可憑,惟

    因當時並未對上開被告王詩偉持用之上開行動電話進行通訊

    監察,而有通訊監察譯文可資勾稽其等通話內容,是本件縱

    認依上開上開行動電話通聯紀錄足以證明被告王詩偉與同案

    被告張淵琮於上揭時、地確有上開行動電話相互聯繫並見面

    情事,惟既無通訊監察譯文足以查知2 人之通話內容,自無

    法以2 人曾於上揭時、地通話並見面,遽認2 人於上揭時、

    地之行動電話通話內容係聯繫買賣毒品事宜,本件尚難據此

    遽認被告王詩偉與同案被告張淵琮於上揭時、地有交易甲基

    安非他命、MDMA及愷他命之事實。公訴人上訴意旨執此為認

    定被告王詩偉涉有販賣毒品之證據,核屬無據。(三)末查

    ,被告王詩偉於100 年6 月15日17時30分許,在新北市○○

    區○○街27號2 樓為警查獲時,固當場扣得含安非他命殘渣

    袋1 個、含海洛因殘渣袋1 個、已使用注射針筒2 支、分裝

    袋1 包等物,惟上揭扣案物品係被告王詩偉持供施用海洛因

    及甲基安非他命之物,核與被告王詩偉被訴本件販賣第二級

    毒品、第三級毒品犯行無涉,已如前述,尚難據此認定係供

    被告王詩偉被訴本件販賣毒品所用之物。此外,參以本件亦

    未查獲任何持供販賣毒品犯行用之電子秤、帳冊等工具或證

    物,且除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之上揭證述外,亦無其他證

    人出面指認被告有販賣甲基安非他命、MDMA或愷他命之犯行

    ,故本件並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認定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

    之證述與事實相符,是尚難僅憑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之片

    面指證,遽認被告王詩偉涉有檢察官所訴之販賣第二級毒品

    甲基安非他命、MDMA及第三級毒品愷他命等犯行。是本件尚

    難以證人即同案被告張淵琮上揭證述,遽認公訴人指訴被告

    王詩偉販賣毒品犯行屬實,是檢察官此部分上訴意旨,並非

    有據。此外,本件如上所述,亦尚乏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

    王詩偉涉有上開販賣第二級毒品、第三級毒品罪嫌,是本件

    自不能僅依公訴人上揭指訴,遽認被告王詩偉涉有上揭販賣

    第二級毒品、第三級毒品犯行,此業據原審判決於判決理由

    內均詳予論述,且並無違背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又按證據

    之取捨及證據證明力如何,均屬事實審法院得自由裁量、判

    斷之職權,苟其此項裁量、判斷,並不悖乎通常一般之人日

    常生活經驗之定則或論理法則,且於判決內論敘其何以作此

    判斷之心證理由者,即不得任意指摘其為違法。上訴人上訴

    仍執陳詞,對於原審依職權所為之證據取捨以及心證裁量,

    重為爭執,仍無從使本院形成被告王詩偉有罪之心證,且並

    未提出其他積極證據以供調查,其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 條,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黃騰耀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4    月    19    日

                  刑事第十五庭  審判長法  官  沈宜生

                                      法  官  陳坤地

                                      法  官  吳炳桂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其

未敘述上訴之理由者並得於提起上訴後1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

(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逕送上級法院」。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9條:

除前條情形外,第二審法院維持第一審所為無罪判決,提起上訴

之理由,以下列事項為限:

一、判決所適用之法令牴觸憲法。

二、判決違背司法院解釋。

三、判決違背判例。

刑事訴訟法第 377 條至第 379 條、第 393 條第 1 款之規定,

於前項案件之審理,不適用之。

                                      書記官  劉育君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4     月    20    日

附表:

┌──┬────────────┬──────────────┐

│編號│扣案物名稱              │數量                        │

├──┼────────────┼──────────────┤

│一、│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6包(驗餘淨重共4.0218公克) │

│    │白色結晶)              │                            │

├──┼────────────┼──────────────┤

│二、│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50顆(驗餘淨重共14.2046公克 │

│    │藍色圓形錠劑)          │)                          │

├──┼────────────┼──────────────┤

│三、│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1顆(驗餘淨重0.2937公克)   │

│    │綠色圓形錠劑)          │                            │

├──┼────────────┼──────────────┤

│四、│第二級毒品MDMA(橘色圓形│1顆(驗餘淨重0.2073公克)   │

│    │錠劑)                  │                            │

├──┼────────────┼──────────────┤

│五、│第二級毒品MDMA(藍色圓形│1顆(驗餘淨重0.2475公克)   │

│    │錠劑)                  │                            │

├──┼────────────┼──────────────┤

│六、│第二級毒品MDMA(黃色圓形│1顆(驗餘淨重0.2824公克)   │

│    │錠劑)                  │                            │

├──┼────────────┼──────────────┤

│七、│第三級毒品愷他命(白色結│8包(驗餘淨重共24.6509公克,│

│    │晶)                    │純質淨重共21.2501公克)     │

└──┴────────────┴──────────────┘

共犯之自白,性質上仍屬被告之自白,縱先後所述內容一致,或經轉換為證人而具結陳述,仍不足作為證明其所自白犯罪事實之補強證據

張貼者:2012年5月1日 下午3:17wu huang ching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年度台上字第二四五○號

上  訴  人   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檢察署檢察官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田奇安

上列上訴人等因被告殺人未遂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

分院中華民國九十八年十二月十六日第二審判決(九十八年度上

訴字第一0三0號,起訴案號:台灣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七

年度偵字第五四二二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

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

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

以駁回。

一、非法寄藏槍、彈(即有罪)部分:

本件原審經審理結果,認為上訴人即被告田奇安有原判決事實欄

所載未經許可,非法持有、寄藏具有殺傷力之捷克CZ廠75型制式

半自動手槍一支(含彈匣一個,槍枝管制編號:0000000000號)

