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實務專區‎ > ‎著作權法‎ > ‎行為態樣‎ > ‎

公開傳輸

「公眾」則係指家庭及其正常社交之多數人以外之不特定人或特定之多數人而言 (臺北地院98年度聲判字第115號;長德有線公司案)

張貼者:2012年6月13日 上午8:41wu huang ching   [ 已更新 2012年6月13日 上午8:50 ]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       98年度聲判字第115號

聲 請 人 長德有線電視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乙○○

代 理 人 歐翔宇律師

被   告 甲○○

上列聲請人因告訴被告違反著作權法案件,不服臺灣高等法院檢

察署檢察長駁回再議之處分(九十八年度上聲議字第三二七三號

,原不起訴處分案號: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七年度偵字

第二五五一一號),聲請交付審判,本院裁定如下:

    主  文

聲請駁回。

    理  由

一、按告訴人不服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再議為無

    理由而駁回之處分者,得於接受處分書後十日內委任律師提

    出理由狀,向該管第一審法院聲請交付審判,刑事訴訟法第

    二百五十八條之一第一項前段定有明文。經查,本件聲請人

    即告訴人長德有限電視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聲請人)以被告

    甲○○涉犯竊盜、毀損、詐欺、違反著作權法第八十條之二

    及第九十二條罪嫌,向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下稱臺北

    地檢署)提出告訴,經該署檢察官於民國九十八年四月十四

    日以九十七年度偵字第二五五一一號為不起訴處分後,聲請

    人不服,乃聲請再議,嗣經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下稱高檢

    署)檢察長於九十八年六月八日以九十八年度上聲議字第三

    二七三號認原不起訴處分關於被告涉嫌違反著作權法第九十

    二條及第九十六條之一第二款部分,再議為無理由而駁回再

    議之聲請後,該署駁回再議處分書於九十八年六月十六日送

    達於聲請人,聲請人即於九十八年六月二十五日委任律師具

    狀向本院聲請交付審判等情,業經本院調閱上開卷宗核閱無

    訛,並有聲請人所提刑事聲請交付審判狀上本院收狀戳日期

    可稽,則揆諸前揭規定所示,聲請人向本院提起本件聲請,

    在程序上即屬適法,合先敘明。

二、復按刑事訴訟法增訂「聲請法院交付審判」制度,其目的無

    非係欲對於檢察官起訴裁量有所制衡,除貫徹檢察機關內部

    檢察一體之原則所含有之內部監督機制外,另宜有檢察機關

    以外之監督機制,由法院保有最終審查權而介入審查,提供

    告訴人多一層救濟途徑(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八條之一立

    法理由參照),以促使檢察官對於不起訴處分為最慎重之篩

    選,審慎運用其不起訴裁量權。是法院僅係就檢察機關之處

    分是否合法、適當予以審究,惟交付審判制度畢竟非屬審判

    程序之延伸,若法院於檢察機關憑以作成處分之卷證資料外

    ,主動另行蒐集其他證據,則顯然有侵越檢察機關之職權,

    形成違反彈劾原則(控訴機關與審判機關絕對分離)之情形

    。故雖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八條之三第三項有「法院為前

    項裁定前,得為必要之調查」之規定,然法院於審查交付審

    判之聲請有無理由時,應以審酌聲請人所指摘不利被告之事

    證未經檢察機關詳為調查或斟酌,或不起訴處分書所載理由

