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實務專區‎ > ‎刑事訴訟法‎ > ‎證明力‎ > ‎

被告或共犯自白在證據上之價值需加以限制,須藉補強證據以擔保其真實性

張貼者:2012年4月22日 下午9:29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2年4月22日 下午10:20 ]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一年度台上字第一六○四號

上  訴  人  趙志昌

上列上訴人因貪污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中華民國一

○○年九月十三日第二審判決(一○○年度上訴字第四八四號,

起訴案號:台灣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七年度偵字第六一○七

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趙志昌犯如其附表戊所示之不違背職務收受賄賂共四

罪部分撤銷,發回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

    理  由

本件原判決認定上訴人趙志昌有其事實欄一、三所載之犯行,因

而撤銷第一審關於諭知上訴人被訴收受吳宣揚(被訴涉犯行賄罪

嫌部分,業經原審諭知無罪確定)所交付如其附表(下稱附表)

乙編號、、、所示工程工程款百分之一回扣(賄賂)無

罪部分之判決,改判論處上訴人犯如附表戊所示之犯貪污治罪條

例之不違背職務收受賄賂共四罪(均依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二條第

一項規定減輕其刑後,各量處有期徒刑三年六月,褫奪公權三年

)罪刑,固非無見。

惟查:原判決以證人即同案被告吳宣揚於偵查時已陳稱祇要係上

訴人所主辦之工程,於其標得該工程後,均會交付工程款百分之

一回扣(賄賂)予上訴人,本件有四件工程係由上訴人主辦,其

於標得該四件工程後,於工程開工巡視工地當日,均以信封裝好

回扣(賄賂),委託其胞弟李明通親自轉交予上訴人,嗣於第一

審中又證稱如附表乙編號、、、等四件工程,其皆有交

付工程款百分之一回扣(賄賂)予上訴人,李明通係其胞弟,其

所交代之事情,李明通均會依指示辦妥,證人李明通於偵查中亦

證陳吳宣揚曾拿信封袋要其轉交予上訴人,此種情形應不祇一次

,該信封袋內感覺像是裝放金錢,其後於第一審復結證其胞兄吳

宣揚於民國九十六年、九十七年間,曾拿信封袋要其交予上訴人

,已記不得次數,吳宣揚於交付信封袋後,其即打電話與上訴人

聯繫至工程現場會勘事宜,旋開車前往雲林縣東勢鄉公所搭載上

訴人,並在途中之車上,將該信封袋轉交予上訴人,上訴人皆有

收下各等語,李明通雖無法證明前開吳宣揚所交付之信封袋內究

竟裝放何物及受上訴人囑託轉交信封袋予上訴人之次數,但其於

偵查或第一審中就「都是趙志昌承辦(主辦)的工程」、「於巡

視工地時轉交」、「以信封袋轉交」、「其兄吳宣揚未告知內情

、亦未告知信封袋內裝放何物」、「大概知道可能是錢」、「交

付後亦未回報吳宣揚」等主要情節之陳述,與吳宣揚所證,互核

悉相符合,據謂李明通之證詞與吳宣揚所證相互印證後,已足資

為吳宣揚所陳上訴人確有收受其所交付如附表乙編號、、

、等四件工程工程款百分之一賄賂之補強證據,而獲致上訴人

有收受前揭賄賂犯行之確信(見原判決第十一頁第二十一行至第

十三頁第三十行)。然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規定,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

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其立法意旨乃在防範被

告或共犯自白之虛擬致與真實不符,故對自白在證據上之價值加

以限制,明定須藉補強證據以擔保其真實性。是就刑事訴訟法第

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之立法意旨觀之,共犯之自白或其他不利於

己之陳述,固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之證據,但不得作為有罪判決

之唯一證據,乃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亦即仍須有補強證據以擔保該共犯自白之真實性,始得採為斷