及子彈三顆(下稱扣案槍、彈)之犯行,並以被告所犯槍砲彈藥

刀械管制條例第七條第四項之未經許可,寄藏手槍罪及同條例第

十二條第四項之未經許可,寄藏子彈罪,有想像競合犯關係,應

從一重處斷。因而維持第一審關於此部分論被告犯非法寄藏手槍

罪,處有期徒刑七年,併科罰金新台幣(下同)十五萬元,罰金

如易服勞役,以一千元折算一日,及為相關從刑諭知之科刑判決

,駁回被告在第二審此部分之上訴。已詳其調查、取捨證據之

結果及憑以認定犯罪事實之心證理由。按認事、證據之取捨及證

據證明力之判斷,俱屬事實審法院之職權,苟無違證據法則,自

不能指為違法;是供述證據前後雖有差異或矛盾,事實審法院非

不可本於經驗及論理法則,斟酌其他情形,作合理之比較,定其

取捨;其就供述證據之一部,認為真實者,予以採取,亦非法則

所不許。因之,被告之供述,前後縱有差異,事實審法院依憑其

前後之供述,斟酌其他補強證據,本於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取

其認為與真實相符之一部,作為論罪之證據,自屬合法。卷查許

勝凱與被害人賴聖凱間為鬥毆糾紛,相約於民國九十七年四月八

日二十三時許,在台南縣新市鄉(現改制為台南市新市區)○

村○○七十號(下稱槍擊現場)談判,被告受許勝凱之邀約,攜

帶扣案槍、彈前往。席間雙方一言不合,被告有射擊子彈一顆等

情,迭據被告於警詢、偵查、第一審及原審準備程序中坦承不諱

,且前後一致。佐以證人即當日與被害人一同赴約之陳昭憲於警

詢證稱:伊到現場時有聽到槍聲等語;及本件槍擊發生後,員警

未於案發現場查扣任何彈殼、彈頭,被害人右小腿穿透之槍傷,

手術時亦未見體內殘留異物,有刑案現場測繪圖及財團法人奇美

醫院(下稱奇美醫院)九十七年七月二十三日法院專用病情摘要

在卷可稽。堪認被告自白其有擊發一顆子彈應與事實相符,雖其

就擊發之子彈係對空射擊或朝被害人射擊之供詞前後稍有歧異,

惟其於槍擊現場確有擊發一顆子彈之供述,既為一致,此部分自

足採為證據。原判決就被告所持有、寄藏之子彈有三顆部分所為

之說明,雖稍嫌簡略,究非理由不備或矛盾。上訴意旨就原審依

職權採證認事之適法行使,及原判決已說明事項,專憑己見,泛

指為違法,單純再為事實之爭執(寄藏之子彈究係二顆或三顆)

,或與判決本旨無關之枝節事項(是否對空射擊)為事實之爭辯

,俱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依首揭說明,應認被告此部分之

上訴不合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二、被訴殺人未遂(即無罪)部分:

本件關於被告被訴殺人未遂部分,檢察官公訴意旨係以:許勝凱

與被害人賴聖凱間為鬥毆糾紛,相約於九十七年四月八日二十三

時許,在槍擊現場談判,被告受許勝凱之邀約,攜帶具有殺傷力

之扣案槍、彈前往,席間雙方一言不合發生槍戰,混亂中被害人

右小腿遭子彈貫穿,受有右下肢軟組織穿刺傷、併右股骨開放性

骨折等傷害。嗣經警循線於翌(九)日二十二時三十分許,由被

告帶同前往台南縣山上鄉(現改制為台南市山上區)○○村二之

一號旁「福緣宮」後方圍牆邊,扣得其藏置該處之扣案手槍一支

(含彈匣一個)及子彈二顆,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

第二項、第一項之殺人未遂罪嫌云云。原審經審理結果,認此部

分不能證明被告犯罪,原判決因而維持第一審關於此部分所為諭

知被告無罪之判決,駁回檢察官在第二審之上訴。已詳述其調查

、取捨證據之結果及得心證之理由。查:(一)、刑事訴訟法第三

百七十九條第十款所謂應行調查之證據範圍,係以事實審審判中

案內所存在之一切與待證事實有關之證據為限,案內所不存在之

證據,自不得認法院為發見真實,應依職權從各方面蒐集證據詳

加調查。換言之,法院對於案內所存在之一切與待證事實有關之

證據,固有依法調查證據之職責,但對於案內所不存在之證據,

則無蒐集證據之義務。又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

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立法旨意乃在防範被

告或共犯自白之虛擬致與真實不符,故對自白在證據上之價值加

以限制,明定須藉補強證據以擔保其真實性。所謂補強證據,係

指除該自白本身之外,其他足以證明該自白之犯罪事實確具有相

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而言,雖所補強者,非以事實之全部為必要

,但亦須因補強證據之質量,與自白之相互利用,足使犯罪事實

獲得確信者,始足當之。共犯之自白,性質上仍屬被告之自白,

縱先後所述內容一致,或經轉換為證人而具結陳述,仍屬不利己

之陳述範疇,究非自白以外之其他必要證據,自不足作為證明其

所自白犯罪事實之補強證據。關於被告被訴殺人未遂部分,原判

決認除被告之自白、依據被告自白製作之刑案現場測繪圖外,經

調查結果,公訴之其餘證據均不足以擔保被告自白之真實性,故

不能為被告自白犯罪之補強證據,揆諸上揭說明,其適用之證據

法則並無違法。檢察官於原審並未聲請再調查其他人證或物證,

有原審準備程序筆錄及審判筆錄可稽。原審因此未再為其他證據

之調查,原判決亦未說明不予調查之理由,難謂有調查未盡或判

決不備理由之違法。檢察官上訴意旨就此部分並未依據卷內具體

訴訟資料指摘原判決有何違背法令之處,猶以被告於警詢、偵查

及第一審首次訊問均自白被害人所受之槍傷,係由其槍擊所造成

,且只有被告清楚射擊被害人受傷之過程,若被告未射擊,何須

自白等推測之詞,就原判決已合法論斷之事項,重複為事實上之

爭執,指摘此部分原審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證據未予調查之違誤

;又以發生槍擊之時間為深夜二十三時許,如何能辨別在場之人

所穿之衣服顏色,原判決如何認被告當時係穿米色上衣等詞提出

質疑,指摘原判決未說明其根據,亦有判決理由不備之違法云云

,均非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二)、證據之取捨,為事實審法

院之職權,倘其採證認事並不違背證據法則,即不得任意指為違

法。而所謂經驗法則,係指吾人基於日常生活經驗所得之定則,

並非個人主觀之推測。又犯罪之共同正犯,究竟何者乃真正之行

為人,屬檢察官應行舉證之範圍,其若無法舉出確證,法院祇須

就遭起訴之被告予以審認,毋庸查究真正行為人之身分、姓名等

事項。原判決已就公訴證據即被告之自白、證人許勝凱、賴聖凱

、廖俊道、陳昭憲、趙國欽、鄭霑嬪之證述、奇美醫院診斷證明

書、檢察官勘驗筆錄及員警依被告自白所繪製刑案現場測繪圖、

扣押物品清單等相關事證詳加調查論列,復綜合證人林智偉、郭

建廷、田凱丞、林國煌之證詞等證據資料,參互斟酌判斷,資為

有利於被告之認定,再說明其取捨判斷而得心證之理由甚詳,經

核並非原審主觀之推測,且原判決就此部分之認定亦與論理法則

及證據法則無違。檢察官上訴意旨仍以:被害人所受之槍傷,係

遭被告射擊所致,已據被告於警詢、偵查及第一審首次訊問時自

白,原判決竟認被告當時係對空射擊,有判決不載理由之違法;

