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實務專區‎ > ‎刑事訴訟法‎ > ‎證明力‎ > ‎

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與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兩者立論之基礎不同,互不相干

張貼者:2012年5月1日 下午2:58wu huang ching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一○○年度台上字第六六三三號

上  訴  人  徐正杰

上列上訴人因行使偽造私文書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

中華民國九十九年七月二十八日第二審判決(九十八年度上訴字

第二四二七號,起訴案號: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七年度

偵字第一九八二九、二七二八七、二七三六○號),提起上訴,

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上訴駁回。

    理  由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規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

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是提起第三審上訴,應以原判決

違背法令為理由,係屬法定要件。如果上訴理由書狀並未依據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或

所指摘原判決違法情事,顯與法律規定得為第三審上訴理由之違

法情形不相適合時,均應認其上訴為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

回。本件上訴人徐正杰上訴意旨略稱:、原判決依據共犯黃榮

華之指證,作為認定上訴人有罪之唯一證據,違背刑事訴訟法第

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

唯一依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之規定。、證人黃榮華於第一審證稱:伊開了二個(銀行)帳

戶後,(存摺及提款卡)都交給跟伊一起去開戶的人(指陳敬偉

及綽號「小宋」),然後他們再交給上訴人;又稱全數交給上訴

人是指印章及本子(存摺)是他們交給上訴人,伊並沒有親手交

給上訴人;復稱:伊辦帳戶及領卡那兩次都是跟陳敬偉一起去的

,伊都是交給陳敬偉等語。原判決事實欄認定:黃榮華係由綽號

「小宋」陪同至三信商業銀行國光分行(下稱三信商銀)申請開

立帳戶……黃榮華再交由「小宋」轉交給上訴人一節,與黃榮華

於第一審之證詞不符,原判決認定事實與卷證資料有不相符之矛

盾。、原判決一方面引用司法院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前段意旨

及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修正理由,復謂共犯黃榮華

已於第一審審理,以證人身分到庭,在具結負擔偽證罪心理處罰

狀態下,由檢察官、上訴人及選任辯護人對其行交互詰問,因認

黃榮華所為之證述,應有證據能力等語。顯然混淆刑事訴訟法第

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有關「補強證據」及同法有關證據能力之規

定,而有判決理由矛盾之違法。、上訴人於偵查及第一審審理

時,已坦承與黃榮華共同偽造「陳俊宇」名義之身分證及幫助黃

榮華出售其所申辦之日盛國際商業銀行(下稱日盛銀行)帳戶之

犯行,第一審判決理由先謂上訴人辯稱伊有拿黃榮華之相片,及

拿假證件(包含國民身分證與汽車駕駛執照)給黃榮華,這部分

伊認罪,卻又於「論罪科刑」欄謂上訴人犯後否認犯行,不僅前

後相齟齬,與卷證資料不符,有判決不依證據之違法,且以該與

事實不符之上訴人犯後態度,為量刑依據,顯然違背罪刑相當及

比例原則等語。

惟查:證據之取捨與其證明力之判斷,以及事實有無之認定,屬

事實審法院之職權,苟其取捨證據與判斷證據證明力並不違背經

驗法則及論理法則,即不容任意指為違背法令,而執為第三審適

法之上訴理由。原判決綜合全案卷證資料,本於事實審法院之推

理作用,認上訴人有其事實欄所載共同行使偽造國民身分證、汽

車駕駛執照而假冒陳俊宇名義,向原判決附表一所示之電信公司

,申辦行動電話門號,及向日盛銀行、三信商銀申請開立帳戶,

分別詐得行動電話門號SIM 卡共九枚及二家銀行之存摺各一本、

提款卡各一張等犯行。因而撤銷第一審關於論處上訴人共同行使

偽造私文書罪刑部分之判決,改判仍依想像競合犯規定,論以共

同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量處有期徒刑一年四月,併諭知相關沒

收之從刑(另原判決論處詐欺取財罪刑不得上訴第三審部分,業

經原審法院移送檢察官執行在案)。已敘明依憑上訴人之部分自

白,證人即共同被告黃榮華及被害人陳俊宇之證述,卷附交通部

公路總局台中區監理所台中市監理站民國九十八年六月十日中監

中字第0980004835號函、如原判決附表一、二所示之行動電話服

務申請書、同意書、客戶資料卡、開戶申請書、印鑑卡,並扣案

黃榮華證照相片二張(含電子檔光碟)等證據,為綜合判斷,認

黃榮華關於開戶及申辦行動電話門號之證述,均與事實相符,堪

認上訴人有此部分犯行之依據及心證理由;復對上訴人之辯解,

如何不足採,詳加說明指駁。所為論斷,俱有卷存證據資料可資

覆按,非僅以黃榮華之證述為上訴人論罪之唯一證據。原判決謂

司法院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指出「共同被告身分所為之陳述」,

在未經人證之法定調查程序前,該陳述應不得採為不利於其他共

同被告之證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原規定:「被

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

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九十二年二月二十六日修正為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

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乃欲以補強證據

擔保自白之真實性,亦即以補強證據之存在,藉之限制自白在證

據上之價值,防止偏重自白,發生誤判之危險。以被告自白,作

為其自己犯罪之證明時,尚有此危險,以之作為其他共犯之罪證

時,不特在採證上具有自白虛偽性之同樣危險,且共犯者之自白

,難免有嫁禍他人,而為虛偽供述之危險。是則利用共犯者之自

白,為其他共犯之罪證時,其證據價值如何,按諸自由心證主義

之原則,固屬法院自由判斷之範圍,惟此項不利之陳述,須無瑕

疵可指,且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者,始得採為其他共

同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若不為調查,而專憑此項供述,據為其

他共同被告犯罪事實之認定,自與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

二項之規定有違。查黃榮華(共同被告)於第一審審理時,以證

人之身分到庭具結負擔偽證罪心理處罰之狀態下,由檢察官、被

告(上訴人)及其選任辯護人對其行交互詰問,則黃榮華在第一

審審理時所為證述,因已經過具結,且由被告及選任辯護人對其

行使憲法保障之對質詰問權,因而認其所為之證述,應具有證據

能力,得採為證據。乃說明被告之反對詰問權為憲法保障之權利

,以共同被告身分所為之陳述,須經依人證之法定調查程序調查

,予被告或辯護人行使反對詰問,或給予行使之機會,始得採為

證據。至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被告或共犯之自

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

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之規定,乃以補強證據擔保自白真實性

。兩者立論之基礎不同,互不相干,原判決之論述並無相齟齬之

矛盾。上訴意旨、之指摘,核非依卷內資料為具體指摘之合

法上訴第三審理由。又第一審之判決業經原審法院撤銷改判而不

存在,上訴意旨對第一審判決之指摘,自不得執為適法上訴第

三審之理由。其他上訴意旨乃徒憑己見,或就原審採證認事與對

證據證明力判斷等職權之適法行使,任意指摘違背法令;或對部

分與事實認定及判決結果無影響之枝節問題,仍為單純事實之爭

辯,均難認係具體指摘之合法上訴第三審理由。應認上訴人關於

此部分之上訴違背法律上之程式,予以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五條前段,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十一   月   三十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四庭

                          審判長法官  洪  文  章

                                法官  王  居  財

                                法官  郭  毓  洲

                                法官  韓  金  秀

                                法官  沈  揚  仁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一○○  年   十二   月    一    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