    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及證據法則為限,方符本條係為制

    衡檢察官起訴裁量權之立法意旨。

三、聲請人原告訴意旨略以:被告甲○○係鼎力視訊有限公司之

    員工,竟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於九十七年八月底起,未

    經聲請人之同意、授權,以電腦網路簡訊平臺發送「您想省

    錢嗎?第四臺三千五百元看一年!免裝機費!非詐騙!現場

    電視可以看才付錢!另有試用方案三個月一千元!來電00

    00000000」等簡訊內容予不特定之民眾,俟接獲客

    戶來電,即前往客戶指定之裝設地址,以接線之方式截收聲

    請人播送之有線電視節目訊號,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竊盜、毀

    損、詐欺及違反著作權法第八十條之二及第九十二條罪嫌。

四、聲請交付審判意旨略以:被告未經聲請人同意而私接有線電

    視行為,係以公開播送之犯意,對聲請人所接收之衛星訊號

    之整套廣播系統為使用竊盜行為,並佐以自己私接纜線之行

    為,遂行其公開播送之犯罪,被告向「不特定」之人發送招

    攬私接有線電視之簡訊,寧知應被告之招攬所偷接有線電視

    之客戶全部係屬家庭或個人?而非屬商店、旅館等供不特定

    多數人出入之公開場合?按著作權法之立法目的係為保障著

    作人著作權益,調和社會公共利益,促進國家文化發展,所

    謂「公開播送」,係指基於公眾直接收聽或收視為目的,以

    有線電、無線電或其他器材之廣播系統傳送訊息之方法,藉

    聲音或影像,向公眾傳達著作內容。由原播送人以外之人,

    以有線電、無線電或其他器材之廣播系統傳送訊息之方法,

    將原播送之聲音或影像向公眾傳達者,亦屬之。為達立法之

    目的,政府乃於八十八年一月十五日制定「有線廣播電視法

    」,俾促進有線廣播電視事業之健全發展,保障公眾視聽之

    權益。故「著作權法」上之「公開播送」定義,就有線電視

    系統業而言,即應呼應「有線廣播電視法」所規範之系統業

    者以設置纜線方式傳播影像、聲音供公眾直接觀賞之解釋。

    系統業者舖設系統網路時,本即預設為供不特定之客戶使用

    。此不特定之客戶即屬上揭法規所稱之「公眾」。同理可知

    ,本件被告向不特定之人發送私接有線電視之簡訊,其招攬

    之客戶亦屬於「公眾」之範圍,不起訴處分書及駁回再議聲

    請處分書,曲解著作權法立法精神及實際應用,與社會一般

    民情差距過大,將被告私接有線電線之客戶,認為係屬家庭

    或個人用戶而非屬「公眾」,若依此認定,民眾必將要求終

    止有線電視服務,各大媒體頻道商必因此無法收取授權費,

    進而影響音樂著作人之創作意願,一般綜藝性節目、戲劇類

    、新聞節目皆須經過相同授權模式,倘若此種經著作權主管

    機關認定之合法所運行之模式,無法受到司法機關保護,反

    而確認為不須取得版權授權即可經營,與著作權法、有線廣

    播電視法之立法精神及目的相悖云云。

五、原不起訴處分書、再議駁回處分書認依調查結果,難認被告

    有何違反著作權法第九十二條、第九十六條之一之犯行,其

    理由已論列甚詳,惟聲請人雖仍執前詞再予爭執。經查:

  (一)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其犯罪事實。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

    一百五十四條第二項、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

    再按,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

    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為裁判基礎;