原判決認許勝凱於談判時不可能攜帶玩具槍赴約,顯然有違論理

法則云云。顯係置原判決之明白論斷於不顧,就屬於事實審法院

採證認事職權之行使,全憑己見,任意指摘,難謂已符合首揭法

定上訴第三審之要件。依上所述,檢察官此部分之上訴違背法律

上之程式,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五    月   十二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十一庭

                          審判長法官  賴  忠  星  

                                法官  呂  丹  玉  

                                法官  吳      燦  

                                法官  蔡  名  曜  

                                法官  葉  麗  霞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五    月   十六   日

至關於犯罪構成要件之主觀要素以及犯罪構成事實以外之事實,通說認為其於此之自白則無須補強證據

張貼者:2012年5月1日 下午3:08wu huang ching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年度台上字第六一八一號

上  訴  人  許有德

選任辯護人  金學坪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

華民國九十九年七月二十八日第二審更審判決(九十九年度上更

(一)字第一四五號,起訴案號:台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六年

度偵字第二四七一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

或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

違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

以駁回。本件原審審理結果,認為上訴人許有德違反毒品危害防

制條例之犯行明確,因而撤銷第一審科刑之判決,改判依想像競

合犯從一重論處上訴人販賣第二級毒品罪刑(主刑處有期徒刑七

年二月),已詳其調查、取捨證據之結果及憑以認定犯罪事實

之心證理由,並就上訴人否認有營利販入之供詞及所辯各語認非

可採,予以論述。查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一項、第二項

,分別就自白之任意性與自白之補強性設其規定,前者係以保障

被告之自由權,具有否定自白證據適格性之機能,後者則重在排

斥虛偽之自白,藉補強證據之存在,以限制自白在證據上之價值

,並作為擔保其真實性之程序上要件。所謂補強證據,依判例,

則指除該自白本身外,其他足資以證明自白之犯罪事實具有相當

程度真實性之證據而言,是以自白補強之範圍限定為與犯罪構成

要件事實有關係者,其中對於犯罪構成客觀要件事實乃屬補強

據所必要,則併合處罰之數罪固不論矣,即裁判上一罪(想像競

合犯)、包括一罪等,其各個犯罪行為之自白亦均須有補強證據

(但論者有謂僅就其從重之犯罪,或主要部分有補強證據為已足

),俾免出現架空之犯罪認定。至關於犯罪構成要件之主觀要素

,如故意、過失、知情、目的犯之目的(意圖),以及犯罪構成

事實以外之事實,例如處罰條件、法律上刑罰加重減免原因之事

實等,通說認為其於此之自白,則無須補強證據,但得提出反證

,主張其此等任意性之自白非事實。上訴人於偵查中及第一審羈

押訊問時已自白其係以營利之目的,同時販入扣案如原判決附表

(下稱附表)所載之第二、三、四級毒品,並供認其之自白係出

於任意性等語明確,則在上訴人未能提出反證證明其之自白與事

實有何不符之情形,該部分之自白自無要求補強證據之必要,從

而上訴意旨就此所為之指摘,即難認係合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而原判決係綜核上訴人之自白,證人即購買第三級毒品愷他命之

李致賢之證言,其二人間對話之通訊監察譯文,扣案如附表所示

之毒品等證物,及案內其他證據資料,資為判斷犯罪事實,記明

其認定之理由,並不悖乎經驗與論理法則,而無上訴意旨所指判

決理由不備之違法。另關於李致賢向上訴人所購買經扣案之毒品

愷他命連同包裝袋,其重量究屬零點九五公克或零點九三公克,

原判決此部分之說明,容有微疵,因仍無礙於買賣標的物同一性

之認定,不惟顯然於判決無影響,尤無上訴人所稱應調查之證據

未予調查之違法。上訴人係基於營利之意圖,販入第二、三、四

級毒品,其後進而賣出第三級毒品予李政賢,此為原判決所認定

,則原判決理由載其持有第二級毒品之低度行為「進而販賣第二

級毒品之高度行為所吸收,不另論罪」等語,雖與認定之事實不

盡相符,惟此誤載於判決本旨不生影響,另原判決既已總括說明

第三級毒品愷他命係屬違禁物,其宣告沒收之相對應條文當為刑

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原判決誤植為同條項第二款,其屬

顯然之錯誤,情甚明灼,得由原審裁定予以更正,尚難認有判決

違背法令之情形。上訴意旨置原判決所為明白論斷於不顧,仍持

已為原判決指駁之陳詞再事爭辯,或對於事實審法院取捨證據與

自由判斷證據證明力之職權行使,徒以自己之說詞,任意指為違

法,或單純為事實上枝節性之爭辯,要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

訴理由之違法情形,不相適合。其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應予

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十一   月    十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九庭

                          審判長法官  賴  忠  星  

                                法官  呂  丹  玉  

                                法官  吳      燦  

                                法官  蔡  名  曜  

                                法官  葉  麗  霞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十一   月   十五   日

必其中一共犯之自白先有補強證據,而後始得以該自白為其他共犯自白之補強證據

張貼者:2012年5月1日 下午3:03wu huang ching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年度台上字第六五九二號

上  訴  人  李俊南

選任辯護人  張富慶  律師

            陳鴻謀  律師

上列上訴人因違反貪污治罪條例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

院中華民國一○○年八月十一日第二審判決(九十九年度上訴字

第一七二七號,起訴案號: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八年度

偵字第二七四四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撤銷,發回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