罪之依據,並非絕對可由法院自由判斷該共犯之自白或不利於己

之陳述之證明力。若不為調查,而專憑此項供述據為被告犯罪事

實之認定,即與上開規定有違。前開所謂共犯,包括任意共犯及

必要共犯(含對向犯罪之共犯)。另數罪併罰案件,因其所涉及

之訴訟客體有數個以上,各個犯罪事實彼此互不相屬,故均須有

補強證據,不得籠統為同一之觀察。矧本件檢察官於偵查中已援

引證人保護法第十四條第一項規定,將同案被告吳宣揚列為污點

證人保護(見偵字第六一○七號卷第一宗第七十八頁、第七十九

頁),為避免其為圖邀減輕寬典而為不實供述之可能,以擔保其

所為不利於對向共犯即上訴人之陳述之真實性,尤應有足以令人

確信其陳述為真實之補強證據所謂補強證據,則指除該自白或

不利於己之陳述本身之外,其他足以證明自白之犯罪事實確具有

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而言,雖所補強者,非以事實之全部為必

要,但亦須因補強證據與自白之相互利用,足使犯罪事實獲得確

信者,始足當之。本件上訴人始終堅詞否認有因職務之行為而向

吳宣揚收取賄賂之犯行,原判決雖以證人吳宣揚、李明通於偵查

及第一審中之前開陳述,作為論罪之主要依據。然依卷附筆錄所

載,吳宣揚於偵查時係陳稱:「只要是他(指上訴人,下同)主

辦的工程,我都會給他(1%工程款之回扣)。差不多有四件工

程是他主辦的,這四件我有給他1%的回扣……」、「(1%回

扣是在何時交付給趙志昌?)開工巡工地後幾日內,我就叫我三

弟交給他」、「百分之一回扣在我得標後開工巡工地當天用信封

裝好,叫我三弟李明通親自交給他」(見偵字第六一○七號卷第

一宗第二十九頁、第八十頁),嗣於第一審中則證稱;「(剛你

看的附表乙編號、、、,這四件工程都是趙志昌經辦的

工程,所以他有經辦的工程,你都有給他的部分?)有給10%的

(回扣部分)才有」、「(現在是問你說你之前筆錄是說只要是

趙志昌經辦附表乙的工程,都會給他1%的回扣?)有」、「(

附表乙編號、部分,剛黃律師問你時你說這兩件沒有付回扣

,但你之前有說到趙志昌承辦的有付1%的回扣給他,這兩件就

是趙志昌承辦的,到底這兩件有無付1%的回扣給趙志昌?)前

面這三件(指如附表乙編號至所示部分)這麼久,我知道後

面的(指如附表乙編號、所示部分)有,前面要問我真的不

曉得有沒有我不敢說肯定,後面的有我很肯定,作筆錄時我也這

樣講,沒有的我真的沒辦法想說我到底有沒有給,有的我就記得

有給」、「(1%的部分?)對,就是主辦的部分,主辦部分他

們那時問我,也是跟現在審判長問的一樣,到底有沒有,我也跟

他講前面的這個,我知道沒有給的話,應該就沒有給,後面有給

我很肯定我就說我有給,是我三弟拿過去的」、「(你之前為何

會說只要是趙志昌承辦的就會給他1%的回扣?)對,我那時候

講的,我不知道他是看哪幾標」、「(你自己講是趙志昌承辦的

?)對,我知道,我也不曉得他去看哪幾件」、「(誰?)趙志

昌看哪幾件標案我不知道,我知道我前面三件是沒有給他們」、

「(你今天的意思是前面三件無法確定有給1%回扣部分?)是

」、「(編號這件你說是有給一成及1%的回扣?)是,是趙

志昌看的,我說我不知道他看的是哪一案」(見第一審卷第四宗

第一九四頁、第二一三頁反面、第二一四頁正、反面),似又否

認就附表乙編號、部分有交付工程款百分之一之賄賂予上訴

人,前後供述不一,已有瑕疵可指。而證人李明通雖證陳其曾依

吳宣揚之指示,轉交經彌封之信封袋予上訴人,但其於偵查時已

證稱:「(……交了幾次記不記得?)沒有,因為……」、「(

好幾次嘛,應該不只一次。)對!對!因為交過就忘了」(見偵

字第六○一七號卷第二宗第一○九頁;第一審卷第五宗第二六二

頁反面),嗣於第一審中亦陳稱:「(在九十六、九十七年間你

的胞兄吳宣揚是否有拿給你信封袋,要你轉交給他人過?)有」

、「(是要你轉交給誰?)趙志昌」、「(你記得九十六、九十

七年間總共要你轉交信封袋給趙志昌,總共幾次?)這個我記不

得」、「(你印象中至少有幾次以上?)這個沒有什麼印象」、

「(有好幾次?還是只有一次?)印象很模糊」、「(那時候檢

察官問你交了幾次記不記得,你說好幾次,但正確時間、次數記

不清楚,是否這樣?)我真的不記得幾次,他有交給我,我不曉

得幾次」、「(但是你之前是講說好幾次?簡單來講就是至少二

次,才會好幾次?)應該有兩次」、「(兩次以上?)不曉得是

幾次」(見第一審卷第五宗第十七頁正、反面、第十九頁反面)

是依李明通上開所述,縱令其所證曾依吳宣揚之指示,轉交信

封袋予上訴人乙情屬實,但其對究於何時及共幾次轉交信封袋予

上訴人等事項,既無法確切陳述,則李明通之該項證詞尚難據以

為吳宣揚自白有各於如附表乙編號、、、所示之時間交

付賄賂予上訴人乙次之補強證據。則上訴人是否已構成如附表戊

所示之四次依法令服務於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

權限之公務員,對於職務之行為,收受賄賂之犯行?自須另有其

他補強證據,擔保其供述之真實性。乃原審未進一步予以究明,

即就此部分遽行判決,尚嫌速斷而難昭折服。又原判決事實既認

定吳宣揚有前揭交付賄賂予上訴人之行為,理由內卻說明:「原

判決……認為不能證明被告吳宣揚有交付附表乙編號、、

、工程款1%回扣之行賄部分,而諭知無罪部分,結論亦無錯

誤」(見原判決第五十頁第第五行至第七行),似謂吳宣揚無此

部分交付賄賂之行為,事實之記載與理由之敘述不盡相符,並有

疏誤。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非無理由,因原判決上述之違

背法令,影響於事實之確定,本院無從據以自為裁判,應將原判

決關於趙志昌犯如附表戊所示之不違背職務收受賄賂共四罪部分

撤銷,發回原審法院更為審判。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四百零一條,判

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一  年    四    月    五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二庭

                          審判長法官  謝  俊  雄

                                法官  魏  新  和

                                法官  陳  世  雄

                                法官  徐  文  亮

                                法官  吳  信  銘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一  年    四    月    九    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