    且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

    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另認

    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

    程度者,始得據之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

    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

    時,即應由法院為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著有四十

    年臺上字第八六號、三十年上字第八一六號、七十六年臺上

    字第四九八六號判例參照。

  (二)按擅自以公開口述、公開播送、公開上映、公開演出、公開

    傳輸、公開展示、改作、編輯、出租之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

    財產權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

    七十五萬元以下罰金。破解、破壞或規避防盜拷措施之設備

    、器材、零件、技術或資訊,未經合法授權不得製造、輸入

    、提供公眾使用或為公眾提供服務。有違反第八十條之二第

    二項規定情形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

    新臺幣二萬元以上二十五萬元以下罰金。著作權法第九十二

    條、第八十條之二第二項、第九十六條之一第二款分別訂有

    明文。是以著作權法第九十二條及第九十六條之一第二款兩

    罪之成立,均以行為人有提供公眾使用、為公眾提供服務或

    公開播送、公開上映、公開傳輸之犯行與犯意為其構成要件

    。次按著作權法所謂「公開播送」,指基於公眾直接收聽或

    收視為目的,以有線電、無線電或其他器材之廣播系統傳送

    訊息之方法,藉聲音或影像,向公眾傳達著作內容,或由原

    播送人以外之人,以有線電、無線電或其他器材之廣播系統

    傳送訊息之方法,將原播送之聲音或影像向公眾傳達者,亦

    屬之所謂「公開上映」,係指以單一或多數視聽機或其他

    傳送影像之方法於同一時間向現場或現場以外一定場所之公

    眾傳達著作內容所謂「公開傳輸」,係指以有線電、無線

    電之網路或其他通訊方法,藉聲音或影像向公眾提供或傳達

    著作內容,包括使公眾得於其各自選定之時間或地點,以上

    述方法接收著作內容。至於所謂之「公眾」則係指家庭及其

    正常社交之多數人以外之不特定人或特定之多數人而言,此

    觀諸同法第三條第一項第四、七、八、十款規定甚明。告訴

    代理人於警詢時陳稱:告訴人依被告所發送之簡訊內容,聯

    絡被告至臺北市中山區○○○路○段七十號十樓之一套房裝

    設有線電視,被告以該大樓有線電視配線箱拉線,將電視訊

    號接通至套房管線等語,足認被告係以拉線之方式私接告訴

    人有線電視訊號至特定住戶室內,供家庭及其正常社交之多

    數人觀覽,難認與著作權法第九十二條、第九十六條之一之

    犯罪構成要件相符。聲請交付審判意旨空言指摘被告可能私

    接有線電視訊號至商店、旅館等不特定多數人出入之公開場

    合,依卷存證據尚屬無從證明,不足採信。

六、綜上所述,聲請人於偵查中所指摘不利於被告之事證,業經

    檢察機關詳為調查及斟酌,且原不起訴處分書及高檢署處分

    書所載理由亦未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或其他證據法則,

    故認被告違反著作權法部分罪嫌不足,於法並無違誤。聲請

    人聲請交付審判雖臚列前開各項理由,本院就聲請意旨再詳

    加審酌後,認本件尚無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有違反著作權

    法之犯行,而仍有合理之可疑存在,聲請人對於駁回再議之

    處分加以指摘,求予交付審判,非有理由。從而,原檢察官

    及高檢署檢察長分別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二條第十款、

    第二百五十八條前段之規定,就被告涉嫌違反著作權法部分

    予以不起訴處分及駁回再議之聲請,於法自無違誤,而本院

    亦不得再蒐集偵查卷外之證據加以審認。聲請人本件交付審

    判之聲請,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七、至聲請人以被告私接電視訊號,頻道節目訊號均係有線電視

    包覆傳導內容透過纜線以頻率傳輸,欲接收此部份頻率必須

    先接觸傳導之光纖或同軸電纜線材質,並須破壞有線電視

    者之線纜或是直接以器具拆解有線電視系統業者之防私接接

    頭,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竊盜、毀損、詐欺罪嫌為由,具狀向

    臺北地檢署檢察官提出告訴,案經該署檢察官偵查後,認犯

    罪嫌疑不足,已於九十八年四月十四日以九十七年度偵字第

    二五五一一號對被告為不起訴處分。嗣聲請人於法定期間內

    具狀聲請再議,高檢署檢察長認被告此部分犯行偵查尚非完

    備,發回續查等情,有卷附臺灣高等法院九十八年度上聲議

    字第三二七三號檢察長命令附卷可稽。聲請人就被告此部分

    犯行,亦向本院聲請交付審判,揆諸首揭刑事訴訟法之規定

    ,此部分既未經高檢署檢察長以「再議無理由」而駁回,即

    非聲請交付審判之對象,從而,聲請人就被告涉犯刑法竊盜

    、毀損、詐欺罪嫌部分聲請交付審判即不合法,亦應由本院

    裁定駁回。

八、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八條之三第二項前段,裁定如主文

    。

中  華  民  國  98  年  7   月  31  日

           刑事第九庭審判長法  官  林怡秀

                                  法 官 張詩芸

                   法 官 徐淑芬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本裁定不得抗告。

                               書記官 劉郅享

中  華  民  國  98  年  7   月  31  日

1-1 of 1