    理  由

本件原判決以:上訴人李俊南自民國九十六年十月二十日起至九

十八年一月十二日止,擔任台中市警察局第三分局東區分駐所(

下稱東區分駐所)之警務員兼所長,負有轄區巡邏、執行臨檢、

查報取締東區分駐所轄區內之色情應召站行業及調查轄區內犯罪

等之職務,為依法令服務於國家而具有法定調查犯罪職務權限之

公務員;而趙錫鋒(業經判決確定)係東區分駐所警友站之副站

長。趙錫鋒與洪錫欽(業經判決確定)於九十七年四月間,計畫

在台中市○區○○路三六九號一樓,合資經營媒介後容留性交易

之東來美髮店,復於同年六月間,頂讓台中市○區○○路三五九

號一樓之東昇美髮店,合資經營媒介後容留性交易。趙錫鋒、洪

錫欽為避免東來美髮店開始經營後,遭東區分駐所查緝妨害風化

之犯罪情事,先於九十七年四月間,一同至東區分駐所之李俊南

辦公室內,向上訴人告知有意在上址經營媒介後容留性交易之東

來美髮店之計畫,並向上訴人表示願意每月給付賄賂新台幣(下

同)一萬元,以避免東來美髮店日後遭東區分駐所取締色情,惟

因上訴人嫌一萬元之金額過低,趙錫鋒、洪錫欽乃又當場提議上

訴人可投資入股東來美髮店牟利。詎上訴人知悉趙錫鋒、洪錫欽

邀請其入股之用意,在於假借其警察與所長之職權,避免東來美

髮店遭警取締色情,且明知依警察法第九條規定,警察之職權之

一為依法協助偵查犯罪,竟仍違背上開規定,基於利用擔任東區

分駐所警務員兼所長之身分及職權,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

圖謀自己不法利益之犯意,及共同基於意圖使女子與他人為性交

行為,而媒介後容留以營利之犯意聯絡,而於九十七年五月間,

同意在東來美髮店插股一股,且將插股金二十萬元交付趙錫鋒。

又趙錫鋒、洪錫欽於九十七年八月間,有感東昇美髮店之獲利較

東來美髮店為優,且因東來美髮店之獲利不多,對上訴人懷有歉

意,乃邀請上訴人入股東昇美髮店,約定入股方式係將趙錫鋒所

投資三十萬元股份中之十五萬元股份,移轉予上訴人,且李俊南

實際上僅需出資十萬元而受讓前開股份,其餘五萬元股款部分,

由東昇美髮店之公資金支應(即其中五萬元,係由上訴人插乾股

,並未實際出資)。詎上訴人知悉趙錫鋒、洪錫欽邀請其入股之

用意,在於假借其警察與所長之職權,避免東昇美髮店遭警取締

色情,且明知依警察法第九條規定,警察之職權之一為依法協助

偵查犯罪,竟承上開利用擔任東區分駐所警務員兼所長之身分及

職權,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圖謀自己不法利益之接續犯意

,及承上開共同意圖使女子與他人為性交行為,而媒介後容留以

營利之接續犯意聯絡,以原判決事實四之(二)至(七)之方式,收

受趙錫鋒、洪錫欽交付之股利,而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圖自

己不法利益(即原判決附表編號2至7)。又趙錫鋒、洪錫欽於

九十七年六月底或七月初某日,共同基於對於公務員違背職務之

行為,交付賄賂之犯意聯絡,向上訴人表示願意就東來美髮店、

東昇美髮店之經營,按月每月給付二萬元之賄賂(即東來美髮店

、東昇美髮店之經營,每月每家之賄賂各為一萬元)予上訴人。

詎上訴人身為東區分駐所警務員兼所長之公務員,明知洪錫欽、

趙錫鋒在東來美髮店、東昇美髮店經營媒介後容留性交易之色情

應召站行業,本應依法主動查報取締、檢舉,且明知趙錫鋒、洪

錫欽欲交付上開賄賂之目的,在於要求不予查報取締、檢舉該二

家美髮店之妨害風化情事,竟仍基於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以原

判決事實四之(一)至(七)之方式,同意每月收受賄賂二萬元(即

原判決附表編號1至7)。因而維持第一審為上訴人關於原判決

附表編號1部分之科刑判決(處有期徒刑六年);另撤銷第一審

為上訴人關於原判決附表編號2至7部分之科刑判決,依刑法上

想像競合暨依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規定減刑後,論處上

訴人公務員犯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刑(共六罪,各處有期徒刑六

年八月〈二罪〉、七年二月〈四罪〉),並為相關之從刑諭知,

固非無見。

惟查:(一)、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一項第五款規定,公務員對

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

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

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利用職權機會或

身分圖利罪,必須行為人之身分,對於該事務有某種影響力,而

據以圖利。又利用機會圖利,亦必須行為人對該事務,有可憑藉

影響之機會,方屬相當。自須將認定之犯罪事實詳記於事實欄,

然後於理由內逐一說明其憑以認定之證據,使事實與理由兩相一

致,方為合法。依原判決事實認定,係以上訴人負有轄區巡邏、

執行臨檢、查報取締東區分駐所轄區內之色情應召站行業及調查

轄區內犯罪等之職務,明知依警察法第九條規定,警察之職權之

一為依法協助偵查犯罪,竟違背上開規定,基於利用擔任東區分

駐所警務員兼所長之身分及職權,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圖

謀自己不法利益。惟轄區巡邏、執行臨檢、查報取締轄區內之色

情應召站行業及調查轄區內犯罪,既為上訴人之職務,則原判決

認定之上訴人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何所指?上訴人對於該事務,

究有如何之影響力,而得據以圖利?或有何可憑藉影響之機會?

又違背警察法第九條之規定,與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有何關連?

均未見原判決於事實內加以敘明,復未於理由內予以釐清(參見

原判決理由二、(九)),即遽認上訴人係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

務圖利,自有判決理由不備之違誤。(二)、科刑之判決書其宣示

之主文,與所載之事實及理由必須互相適合,否則即屬理由矛盾

,其判決當然違背法令。本件原判決理由既說明上訴人係有調查

犯罪職務之人員,犯貪污治罪條例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之公務員

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應依同條例第七條規定加重其刑,但其主

文並未揭明此項加重刑罰要件之身分,亦有未合。(三)、貪污治

罪條例第六條第一項第五款之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圖利罪,

係以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

、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

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

益,並因而獲得不法利益,為其構成要件,且無處罰未遂犯之特

別規定。是該罪屬於結果犯,而所謂「不法利益」,係指合法利

益以外之有形、無形之利益而言;此與「犯罪所得」之概念,並

非相同。故為圖得不法利益而支出之相關成本及其他必要費用部

分,應從行為人所獲得之「不法利益」中扣除,不能算入犯圖利

罪所獲得之不法利益內。依原判決認定之事實,其中關於圖利金

額之計算,係指上訴人分別於其事實四之(二)至(七)所示時間,

收受其入股東來、東昇美髮店之股利,倘若無訛,則上訴人原本

入股東來、東昇美髮店之股金二十萬元及十萬元,是否屬其支出

之相關成本?應否扣除?如無庸扣除,如何認定其所收受之股利

即屬「不法利益」,亦無見原判決予以說明或釐清,亦有判決理

由不備之違法。(四)、科刑判決所認定之事實,與所採之證據不

相適合,即屬證據上理由矛盾,其判決當然違背法令。原判決引

用第一審於九十八年六月二十九日審理期日勘驗蒐證光碟,資為

上訴人成立犯罪之依據,其光碟內容為:「(勘驗結果)李俊南

欲駕車離去時,將車窗搖下,李俊南將一類似信封袋交給趙錫鋒

,趙錫鋒迅速將之摺放入口袋內,李俊南駕車離去」(見原判決

第三十三頁第一至七行),若為真實,則上訴人將類似信封之物

交給趙錫鋒之舉,如何能作為洪錫欽、趙錫鋒交付賄賂予上訴人

之憑據,亦未見原判決予以說明。乃原判決認定前揭光碟內容與

證人趙錫鋒、洪錫欽證述交付賄賂、股利之時間、方式、情節相

互吻合云云,其事實之認定,與所採之證據顯不相適合,自屬證

據上理由矛盾。(五)、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

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定有明文。其立法目的乃欲以

補強證據擔保自白之真實性;亦即以補強證據之存在,藉之限制

自白在證據上之價值。而所謂補強證據,則指除該自白本身外,

其他足資以證明自白之犯罪事實確具有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而

言。雖其所補強者,非以事實之全部為必要,但亦須因補強證據

與自白之相互利用,而足使犯罪事實獲得確信者,始足當之。

刑事審判上之共同被告,係為訴訟經濟等原因,由檢察官或自訴

人合併或追加起訴,或由法院合併審判所形成,其間各別被告及

犯罪事實仍獨立存在。若共同被告具有共犯關係者,雖其證據資

料大體上具有共通性,共犯所為不利於己之陳述,固得採為其他

共犯犯罪之證據,然為保障其他共犯之利益,該共犯所為不利於

己之陳述,除須無瑕疵可指外,且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

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不得專憑該項陳述作為其他共犯犯罪事實

之認定,即尚須以補強證據予以佐證,不可籠統為同一之觀察

兩名以上共犯之自白,除非係對向犯之雙方所為之自白,因已合

致犯罪構成要件之事實而各自成立犯罪外,倘為任意共犯、聚合

犯,或對向犯之一方共同正犯之自白,不問是否屬於同一程序,

縱所自白內容一致,因仍屬自白之範疇,究非自白以外之其他必

要證據。故此所謂其他必要證據,應求諸於該等共犯自白以外,

實際存在之有關被告與犯罪者間相關聯之一切證據;必其中一

之自白先有補強證據,而後始得以該自白為其他共犯自白之

證據,殊不能逕以共犯兩者之自白相互間作為證明其中一共犯

所自白犯罪事實之補強證據。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有如其附表編號

1部分之收受賄賂之事實,似以對向共犯洪錫欽、趙錫鋒於偵查

中或第一審之證述即自白,為其唯一憑據(見原判決二、(四))

。惟上訴人自始否認有收受賄賂之行為,本件除洪錫欽、趙錫鋒

之自白外,究有如何之補強證據,堪信上開對向共犯之自白與事

實相符,原審並未究明,其判決仍係以共犯之自白作為有罪判決

之唯一證據,揆之前揭說明,原判決此部分之採證難謂合於證據

法則。以上或係上訴意旨所指摘,或為本院得依職權調查之事項

,應認原判決有撤銷發回之原因。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四百零一條,判

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十一   月  二十四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十一庭

                          審判長法官  黃  正  興  

                                法官  許  錦  印  

                                法官  林  瑞  斌  

                                法官  陳  春  秋  

                                法官  謝  靜  恒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十一   月   三十   日

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與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兩者立論之基礎不同,互不相干

張貼者:2012年5月1日 下午2:58wu huang ching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年度台上字第六六三三號

上  訴  人  徐正杰

上列上訴人因行使偽造私文書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

中華民國九十九年七月二十八日第二審判決(九十八年度上訴字

第二四二七號,起訴案號: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七年度

偵字第一九八二九、二七二八七、二七三六○號),提起上訴,

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或

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

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

回。本件上訴人徐正杰上訴意旨略稱:、原判決依據共犯黃榮

華之指證,作為認定上訴人有罪之唯一證據,違背刑事訴訟法第

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

唯一依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之規定。、證人黃榮華於第一審證稱:伊開了二個(銀行)帳

戶後,(存摺及提款卡)都交給跟伊一起去開戶的人(指陳敬偉

及綽號「小宋」),然後他們再交給上訴人;又稱全數交給上訴

人是指印章及本子(存摺)是他們交給上訴人,伊並沒有親手交

給上訴人;復稱:伊辦帳戶及領卡那兩次都是跟陳敬偉一起去的

,伊都是交給陳敬偉等語。原判決事實欄認定:黃榮華係由綽號

「小宋」陪同至三信商業銀行國光分行(下稱三信商銀)申請開

立帳戶……黃榮華再交由「小宋」轉交給上訴人一節,與黃榮華

於第一審之證詞不符,原判決認定事實與卷證資料有不相符之矛

盾。、原判決一方面引用司法院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前段意旨

及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修正理由,復謂共犯黃榮華

已於第一審審理,以證人身分到庭,在具結負擔偽證罪心理處罰

狀態下,由檢察官、上訴人及選任辯護人對其行交互詰問,因認

黃榮華所為之證述,應有證據能力等語。顯然混淆刑事訴訟法第

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有關「補強證據」及同法有關證據能力之規

定,而有判決理由矛盾之違法。、上訴人於偵查及第一審審理

時,已坦承與黃榮華共同偽造「陳俊宇」名義之身分證及幫助黃

榮華出售其所申辦之日盛國際商業銀行(下稱日盛銀行)帳戶之

犯行,第一審判決理由先謂上訴人辯稱伊有拿黃榮華之相片,及

拿假證件(包含國民身分證與汽車駕駛執照)給黃榮華,這部分

伊認罪,卻又於「論罪科刑」欄謂上訴人犯後否認犯行,不僅前

後相齟齬,與卷證資料不符,有判決不依證據之違法,且以該與

事實不符之上訴人犯後態度,為量刑依據,顯然違背罪刑相當及

比例原則等語。

惟查:證據之取捨與其證明力之判斷,以及事實有無之認定,屬

事實審法院之職權,苟其取捨證據與判斷證據證明力並不違背經

驗法則及論理法則,即不容任意指為違背法令,而執為第三審適

法之上訴理由。原判決綜合全案卷證資料,本於事實審法院之推

理作用,認上訴人有其事實欄所載共同行使偽造國民身分證、汽

車駕駛執照而假冒陳俊宇名義,向原判決附表一所示之電信公司

,申辦行動電話門號,及向日盛銀行、三信商銀申請開立帳戶,

分別詐得行動電話門號SIM 卡共九枚及二家銀行之存摺各一本、

提款卡各一張等犯行。因而撤銷第一審關於論處上訴人共同行使

偽造私文書罪刑部分之判決,改判仍依想像競合犯規定,論以共

同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量處有期徒刑一年四月,併諭知相關沒

收之從刑(另原判決論處詐欺取財罪刑不得上訴第三審部分,業

經原審法院移送檢察官執行在案)。已敘明依憑上訴人之部分自

白,證人即共同被告黃榮華及被害人陳俊宇之證述,卷附交通部

公路總局台中區監理所台中市監理站民國九十八年六月十日中監

中字第0980004835號函、如原判決附表一、二所示之行動電話服

務申請書、同意書、客戶資料卡、開戶申請書、印鑑卡,並扣案

黃榮華證照相片二張(含電子檔光碟)等證據,為綜合判斷,認

黃榮華關於開戶及申辦行動電話門號之證述,均與事實相符,堪

認上訴人有此部分犯行之依據及心證理由;復對上訴人之辯解,

如何不足採,詳加說明指駁。所為論斷,俱有卷存證據資料可資

覆按,非僅以黃榮華之證述為上訴人論罪之唯一證據。原判決謂

司法院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指出「共同被告身分所為之陳述」,

在未經人證之法定調查程序前,該陳述應不得採為不利於其他共

同被告之證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原規定:「被

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

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九十二年二月二十六日修正為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

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乃欲以補強證據

擔保自白之真實性,亦即以補強證據之存在,藉之限制自白在證

據上之價值,防止偏重自白,發生誤判之危險。以被告自白,作

為其自己犯罪之證明時,尚有此危險,以之作為其他共犯之罪證

時,不特在採證上具有自白虛偽性之同樣危險,且共犯者之自白

,難免有嫁禍他人,而為虛偽供述之危險。是則利用共犯者之自

白,為其他共犯之罪證時,其證據價值如何,按諸自由心證主義

之原則,固屬法院自由判斷之範圍,惟此項不利之陳述,須無瑕

疵可指,且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者,始得採為其他共

同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若不為調查,而專憑此項供述,據為其

他共同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自與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

二項之規定有違。查黃榮華(共同被告)於第一審審理時,以證

人之身分到庭具結負擔偽證罪心理處罰之狀態下,由檢察官、被

告(上訴人)及其選任辯護人對其行交互詰問,則黃榮華在第一

審審理時所為證述,因已經過具結,且由被告及選任辯護人對其

行使憲法保障之對質詰問權,因而認其所為之證述,應具有證據

能力,得採為證據。乃說明被告之反對詰問權為憲法保障之權利

,以共同被告身分所為之陳述,須經依人證之法定調查程序調查

,予被告或辯護人行使反對詰問,或給予行使之機會,始得採為

證據。至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被告或共犯之自

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

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之規定,乃以補強證據擔保自白真實性

。兩者立論之基礎不同,互不相干,原判決之論述並無相齟齬之

矛盾。上訴意旨、之指摘,核非依卷內資料為具體指摘之合

法上訴第三審理由。又第一審之判決業經原審法院撤銷改判而不

存在,上訴意旨對第一審判決之指摘,自不得執為適法上訴第

三審之理由。其他上訴意旨乃徒憑己見,或就原審採證認事與對

證據證明力判斷等職權之適法行使,任意指摘違背法令;或對部

分與事實認定及判決結果無影響之枝節問題,仍為單純事實之爭

辯,均難認係具體指摘之合法上訴第三審理由。應認上訴人關於

此部分之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十一   月   三十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四庭

                          審判長法官  洪  文  章

                                法官  王  居  財

                                法官  郭  毓  洲

                                法官  韓  金  秀

                                法官  沈  揚  仁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十二   月    一    日

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有無溯及之效力

張貼者:2012年5月1日 下午2:46wu huang ching

決    議:司法院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於刑事審判上究應如何適用與因應


          司法院大法官於中華民國九十三年七月二十三日議決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

          ,認刑事被告詰問證人之權利,屬憲法第十六條所保障之人民訴訟權之一

          ,且屬憲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之正

          當法律程序所保障之權利。共同被告對其他共同被告之案件而言,為被告

          以外之第三人,本質上屬於證人,自不能因案件合併關係而影響其他共同

          被告原享有之上開憲法上權利。刑事審判上,如未使該共同被告立於證人

          之地位而為陳述,排除人證之法定調查程序,逕以其依共同被告身分所為

          陳述採為不利於其他共同被告之證據,乃否定共同被告於其他共同被告案

          件之證人適格,並已不當剝奪其他共同被告對該實具證人適格之共同被告

          詰問之權利,核與上開憲法意旨不符。並認本院三十一年上字第二四二三

          號、四十六年台上字第四一九號判例所稱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得採為

          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事實認定)之證據一節,對其他共同被告案件之審判

          而言,與當時有效施行中之二十四年一月一日修正公布之刑事訴訟法第二

          百七十三條規定牴觸,並已不當剝奪其他共同被告對該實具證人適格之共

          同被告詰問之權利,核與上開憲法意旨不符。該二判例及其他相同意旨判

          例,與上開解釋意旨不符部分,應不再援用。

          司法院大法官解釋憲法,並有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之權,為憲法第七十八

          條、第七十九條第二項及憲法增修條文第五條第四項前段所明定。此種解

          釋權,為抽象的解釋,其效力如何,憲法、憲法增修條文、司法院大法官

          審理案件法及相關法律均無明文規定。依釋字第一七七號、第一八五號、

          第一八八號、第一九三號及第二0九號解釋意旨,司法院大法官所為之解

          釋,有拘束全國各機關及人民之效力,各機關處理有關事項,應依解釋意

          旨為之;除解釋文另有明示,或依人民聲請所為之解釋,對該聲請人據以

          聲請解釋之案件,有溯及之效力外,原則上自解釋公布之日起向將來發生

          效力。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僅謂本院三十一年上字第二四二三號、四十六

          年台上字第四一九號判例及其他相同意旨判例「與上開解釋意旨不符部分

          ,應不再援用。」但自何時生效,則未明白釋示,依前引司法院大法官解

          釋所示之原則,應解為自公布之日即九十三年七月二十三日起發生效力。

          惟展閱本號解釋揭櫫憲法保障人民訴訟基本權及正當法律程序之意旨,及

          闡述之二十四年修正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三條(解釋理由書並引十七年

          七月二十八日制定公布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六條)關於刑事被告詰問

          權等規定,共同被告對被告本人案件之審判,當自三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五

          日憲法施行,甚至自二十四年(或十七年)修正刑事訴訟法施行之日起,

          即應以證人之身分令其具結陳述,始得採其陳述為不利於被告本人之證據

          ,庶符解釋之本旨;準此,本院前述相關判例,是否應解為自選定時起,

          即「與上開解釋意旨不符」,自始「應不再援用」,不無疑問。何況釋字

          第五八二號解釋所揭櫫刑事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乃普世價值之基本人權

          ,對此普世價值之基本人權受到侵害所為之救濟,不應因訴訟案件確定與

          否,或訴訟之進行程度不同,而為兩歧之處理。如謂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

          類同於法律修正,應適用法律不溯及既往之原則,則本號解釋將僅限於聲

          請解釋之個案之救濟可能性,有其意義。對於其他已確定案件,或繫屬本

          院尚未終結之第一、二審法院已踐行當時有效法定程序之案件,排除於救

          濟途徑之外,不但與其揭示刑事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乃憲法保障之人民

          訴訟基本權及正當法律程序所保障之權利,且屬普世價值之基本人權之本

          旨不符,亦顯然有悖於公平法院之理念。查法律不溯及既往之原則,固為

          法治國家之基本原則,但此一原則並非全無例外,尤以人民之生命及身體

          自由等憲法上權利,遭受違反普世價值基本人權之刑事訴訟程序侵害時,

          更應有例外之規定。德國聯邦憲法法院法第七十九條第一項後段規定,確

          定之刑事判決以聯邦憲法法院宣告為違反基本法之法規解釋為依據者,均

          得依刑事訴訟法規定,對之提起再審之訴;同法第九十五條第三項規定對

          於法律提起之憲法訴願有理由時,應宣告該法律無效,其依同條第二項提

          起憲法訴願有理由,如被廢棄之裁判係依據違憲之法律時,亦同,並準用

          同法第七十九條之規定,足資參照。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自何時生效,解

          釋文及解釋理由書均未明示,如認本號解釋具有溯及之效力,似較符合解

          釋之意旨;倘謂本號解釋係自公布日起向將來發生效力,僅聲請人據以聲

          請解釋之個案,例外的有溯及之效力,亦應於解釋文或解釋理由書內說明

          該特定個案,與本號解釋公布前之其他已確定案件,及繫屬本院尚未終結

          之第一、二審法院已踐行當時有效法定程序之案件,何以有不同人權保障

          標準之具體理由,並明確宣示,以釋疑慮。

          按民、刑事訴訟具體個案之審判權,屬於各級法院之法官。本院為終審法

          院,亦係最高及最後之審判機關,有統一法令適用之職能。依憲法第八十

          條規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依法

          公布施行之法律,法官應以其為審判之依據。法官審判案件,在其職責之

          範圍內,關於認事用法,如就系爭之點,有為正確闡釋之必要時,自得本

          於其公正誠實之篤信,表示合法適當之見解(釋字第一三七號、第三七一

          號解釋參照)。憲法第十六條規定人民有訴訟之權,就刑事審判上之被告

          而言,應使其在對審制度下,依當事人對等原則,享有充分之防禦權,俾

          受公平審判之保障。但保障訴訟權之程序及相關要件,應由立法機關衡量

          訴訟之性質,以法律為正當合理之規定(釋字第三九三號、第三九六號解

          釋參照)。從而刑事被告對證人之詰問,其程序如何運作進行,應依程序

          法即刑事訴訟法之規定行之。二十四年修正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

          一項第三款(即五十六年一月二十八日修正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第三款)

          規定「與本案有共犯關係或嫌疑者,不得令其具結」,排除共犯為證人應

          命具結規定之適用。又同法第二百七十三條(即五十六年修正同法第一百

          六十六條)第一項規定:「證人、鑑定人由審判長訊問後,當事人及辯護

          人得聲請審判長或直接詰問之。」關於被告本人對共同被告詰問權之行使

          ,則付闕如;第二百七十六條(即五十六年修正同法第一百六十九條)復

          規定:「審判長預料證人、鑑定人或共同被告於被告前不能自由陳述者,

          得於其陳述時,命被告退庭。但陳述完畢後,應再命被告入庭,告以陳述

          之要旨。」將共同被告與證人、鑑定人併列為獨立之證據方法,但與證人

          、鑑定人應令具結者有別;而有關詰問權之行使對象,亦不包括共同被告

          在內,甚且於被告本人前不能陳述時,得命該被告退庭,而於共同被告陳

          述完畢後,再命其入庭,告以陳述之要旨。相同法制之德國刑事訴訟法,

          亦規定有共犯嫌疑者,不得令其宣誓作證;被告之訊問及證據之調查由審

          判長為之,審判長應許可檢察官、被告、辯護人及參審員訊問之聲請,但

          共同被告間之相互訊問,不予許可;共同被告或證人因被告本人在場,而

          有不為真實陳述之虞等情形者,得命被告本人暫時離庭;在一定情形下,

          並得以朗讀法院過去之訊問筆錄代之,為直接審理之例外(參照德國刑事

          訴訟法第六十條第二款、第二百三十九條、第二百四十條、第二百四十七

          條第一項、第二百五十條、第二百五十一條、第二百五十七條第一項)。

          足見九十二年二月六日修正刑事訴訟法施行前,立法機關本於刑事訴訟採

          職權主義之立法原則,衡量訴訟之性質,就證人與共同被告等證據方法之

          調查程序及要件所為規定,與相同法制之德國刑事訴訟法並無二致,且為

          合理正當。

          前述刑事訴訟法規定共同被告為獨立之證據方法,但無庸具結陳述,亦未

          賦予被告詰問權,並得隔離訊問,而以告以陳述要旨之方式踐行調查證據

          程序,揆之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揭示之憲法意旨,尚有扞格。解釋理由書

          亦謂二十四年修正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項第三款之規定「不僅

          有害於真實發現,更有害於被告詰問證人之權利的有效行使,故已於九十

          二年二月六日刪除;但於刪除前,法院為發現案件之真實,保障被告對證

          人之詰問權,仍應依人證之法定程序,對該共犯證人加以調查。」既認被

          告對共犯證人之詰問權,乃憲法第十六條所保障之人民訴訟基本權,且為

          憲法第八條第一項明定之正當法律程序所保障之權利,則此項「更有害於

          被告詰問證人之權利的有效行使」之規定,自亦牴觸憲法保障之人民訴訟

          基本權,並違背正當法律程序,何以未於解釋文內併為違憲之宣告,以貫

          徹其解釋之初衷?二十四年修正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三條第一項及第二

          百七十六條之規定亦然。現行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七條之三但書規定「修

          正刑事訴訟法施行前已依法定程序進行之訴訟程序,其效力不受影響。」

          明定九十二年二月六日修正刑事訴訟法施行前,法院已依法踐行之訴訟程

          序,包括相關證據法則之適用在內,效力不受影響(並參照立法理由),

          其中關於共犯證人不得令其具結及未賦予被告詰問權部分,同有違憲之疑

          義。倘司法院大法官認前述刑事訴訟法之相關規定與憲法意旨不相牴觸,

          不為違憲之宣告,則法院依據合憲且當時有效之刑事訴訟法所踐行之訴訟

          程序,自為憲法第八十條所保障,本院三十一年上字第二四二三號、四十

          六年台上字第四一九號判例及其他相同意旨判例,何有牴觸憲法之問題?

          九十二年二月六日修正刑事訴訟法施行前,我國刑事審判採職權主義,證

          據之調查及其證明力之判斷,屬法院之職權,與英美法由陪審團認定事實

          者迥異。二十四年修正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三條第一項規定,證人、鑑

          定人由審判長訊問後,當事人及辯護人「得」聲請審判長或直接詰問之。

          故當事人及辯護人對於證人、鑑定人之詰問僅有補充性,且非強制性,與

          英美法以當事人間相互攻擊、防禦為主軸者,亦有不同。現行刑事訴訟法

          採行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檢察官對於被告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

          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並由當事人主導證據之調查,以交互詰問為調查證

          據之中心,此係刑事政策改變所趨,不宜以今日之是,遽指昔日為非。二

          十四年修正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條第二項規定:「被告雖經自白,仍應

          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五十六年修正刑事訴訟

          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被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

          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九十二年二

          月六日修正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增列「共犯」等文字,規定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

          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其立法意旨,係以補強證據擔保被

          告或共犯自白之真實性,足認確與事實相符,始得採為證據。又既稱「不

          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即承認共犯之自白與被告之自白同屬證據

          方法之一,僅不得作為被告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本院三十一年上字第二

          四二三號判例謂:「共同被告所為不利於己之供述,固得採為其他共同被

          告犯罪之證據,惟此項不利之供述,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條第二項之

          規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自難專憑此項

          供述,為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四十六年台上字第四一九號

          判例亦同此旨),與現行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之規定,脈絡

          相沿,文義一貫,旨在強調補強證據之必要性,殊無逕以共同被告之陳述

          作為被告本人不利證據之涵意在內,其義甚明,其理至灼。本號解釋將之

          解為「將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虛擬為被告本人之自白,逕以該共同

          被告之陳述作為其他共同被告之不利證據」,反自陷於虛擬懸揣之議。既

          認本院上開判例與憲法意旨牴觸,現行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

          之規定豈無違憲之虞?又本號解釋文謂,上述二判例及其他相同意旨判例

          ,與解釋意旨不符部分,應不再援用;及解釋理由書稱﹁該二判例及其他

          相同意旨之判例 (如最高法院二十年上字第一八七五號、三十八年穗特覆

          字第二九號、四十七年台上字第一五七八號等) ,與上開解釋意旨不符部

          分,應不再援用。﹂此所謂﹁其他相同意旨判例﹂及﹁等﹂,究竟指何判

          例而言?尚欠明白。另繫屬本院尚未終結之第一、二審法院已踐行當時有

          效法定程序之案件,如有共同被告之陳述,未經依人證之調查程序並由其

          他共同被告行使詰問權,而以之為認定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之依據者,是否

          因違反本號解釋意旨,即違背憲法正當法律程序,不當剝奪被告所享有之

          憲法上之訴訟基本權,該共同被告不利於其他共同被告之陳述,自始即不

          具證據能力應予剔除?或僅為訴訟程序之踐行,因違反本號解釋意旨而有

          重大瑕疵,已不能採為認定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事實之依據,並非全無證據

          能力,嗣後如法院再踐行人證法定調查程序,並已予其他共同被告行使詰

          問權,自可本於職權,就共同被告前後所為之陳述,為證據之取捨及判斷

          ?就此,本號解釋文中﹁為確保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證人於審判中,應

          依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詰問,其陳述始得作為認定被

          告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其文義亦不明確,易滋疑義。

          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理由書強調「為確保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證人(含

          其他具證人適格之人)於審判中,應依人證之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

          並接受被告之詰問,其陳述始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進

          而指出「被告以外之人(含證人、共同被告等)於審判外之陳述,依法律

          特別規定得作為證據者(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參照),除客

          觀上不能受詰問者外,於審判中,仍應依法踐行詰問程序。」亦即,被告

          對證人之詰問權以「客觀上不能受詰問者」為唯一例外,如無「客觀上不

          能受詰問」之情形存在,於審判中均應踐行詰問程序,始為合憲、適法。

          以美國、日本等刑事訴訟法制關於傳聞證據設有諸多例外之情形,與本號

          解釋相較,尤為遜色,亦為民主法治國家刑事立法例上所僅見。現行刑事

          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二項前段、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一百五十九

          條之二、第一百五十九條之四、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第二百零六條、第

          二百七十三條之二,及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十五條第二項、兒童及少年性

          交易防制條例第十條第二項、家庭暴力防治法第二十八條第二項、組織犯

          罪防制條例第十二條暨檢肅流氓條例中有關秘密證人筆錄等傳聞證據之例

          外規定,俱與「客觀上不能受詰問」之情形,顯不相符,依本號解釋意旨

          ,即「不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前述法律有關傳聞證據

          例外之規定,自足滋違憲之疑義。又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規定

          :「法院就被告本人之案件調查共同被告時,該共同被告『準用』有關人

          證之規定。」就共同被告對於被告本人案件之審判,僅「準用」有關人證

          之規定,而非直接「適用」,顯未將共同被告(本質上為證人)與「證人

          」同視,與本號解釋意旨仍有互不相侔之處。

        現行刑事訴訟法等法律之傳聞證據例外規定,如不悖於憲法有關保障人民

          訴訟基本權及正當法律程序之本旨,即屬立法機關衡量訴訟性質所為正當

          合理之規定。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就現行刑事訴訟法等法律之傳聞證據例

          外規定,增加「除客觀上不能受詰問者外,於審判中,仍應踐行詰問程序

          」之要件,實質上變更法律之明文規定,有無踰越立法機關裁量權之範圍

          ,致與立法者設計之相關刑事訴訟法制不符,已涉及司法解釋權與立法權

          之權力分立問題,兩者間之分際如何,屬憲政上之重大議題,尤有待釐清

          ,以維憲政體制。

          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有無溯及之效力,及衍生前述刑事訴訟法等相關規定

          是否牴觸本號解釋意旨及憲法之疑義,應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第二十九次

          會議臨時動議第一案決議、第一百十八次會議決議,及釋字第二七號解釋

          意旨,並參照釋字第八二號、第一四七號解釋理由,聲請補充解釋。

(民國 93 年 11 月 02 日最高法院 93 年第 9 次刑事庭會議)

縱使被告及共犯均已自白犯罪,法院仍應調查自白以外之其他事證,以察其等自白是否與事實相符

張貼者:2012年5月1日 下午2:24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2年5月1日 下午3:46 ]

為避免偵審實務運作過於依賴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並防止被告或共犯虛偽自白造成誤判,新修正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乃規定「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為貫徹此一立法本旨,縱使被告及共犯均已自白犯罪,法院仍應調查自白以外之其他事證,以察其等自白是否與事實相符
(刑事訴訟新制法律問題彙編(92年8月1版)第5-10頁)

為確保其他共同被告對證人(不論在同一訴訟程序而為共同被告,或在不同之訴訟程序而非共同被告)之詰問權

張貼者:2012年4月30日 下午10:46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2年4月30日 下午10:47 ]

共犯,為被告以外之人。共犯不論在同一訴訟程序而為共同被告,或在不同之訴訟程序而非共同被告,其各別犯罪事實仍獨立存在;就被告本人之案件而言,其本質上屬於證人。故利用具有共犯關係之共同被告之自白或其他不利於己之陳述,作為認定其他共同被告犯罪之證據,為確保其他共同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該具證人適格之共同被告於審判中,除有類如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所列各款情形,或被告已明示捨棄詰問者外,應依人證之法定調查程序傳喚到庭具結陳述,使其他共同被告有詰問該共同被告即證人之機會;且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陳述是否與事實相符,亦即仍須有補強證據以擔保該共犯自白之真實性,始得採為斷罪之依據。
最高法院95年台上字第6673號判決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

張貼者:2012年4月30日 下午10:41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2年4月30日 下午10:46 ]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規定:「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依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查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其立法意旨乃「欲以補強證據以防範被告或共犯自白之虛擬致與真實不符,亦即以補強證據之存在,藉之限制自白在證據上之價值。

1-10 of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